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拐個相公來種田 第146章  
   
第146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一百四十六章

木清溪笑問:"家中無長輩,你家姑娘是怎知如何備這節禮,真是一點紕漏都沒有."

研墨心中忒煩她問得太管,笑而十分有禮的回應:"回夫人話,這個小的不知,小的多數時候只不過是在少爺跟前跑跑腿而已."意思就是,他也只不過是聽差的下人,哪里知道主子們從哪兒學來的.

木清溪見問不出他的話來,心中暗惱他滑得跟泥鰍似的,又道:"不知我家女兒在那里過得可還稱心如意?"

她原本是想聽到一些贊揚她女兒的話,哪知研墨卻一臉為難地站在下方不肯說話了.

木清溪心中一凜:"你只管說來聽,但凡寶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你從我這里討了主意去."

研墨費力憋了半天,終于把臉憋紅了才道:"夫人,表小姐差點把家里的廚房燒掉了,又折騰到廚娘起來了床,現如今,我家姑娘都是請村里的大嬸來府里幫忙幾日."

你看吧,是你老人家非要問的,可不是他來告狀的哦!更不是他家姑娘指使的.

木清溪還不知自己掉進了木柔桑挖的坑里,燒人家的屋子放哪兒都不是件好看的事,古人最是忌諱走水了!

她臉色立刻不好看起來,壓住心中的怒氣道:"周媽媽呢,不是還派了個媽媽去了嗎?怎麼會說是寶兒要燒了屋子?"

研墨微哂道:"夫人,你指的是周夫人?小的還當她是周府的遠親,府里一直恭敬的伺候著,好茶好飯的待著."

木清溪哪有不明白的道理,她拿周媽媽過去,本是給周寶兒磨刀用的,哪知木家卻把她供了起來擺著,她事先又沒提點過自家女兒,哪知那丫頭根本沒把心思放在這上面.

"她不過是我家的下人罷了,什麼周夫人!"一提起周家那頭的窮親戚她就一肚子火.

林家媳婦暗中扯扯她的衣袖,木清溪這才發現自己說漏了嘴,笑道:"你在縣城可還有別的事,不若住一晚,明兒一早隨我家的下人們一起回府去."

研墨道:"我家姑娘交待了買些東西,她還等著要用呢,還有,我家姑娘要小的問一下夫人,不知姑娘的大伯與大伯娘去了哪里?許久都不見歸家,堂少爺,堂姑娘都想念得緊."

木清溪先是一愣,方才笑道:"那兩人享福去了,知州大人在帳房府買了個二進的小宅子把兩人接去養老了."

研墨見自家姑娘吩咐的事已達到目的,便也不想多作久留,遂辭行出來又同樣去了劉府一趟,用他家姑娘的話說,別人家院子著火了,她家院子便安甯了,所以,這事兒他辦得特別起勁.

研墨當晚摸黑趕回了木府,又把這事給木柔桑稟報了一番,這才回到了自己屋子睡下.

第二日清晨,家里的姑娘們剛用過早飯,周府與劉府同時派車來接兩位姑娘回府去過節了.

周寶兒與劉玉蘭少不得又假惺惺地哭泣一番,劉玉蘭拉著木柔桑一雙眼紅得跟小白兔的眼兒似地,帶著哭腔道:"柔桑妹妹,這些日子給你添麻煩了,往後得了空來了縣城,只管來姐姐家住下,你待我那表哥似親哥一般,姐姐心中感激啊!"

木柔桑聞言抖落一直的雞皮疙瘩,皮笑肉不笑地道:"瞧玉蘭姐姐說的什麼話,我去了縣城自會去看望玉蘭姐姐!"她卻只道"看望",卻不提自家在縣城有宅子之事.

周寶兒見兩人態度親眤,一把拉過木柔桑笑道:"玉蘭姐姐說地什麼話,我家表妹去了縣城,自然是住我家里."

春染張張嘴想反駁,木柔桑示意她不必多言,人家都快要走了沒必要鬧個沒臉,傳出去不好聽!

周寶兒把木清溪那一套學了個十成十,木柔桑拿著小手帕子一邊流淚一邊心里倒苦水,尼妹哦,這手帕上的辣椒水也太多了點,不行,回頭得叫春意少放點,特麼的太辣了,這眼淚就不受控制的往下流.

周家與劉家的下人一瞧,只道這幾位是姐妹情深,難舍難分,越發的笑得親切了.

終于送走了周寶兒與劉玉蘭,木柔桑又過起了米蟲的日子,待到桃子熟透時,她家又多了一筆進項,今年家里添了百來畝良田,谷子也收了不少,接著又忙著賣了春豬養夏豬崽,如此忙碌便到了金秋.

待到秋谷收完,小山村村民最盼望的重頭戲來了,家家戶戶忙著種大白菜,大概是小山村的山泉水質好,種出來的大白菜做了泡菜味道更多了一種特有的風情,而別處也有人學著她們做泡菜,卻不是不經放便是味道不夠好.

木柔桑自家的地卻是只拿了五十畝出來種大白菜,剩下的六十畝養上一個冬,待明年再換過來如此輪流.

這日,木柔桑正在收拾家里,忙著把被子翻出來曬曬,殺殺菌去去潮氣,桃花拎著一小籃子麻果子並糖果過來了.

"你今兒怎地帶這樣多的吃食來了?我的牙還沒換完呢,最里頭的板牙已經松動了."

桃花笑著回答:"我家哥哥相中了一個姑娘家,今兒下定呢!我娘分了些吃食叫我拿來送你們嘗嘗."

"椿樹哥的婚事定下來了?幾時成親?"

桃花道:"我娘說了,趕著秋天涼爽就把新屋子收拾出來,把新媳婦娶回家來."

