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愛你,一錯到底 第八章 已經領證了  
   
第八章 已經領證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八章已經領證了

重新回到客廳,老爺子的面容除了溫和,更多了慈父般的關切,溢于言表,人年紀大了,就越喜歡孩子,特別喜歡最小的那個,比起金尊嚴,他更喜歡江嶧天,因為江嶧天骨子里像他年輕的時候.金尊嚴從小到大都是個聽話的孩子,結婚後更是沉穩到了一定地步.

"爸,這兒沒有別人,有件事我覺得還是要說給您老人家聽的."金尊嚴的老婆也出身豪門,自幼嬌生慣養,只有到了金家才逐漸改掉以前肆無忌憚的缺點,老爺子眼睛里容不得沙子,更不會允許兒媳婦多嘴.

現在客人不在,加上江嶧天的表現可圈可點,在和幾個重要客人的交流中,可以看出他那份與眾不同的個性,獨特而又親切的談話方式,總之有幾個人私下告訴他,江嶧天很不錯.老爺子心情很好,所以宴席中兒媳的頂撞,他已經忘了.

"現在都是自家人,有什麼話不能說的!"老爺子品著茶,淡淡的道.

中年婦女迫不及待的道:"爸,你知道這個女人是誰嗎?"

老爺子目光一轉,望向林小雨.

林小雨愣了下,有種幾乎被人看穿的感覺,老爺子的目光看似溫和,卻像槍子一樣,能把人射穿,讓人透不過氣.

"她是您的孫媳,三年前,金鱗把她娶了回來,因為金鱗擔心您老人家不肯接受她,一直不願意帶她回來,這些年金鱗為了金氏集團費心費力,任何事都是小心翼翼的去做,生怕您老人家不開心,可……今天本來是喜事,但阿天的做法未免……"

老爺子果然不說話了,原先的和藹可親也有些變了顏色,看向江嶧天時也有些審視的意思.

金鱗胸口憋著的那口氣總算出了一半.

這時,金尊嚴打斷了妻子,開始說話了.

"方才客人都在,做兒子的看到金鱗失態,影響爸您的壽宴,而且我又不願讓二弟剛回來就難堪,立刻就給了金鱗一巴掌,讓他住嘴!家里的事,說什麼都不能傳出去!這是爸教我的.但是,爸,這事擱在誰身上也怪說不過去的,做叔叔的把侄子的老婆帶回家,這算什麼事!就算依家里的規矩,這也算是不倫之事,紙包不住火,傳出去金家顏面盡失!"

連一向不愛發言的父親都為自己站隊了,金鱗的腰杆自然而然的挺了起來,他在等,等江嶧天怎麼回答,一旦江嶧天無路可退,他就拋出殺手锏,乘勝追擊,讓他顏面掃地,讓他知道他金大少的一巴掌到底有多貴!

如果能夠因為這件事把江嶧天趕出金家,那麼他等于立了頭等大功.

"阿天,你解釋一下!"

江嶧天沒有立刻回答,而是看向林小雨,微笑著用手愛撫的整理著她的長發,她的發被風吹亂後,只被他隨手撫弄幾下就立刻順直,在外人看來,兩人的關系非常親密.

"沒什麼可解釋的,我們已經領證了!"

林小雨膽戰心驚,這個看起來沉默寡言的男人,心機卻極其的深,因為他每一句話都是給對方沉重的打擊,而金尊嚴的話,卻仿佛對他構不成一絲威脅.

"你說什麼?"老爺子一拍椅子怒道.

中年婦女連忙道:"爸,您消消氣,老二畢竟年輕,一時糊塗,我們也能理解,其實這個女人的問題更大,您不知道,這個女人簡直連婊子都不如,她……"

"閉嘴!"

中年婦女震住了.

這一聲呵聲簡直比霹雷還要突然,中年婦女望向老爺子,老爺子緊閉著嘴,她又望向江嶧天,先是不可思議,接著憤怒的道:"你憑什麼讓我閉嘴?"

"就憑我是金家的男人,金家的事還輪不到一個女人指點!"他的聲音穿透力極大,鷹眸更是讓人直打寒戰.

