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愛你,一錯到底 第一百三十章 當初的事情  
   
第一百三十章 當初的事情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三十章當初的事情

"小陳,這一切一定有其他的隱情,你怎麼能……"

看到小陳女朋友如此不開心,甚至是有一股絕望的感覺了,方迎兒有些無奈的上前說道,想要為她向小陳要一個肯定.

這世上的誤會極其多,說不定他們兩個就只是一個誤會呢,自己的誤會已經夠多了,不管怎麼樣,方迎兒都不想他們兩個再有什麼誤會,盡管小陳也許做了背叛的事情,但是這些事情,是兩個人之間的感情.

"呵呵."

小陳有些諷刺的看著方迎兒,她以為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和事都像她身邊的一樣麼,她是方家的大小姐,方家的人都寵愛著她,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她,自然也不會讓她受到任何苦.

江嶧天更是了,那麼愛她,根本就不可能讓她不開心,就這樣的生活,就已經和他們這一些人隔離開了,方迎兒,就是天生的大小姐,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人,兩人不是一個世界的.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不公平到讓人找不到任何一點同等性.

"不要再說了,不管怎麼說,我都不會同意你的想法的,更何況你有沒有想過,我到底遭受了多少的折磨,而你,就是一個大小姐而已,我們兩個之間又能怎麼比呢,能比的,大概也只有那些所謂的被人背叛而已."

小陳突然換了一種語氣說話,而就在他說話的時候,江嶧天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這個男人到底想說的是什麼,不會把他們曾經的事情給說出來吧.

慌張雖然只出現了那麼一瞬間,但是還是被小陳給發覺了,看著江嶧天突然就惡劣地笑了起來.

"江總,你有沒有感覺到有一些心虛呢,畢竟當初的事情,可不是只有你知道,大老板會知道這件事情,就說明我也可能知道,畢竟我後面那個人,可是和這件事情息息相關的."

不知道是在暗示著什麼,小陳說這些話的時候,膽子大的不可妄為.

"閉嘴."

江嶧天突然間就嚴肅了起來,冰冷的話語從他的嘴里說出來,似乎容不得一點反抗,不過可惜現在的小陳,又怎麼可能會被他所威脅呢,小陳現在只是想尋找一點平衡感而已,他們這些富貴人家的子女也會和自己一樣痛苦.

"哈哈,你慌了,想不到你竟然慌了,在這個城市,你還記不記得你養著另外一個女子,而我現在手里的這個,大概只是能夠得到你欣喜的一個吧."

"還有云云,當初你是以怎樣的心態對待她的,你還想不想得起來,要不要我稍微提醒你一下,想一想當初大小姐的痛苦,還有大小姐所遭受的折磨,恐怕但這件事情重歸于眾的時候,你們兩個大概永遠都不可能了吧."

話從他的嘴里說的越來越多,江嶧天左手捏緊了又放開,眉頭卻是久久的不能松開.

"我到底怎樣,不用你來說,你還是想想你現在應該怎麼脫身吧."

這一次,給江嶧天反映的不再是小陳了,而是方迎兒.

方迎兒看著面前的這個男人,從來都沒有見過他這麼糾結.

她一直都是知道當初肯定發生了一些事,而且那些事情在他們中間,肯定是會產生一些隔閡,不過從來都沒有人願意把以前的事情攤出來說清楚,所以她一直忍著,希望有一天,能夠有人告訴她.

可惜已經過了那麼久了,她還是什麼都不知道,想起來,恐怕他們是從頭到尾都沒有打算告訴他吧,這樣被瞞在鼓里,雖然可以說為了她好,只是不管是誰都是不好受的.

現在,挾持著自己的這個人就知道消息,而且那些事情還沒有說出來的時候,對面的那個男人就已經換裝成了這個樣子,那麼在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方迎兒突然有一種極其迫切的想法,想要知道當初發生了什麼事情,至少能夠對得起從她肚子里流產的那個孩子,還能夠給那個孩子一個解釋,告訴他媽媽不是故意的.

