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愛你,一錯到底 第一百七十九章 墓園遇故人  
   
第一百七十九章 墓園遇故人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七十九章墓園遇故人

在床上輾轉反則了一整晚,林小雨再也沒有睡著過,第二天盯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在鬧鍾的叫喊聲中,從床上做起來.

方駿軒為什麼要突然做出這樣難以解釋的動作?害得她一整晚都失眠了.

林小雨在心中抱怨了一聲,然後從床上下來,進了衛浴室洗漱.

換好了衣服之後,林小雨還在房間里磨磨蹭蹭了許久,不敢走出房間,因為怕等下見到方駿軒,她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神情來面對他.

萬一她控制不住自己的神情露了餡,被方駿軒看出來了,那次是真正的尷尬.

眼看著兩個小屁孩上學的時間都快要到了,林小雨一咬牙,豁出去了,猛地拉開房門走了出去.

傭人准備抬手敲她的房門呢,結果她就打開門走出來了,傭人倒是松了口氣:"小姐,我還以為您怎麼了呢,少爺跟小小姐上學的時間都快到了."

"我知道了."林小雨無奈的回了一聲,心里忍不住埋怨道:這要怪誰啊?還不是怪方駿軒那個混蛋……

她下樓的時候兩個寶貝都已經吃好了早餐了,見到林小雨,小洛有些疑惑的問道:"媽咪你今天怎麼這麼晚啊?我上學都快要遲到啦!"

"抱歉抱歉,都是媽咪不好."林小雨摸了摸腦袋."走吧走吧,媽咪現在就送你們去學校,放心不會遲到的."

"媽咪睡懶覺了?"云云嘟著小嘴看著林小雨:"我們老師說睡懶覺是不好的習慣,媽咪你要改哦!"

林小雨哭笑不得:"媽咪知道了,是媽咪不對,媽咪以後一定改,好嗎?"

拉著兩個孩子的手正准備出門,林小雨忽然發覺好像沒有看到方駿軒的身影,不由得轉頭問旁邊的傭人:"對了,我哥……他,出門了嗎?"

傭人回道:"少爺今天一早就出門了."

"哦."林小雨了然的點了點頭,沒有再問什麼,帶著兩個孩子出門了.

在她的車門從方家開出來了之後,她沒有注意到,在她的身後,有一輛黑色的轎車正悄悄的跟在她的身後.

把孩子們都送去了學校之後,林小雨才松了口氣.差點害小洛遲到了,不過還好最後一分鍾趕上了.

她想起昨晚跟方駿軒說的事情,不由得拿出了手機,打開方駿軒給她發的墓園的地址,照著地址找了過去.

墓園一般都建在郊區一些比較偏僻的地方,而且現在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所以墓園就更加顯得冷清了.

林小雨開車找到了那個墓園,把車子停在停車場,下車的時候,在墓園門口的花店買了一束白玫瑰花.

墓園很大,林小雨找方迎兒的墓碑找了將近半個小時才找到.

墓碑上貼著一張黑白照片,照片中的那個女孩兒,有著一張清秀的臉龐,爽朗的笑容仿佛一道陽光,異常的燦爛.

她們的年齡相差不多,然而她卻早早的結束了生命,這是讓林小雨感到惋惜的地方.

由于方夫人還沉浸在女兒沒死的假象中,一直把林小雨當成了是她的女兒,所以她並不知道這個墓碑的存在.

只有方駿軒跟方父會來拜祭一下.

林小雨在墓碑前蹲下,把那束白玫瑰放下,凝視著那張照片,道:"你好,這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你應該不認識我吧?我叫林小雨."

"三年前我出車禍的時候,被你的家人救下了,當時你的媽媽沒有辦法接受你離去的事實,所以把我錯當成你了.我當時也失憶了,所以頂著你的名字,在你家生活了三年,真是不好意思."

"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是我對你很有好感,我們來交個朋友如何?"林小雨自言自語的對著墓碑說道:"迎兒,抱歉頂替了你的位置,我會代替你,好好照顧你的家人的."

時間接近中午,太陽也越來越大了,一陣風吹來,帶著青草的氣息,異常的好聞.

林小雨跟方迎兒說了許多話,蹲在地上腿都麻了,才站了起來,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一個男聲:"你是誰?!"

林小雨疑惑的轉過身,便看見了一張還有些少年神態的臉龐,這張臉異常的熟悉,仿佛在哪里見過.

林小雨一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等那個男人皺著眉再次問她是不是林小雨的時候,她才想起了這個人是誰.

他是金之嚴的兒子,金雪莉的雙胞胎弟弟,金麒.

印象中,林小雨也只不過見過金麒一兩次而已,而且還是在金家見的,她當時並沒有跟金麒說過話,只知道他是一個性格比較安靜的少年.

眨眼時間過去了,沒想到金麒也已經長大了,當年的稚氣褪去,變得有男子漢氣概了,渾身上下充滿了陽剛之氣.

"你為什麼會在這里?!"見林小雨沒有回答他,他皺著眉冷聲的又問了一次.

"這話應該是我問你吧?"林小雨看了他一眼,"你又怎麼會在這里?"