金鱗冷聲道:"二叔,我媽好歹是你大嫂,有你這麼跟大嫂說話的嗎?"

"你如果知道這個道理,就閉上嘴,因為怎麼也輪不到你一個小輩開口!"

"你!"金鱗咬著牙道,"呵呵,你如果想要,我白送給你都行,不就是一個老婆嗎,二叔想要的,侄子怎麼敢跟你搶."

江嶧天慢慢的走了過去,走到金鱗的面前,金鱗毫不退卻的盯著他,金鱗的個頭也不矮,但站在江嶧天的面前仍然小了一圈,他身高近一米九,體魄更是堅持鍛煉才能如此健壯.江嶧天看了他一眼,然後回過頭,冷不丁,一個巴掌甩了出去.

金鱗整個人踉踉蹌蹌的摔倒在地,等他反應過來時,江嶧天冷聲道:"大哥,做二叔的替你教訓下這個不懂規矩的兒子,你不會介意吧?"

金尊嚴嘿嘿一笑,笑的極不自然.

"嶧天,那我倒要請你好好解釋一下,如果解釋不合理,那我這個做大哥的,也不會放過你的."金尊嚴半開玩笑的道,實際上他的瞳孔已經收縮很深.

"老爺子,這個女人,我要定了."江嶧天面對老人,一字一字的道.

老爺子的目光突然黯淡下來,就像一個斗敗了的公雞,他一生戎馬,又縱橫商場何時露出過這樣的表情,可能是太老了,也可能是他覺得虧欠于他.

"爸,你說句話吧?金鱗是你的親孫子!"金尊嚴不甘心的道.

客廳里寂靜的連呼吸都變得刺耳.

很久很久.

老爺子站起身,招呼門外的兩個警衛進來扶他,走到一半的時候,突然道:"什麼時候辦婚禮?"

"下周."

老爺子緩慢的離開.

客廳里只剩下呆若木雞的金尊嚴一家,金鱗在一晚上挨了兩個巴掌,一個來自于他父親,一個來自于江嶧天,他恨,而又無能為力,他隱隱覺得可怕的事情遠遠沒有來到,這個男人竟然令老爺子都為之低頭,他一個尚未奪權的孫子又能左右的了什麼!?

中年婦女嘶啞的吼道:"金尊嚴,你個沒用的東西,連自己兒子都保護不了!"

金尊嚴咬著牙,他一向沉穩干練,此刻竟也有些無奈,那雙睿智的眸子此刻充滿了怒火,他縱橫商場多年,遇到任何對手也從未有過此刻的情緒波動,兩只眼睛此刻簡直要殺人似的.中年婦女看了,連忙後退兩步,不敢再發泄什麼!

悍馬的馬力很足,但隔音一般,一旦加速就能聽到發動機的轟鳴.

江嶧天注意到林小雨的表情,他雖然不喜歡過問,但還是道:"怎麼了?"

林小雨一怔,情不自禁的道:"你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並不像他們那麼無藥可救!"

江嶧天沉默了幾秒鍾.

"如果你以為我剛才所做的一切是為了你,那就大錯特錯了,金鱗在陽台捉弄你的時候,我就在旁邊看著,直到他離開."

他在說什麼!

是啊,如果兩人是真的夫妻,他一定早就出手了,怎麼會看著自己被人玩弄!

林小雨雙手緊握,咬著嘴角倔強的道:"是的,你不必幫我,我也不想欠你什麼!"

"這樣最好!"

這個人每說一句話,都一定要把別人氣死嗎?

他的字話就像刀子,從不給別人留活路!他就像個刺猬,沒人敢碰他一厘.

江嶧天面無表情,從外表來看他只是個對任何人,事都已經淡漠了的成熟男人!但林小雨篤定他的內心絕對要比金鱗可怕千倍,萬倍,但是,但是,他好像又有什麼很特別的地方,具體是什麼,林小雨也說不清楚,她忽然問自己,他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對啊,不管怎樣,他都是個人,而他們呢!?

上篇:第七章 不會退卻     下篇:第九章 氣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