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愛你,一錯到底 第二章 真相  
   
第二章 真相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章真相

朱玲很快從市郊趕來,然後將凍的近乎成為冰塊的林小雨接到自己家,林小雨仍然處于後怕中,她咬著唇,腦子里反複回放著她該如何向金鱗解釋.

他會原諒她嗎?

不,她為什麼會有這個想法?

明明是她受到了傷害,險些被人糟蹋,為什麼要擔心金鱗嫌棄她?林小雨搖搖頭,歸根結底還是因為自己太自卑,金鱗是對自己好,但他的身份是高高在上的集團總裁,如果外面知道他的女人被人欺辱,對他來說無異于天塌下來的羞辱.

難道不告訴他嗎?

可是他畢竟是她的丈夫,她怎麼忍心隱瞞他,況且剛才她已經九死一生的逃了出來,她沒有被糟蹋!

林小雨想了半天,還是撥通了金鱗的電話.

"喂,金鱗,你下班了嗎?"

"有事嗎?"他的聲音一貫如機器,沒有責罵,也沒有體貼.

林小雨咬著唇道:"沒,我,我就是想問下,對了,你吃飯了嗎?我買了很多菜,本來今天想早點回家煮給你……"

"沒有事我先掛了,有個很重要的會議要開."

"你幾點回來?"

"十一點左右."

"我在朱玲這里,你,你下班可以來接我下嗎?"林小雨強忍著,沒有讓眼淚奪眶而出,沒有讓聲音變得哽咽.

她此刻無比希望金鱗能給他一些安慰,但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金鱗頓了兩秒鍾,說了個好.

到家後,林小雨洗了個澡,穿著朱玲的睡衣從衛生間走了出來,朱玲很巧妙的避開了剛才的話題,直接誇林小雨身材完全沒變,然後變著法的說結了婚的女人不是會臀肥腰圓嗎,你看你,一點都沒變,而且更漂亮了.

朱玲是一個好姐妹,更是一個體貼入微的女人.

只有在這里,林小雨才有家的感覺,才真正覺得自己不是孤獨一人的.小洛已經睡了,睡的很安甯,這三年,林小雨沒辦法日夜陪伴著他,只能將小洛交給朱玲撫養,原因無他,金鱗可以接受林小雨已經不易,再讓他接受一個不是他親生的孩子,就算他願意,外界的媒體,他的競爭對手們絕不會給他這個權利,相反,他們一定會猛烈的抨擊他!

林小雨不願看到他為她承受壓力,就在金鱗准備開口的時候,她提前把小洛交給了朱玲,然後每隔兩天過來看望他.

看著一臉困倦的朱玲,和睡的還帶著微笑的兒子,林小雨忽然間覺得自己已經很幸福,暴風雨的不安已經被她拋之腦後.

金鱗很准時在十一點趕來,然後把林小雨帶上車,一路上他保持著沉默,林小雨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此刻她已經理智很多,可女人越是理智,面對男人就越難表現的從容.

林小雨終于開口:"今天是我們結婚三周年的日子."

"哦."金鱗下意識的道,"我都忘了,太忙了."

"我理解,所以."

"你想說什麼!?"金鱗忽然道.

林小雨雙肩一顫,話到嘴邊,還是忍住了,她笑著道:"三周年快樂!"

金鱗淡淡的道:"哦."

回到家,林小雨已經很疲憊了,她不願脫掉外套讓金鱗看到她身上的傷,簡單的處理後換了長長的睡袍,林小雨已經先上了床.不多久,洗漱後的金鱗也躺了下來,很快,他的呼吸就開始均勻.

林小雨睡不著,但他知道金鱗很困,于是強迫自己不要翻身影響他,他已經很累了,于是她閉上眼睛,盡量讓自己呼吸也不要出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小雨只覺得有什麼光閃了下,然後意識到是金鱗的手機.

這時,金鱗輕輕的起了身,將手機從枕頭下掏了出來.

金鱗盯著林小雨幾秒鍾,見她似乎睡的很香,將被子往上提了提,這一舉動讓林小雨感覺很溫馨,這一微小的關懷已讓她足夠心暖.

金鱗走到陽台,把玻璃門關上,然後拿起手機接了一通電話.

林小雨睜開眼看到金鱗只穿了件很薄的睡衣站在窗台,她猶豫了下,還是將衣掛上的外套取下,准備拿給金鱗,為了不嚇他一跳,她有意咳嗽了下,但金鱗顯然沒有察覺,她走的越近,越發現金鱗的情緒不對勁,臉上寫滿了不高興.

"你確定射進去了?"

"那她一定會懷孕嗎?不保證?我要的是一定,哪怕你再弄幾次,不管你用什麼辦法,我要的就是結果,我等不了了!"

林小雨一怔,她無意偷聽,但一顆心好像被什麼擰住了.