"我沒有必要回答你的問題."金麒對她的印象似乎不怎麼好,略有些不耐煩的看了她一眼之後,便把目光放在了墓碑前的那束白玫瑰花上.

"這花是你買來的?"金麒皺著眉問道.

"是."林小雨點頭.

金麒問:"你跟方迎兒是什麼關系?你認識她?你為什麼會來看她?"

林小雨反問:"那你呢?你跟她又是什麼關系?你為什麼又會來看她?"

金麒對林小雨的反問很是不問:"是我先問你話!"

林小雨也毫不客氣的說話:"即便是你先問我話,我也有權利不回答吧?"對方明顯一副討厭她的樣子,那她也沒有必要給他好臉色看.

"你站住!"金麒叫住了林小雨,有些不情願的說道:"方迎兒是我在國外認識的同學,我今天剛回國,所以過來看看她."

"哦."林小雨應了一聲,抬腳要走.

"喂!"金麒很是不滿的瞪著她的背影."我都已經跟你說了,你難道不應該也跟我說說嗎?"

林小雨一臉詫異的看著他:"我有過說要跟你說嗎?"

"你!"金麒氣得臉色都變了.

林小雨就是故意想要整他一下,誰叫這小子一開始對她那麼不客氣來著?不是討厭她嗎?那就沒有必要跟她說那麼多話了.

"就這樣吧,我先走了."林小雨對他揮了揮手.

"你還沒有告訴我跟她是什麼關系."金麒追了上來,擋在林小雨身前,瞪著她:"你這人怎麼可以這麼言而無信啊?"

"言而無信?"林小雨挑了挑眉:"我好像也並沒有說過會告訴你我跟她的關系吧?"

金麒被噎了一下,咬牙看了林小雨一眼,微微收斂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問道:"那你能告訴我,你跟她是什麼關系嗎?"

這一句話,幾乎每一個字都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一般.

林小雨道:"我跟她沒有關系."

"沒有關系?!"

"是啊."嚴格來說,她們的確沒有什麼關系,她指的是血緣上面的.

金麒問:"既然沒有關系,那你又怎麼會來看她?"

"我只是恰巧認識她,僅此而已."林小雨不欲跟他說太多,抬腳想要走.

"等等,"金麒卻又把她叫住了,道:"現在已經是中午了,好歹在這里遇上,我請你吃飯."

林小雨轉身很是詫異的看著他,感覺他這些年的變化還挺大的,當年那個安安靜靜的性子似乎也改變了不少,居然還主動請她吃飯,他不是對她的印象不怎麼樣的嗎?

大概是林小雨的目光太過直白,金麒的臉上掠過一抹可以的緋紅,咳嗽一聲,有些虛張聲勢的說道:"你,你看著我干什麼?"

"沒什麼."林小雨收回了目光."想請我吃飯也行啊."

"你等一下."金麒轉身把手中的白菊花擺到了墓碑前,然後靜默的站了一會兒,估計是跟方迎兒說了點什麼.

他轉身走到林小雨身旁,道:"我們走吧."

墓地附近並沒有什麼吃的,金麒並沒有開車過來,林小雨只好載著他一起來到了市區,隨便在附近找了家安靜的餐廳.

林小雨猜不透金麒請她吃飯的用意何在,不過金麒跟他的雙胞胎姐姐金雪莉,已經他的母親金之嚴,性格有很大的不同.

金麒給她的印象,除了安靜之外,就是不喜歡參與家族內的斗爭,似乎對這些事情並沒有什麼興趣,只一心一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在那樣的一個金家里面出來的,金麒的性格確實出淤泥而不染,也讓林小雨感到有點驚訝.

在餐廳坐下來,點了餐之後,林小雨便直接問道:"說吧,你突然請我吃飯,有什麼事情?"

金麒覺得這個林小雨,跟他想象中似乎有些不一樣.

他當年對林小雨的印象很稀薄,只知道她似乎是個不怎麼檢點的女人,現實跟金鱗結婚,之後又攀上了江嶧天,這令他對林小雨沒有什麼好感.

不過今天見面,林小雨給他的感覺很不同,具體是哪里不同他說不出來,只是覺得她有些顛覆了他對她的印象.

金麒道:"也沒什麼,我剛回國,對國內的事情還不是很了解,所以想問問你."

"你如果真的想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直接去問你媽不是更好嗎?"

"我媽是什麼樣的人,你應該比我清楚."金麒面無表情的說道:"我不想聽她那種偏激的話,所以讓你來告訴我,是個最合適不過的選擇了."

林小雨笑了:"不過很可惜,我也不能告訴你什麼,因為我對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也不是很了解."

"你難道不在國內嗎?金麒追問.

"我只能告訴你,現在的金家已經不是以前的金家了,金氏集團也掛在了額江嶧天的名下,金家快要被江嶧天逼得沒有活路了.這就是金家現在的現狀."

"你跟江嶧天,沒在一起?"金麒皺眉問.

"這是我的私事,我無可奉告."林小雨的神情變得有些冷淡了起來."我能跟你說的就只有這麼多,其他的還是你自己去查吧,告辭."

林小雨拎起包包轉身離開了,金麒看著她的背影,不知道自己是那句話惹她生氣了,一臉茫然.

上篇:第一百七十八章 察覺     下篇:第一百八十章 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