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愛你,一錯到底 第十一章 遇險  
   
第十一章 遇險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十一章遇險

金鱗握著這幅請帖,鑲金的外表透露著奢華的氣息,婚禮地點在郊區的一座山莊,那是老爺子選的地方.

江嶧天!

林小雨!

看到那三個字時,金鱗的血管幾乎要炸出來,他難以容忍這個前陣子還被他捏在手里的麻雀,轉瞬間成為了他的嬸子!

一想起那天在金老爺子的壽辰大宴前,他低著頭朝林小雨喊嬸子的場景,他感覺整個腦漿都快要爆炸了!

而這一切絕不是他頭疼的開始!

父親剛剛通知他,江嶧天在下周開始將正式入駐金氏集團,以首席ceo兼董事監事的身份!也就是說他這個金氏總裁的位置,要往後挪一挪了!

如果說林小雨是他眼中的一根刺,那麼江嶧天就是壓在他身上的大石,拔掉眼中刺可能會很疼,但要挪掉這顆巨石卻絕不是他一個人能夠辦到的!

"今天晚上八點,林小雨和江嶧天將乘坐老爺子的那輛賓利從含山路一直開到山莊,車牌號是XXXX,開車的那個人是老王."

電話那頭的男子只是一直應聲答應.

金鱗在掛掉電話前,終于說道:"明天早上的婚禮,我不想再看到他們,一個也不想!"

"明白了!"

金鱗是一個喜歡賭博的人,商場就是一個賭場,他每天都在賭,只不過他平日里的賭注一向比較小,而且把握極大,沒有七成的把握他絕不會下很大的注.只是這一次,他不得不把賭注加大,而加大的後果就是,他現在連一成的把握都沒!

老王是老爺子極信任的司機,跟了老爺子四十年,他絕沒有把握能收買他!

傍晚,林小雨和江嶧天坐上賓利出發.

臨走的時候,小洛拽著林小雨問她什麼時候能回來,小孩子雖然天真單純,但卻是極敏感的,林小雨強忍著沒讓自己哭出來,她甚至沒告訴他過幾天他們就要分別至少半年!只能摸著孩子的腦袋告訴他,明天晚上她就會回來!

明晚她到底能不能回來,她也不知道,這一切都要看江嶧天的安排,因為他說過,婚禮之後,他們要一起參加十場金家安排的家宴,而她必須出現!

車子開到含山路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金鱗接到電話時,他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但他心里突然又有些遺憾,遺憾的是他可能永遠不知道江嶧天為什麼要娶林小雨?這個問題近些天一直困擾著他,他到底出于什麼目的?

不久他的嘴角已掛起微笑!

"等一下!"

江嶧天的聲音突兀的出現在司機老王的耳邊,老王打了個激靈,趕緊道:"少爺吩咐!"

"下車!"

"什麼!?"

"你下車!"

賓利車停靠在路邊,司機老王一臉茫然的走下車,看著江嶧天主動走到主駕駛座,然後啟動離開,他趕緊摸出手機,額頭上的冷汗早就滴到了嘴角.

從一開始,江嶧天就在觀察著老王的舉動,從請他上車前刹那間的猶豫,以及淡淡的慌亂中,他覺察到了一絲危險的味道.

他本就不信任任何人,除了自己個別的親信外,他幾乎都是自己開車,因為他不願把自己的命交到別人的手上!

林小雨本來不是一個多話的人,更不願意主動和江嶧天搭腔,但此刻她很不明白江嶧天為什麼要把司機老王趕下車,自己駕駛.

她不會明白,江嶧天是個多麼警覺的孤狼.

一個急轉彎,林小雨的身子陡然摔在了門前,她疼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驀地發現眼前一片白光,刺的她幾乎看不清狀況,只聽到一陣強烈的鳴笛!

好像拐角處來了一輛大貨車!

這一切都太突然,如果躲避不了,她和江嶧天可能……林小雨想起他們一路上來都是比較陡峭的山路,就算躲過去恐怕也要命喪山下!

緊接著,眼前天昏地亂,車子連續翻滾,最後停下的時候,她已經昏迷了過去,只感覺頭上流著粘稠的液體,不斷的往下流.