只是話已經說到了這個地步,小陳反而一句話都不說了,就那樣悠哉悠哉的看著對面的兩個男人慌張,一句話不說,更是讓人心癢癢,誰都不知道他下一句話到底會說出什麼來,是會說出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還是直接就把當初的事情給說出來了.

最後的結果到底是怎麼樣的呢,沒有人知道,獨獨的只有方迎兒迫切的想要知道事實,卻不知道如果知道事實的話,恐怕她自己都會接受不了的.

"怎樣,你想知道嗎,當初到底發生了怎樣的事情,那一定是一個驚喜,你知道了恐怕會高興壞了的."

如果在平時小陳問她這個問題,她肯定直接就點頭了,但是此刻刀尖在自己的脖子上不停的刮動著,或下一刻就有可能刺進她的喉嚨,她動都不敢動一下,只能用目光掃向對面的兩個人,想要從他們的嘴里知道事實.

"你放開迎兒,你要什麼我直接給你就是了."

江嶧天在經過了一番沉思之後,總算是說話了,眼睛里面此刻已經帶滿了血絲,無法想象這麼一段時間里為什麼會經曆這麼大的改變,恐怕她的心里也是在糾結著,事實說出來的時候,方迎兒會不會接受吧.

人越怕的東西總會越早來,江嶧天就是怕那件事情被方迎兒知道之後方迎兒直接疏遠他,而此刻,早晨想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拿著刀的手甩弄了幾下,似乎手酸了一樣,驚得對面的兩個人動都不敢動.

"不知道,江總敢不敢把當初的事情現在自己全部說出來呢,就說給我手上這個女人聽,我倒想知道,當他知道以前發生的那些事情之後,到底還能不能像現在一樣,坦然的跟你談戀愛結婚,還能不能就如同她所說的那樣,原諒一切的誤會,或者說,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誤會."

江嶧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果不其然,小陳想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可是如果把那件事情說出來的話,方迎兒恐怕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了吧,但是如果不說,這輩子恐怕都已經沒有了.

"我說,但是你現在馬上把她放開,不要用刀在指著她了."

江嶧天直接就屈服了,沒有任何的掙紮,也沒有任何的反抗,為了這麼一個女人,他可以失去生命來換取的女人,怎麼可能忍心讓她在刀尖底下活著呢,恐怕小雨早就已經害怕的不成樣子了吧,她膽子那麼小,還經曆了這件事情.

江嶧天越想就越覺得自己的這個決定是正確的,不管怎麼樣,就算讓自己離開她,只要她能夠幸幸福福的生活下去,那就是最好的了.

"你說呀,別在那里呆站著,如果你再不說的話……"

小陳看著江嶧天在那里站著什麼話都不說,一下子就開始急了,刀也往里面縮進了幾毫米,嚇得江嶧天馬上就開始張嘴,但是一下子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從前的事情那麼多,是說他們兩個之間友好的相處,還是說他傷害小雨的那些事情.

但是再一想來,好像他們並沒有怎麼友好的相處過,一直都是她在傷害她,如果再來一次的話,他一定不會那樣做,他會把小雨當做手心的寵兒一樣,寵上了天,不管他要什麼,他都會給什麼,絕對不會屈服于別人,也絕對不會把她再次翻開了.

一別就是那麼多年,這幾年他才認清了自己的心,那種愛意,這世界上真的是有那種愛意的,那種無法放開的愛.

"我們,我們以前就是一對契約夫妻而已,我利用你報複別人,你利用我,也是報複別人,但是後來我真的對你產生了愛意,我真的是愛你的,不要不信,雖然這中間發生了很多,質疑這份愛的事情,但是……"

"閉嘴,我不是讓你說這些的,我讓你說的是什麼你必須清楚,然後現在就給我說出來."

小陳聽到這些話,一下子就發火了,刀稍微地隔開了一些,脖子上就開始滲出了鮮血,紅彤彤的在陽光之下反著光,非常的醒目.

"你懷著孩子的時候我不讓你生,是我逼著你去把孩子給打了,後來我又和別的女人結婚,而在之前,因為我脾氣的關系,我又各種利用你."

