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愛你,一錯到底 第十八章 你的貞操  
   
第十八章 你的貞操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十八章你的貞操

林小雨對她的敵意絕沒有喬可可甚.

因為喬可可一直以來都把這個女人當做是她走進金家大門的絆腳石,若不是林小雨,恐怕三年前的那場緋聞後,金鱗會迫于壓力娶她入門呢?

若不是林小雨,她怎麼會在娛樂圈摸爬滾打這麼多年,還沒有嫁人!

明星外表風光,實際上她們不過是權貴們的玩物,有人捧,就紅,沒人捧,很快過氣.特別是女星,如果嫁入豪門,那自然是最好的結果,若是遇不到好男人,孤獨終老的大把人在.

"你今天的衣服很漂亮嗎?不過,好像和你不配!"

林小雨沒有吭聲,她現在不願發火,甚至只一動,下面都會連帶著出現危險.

"一個丑小鴨,是怎麼也飛不上枝頭變天鵝的!"

"喬小姐,我們好像不認識吧?"林小雨咬著牙道.

"認識,你可能不認識我,但是那次婚宴我是參加了的,看到林小姐在台上受那麼多人祝福的時候,我就想問個問題,林小姐是不是忘了,台下坐著的就有你的前夫,原來林小姐那麼喜歡紅杏出牆,我真替江總擔心,萬一哪天!"

"你夠了!"林小雨顫抖著道,"我以前以為你的人好看,演技也好,沒想到你的嘴比糞還髒,偏偏還喜歡逢人便滿嘴噴糞!"

"你這騷貨……哎喲."端著紅酒的喬可可看似不經意的,卻全部潑在了林小雨的脖頸,紅色的酒精全部流在了她白豔的裙上.

"你……"

林小雨推了一把喬可可,喬可可就勢一倒摔在了地上.

這邊的吵鬧立刻引起了眾人的注意,江嶧天大步走了過來.

"怎麼回事?"

喬可可揉著摔的發紅的胳膊呻吟道:"江總,你的夫人太無禮了,自己不小心把紅酒灑身上了,卻拿我出氣,還一把推開了我,我今天還有兩個通告,現在手都摔的拿不動話筒,你說怎麼辦?"

江嶧天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

"林夫人,你推我也就罷了,憑什麼還要誣陷我和金總有,嗚嗚嗚,為什麼人家怎麼解釋,你們都不肯相信,林夫人你欺人太甚了……"

大家議論紛紛,多是可憐喬可可,最近喬可可在媒體上沒少裝可憐,更是賭咒發誓,表明她和金鱗的清白.

江嶧天立刻明白了她的意圖.

她是想借這次宴會炒作,把自己放到弱者的份上,借勢洗清緋聞.

這個女人的心,很深.

"道歉!"

林小雨愣了下,還沒來得及反問她哪只耳朵聽到自己誣陷她,就聽到江嶧天鏗鏘有力的朝她道.

"我為什麼要道歉!"

"道歉!"

林小雨轉過臉,看到的卻是一張沒有表情,冷漠,高傲的臉,那是江嶧天!

"好,對不起!"

林小雨不願再在這里糾纏,身上的紅酒染紅了下身,這時剛好沒人能夠察覺到她下身的變化,她疼的臉色蒼白,抓起提包就沖了出去.

江嶧天身子一震,那一刹那間他險些沒忍住追出去,他讓她道歉的時候,他的心也忍不住開始揪疼,但她為什麼不多留一分鍾,至少要讓她明白他的意圖.

"她道完歉了,你呢?"

喬可可臉上的微笑很快掩飾而過,她嬌滴滴的望著江嶧天,潔白的雙腿間似乎穿著什麼薄薄的丁褲,她有意這麼露著.

"江總,我知道林夫人讓你很難堪,但是你也不用把火發人家身上呀,這麼多人看著呢!"

江嶧天冷冷的道:"我記得,請柬里沒有這人的名字,她是怎麼混進來的?"

他指著喬可可對幾名管理質問著.

那幾個管理的樣子很是驚慌,面面相覷,他們怎麼會不認得喬可可,當紅明星啊,當她出現在酒店門前的時候,他們甚至都忘記索要請柬,只顧得讓其簽名.

江嶧天緊接著道:"你說小雨不小心把紅酒弄灑在她身上,那我問你,紅酒杯不是你一直端著的嗎?小雨從不喝酒,難道你手里的酒杯是她硬搶過去往自己潑的嗎?"

小雨!

他們的關系,什麼時候這麼近了?

林小雨看不到這一幕,她絕不會想到江嶧天會為她出頭,連江嶧天自己都想不到,當他看到林小雨身上的酒紅時,他有多麼憤怒,他險些失控過去掌摑那個女人!

"她推你,她道歉了,那麼,你呢?"

喬可可驚訝的道:"你,你要干嘛?"

