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拐個相公來種田 第069章  
   
第069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六十九章

先去灶屋調了些面粉糊糊,把這些紅紙小心的貼在籮筐一則,再在上面蓋好紅紙.

第一次做這種事,現在想起來,給楊子軒的年節禮有多失禮.

"椿樹哥,東西備好了,回頭還得麻煩你捎回去."

秦椿樹擺擺手:"掌櫃只讓我轉告一句明年的青菜可不能少,他還等著再發筆財呢!"

青菜賣得再好也不過是春上那段時間,左右不過是幾十兩銀子的事,主要是青黃不接吃了一冬的肉菜,店里有這個做唬頭,生意可是好上好幾番.

"行,沒問題,只是......我家出了十五還得做房子."這得耽誤不少天.

秦椿樹好笑的看向她:"柔桑一定不知道吧,鎮上的鋪子都要出了十五才開業,剛過完年人們出來應酬的還少,等過上二十來天,店里的生意才會好起來."

原來是這樣啊!木柔桑笑眯眯應承下來,有銀子進,她不介意多賣點.

冬天的日子過得很快,等木柔桑給木意楊繡了個荷包,做了件學子服後,木槿之放假了.

再過幾日便要過年,木柔桑兩大富豪朋友,吳掌櫃與楊子軒的禮已經送完,等到臘月二十三祭灶,送灶神後,臘月二十四過小年這一日木槿之放假了.

村里今年虧得賣了不少大白菜,家家戶戶手上都有些小錢,村里的氣氛比往年還要熱鬧三分.

去縣里打短工的也陸陸繼繼開始往回趕,木柔桑今日准備先去給劉秀才送年節禮.

她果然沒猜錯,這厮就是個古板貨,所有學子上學期間一律不得送年節禮.

木柔桑家早早備有不少年貨,此時正在翻箱倒櫃倒騰:"哥,先生家有哪些人?"

送年貨的籮筐早就備好,木槿之正拿好幾個干兔肉往每個籮筐里放.

聽到她問話,頭也不抬一邊繼續手上的活計一邊回應:"先生家除了師娘,還有兩個女兒."

兩個女兒?木柔桑挑了一匹墨灰色,一匹黛紫色,兩匹海棠紅的細棉布.

又聽得堂屋里的木槿之說:"妹妹,先生喜歡喝幾口小酒."這還是他無意間發現的,想著送壇子小酒先生應該會很高興.

"知道了,多虧上次去縣城買了兩壇子竹葉青酒留待過年用."木柔桑找了一塊乾淨的藍布頭,把這幾匹細棉布仔細包好.

她看了吳掌櫃家送來的料子,都是用同樣料子的布來包的.

"哥,你看看這樣夠不夠,先生家每個一匹細棉布,先生多添一塊松香墨,一壇子酒,師娘多添個銀釵,再配上十斤白面,十斤白米,十斤雞蛋,一條臘魚,一刀臘肉,兩只臘兔子,一壇子泡菜."

對于先生,木柔桑不小氣,她只希望劉先生能好好教導木槿之做學問,先生也是人,也是要吃五谷雜糧的.

木柔實在搞不懂過年怎麼一定要送白面白米,還有臘魚臘肉,若不是楊子軒與吳掌櫃都送與她,她還發現不了這事兒.

"行,這樣差不多了,剩下今年還有哪幾家要送?"木槿之看看堂屋里只有四個籮筐.

"吳掌櫃與楊子軒的回禮已送,只余下村長爺爺,秦二嬸,朱大嬸,還有先生的節禮,再有就是大伯......"

她有些煩,這古代送禮實在太講究了,得事先把人家家里的成員摸個底,還得弄明白喜好,還不能送人家不喜歡的事物,真真是叫人傷腦筋.

木槿之沉吟片刻才提出來:"妹妹,再加一份,里正的小兒子與我是同窗,比照村長爺爺的再厚三份."

