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愛你,一錯到底 第七章 不會退卻  
   
第七章 不會退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七章不會退卻

她依舊不為所動,不管金鱗怎麼怨毒的看她,她都不在意,忽然間,她望向金鱗,這是她與他結婚三年,她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如此直接的正視他!

她沒有退卻!

仇恨的種子在她的心中不斷生長,只這幾秒鍾,就爬滿了她的身體,她很想給他一巴掌,然後質問他,臭罵他,但她終于忍住了,因為有一只更堅硬的手似乎警告般的攥著她!

"阿天,你終于回來了,這是你女朋友嗎?都快坐,快坐!"老爺子發話了.

老爺子很少對一個人這麼客氣,就算是對金鱗,和他父親也從未露出過笑容,至少在金鱗的記憶里他從沒見過老爺子這麼笑過.

這時,所有人的目光才從江嶧天轉移到他牽著的這個女人身上,金鱗低著頭,眉毛跳了跳,像被針刺了似的,他盯著林小雨,確切的說是盯著牽著林小雨的那只手.

老爺子從沒見過林小雨,在場的除了少數人,大多不知道眼前的這個清麗女人就是他三年前風風光光娶回來的拾街女,那時他不過為了應對危機,極盡所能的將婚禮影響力縮小,但饒是如此,還是遭到了父母的誤解,若不是他把良苦用心告知父親,恐怕現在他們的關系早已決裂.

金鱗好不容易把幾年前失去的重新奪回,他絕不希望會被一個棋子所困!

可眼前的情況,似乎,有些複雜了.

"看夠了嗎?"

金鱗一怔,望向江嶧天,對方只是草草的掃了他一眼,冷傲的扭過頭道:"這是我未婚妻,她雖然好看,但我絕不希望別的男人這麼盯著他,如果有下次,我不會這麼客氣了!"

金鱗心里也瞬間竄出一團邪火,險些爆出髒話,但他忍住了,攥著拳嘿嘿的笑了笑.

這時,一個莊重的聲音傳了過來,在金鱗聽來,簡直如晴天霹靂.

"金鱗,你在干什麼?還不快叫嬸嬸!"老爺子的話就像軍令,雖然他已經退休了,但那股威懾力依然透徹.

金鱗如墮冰窟,渾身更是抖了抖,他忍不了了!

"爸."

坐在金鱗不遠處的婦女突然站了起來,她的臉色也不好看,厚厚的粉底幾乎要全盤掉下來.

"你為什麼不先問問這個女人的來曆,她和我們家金鱗……"

婦女突然說不下去了,因為她注意到老爺子的表情開始變了,一般這種大場合,特別是老爺子主持的地方,就算是婆婆在世的時候,也極少會在這種情況下主動說話.老爺子是個極自負,且重視家規的人,更何況此時她丈夫的手已經捉住了她的衣擺,那意思再明顯不過.

她必須住嘴!

"金鱗!"

老爺子很少會重複說話.

金鱗的臉部抽搐的極其難看,他勉強堆著笑容,幾乎使出了全部的力氣,對林小雨道:"二叔,二嬸,請坐吧!"

他扭過頭,立刻坐下,手部的青筋因為用力過猛而暴露出來.

林小雨看到金鱗的樣子,並沒有半點釋懷,她所忍耐的絕比金鱗要多的多,她恨不得用他的命來還!

林小雨盡量使自己頭腦放空,不要多想,誰知她剛踏出第一步,就被江嶧天拉住了.

江嶧天露出標志性的笑容,看向金鱗和他父母所在的那一桌,拉著林小雨徑直走了過去.

林小雨有些亂了,他還要干嗎?他難道不知道她多看到那張臉,那個背影,哪怕一眼,都幾乎忍不住要撕碎他!

"大哥,大嫂,好久不見."

中年男人保養的很好,他作為金鱗的父親,絲毫看不出已經年過五十,中年婦女在妝容的遮掩下,看起來至多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

雖然中年婦女極力在控制自己,但看向林小雨時她的笑容仍然非常僵硬.

"嶧天,有空到我那里坐坐,我們多年沒見,做大哥的還是怪掛念你的."中年男人說起話來滴水不漏,臉上更是看不出任何心情變化.

江嶧天突然轉過身,連帶著把林小雨拽了過去,中年男人也是一愣,萬沒有想到他話沒說完江嶧天就要走.

"大哥,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奉承話誰都會說,而且金鱗見了我更是恨不得把我攆出去,算了,這個家我還是不回了!"江嶧天淡淡的道.

"阿天."

中年男人臉上立刻掛不住了,連忙追了過去,這時老爺子突然站了起來,在身邊兩個警衛的攙扶下走了過來.

四下宴席里坐的賓客只得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但每個都早就把耳朵豎起來.

