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拐個相公來種田 第141章  
   
第141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四十一章

還沒有進正院的門了便聽到了侯爺的咆哮聲:"氣死我了,孽子,真是孽子!"

楊子軒正了正衣裳遂慢條斯理的走向正屋,守在門口的小丫頭卻不敢吱聲,只是打千兒後默默地為他打起簾子.

他邁步走了上去,對著做在廳堂上位的兩人作揖道:"見過父親,母親!"

侯爺怒目瞪向他:"聽你母親說,你竟然去干那種下九流之事!"

楊子軒暗哼:"父親所指何事,不知是聽哪人胡亂嚼了舌根子去."

侯夫人聞言氣了個倒仰,拿著帕子沾沾眼淚哭道:"侯爺,你要怪便怪妾身吧,昔年你一直駐守邊關,家里的孩子又多,都是妾身一時疏于管教了."

楊子軒微垂下頭不語,侯爺正忙著哄他的老妻呢!

"夫人快莫哭傷了身子,是這孽子盡做丟臉之事,本就該罰."

楊子軒眼角余光諷刺的看了一眼侯夫人開口頭:"父親,兒子去南邊游學結識了當年京城頗有盛名的劉大儒,多得他指點兒子一二,兒子覺得自己的學業多有長勁."他卻先不回應賣果子一事,到先提起了劉秀才之事.

侯夫人聞言立即停止哭泣,又偷偷打量了忠義侯一眼,見他臉上的慍怒之色散去不少,忙笑道:"你這孩子,即然見到了劉大儒就該多學學本事,做什麼去學下九流之事."

哼,要不是這位侯夫人克扣他的月例銀子,他還真不會走上此道,臉上卻笑眯眯地說道:"母親定是聽了那不清不楚之人亂嚼了舌根,俗話說行行出狀元,父親,兒子並不是做了下九流之事,大儒已收下兒子為學生,過完年兒子便欲去大儒那里學學著做學問,他說,官有官道,商有商道,通一道則萬道通,兒子甚是受益不淺!"

當年侯夫人趁忠義侯不在家,買通家中下人害死楊子軒之母,又欲對他下手,虧得當年的奶娘多留了個心眼,這才把那下毒之事給擋了,又托人送信給自己舅舅買通下人,不時在候夫人面前提起他多有不是,這才允了他打馬四處游玩,想借此來荒廢楊子軒的進學之路.

忠義侯聞言不覺多看了他一眼,平時他對這個庶子並不放在眼里,不過是為了開枝散葉而生,今日一番話卻是令他耳目一新.

侯夫人眼見他不再生氣,心中便又生一計,笑道:"侯爺,這孩子是置禮儀于不顧啊,即然一通便萬通,何不去學那些農家種田呢!"

她依然不死心,想要從楊子軒身上扒下那些賣果子賺的銀錢.

楊子軒卻道:"母親說得及是,兒子一向多有聽母親的話,等過了年便去南邊學習,正好也下下田看看,說不得還能學到更多新東西."

他這是在告訴忠義侯,凡事都有個說法,他為什麼會去做那種事,還不是被眼前這假仁假義的慈母所逼.

忠義侯看了自家夫人一眼,沉聲道:"經商本就是有辱本府門風,你先去祖宗牌位前跪上三天,夫人,年後給他收拾了行李,打發他去大儒那邊當學生,將來也光耀門楣."

忠義侯並不是糊塗之人,他家爵位傳五代,到了他嫡子便是最後一代了,忠義侯見楊子軒得了當朝大儒的青眼,心中便多了些計較,看他的眼神多了幾份親情.

楊子軒見忠義侯只是罰跪,便知這事兒揭過去了,回過身來才發現衣衫後背已浸濕.

"夫人,這事到此為止,往後休議."

侯夫人卻不想放過楊子軒,今天的這招棋下得太臭了:"侯爺,即然三兒已經能賺錢了,按本家貫例,是該交一部分給公中."

侯爺微閉的眼精光一閃,說道:"他尚未成年,況且也不過是賺些零花,咱忠義侯府還缺這點子銀子?"

能被大儒看中,將來只怕是有機會入閣拜相的,這樣的兒子他自然要好生相待,豈會襯了侯夫人的意.

侯夫人氣了個倒仰,覺得今日就是不順,心中暗恨不已,等侯爺與楊子軒走後,又想打發人暗地里查查,發現只不過是幫一個窮人家的小姑娘賣了些果子,這事兒才算過去了.

只是楊子軒沒有把賺到手的銀子拿出來,這侯夫人便日日夜夜想法子要從他的口袋里掏出來.

轉眼便要過春節了,侯夫人有一日對當著自己的兒女說道:"這兩日母親夜不能寐,時時夢到了你家姨娘來找母親,說是牽掛三兒,不知他過得好不好."

楊子軒不知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藥,轉了轉眼珠子笑道:"想必是姨娘生前極信任母親,這才托了夢來,不知姨娘在夢中可有說別的?"

侯夫人一臉慈愛的看著他道:"唉,兒啊,母親實在想不出有什麼好法子來,你姨娘夜夜都來跟母親哭訴,說是想念你想得緊,你看,你要不去南山寺齋戒一段時日?為你姨娘誦經祈福,保佑她將來能投生個好人家,順道也好了卻她的這份牽掛."

楊子軒曈孔猛縮,侯夫人這時想叫他在寺廟里過年,更何況,一般過年多是眾官眷走動最勤之時,這時無論嫡出還是庶出,多會與相熟的人家走動一番,多結交些人士,為以後的出仕,婚嫁做准備,看來侯夫人是不准備給他走這條路了.

"母親只管吩咐."