"不干嗎,把她的衣服扒下來!"江嶧天不動聲色的道.

大廳里一陣騷亂,多數人都沒有想到江嶧天會這麼干!

"江嶧天,你,你瘋了,你,你欺負一個弱女子!"

江嶧天冷冷的站在那里,狼一般的眸子仿佛是在盯著所有人,他一字一字的道:"你們聽著,她是我江某人的妻子!"

她是我江某人的妻子!

林小雨打了輛的士,當出租車行駛在沒人的路上時,她的心里別提多害怕了,通往小區的路本來就人煙稀少,這也是她為什麼很少很晚回家的原因之一.小區附近經常發生搶錢事件,若不是她警戒心強,出門很少帶包,恐怕也會遭人盯梢.

只是,此刻,這名的士師傅的眼神好像不怎麼對勁.

林小雨把手放進包里!

這一舉措是提醒對方!

其實她包里沒有刀,只有低廉的化妝品,和一個梳子.

那名的士師傅立刻把眼睛移向前方,直到終點,收了錢,他沒有說一句話就掉頭走了.

林小雨舒了口氣.

走到家門口的時候,他發現門口站著一個高大的人影,她下意識的拿起手機准備撥通求救電話,這個人背對著他,一動不動.

"江,嶧天?"

"林小雨!"

林小雨快速打開房門,然後迅速鑽進衛生間.

"剛才我……"他險些把剛才的經過掛在嘴邊,但還是咽了回去.

她沒有請他進去,而是將他關在了門外.

林小雨換好衣服,才把門打開,而江嶧天像是被凍僵了似的,看到林小雨時,愣了一愣.

"進來吧."

江嶧天聽話的走了進來,站在門前時,張了張嘴,最後還是坐在了沙發,他看起來有些不自然.

"那件裙子我會送到干洗店,如果洗不掉,我會原價賠你!"

江嶧天傻住了.

難道我是來要錢的嗎?

"扔了吧!"

"什麼?"

"不能穿就扔了吧,還有,我不缺錢."

"這和我有什麼關系?"

江嶧天怔了怔,好像兩個人從一開始就說過,只能維系契約合作關系,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走!"

"去哪兒?"

"回家!"

"這里就是我的家!"

江嶧天努力讓自己看起來一如既往的冷靜,但他已禁不住有些慌,他最害怕聽到的就是拒絕的聲音,如果是別人,任何人,他都會立刻讓他妥協,但偏偏這個人他卻狠不下心.

"回我那!"

林小雨輕笑了下:"你是不是覺得我任何事都得聽你的!"

"是."他張口就道,但忽然有些懊悔,但他從不善解釋,因為他做任何事都不需要向別人解釋,那是弱者的借口,他是強者,永遠都是.

"好,很好,那我讓你明白,我為什麼不能聽你的."林小雨倔強的道,"那天晚上,我本可以丟下你,但我沒有那麼做,你知道為什麼嗎?"

江嶧天沒有說話,他不知道說什麼,他本想說,我不需要你救我.

"因為,我和你不一樣,如果是你,可能會揚長而去,但我之所以沒有是因為你的命就是小洛的命,我救你,是為了救小洛."

江嶧天怒道:"那個男人對你那麼重要嗎?"

他打斷了她的話,他不想聽,他甚至害怕聽到他不過是她的工具,利用對象.

這回輪到她沉默了,她不知道說什麼,她覺得和他說任何事都是白搭,他簡直無理取鬧.

"你為什麼裝作不認識他?"

"江嶧天!"

"我聽著呢!回答我."

江嶧天抓住她的肩膀,似乎要把她捏碎了,他的手勁太大,完全可以瞬間要了她的命.

她沒有喊疼,而是一字一字的道:"我不認識他."

"那小洛是從哪兒來的,從石頭縫里蹦出來的嗎?"

"我也不知道."

"你說什麼?"

林小雨一口咬住江嶧天的手,江嶧天怔住了,他這才意識到他弄疼她了,她像個受了刺激的兔子,跳起來咬人,可她咬的偏偏也很疼.

他竟然沒有丟開她,也沒有推她,他甚至沒忍住一把將她抱進了懷里,然後將她壓在沙發上.她紅了眼,眼眶盈滿了淚水.

多年的委屈,三年的謊言,她忍受的夠了.

她狠狠的咬著他的手,幾乎滲出血,他就那麼冷冷的看著她,似乎充滿了挑釁,又似乎覺得她不過是他信手拈來的螞蟻,隨時可以玩弄死她.

林小雨松開嘴,一巴掌抽在了江嶧天的臉上.

她只穿了件睡衣,江嶧天很輕松就將她剝光了,她的酮體再次浮現在他面前,他有些呆了.

"看夠了嗎?"

江嶧天恍然,反而瞪著她,故意加重口吻的道:"你不是說過,要把你的貞操給我嗎?"

上篇:第十七章 情婦     下篇:第十九章 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