是這樣的嗎,這幾句話竟然就把他們之間的關系給說的清清楚楚,再也找不到其他可以補充的話語了,江嶧天突然就開始悲哀起來了,他不知道小雨會不會接受他了,他們兩個之間的事情.

"呵呵,我想你應該再想一想,你們之間又發生了什麼事情,應該會很有趣才對,我聽到的時候都為她感到悲哀呢,竟然會愛上你這樣的男人,你呀……"

"閉嘴!"

江嶧天一聲冷喝,就在這個時候,小陳突然就慌神了,而方迎兒也找准了時機,一腳對著他的腳踩了下去,然後在這個空隙之間,她直接就離開了小陳能夠掌控的范圍之內,小陳現在獨自一個人站在正中間,逃也逃不了,所有的計劃到現在為止已經全部截止.

警察,在這個時候也慢吞吞的從旁邊走了出來,他們早就在這里包圍著了,只不過方總跟他們說讓他們在旁邊不許出聲,等人質解救出來了,再讓他們去捉拿犯人.

如果是其他的人跟他們說這句話,肯定早就被他們捉進監獄里教育教育了,但是誰讓人家是方總呢,可是隨時都可以把他們頭頂上的帽子拿走的人.

"迎兒."

失而複得般地將身邊的這個小女人摟進了自己的懷里,激動得差點哭了出來,如果剛才在有那麼一段時間,他們之間發生的事情肯定就要被他全部都說出來了,那時候的他那般的絕情,即使心中有著愛意,但是沒有經曆過失去,又怎麼會知道保護呢.

那只是年輕氣盛,不懂事而已如果現在的他回去,根本不會發生以前的那些事情的.

越想,就越慶幸,慶幸他們在離開之後還能夠重新複合,即使中間依舊隔著很多東西,只不過他會努力的努力的把那些隔著的東西掃開,誰敢阻隔他們複合,那個人就是不要命了.

站在旁邊的方駿軒,這個男人如果再敢分離他們,那就等著同歸于盡吧.

方駿軒從來都沒有把這個男人當做一回事,自家的妹妹最重要,他一個大男子漢,如果連妹妹都無法保護好的話,讓他怎麼去面對生活中的那些困難.

所以,江嶧天那些所謂的威脅在他眼里不過就是一個挑戰罷了,他最喜歡的就是挑戰,挑戰不可能的事情.

"嶧天,剛才他說的那些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他說你養了一個女人在這個城市……"

方迎兒真的不想再去提剛才的事情,但是剛才小陳所說的確實是清清楚楚的印在了他的腦海里,特別是那一句話,江嶧天養了一個女人在這個城市,江嶧天怎麼可能會是那樣的人呢,不管怎麼說,江嶧天都是一個專情的人吧,即使對待外面的人有多麼冷酷無情,從來都沒有聽說他花心的.

江嶧天聽到這句話,卻是一下子就頓住了,而這樣的動作讓方迎兒也失望了.

難道剛才所說的就是真的嗎,真的有一個女人在外面,江嶧天真的想要魚和熊掌一起兼得嗎.

"迎兒,這件事情我以後一定會給你一個解釋的,你不要聽他胡說,我最愛的人只有你,我的妻子也只有你."

江嶧天那張嘴想要解釋,最後卻又把解釋的欲望給憋了回去,那件事情還是等以後再說吧,他相信迎兒一定會理解他的.

只是理解歸理解,對自己的男人吃醋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方迎兒轉了個身,就不想再理身後的那個男人,外面有女人還不跟她解釋解釋,這是光明正大的和她說她是外人嗎.

她相信他們兩個中間的愛,但是她們兩個中間,更是有很多很多可以阻隔他們的東西.

"對不起,我覺得我們兩個都需要好好的想想清楚,這件事情也是我們兩個之間的阻礙,我先跟我哥回去了,你回去吧,如果小洛想我的話可以把他送來給我,畢竟他在你們家也沒有人會照顧他."

上篇:第一百二十九章 原因     下篇:第一百三十一章 女人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