今天是老爺子八十大壽,其意義之大,卻遠比不上第二件事,那就是他要把多年在外的私生子,江嶧天認祖歸宗!

"啪--"

一個清脆的巴掌讓整個大廳更加寂靜.

中年男人憤怒的看著驚詫的兒子金鱗,金鱗此刻縱然是咬牙切齒,也只能呆若木雞的坐在原地,他長這麼大,父親第一次打他!

金鱗驀地站了起來,走到江嶧天的面前道:"二叔,對不起!"

中年男人怔怔地道:"你走的比較久,金鱗不認識你也不能全怪他,你要是不解氣,就再甩他兩巴掌,我保證他不敢還手,你滿意了吧?"

"還行吧."

三個輕描淡寫的字在江嶧天的嘴邊蹦出,他面無表情的走了回去,老爺子重新回位,江嶧天在老爺子一再要求下坐在他的身邊,老爺子滿眼都是溫暖的關懷,剛才的事就像過眼云煙,頃刻間什麼都沒有了.

宴席一下子熱鬧起來,敬酒的,喝酒的,還有給老爺子唱祝詞的,轉眼間,好像方才的不愉快都已經被所有人忘記了.

包括金鱗!

但他絕沒有忘記老爺子的呵斥,江嶧天的玩弄,還有那一巴掌,簡直把他的尊嚴踐踏在了地上!

"今天是老爺子的壽辰,這麼多名人高官都在,我剛才也是不得已才打你的."中年男人面無表情的道.

金鱗淡淡的道:"爸的深意我怎麼能不知道,明明是我們有理,如果一味不管情勢,也只會讓我們處于下風,等大家散了,我會親自跟爺爺彙報的!"

"好!"

中年婦女咬牙切齒的道:"這口氣,就算你爸不出頭,媽也要幫你奪回來,這個臭女人到底是怎麼和他勾搭上的?"

金鱗笑了下,低聲道:"一個是野狗,一個是婊子,剛好配成一對,等著吧,他們不會笑多久的."

傍晚的風吹的人涼絲絲的,宴席已經散了,江嶧天因為要陪老爺子和一些重要客人見面,沒有時間顧慮她,林小雨一個人站在閣樓看著夜色,心里也沉靜了很多.

為了小洛,她必須一而再,再而三的堅持下去.

房門被推開,林小雨以為是江嶧天,還沒等她轉過身,一只手大力的扼住了她的手腕,擰的她立刻叫疼.

金鱗那張惡魔般的臉正對著她:"翅膀硬了嗎?真的以為攀上了高枝兒?你知道那個野狗是什麼人嗎?你這些天失蹤原來是以為自己釣到了金龜婿?如果讓他知道你是我玩掉下的女人,他還會要你嗎?"

一連串的羞辱,讓林小雨喘不過來氣,她猛地叫高跟鞋跺向金鱗,金鱗下意識的閃過,這才松手,但依然不依不饒的擋在她逃跑的路線前.

"女人果然是貪婪的,我能讓你成為現在的你,也同樣能讓你活得連狗都不如!別忘了,我救過小洛的命!"

"呵--"

"怎麼?"金鱗黑著臉道.

"到底是救他,還是害他?我真的後悔當初怎麼瞎了眼上了你的賊船,如果不是你,小洛也不會有現在的生命危險,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根本沒有為他治療,你給他的不過是害人的生長激素!金鱗,你連小孩都不放過,你豬狗不如!"林小雨立刻撲了上去.

金鱗迅速閃過,再度抓住了她的手腕,眼神更加犀利,他冷聲道:"如果一個人得了癌症,早死和晚死有什麼區別?最起碼他能像個正常孩子一樣活個幾年,而不是活得像個狗,死了也被人看不起,老子已經盡力了!"

"王八蛋!"

"我警告你,不聽我話的女人,下場會很慘,很慘!"金鱗突然湊近,捏著她的唇,幾乎貼著她豐潤的胸.

林小雨立刻後撤.

金鱗冷聲道:"裝什麼裝,說說吧,你的那個孩子是跟幾個男人玩出來的?"

"呸!"

林小雨情急之下,胸前的禮裝有些凌亂,白而挺拔的胸部裸露出來,她連忙擋了住,警惕的看著金鱗.

金鱗嘿嘿一笑,反手推開林小雨,冷冷的道:"放心吧,你這種女人我不會碰的."

…………

外面的風開始急了,也很冷.

江嶧天臉上有些暈紅,大概是喝了不少酒.

林小雨發覺有人靠近的時候,下意識的躲到牆角,看清是他後才明顯放松.

"老爺子叫我們過去,客人都走了,就剩我們,大概就只說幾句話,我們就可以回去了!"江嶧天看向她凌亂的發,把眼睛移向別處,他極少關心別人,更不會關心一個和她只有利用關系的女人.

上篇:第六章 還不滾     下篇:第八章 已經領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