"感情?什麼感情?她不過是我的一個棋子,我娶她也不過是因為輿論壓力,家族所迫,現在她最後的價值就是懷孕,只有懷孕才能擊破那些流言,夠了,我說過了,我要的是一個有我們金家血脈的孩子,不是外面的野種……我會娶一個別的男人玩弄過的女人,純粹是因為她更好控制,再說了,我們本來就是互相利用的關系,我治好了她兒子的病,而她嫁給我,讓老爺子放心把繼承權給我,現在情況有變,如果我再不給他添個孫子,鬼知道那個老不死的會不會把財團交給他那個私生子!"

"就算讓她發現又如何?一個被男人拋棄過的女人,還帶著個孩子,我給她的生活已經夠好了,你是我親弟弟,難道連你也不幫我,眼睜睜看著我們金家的財富拱手給了別人嗎?我這麼努力的打拼,是為了什麼?以後金家的一切還不是咱倆的!"

"我,我不是不行,你也知道,我有處女情結,一想到她那個幾歲的兒子,我就覺得惡心,更別說碰她了……"

砰的一聲,玻璃碎了.

碎了一地,林小雨沒穿鞋,赤著腳踩在玻璃渣上.

謊言!

棋子!

背叛!

她此刻的心情是無與倫比的混亂,尊嚴被人踩在腳下也不過如此罷!淚水已經流不出來了,到底是眼睛太干,還是火燎燎的心痛,她已經分不清,剛才那一拳,她自己都不知道會把玻璃打碎.平日里柔弱如她,又怎會有如此大的能力?到底是仇恨太強,還是憤怒太盛!

"金鱗,你這個畜生!"

"畜生--"

怪不得那個男人的聲音如此熟悉,剛開始她以為是錯覺,原來,那個高大的男人就是她的小叔子,金鱗的親弟弟!

他竟然讓自己的親弟弟強奸她!?

他不和自己上床,只是因為惡心她的出身,覺得她是個浪蕩的婊子!

那他和她結婚呢?

難道也是因為一個謊言,或者說,他有什麼難言之隱,總的來說,就是因為她太好騙!

她真的太傻了!

金鱗走到客廳,很快從包里拿出了張支票,用鋼筆隨手劃了一下,然後淡淡的說:"這是五百萬,夠不夠買你的身體用用?"

林小雨笑了.

笑的很癡狂.

金鱗冷聲道:"你笑什麼,你和我在一起,不就是為了錢嗎?"

這三年來,林小雨自以為她花金鱗的錢也不過幾萬,很多時候,她都是靠在網上淘寶兼職賺的錢買日常用品,就連化妝品她都從來不會用超過兩百的.

這一切,在他看來,不過是錢能衡量的!

林小雨撕爛支票,甩在金鱗的臉上,然後沖了出去.

夜里很冷.

比昨天還要冷,昨天是身體冷,而今天,卻是心冷,冷到發指.

她沒有再給朱玲打電話,她現在很想突然闖來一輛車,然後把她撞死,結束一切算了,她真的想不通,她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她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小洛,這個和她一樣可憐的孩子.

"小洛,媽媽對不起你,如果有下輩子,我一定好好照顧你."

又是那輛悍馬,又是那個位置,林小雨想起了那個陌生的男人,他抽著雪茄依然坐在主駕駛座,他好像在等人,又好像不是,他桀驁的唇,揚起的眉毛,還有那張帥氣英俊到讓男人傾倒的臉,那個男人被林小雨看的有點不自在,黑墨般的瞳孔露出一絲警惕.

林小雨再次拉開車門,坐上了車.

那個男人的雪茄在車門關閉的一瞬掉落在了窗外,他有些好奇,這個女人到底要干什麼?

如果說昨天她是為了逃避追凶而躲進這里,那麼也就算了,今天呢?男人依舊沒有回頭,他只希望這個長的不算難看的女人早點下車,他沒有將女人拎下車的習慣,特別是陌生的女人,因為他同樣有潔癖,很深的潔癖,他甚至會認為這個女人渾身上下都有著下等人的卑劣,不值得他動手.

林小雨茫然的看著前方,金鱗不會追出來,那番話已足夠將二人的世界劃分清楚,他是高高在上的,而她呢,卑賤的,縱然兩人鬼使神差的結婚三年,那也都是虛幻的不能再模糊的事情.

她還能留在這里嗎?

她還能去哪兒呢?

"拜托,帶我離開!"

男人一怔.

林小雨咬著唇,鮮豔的血液從嘴角流出,她一字一句的道:"帶我走,越遠越好,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包括我的貞操,我的第一次,我的一切,我都給你,求求你了……"

半晌,男人仍然無動于衷,他透過反光鏡看著背後的這個女人,這個看起來卑賤而又倔強到底的女人.

她是個瘋子嗎?

但是能住得起這個高檔小區的女人,又怎麼會是個精神病?

平日里沒人敢用這種口吻命令他,更沒人敢和他做交易,無論在商場,還是黑道,她憑什麼這麼自信?

可車子還是發動了,男人把目光投向前方,女人癡癡的望著前方,她的手因為失血過多而導致身體出現不支,但她強行堅持著,直到再也堅持不住,整個人軟軟的倒在後座.

上篇:第一章 意外     下篇:第三章 我對生過孩子的女人沒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