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愛你,一錯到底 第一百二十九章 原因  
   
第一百二十九章 原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二十九章原因

小陳女朋友的家真的很破很破,方迎兒覺得這大概是他見過的,最破爛的房子了,而且這樣的房子竟然還能住人,真的是想都想不到.

三個人才剛剛靠近那一棟破爛的小房子,里面就傳來了爭吵的聲音.

"你別想帶她走,你怎麼可以做那樣的事情呢,她只是一個小孩子而已,怎麼能夠摻合進你們的陰謀里面要走的話你就走吧,讓她跟著我."

女人的聲音從里面傳了過來,然後一大一小,就從里面已經走出來了,方迎兒驚喜的發現,那個女人手里牽著的那個小孩,就是云云.

云云現在是灰頭土臉的,好像剛才在地上摔了一大跤一樣,心疼的走了過去,想要把云云給接過來,那個女人卻戒備的看著她.

小陳這時候也從房子里走了出來,看到這三個人的時候震驚了一下,而後想要轉身離開,看著前面牽著女孩的女人,一下子就頓住了,如果他現在離開的話,幫助他接受懲罰的,就是她了.

怎麼舍得呢,這幾天做的一切違心的事情,都是為了讓這個女人能夠過上更好的生活,不讓她隨時出門,都會遇到流氓來騷擾,也不會讓那些三姑六婆說閑話,只要過上好日子,這些都會離他們越來越遠.

她真的過得好苦好苦,苦的他心疼了,所以才會接受蠱惑.

"小陳,我待你也不薄,為什麼你要做這樣的事情."

方駿軒眯著眼看著這個男人在抖,他發給他的工資,應該足夠他們換一個更好的地方生活了,為什麼過了這麼久,還在這里,而且,就因為太愛他,所以方駿軒才更不懂,像小陳這樣老實忠厚的人,為什麼還要違背他.

小陳看到自家大老板生氣,渾身又都在發抖了,一下子眼淚鼻涕全部都流了下來.

"老板,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家里母親重病,父親重病,我全部都要養,還有我媳婦兒,她,我真的不想讓她過這樣的苦日子了,我想讓她過上更好的日子,老板,是我的錯,求求你原諒我,但是千萬不要把我送去坐牢,我重病的父母親還等著我養活他們的,每天在醫院里的天價醫藥費,如果沒有我,醫院恐怕就把他們給趕出來了."

小陳痛苦的聲音傳蕩在他們耳邊,方迎兒不禁難受的吸了吸鼻子,雖然憎恨這個男人把云云給帶走,但是看起來他也是那麼的深情,為了父母親,為了自己的媳婦兒,一切都源于感情,所以才會做出這些事情.

"沒事的."

方迎兒上前去就想要把他扶起來,江嶧天總感覺這中間有一些什麼不對勁,想要拉住一直向前的那個女人,卻沒有來得及.

小陳已經站了起來,不知道什麼時候手上有了一把刀,刀就那樣架在方迎兒的脖子上.

"哈哈,還不快把那個小兔崽子給我,不然的話我就把她殺死."

慢慢的刀已經接近了肉里,造成了一些凹陷,小陳瘋狂的說道,方迎兒害怕啊,但是至少運營現在是安全的,那就行了,想想如果現在被刀架著的是云云,她會有多麼恐慌,多麼害怕.

"陳哥,求求你放下吧,你把刀給放下來,你不要再做這種事情了,就是違反道德的."

牽著云云的那個女人看到小陳又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一下子就開始哭了起來,淒慘的看著小陳,想要讓小陳把刀放下,卻沒想到,小陳對她,也是直接就瘋狂了.

"你這個賤女人,如果你不想和我好好的生活那就滾開點,反正我是不管,我要錢,我要很多很多的錢,這樣我就不會在社會上被人欺負了,你根本就不懂,你不懂我在外面到底經曆了多少痛苦."

"不對,是你在外面有了男人吧,天天被那些人騷擾,恐怕你自己都受不了了."

小陳不停的說著,似乎已經直接失去了意識,小陳女朋友正在張嘴想要說什麼,但是看著他現在這副猙獰的樣子,又把話給憋了回去.

"求求你們,一定要救救他,求求你們,看在我保護了這個孩子的份上."

她也在不停的掉眼淚,眼淚掉下來大滴大滴的落在了地上,混著灰塵,彈跳了起來.

那樣絕望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卻並沒有讓兩個男人有任何心動,他們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被刀架著的那個女人身上.

"你馬上放開她,不然的話,你那個什麼重病的母親父親,我都讓他們更加重病."

江嶧天狠狠的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擔心的看著方迎兒,更加想要給方迎兒的是鼓勵,讓她不要擔心,自己一定會把她救出來的.

"哼,那兩個老不死的,死了也就死了吧,他們心里永遠都只有那個不成器的哥哥,但是我那個哥哥呢,今天在我面前炫耀,整天只會賭博,只會從我身上拿錢,我真的是受夠了他們."

但一個念想從人的身上散發出來的時候,這個想法只會更加的嚴重,小陳現在,什麼話都聽不進去,就算以前真的心里只想著的是父母,親人,但是現在的他,全部都是負面情緒,根本沒有人可以給他解除.

"陳哥,求求你,快把刀給放下吧,你做的錯事已經夠多了,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

小陳女朋友不停的叫著,然而就是他的叫聲讓小陳一下子就火了,最後也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來了東西,直接朝著她就砸了過去,這一下可算是頭破血流,血順著額頭流了下來,也頗為淒慘.

"嶧天,你快叫救護車."

方迎兒用盡了自己最後一絲力氣很大,小陳女朋友不管怎麼樣,都沒有壞心眼,還把原因給揪了下來,不能看著她失血而死吧,至于小陳.

看了一眼已經瘋狂的這個人,估計也已經注射過毒品吧,他在他的手上看到了那些針孔,有新的有舊的,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一是這些毒品的入侵,所以才把原本好好的一個人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小陳,聽我跟你說,你現在有女朋友,還有父母,你怎麼知道他們不愛你呢,你的哥哥也許只是一時糊塗而已,畢竟賭博這種事情,都是會上癮."

方迎兒想要盡力勸服小陳,但是卻發現事情並不是他所想的那麼簡單.

"狗屁,他們只是把我當做錢罐子而已,那個女人,她,她還陪著我哥哥睡過呢,真當我不知道嗎,但是我就在外面,聽著他們在里面說著我的壞話,知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心痛,那個女人."

小陳說著說著,眼淚就嘩的掉了下來,而那女人在聽到了這句話的時候,瞬間就開始了強烈的掙紮.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那都是你哥哥陷害我的,當時是他,是他……"

小陳女朋友說到這里的時候,一下子就說不出話來了,當初的事情,是她一的噩夢,那個噩夢,陪伴了她那麼長的時間,為什麼小陳到現在反而要說出來了,那明明是她的痛苦啊.

上篇:第一百二十八章 帶人去     下篇:第一百三十章 當初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