雖說縣官不如現管,可能家官大一級便能壓死人.

"正好,上次楊子軒送來的臘味里有一刀牛肉,割下半刀子添在里正的單子上."

木柔桑給這幾家備的禮,在鄉里也算是厚實的,比一般農戶高上不少規格,當然比不上縣里的大戶.

"嗯,妹妹,你看著辦."

四個嶄新的籮筐里分別放了兩只臘兔,十斤白面,十斤白米,十斤雞蛋,一塊臘肉,剩下的就根據每家情況添減.

木槿之有時覺得自己在做夢,去看過年他只去鄰村地主家討得半斤陳米,還是那管家看他可憐才給的,今年他家卻能輕拿出一份很像樣的年禮.

木柔桑家的細棉布實在太多了,她打算這幾戶,每家的人都送上一匹.

兩人把送給劉秀才的禮抬上驢車,再用東西蓋好.

"妹妹,你先上車,哥哥把院子門鎖好."

這一次木槿之打算帶木柔桑一起去,他認為木柔桑可以與先生家的兩個女兒相處結個手帕交之類的.

先生說過,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即使沒有娘親的教導,他希望木柔桑以後走出去,能不弱于人.

來到劉秀才家,見到一家人,劉師母本還保持禮儀,待看到木槿之送來的年節禮後,言語間多了幾分真誠.

劉秀才瞧到那壇子竹葉青眼都綠了,急忙拉著木槿之去書房給他去補課.

劉師母很喜歡那根銀釵,心里掂量光一壇子竹葉青就要二兩銀子,一塊松香墨也要一兩多銀子,還有四匹細棉布,一些吃食,算下來怕是足足有五兩銀子.

越看木柔桑越喜歡,木槿之如今才八歲,她家的小女兒今年才九歲多點,想著是不是可以定個娃娃親,這樣的富戶,自家女兒嫁過去也不會吃苦.

"木姑娘,聽你哥說家中長輩已過世,以後若是有什麼不懂的,盡管來問師娘可好."

劉師娘到底是出自書香門第,比起木楊氏紅果果的嫉妒眼紅,她只是想把自己女兒嫁過去,為女兒謀個好婆家,這也不算過分.

木柔桑自是不知她打的什麼主意:"好啊,以後還得多多麻煩師娘."

又招來自己的兩個女兒:"這位是我的大女兒桂枝,另一個是我的小女兒桂香,這位是木槿之的妹妹木柔桑."

姐妹倆長得很像,清麗白晳,肌膚如玉,在鄉下也算不多見的美貌女子,只是姐姐更顯端莊嫻淑,妹妹更活沷可愛.

"見過兩位姐姐!"木柔桑連忙先站起來行禮,她好腰疼啊,誰叫自己最小,哥哥在路上千叮嚀萬囑咐,長幼有序,對于比自己年長的,她一定要先行禮.

劉師娘滿意的暗點頭,雖失怙可這教養卻沒有落下,暗恨自己肚皮不爭氣,沒生個好兒子出來,好把這小姑娘拴在自己家:

"你們姐妹倆好生招待她,娘去給你們做飯,你們兩兄妹留在這里吃飯."

"這太麻煩師娘了,家里已經備好飯菜,我們回去熱熱即可."木柔桑連忙站起來禮貌推托.

劉師娘可不高興了:"怎地,只許你們這些學子來送禮,不許師娘給你們做飯,昨兒里正家的小兒子還在咱家吃飯呢!"

"娘!"劉桂芝滿臉通紅的望向她.

劉桂香在一旁笑道:"娘,姐姐羞羞了.不就是昨兒未來姐夫給姐姐單獨送了一枝銀簪子嘛."

里正的小兒子與劉桂枝訂親了?這個消息要不要太給力.

劉桂芝臉上一紅:"柔桑妹妹莫要聽她胡說,女孩子家家也不知羞."

