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拐個相公來種田 第013章  
   
第013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十三章

只給她做一身,木槿之不打算要嗎?"哥,我們先去布店看看吧!"以後,會有更多與吳掌櫃打交道的機會,又怎麼可能不添些行頭呢?"哥,我們多做兩身吧!"

木槿之覺得木柔桑不懂沒錢的難處,"妹妹,只給你做一身吧,哥哥,身上的衣服還能穿,你看,這是爹爹以前穿過的,我再穿幾年也沒問題."木槿之扯扯身上過大的衣服,以前他娘親做的衣服,早就已經破爛了.

"哥哥,那怎麼行,以後,我們還會跟吳掌櫃談生意,哥是家里的頂梁柱,能不穿好點嗎?"木柔桑可不認為,掙了錢不該花,她的左右銘一向是:只有會花錢的女人,才更會賺錢!"妹妹,我們先去看看再說吧!"兩個人連布料多少錢一尺都不知道,卻在想著做幾身衣服.

木槿之帶著木柔桑問了路人,說是跟大人走散了,之前約好在布店門口碰面.木柔桑偷偷堅起大拇指,看來,她這個便宜哥哥不是個迂腐之人.

兩人出了菜市場,原來旁邊就是商業街,這個鎮就這麼店大,最熱鬧,繁華的便是此處了.

兩人往前走,看到有一家布店,木槿之拉著木柔桑准備進門.她搖搖頭,"哥,別急!咱們再找找!"前輩子最愛逛街,逛街最愛的就是貨比三家,無論是質量還是價格.木柔桑都有一套自己的經驗理論.

木槿之低頭問她,"妹妹,你不是要買布料做衣裳嗎?為何過門而不入呢?"她指指那門口解釋,"哥,你看,凡入門者,皆是華衣冠服,再看看咱們這身行頭."木槿之低頭看看,苦笑一聲,"妹妹說得對,這種店不是咱們窮人能進的."

木柔桑的本意是教會他如何觀察,而不是打擊他,使他自卑."哥哥,你錯了,我的意思是,進這店門的皆身著精美華服,從顧客的購買能力就能看出這家店的銷費檔次,哦就是說,從她們的衣服就知道,這家店里的東西太貴了.而我們所需要的布料,在這個店里是不可能買到的."

木槿之聽了點點頭,"妹妹言之有理,是不是以前娘跟你講過?"糟糕,木柔桑一時興起,講得有點得意忘形了,"是啊,娘親以前來鎮上賣繡品時說過."萬能的便宜娘親,什麼事都能拖出來頂杠.

木槿之這回留意了,"妹妹,你看,前面有一家.進去的也是普通老百姓,這家應該不錯."木柔桑還是搖搖頭,拉著他繼續往前走,"妹妹,為什麼不進去這一家."木柔桑回頭指指那店鋪門口,川流不息的人群,"哥,這家店生意太好了,不稀罕做我們的生意."這麼多人,這店里的生意必定很好,那就不會給她們講價的機會.

木柔桑拉著他繼續往前走,走了大半天.在街尾時,木柔桑眼尖的看到一條小巷里有個賣布料的.她指指那個"錢記布行"的幌子,"哥,就是這家了."

木槿之摸摸後腦勺,困惑地問她,"妹妹,為什麼選這家!"

她指指門可羅雀的店鋪門口,"因為這里夠冷清啊,又不是賣華服的店鋪.我們進去看看吧!"不等他同意,拉著木槿之便進了店鋪.

兩人進了店鋪,櫃台前一個老掌櫃正趴在上面打磕睡.木柔桑跳起來,"掌櫃!"噔,掉下去了,好吧,她再玩青蛙跳.連著幾聲那老掌櫃這才迷糊地睜開眼,擦擦口水,"小家伙,你叫我?"他沖著木槿之問.

木槿之嘴角微揚,木柔桑炸毛了,"掌櫃大伯伯,是我在喊,是我在喊啦!"她又跳起來,櫃台太高了,掌櫃先前根本沒看到她."小姑娘,什麼事!"反正閑著沒事,掌櫃的逗著木柔桑.

木柔桑脆脆地問,"掌櫃,我們想買兩身粗布,你這里可有!"人家櫃台上明明擺了一排,最靠里的那幾帛還落了不少灰.這個店的生意真冷清,看來好殺價啊.木柔桑笑彎了眼.

那掌櫃對她和木槿之上下打量了一番,衣服雖然很破,到也收拾得挺齊整."小姑娘,你家大人呢!買布還是叫你們大人來啊!"木柔桑家只有一個唯二的哥哥,哪還有親人.

她小眼睛轉啊轉,"掌櫃的,我爹和娘都在那里擺攤賣菜,現在又是農忙時,我爹娘沒時間過來.特意告訴我們,位置是在這里的這一家,還說這家的掌櫃夠厚道."

木槿之上前一步,"掌櫃,我爹娘打發我們來買幾身布,給我和妹妹做衣裳,就按平日里的粗布買,只是顏色就看我們各自的喜好了."話雖這麼說,要是布料貴,他是不打算買了,只給木柔桑買上一身.

掌櫃一聽,定是以往的熟客,自己忙不過來,才打發自己的小孩來的."成,要粗布是吧,這里顏色俏麗點的要15文錢一尺,顏色暗點不討喜的,就要14文錢一尺."木槿之小時候,他爹給他啟蒙是教他算過帳的."掌櫃,我們小孩子做身衣裳要多少布."掌櫃的瞧了瞧,對他說:"你的話兩尺半就夠了,這小姑娘一尺六,七就可以了!"