木柔桑親手接過小籃子遞給春染,自己拉著桃花到了桂花樹下,又對春意道:"你快些去廚房看看,不知旺財嬸子的桂花糖可做好了?"

木鳳釵放下手中的針線乖巧地道:"那是桃花有口福,來得早不如來得巧."

木柔桑笑她:"喲喲,不得了了,我家也能出個女先生了!"

木鳳釵把花繃子一撂,撅著嘴道:"堂姐,你又笑話我了."

桃花看了她一眼問道:"怎地,你家爹娘還沒歸家?"

木云與木楊氏消失快一年了,完全把這兩個兒女扔到了腦後邊,虧得家中不缺吃食,又有木家三房兩兄妹照看,這才沒有出亂子.

木鳳釵忿忿地道:"不回來拉倒,我就當沒有過這對爹娘,瞧瞧堂哥與堂姐,不照樣過得很好嘛,人家那是去享福貴了."

木柔桑其實也搞不懂木云夫婦是怎麼想的,就這樣把孩子扔家里撒手不管了.

桃花安慰她道:"你呀,也甭生氣了,你瞧瞧你的針線越發有長進了,都快趕上我的功夫了."

說起這事兒木鳳釵還是小有些得意的,去年,她繡的荷包便換得三五兩銀錢,今年越發利害了,又換了五兩,木柔桑便與木意楊商量著給她置辦成田地,因木云夫婦不在家,家中開銷少了許多,木意楊做主給她又添了十兩,換了四畝水田,由木意楊幫她保管地契及每年的收成進項.

木柔桑笑道:"我家鳳釵如今也是小小地主一枚了."

木鳳釵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堂姐你又笑話我,那些田地一年扣掉開銷總共也才能賺個五六兩銀,還得多虧了堂姐幫襯把田施得肥肥的,桃花你就是花上兩個月繡兩副帷幔也是比我的田地產出多,再說了,聽二嬸子說,今年秋上也要給你置上幾畝地."

桃花笑道:"那是自然,正好趕上冬天能賺幾畝大白菜的銀子."

小山村的村民到現在人手都有幾畝地了,現在村里人見面打招呼都不是問"你吃飯了嗎?"而是問:"你買田了嗎?"

木柔桑想了想笑道:"因為現在外面有人已經學著做這個賣了,雖味道不如咱村的,但還是有一部分人去買,我們做的泡菜價格自然是比人家要貴些,可是太貴了與人家差距也大了,再加上運去別的地兒運費也貴了,如今大家手上的地也多了,大白菜的價格從今年起要恢複正常了."

桃花掐指算了算道:"那也是不少的進項,一家五畝地全種上大白菜,這冬天就能收得二十多兩銀子呢!"

木柔桑點頭道:"早先楊子軒說,因為價格偏高,別的地兒的一些商人壓在手上的一小部分存貨都是按本賣掉的."

如果別的商人賺不到錢,那她們小山村的進項就要少了一個,有了賣大白菜的錢,小山村變得富裕起來,村長還打算在村里修個學堂,由村里每年出資供奉先生,每家每戶的小孩都可以免費上學堂.

"當真要修學堂了?"桃花興奮的問.

木柔桑點點頭:"是的,我干爹也說這是好事還催村長快些兒建,他那里的學堂已經快擠爆了,有一半是小山村的孩子."

"啥時候的事?"

木鳳釵插嘴道:"就是上午的事兒,村長爺爺來問我堂姐,他是怕先生會生氣,所以找堂姐來商量這事兒."

木柔桑笑道:"我已經派人去問過先生了,他說這是好事,還囑咐我與哥哥要多出些力幫襯著."

她自是明白劉秀才的意思,建一個學堂不異于建一座宗祠,小山村不是以家族為中心,所以,學堂是最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她家若是出力多,在小山村的話語權也越大,劉秀才也是為了兩兄妹考慮.

"我晚些時候再找哥哥商量一下,等定下來後再在村里宣布此事."

桃花與鳳釵兩個人悄聲嘀咕了一陣,告訴木柔桑她們想去村里找小伙伴們玩,木柔桑自是理解,她小時候便是這樣子,得了什麼好消息,恨不得身上馬上長了翅膀飛到小伙伴們面前,然後很神氣的把好消息宣布給大家知道.

木柔桑想著過上一個月便要秋涼了,便開了小私庫取了一匹棗紅,一匹靛藍的上等蜀錦,准備過些日子去干爹,干娘家走動時送上.

晚上等眾人吃過晚飯,木柔桑便拉了木槿之避開其他人商量這建學堂一事.

木槿之沉吟片刻方道:"干爹下課後已支會過我此事,他一心是為了我倆打算著,咱家中現在有多少銀子?"

他不管家,一向是木柔桑管著的,她立刻笑道:"咱家中除去開銷剛好還有九千五百六十三兩銀子."

木槿之道:"是了,買院子花了不少銀子,還有平時的人情往來,自家的花銷,為什麼賺得越多,我倆花的銀子也越來越多了."

他有些想不透這個問題,他記得兩兄妹剛開始過好日子那一年,兩個人才花了幾十兩銀子.

木柔桑不在意地道:"家里人多了唄,下人們的月例銀子,四季衣裳逢年過節的打賞,還有各家走禮回禮,來來往往的人情,今年趕上了月娥姐出嫁,村長爺爺五十大壽,翠花姐出嫁,對了,椿樹哥也要今年年底成親了,這些銀錢都是要單獨劃出來的,他說的是三十里外二嬸子的遠房侄女,那家就只有一個女兒,沒有旁的兄弟,二嬸子也打聽過了,手腳是個伶俐的,便做主把這事給定了."

上篇:第145章     下篇:第14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