"呵呵,哪有,桂香姐姐這是嬌憨可愛,不知羨煞多少人."木柔桑笑道,這兩姐妹的性子南轅北轍相差甚遠.

劉桂芝細心打量眼前的小姑娘,一身月牙色衣裙,外罩一兔毛鑲邊淺綠綢短坎肩,項戴銀長命圈,與項圈同款的銀碎花頭飾.

素雅而不失禮儀,到是合了她大孝的身份,難怪自己娘親對她多喜歡.

"妹妹平時在家都做些甚事?"劉桂芝雖是小戶千金,家中卻也是書香門第,平時父母待兩姐妹是嬌養著.

木柔桑不急不緩的回答:"平時也沒甚繁瑣事,主要是喂雞養豬,再就閑暇時識識字,做做女紅."

"真看不出來,柔桑妹妹年紀小小竟然能做女紅,妹妹你平日還說自己年紀小,賴著不肯學女紅,你看柔桑妹妹都能會做女紅了."

劉桂香被劉桂芝當著客人的面說教,面上有些掛不住,紅著臉不高興的嘟嘴坐一邊.

"桂芝姐姐,我哪有你說的那般利害,只不過家中無中輩疼愛,妹妹只好自己動手,若不然,我同哥哥豈不是只能披上幾塊布在身上."她一邊打趣自己同哥哥,一邊細心觀察劉桂香的面容,見她臉色好看許多這才放下心來.

"就是嘛,姐姐,你看她要不是因為家中父母早世,又怎需要如此早學做女紅."劉桂香這會兒聽出木柔桑話里的意思,頓時喜笑顏開.

劉桂芝眉頭微皺,心下思量回頭一定要跟娘說說,好磨磨自家妹妹的性子.

"桂香姐姐,我可是羨慕你得緊呢!"有父母嬌寵,姐姐疼愛,不過她木柔桑也很幸福,有個妹控哥哥也很不錯.

"哈哈,你們聊得很開心嘛!"劉秀才大笑著從書房里出來.

"爹!"

"先生!"

"嗯,不錯!槿之,你這個妹妹是個伶俐的,與我的兩個女兒也能處得來."劉秀才一臉意色.

木柔桑眉峰微挑,趁人不注意時,不著痕跡地悄悄朝木槿之使個眼色,哪知他只是喜氣洋洋的看她一眼,都不給個暗示.

"相公,你什麼事如此開心?"劉師娘在廚房聽到劉秀才高興得大笑,不知發生什麼事,吩咐煮飯的婆子看好火,急急進門來看看.

"娘子,來,來,來,快來坐下,為夫打算收兩兄妹為義子女."劉秀才摟著劉師娘坐在上首.

"剛才,我在書房考了槿之的學問,他這一年來很努力,學過的東西基本上能記得,後來聊起他家的事,為夫對槿之這個學生很是喜愛,想著兄妹倆不容易,認了做干子女兩人也有個依靠,娘子可莫要生氣為夫自做主張."

劉秀才一通拽文下來,聽得木柔桑滿眼蚊香圈,不過還是明白劉秀才打算認下兩兄妹做干兒子,干女兒.

劉師娘心中本有些不快,後一想不能拂了劉秀才的面子,再一聽,是自己相公主動提出來的,她順著劉秀才的目光轉過去,最後落在自家兩個女兒身上.

木槿之現在年歲小,若是認著干兒子也不錯,將來兩姐妹有個干弟弟依靠,自己百年後也可放心.

"相公,你都已經定下了,那就擇個吉日行禮,我本就喜歡小丫頭,如今想必兩個女兒開心了,白白得了一個弟弟,一個妹妹."

劉師娘想通中間的環節,心中最後的不快也煙消云散,越看兩兄妹越歡心,一個書問功課出色,將來的前途是不用說的,一個又聰明伶俐.

上篇:第068章     下篇:第07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