他想了想這才回答,自己年歲尚幼,況且他也喜與小山村那群學子打交道,沒有侯府里人的那些彎彎繞繞.

臘月二十八日,楊子軒僅帶了小桐便去南山寺了,這一去便到了開春三月底,又剛好碰上太後亡故,侯夫人像是忘記了他的存在,一直沒有捎信來叫他回去,楊子軒最後花銀子買通了侯府守門的小厮,打聽到侯爺被人約去別的地方游玩需得四月中才能回轉,這一拖他便拖到四月底方才能出得門來.

木柔桑心中很是氣憤,當即就拍了桌子說道:"你就留在這邊讀書做學問,待到秋天再回京城參加科考."卻也不好道他母親的不是,心中越發對楊子軒好上幾分.

楊子軒打算不靠侯府,他想學著寒門學子一樣,走科考這一條,更何況只要考上了,比蔭恩更能得皇上的器重.

他聞言笑道:"小桑桑,我就知道你人最好了!"

木柔桑翻翻白眼,她干爹家女眷多,家中屋子本就不太夠住,楊子軒若住鎮上怕是太遠了.

"春意,你帶小桐下去,撿了東廂房最外頭的那間收拾妥當,給這位大少爺住."

楊子軒忙正經做揖道:"小桑桑,多謝了!"

楊子軒至此便寄住在木柔桑家,吃過午飯後木柔桑正准備去小睡一下,春染卻來回道:"姑娘,楊少爺這一次帶了不少的京城特產來了."

兩人太熟這些禮兒都是交給下人去經手了.

春染笑道:"除了給姑娘帶了時興的絹花,頭面,還有十來柄團扇,衣裳料子,給少爺帶的卻是一箱子書籍,筆墨,宣紙,奴婢翻了一下,還有一半是些游記,話本子之類,多是瞧著姑娘喜歡的送,剩下的便是京城才有的吃食和十壇子酒."

木柔桑想了想道:"把那些吃食挑出五份來,秦家,朱家,村長家,里正家,還有我干爹家各送一份去,另外我干爹家再多添兩壇子酒,那些衣服料子也撿上四匹."

春染笑道:"姑娘,這次楊少爺帶了好幾大盒子絹花來,怕是給姑娘備下送人用的."

木柔桑先是詫異,隨後笑道:"八成是他要住咱家怕我不樂意,這才巴巴的挑了些好看的花兒來送我,你去把那些盒子取來."

心中暗思楊子軒很是想得周到,自已這般年紀,最適合戴的便是絹花,簪釵卻更適合及笄後再戴.

春染忙進了里間,從梳妝台下的櫃子里把三個盒子抱了出來,木柔桑接過來看了看,三個盒子卻是適合不同年紀的,她從最上面的那個盒子里挑了四對出來,指著說:"這四朵,等那兩小的午睡醒來了再送去,這兩對送去給桂芝姐和桂香姐."

說著又從那個最下面的盒子里挑了四對出來,一旁的春意笑道:"我知道,我知道,是給秦家,朱家,村長家還有小姐干娘的."

春染不客氣的拍拍她後腦勺:"就你心眼兒最多,啥都知道!"

"小姐,春染她又欺負我!"

這兩個小丫頭隨著木柔桑也習了些拳腳功夫,手腳越發利落,她原本想教木鳳釵與桃花兩個好姐妹,卻是被兩人狠狠地鄙視了,說是將來練成個五大三粗的模樣,嫁不出去怎麼辦,木柔桑聞言差點沒噴出口老血來.

"好了,別鬧了,快些把這些事兒處理了吧!哈欠,困死了!"

春意見她瞌睡上來了,忙伺候著她進里間睡下.

楊子軒每日與木槿之同起同睡,要是放到現代,肯定會讓人覺得基情四射有木有!可現在兩人只是純潔得不能再純潔的友誼,當然了,楊子軒肯定是把木槿之帶"壞"了不少,整治起不聽話,不努力學習的學子,那真是手段百出,搞得眾人見了兩人如同老鼠見了貓,很是杯具了一把.

木柔桑的日子過得十分的順意,順意到她身上的肉又多長了幾斤,不但手背上的肉窩窩深了,連臉兒也圓了不少,慌廢多日的武藝,就這麼華麗麗地被她拿來當減肥操練了.

若日子一直這樣過,木柔桑絕對會長成米蟲樣,眼下卻是很有些煩心事.

這日中午,她聽到這消息時,差點從飯桌子上掉下來:"你說什麼?"

招仕覺得這兩個小姑娘也特那啥了:"回姑娘話,周府的派人送信來了,說是寶兒姑娘以及楊少爺的表妹過兩日要來小住一段時日."

楊少爺的表妹?她翻了翻自己的記憶,好半天才把筷子往桌上一拍,嚇了旁邊正在啃著雞腿的木鳳釵一跳,嘴角上沾滿了油,此時正瞪圓了眼看向自家堂姐.

"快吃,怕過兩日會糟心到吃不下東西."說完又往嘴里狠扒了兩口飯菜.

"嗯,堂姐也快吃."

木鳳釵學她的樣子狠扒了幾口飯菜.

木柔桑回頭對他說:"招仕爺爺,來人呢?"

"回姑娘話,那人已經回去了!"

招仕也很郁悶,有那樣送信的嗎?連主人都不見就直接打道回府了.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吃飯了,順便告訴旺財媳婦叫她宰只雞,姑娘我要補補元氣."

她可不信周寶兒過來會有好事,只怕是會有壞事一籮筐.

飯後,木柔桑吩咐春意:"去,把東廂房北二間,和中間那屋子收拾出來."

上篇:第140章     下篇:第14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