木柔桑看了這些布,在布帛的邊沿已經磨得有此發毛了,這布只怕不是今年的新布."掌櫃,這些布,去年我跟我娘親來也是這些花色啊!"木槿之在一般看傻了,妹妹去年什麼時候來過.他也挺聰明,這時候也不打斷她.掌櫃的抹抹額頭的虛汗,這小姑娘的眼神也太毒辣了,這點事也記得清楚.

"那個,是啊,小姑娘,你看都是老熟客了,我給你們算便宜點吧!"

木柔桑眯眯的望著掌櫃,"大伯,我先謝了,你看這布多少錢一匹."她指了指一帛鴉青色,一帛黛藍色,這兩匹深色的布料,都是她為木槿之挑的.掌櫃的看了看,"行吧,這個別人賣是十四文錢一尺,小姑娘我賣你十三文錢一尺如何!"

"掌櫃,你這些都是去年的陳布了!"木柔桑毫不客氣的指出來.掌櫃的臉上有些掛不住,"小姑娘,我已經很便宜了!"

"掌櫃的剛才兩種色的我各要兩尺半,還有那個淺云色和粉青色各來一尺七.都按十二文錢一尺吧."掌櫃的有些猶豫,木柔桑又加把火,"掌櫃,你看,那顏色陳舊的兩種我一共要了五尺,這顏色光鮮的我才要了三尺四,實際上你還是很劃算的."掌櫃地拿出算盤拔了一通,"小姑娘,就按這個價賣給你,不過,可不能給別人說哦."這都快大中午了,難得有個開門生意,有點賺頭.雖然利薄了點,好歹也賣出不少布.

木槿之連話都沒插上,木柔桑就拍板了,"掌櫃的,一共多少銅板!"掌櫃的拔了一通算盤,"小姑娘,我去掉零頭,一共收你104文銅錢!"木槿之上前掏出銅板,他這兜里總共才放了一百五十文銅錢.付了錢拉著木柔桑出了店門.

木槿之有些不高興,"妹妹,你怎麼不跟哥哥商量一下,這下子去了好些錢."木槿之很心疼,這就去了掉好些天的口糧了.

木柔桑趕緊討好的說,"哥,這些衣服是必需買的,我們以後與掌櫃還要打交道,不能穿得太寒磣!"馬靠好鞍人靠裳,木柔桑不認為她有錯.

"可是,妹妹,那我們只需要扯一身的布就行了,為何買這麼多."木槿之真是個好哥哥,即便不高興也不忍呵斥她."哥,再過十天呢,我們後園里的菜就可以賣掉了.我這一次還打算買些針線和小雞回去.到時,哥哥就有錢上學了."木柔桑早就盤算好了.

"妹妹,你還要養雞,可是咱家沒有口糧啊!"木槿之聽了有些心動,他也想日子過得更好,小小年紀的他,就有種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哥哥,現在是春天,等再大點,到時玉米秧子也能長得老高了.哥,那時把雞關在玉米地里,讓它們自己找蟲吃吧,你可以每天下學後,順路扯些野菜,野草回來喂它們.再說,咱家後面也種了不少的野菜,應該夠它們吃了."木柔桑地想法是好的,只是兩人都沒有想過,雞是那麼好養的嗎?當然,木柔桑有空間,她也不怕雞發瘟疫.

木槿之覺得她說得也有一定的道理,不過,還是要對她教育一番,"妹妹,哥哥不是反對你買東西,只是咱家現在真的境況很不好,哥哥是想妹妹以後的日子過得好些."尤其是冬天的時候,他再也不願意離開木柔桑去外面要飯了,他怕自己的妹妹會離開,剩他一個人孤憐憐的在世上.

木柔桑看看簍子里的東西,"哥,咱去買些繡線和碎布吧!"木柔桑拉著他便要往街上行去,"哥?"木槿之站著並沒有動,"妹妹,娘那時就是因為做多了繡活......"

"哥!"木柔桑真的很感動,"你放心吧,我不會的,再說我還小呢,身體又這麼好.我保證,等我們日子好過了,我一定少做繡活."她丫根兒就沒有想長期發展這門手藝活計.對她而言,只是愛好,是走上致富道路的幌子.

木槿之像是鐵了心腸,"妹妹,咱窮點就窮點的吧,最多哥哥不去念書了,多去山上打柴賣!"

"哥,你真的不用擔心,你也明明知道,你要是去念幾年書,遠比去山上打幾年柴有出息,不是麼!即便將來,做個帳房先生,那也是要識字的!"木柔桑的話不無道理,這些活計光識字這一項就掃掉一大片,而古人連吃穿都成問題了,所以識字的人真的很稀少.

"哥,你想,你要是考個秀才回來,那大伯家,還敢像上次一樣,想把我哄去給個糟老頭嗎?"木柔桑正中他的軟肋.

"妹妹,是哥,不好,是哥哥沒用,等咱家好點了,你就不能繡了,等下咱多買點小雞,以後哥下學了多去挖些野菜來喂它們."木槿之覺得,與其被大伯家欺負,他還不如先咬牙讓木柔桑辛苦些,最起碼,等她大點時,他就能真正護著她了.

"不過,小丫頭,我看你也不像需要那荷包的樣子啊!"木柔桑雖然家里窮,但木槿之真的是個好哥哥,每天洗衣做飯打柴樣樣都行,身上的衣裳雖然破了點,但是也還是很乾淨呢.

"那些絲線呢!"她又指指各色絲線,"看你要哪一類的,不同的質地不同價位,蠶絲最貴,繡出來的花兒最精細,麻線,和棉線,價格又不一樣,當然,粗線與細線的價格又不一樣."老板娘見她問起這些,便知她家里定是有人會繡活."小丫頭,你家里可是有人會繡活?"

上篇:第012章     下篇:第01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