死亡,在這一刻如此接近……

老王終于撥通了金鱗的電話.

"喂,不好了,江嶧天這個人太過警覺,我還沒來得及下手,他就把我攆下車,他這個人太恐怖了,從上車到下車,一直盯著我,簡直不給我下手的任何機會!"老王說話的時候已經開始發抖.

那邊傳來冷冷的回答:"你是誰?"

"您不是金總嗎?我是老王啊!"

"對不起,我不認識你!"

"我是司機老王!"

"哦,老王啊,你剛才說什麼?對誰下手?"

老王牙關打顫,驀地意識到自己犯了致命的錯誤,那本是他致死也不能透露的秘密,他想起了自己一時貪心拿了那張一千萬的支票,答應用全家性命擔保不會說出去.

他絕沒有想到金鱗其實已經留了後手,他永遠是一個細心的人,就算老王被自己收買,他也不可能有近五成的把握能搞掉江嶧天!于是,他又安排了一著,就算老王失手,他也將和江嶧天一起永遠的閉上嘴!

老王趕緊道:"金總啊,我,我打錯電話了,我那敗家老婆……好,那我掛了,您忙!"

眼前的黑暗讓林小雨幾乎不敢醒來,她努力讓自己不去睡著,上車前她拉上了安全帶,加上賓利後座的安全保護很強,她傷的並不是特別嚴重,盡管如此,左臂幾乎骨折,頭上的傷口還在泌血.她四下摸了摸,找到了自己摔壞了的手機,幸運的是閃光燈還能用.

四下一片狼藉,她艱難的爬出車,看著荒野的山下,和翻倒了的賓利.

江嶧天呢?

他,死了嗎?

林小雨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往前座爬,費力的打開車門,江嶧天的手臂拖了下來,林小雨趕緊將手機對准車內,看到的卻是滿頭是血的江嶧天,他傷的要比自己嚴重!

林小雨學過醫,簡單的包紮還懂,但是此刻她無論怎麼用力都無法將江嶧天拖出來,最後她幾乎累的虛脫才將江嶧天的半個身子拖出車外.

她撕掉身上的棉衣,纏在江嶧天的額頭,他的大腿還在不斷的滲血,林小雨祈禱最好不要是動脈,否則他必死無疑!

林小雨把身上的棉衣撕的稀爛,冷冷的夜風讓她幾乎快要凍僵,她只希望江嶧天趕緊醒過來,否則她肯定沒有能力將他背出這里.

手機沒有信號,屏幕也都碎了!

林小雨快要哭了!她癱倒在地上,胳膊疼的她快要死去.

"走!"

一個聲音從耳邊傳來,江嶧天醒了.

林小雨激動的道:"你還活著,快,我幫你爬出來,再不去醫院你就要死了."

"你走!"

"什麼?"林小雨沒有聽清.

"你走吧!"

林小雨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篤定的說:"我拽你出來,我們一起走."

"用不著!"

"你說什麼?"

"我用不著你陪葬,要走你自己走,我,走不了了."

他的話還是那麼刺人,但林小雨沒有改變想法,她重新站了起來,一只手抱住了江嶧天的腰部,吃力的道:"要不是看在你騙小洛你喜歡喝豆漿的份上,我才不會救你!"

江嶧天張了張嘴,有些傻住了.

"我的腿被機箱卡住了,你不用白費力氣!"

"機箱在哪兒?"

江嶧天看著這個外表柔弱的女人,她的背影怎麼那麼像一個人,像她的母親,含辛茹苦將他帶大的女人,一生不曾結婚的單生女人.

江嶧天眼睜睜的看著她將機箱推動,用她瘦小的肩膀,他驀地將腿伸出,整個人也鑽了出來.林小雨癱軟的趴在地上,不停的喘氣,她的眼前已不是黑暗那麼簡單,她已經到了極限!

林小雨忽然覺得身體一輕,緊接著注意到江嶧天已將她抱在懷里,林小雨掙了下,江嶧天冷聲道:"女人,不要動,我現在就帶你離開,你最好好好睡一覺."

上篇:第十章 說謊要吞針哦     下篇:第十二章 報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