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拐個相公來種田 第210章  
   
第210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一十章

木意楊笑道:"最好是個讀書人,槿之定是能出仕的了,我也要好生努力,將來也好照拂一下表妹夫,哈哈!"

"意楊哥,今兒聽鳳釵說,大伯娘已經聽說你要娶寶姐姐一事,你回去後自求多福,哈!"

木柔桑卻是在事情商談好後,小小的刺了下木意楊,叫他昨兒沖動地提出來想取周寶兒.

"不是吧?"木意楊哭笑不得,現如今木楊氏有子萬事足,更何況還是個秀才兒子,成了秀才的娘親,出門臉上有光,也不在家罵粗鄙話了,只不過越發的愛碎碎念了,他與木鳳釵兩人,只要逮到了誰便念誰.

木意楊回家後,果然被木楊氏念個不停,無非是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他只得告訴木楊氏,他暫時不想娶妻分了心思,想好好念書為木楊氏掙一頂誥命,好吧,木楊氏快速閉嘴了不提了.

木槿之頭一次辦正經事,咳,他興奮的忙上忙下,左挑右選,終于挑選了一合適人家,對方是木意楊的一位同窗姓嚴名言,家中人口簡單只有他一個獨子,母親平日在家做些繡活貼補家用,父親在縣城一家鋪子里當帳房.

木家兩兄弟費盡心思才從這里頭挑出這麼一位適合的,當日木槿之便如此跟周寶兒說:"表姐,景然表哥是靠不上了,我與意楊哥從他的同窗中挑了許多日又細細訪問過,覺得這嚴家最是合適,雖家境貧寒了些,勝在他還算努力,日後不說出不出仕的事,就是他只要中個舉子,表姐的嫁妝田產便不用交稅了,日子也能過得紅紅火火."

木意楊到是很滿意姓嚴的:"這個同窗與我本就相熟,往後自有我與槿之照看你,將來遇了什麼事也可以寫信給我倆."說到底還是打斷骨頭連著筋.

"這樣,意楊哥,你改日約了那位嚴公子來我家坐坐吃個便飯,也好叫表姐先見見那位嚴公子,若是表姐滿意了就把這事兒定下來."木槿之想起木柔桑說的話,終歸嫁人的不是旁人,是周寶兒自己還是要叫她滿意了才行.

周寶兒聞言也只得如此,好在後來見到那位嚴公子,倒也沒有想像中的那般不堪,雖不及楊子軒那般耀眼,卻也如那靜靜流淌的小溪給人甯靜的感覺.

周寶兒要出嫁了,從議親到出嫁,走完所有的儀程也不過將將一個月,她坐在梳妝台前有些出神,想嫁給楊子軒是她孩提時的夢想,卻不想她青絲綰起時,另有他人願為她描眉畫黛.

"姑娘,二表姑娘,三表姑娘來給你添妝了."珊瑚最終還是回到了周寶兒身邊,好在那些人另置了院子調教這些買入青樓的姑娘,而珊瑚不過是在那里待了幾日便被木槿之使了法子弄了出來.

"快些請進來!"

她歎了一口氣,經曆了這次的事才明白,原來她不過是一名平凡的商家女罷了,今日嫁得嚴姓秀才也算是門當戶對,她有些羨慕木柔桑了,出身書香門第,自家哥哥又是舉子出身,更不要說還有位三品大員的親舅舅,再看看她的兄弟卻是一個都靠不上.

"寶姐姐!"木柔桑先進得門來,木鳳釵尾隨其後,同行的還有令她意料之外的一個人--秦桃花.

秦桃花見她詫異地看向自己,便笑道:"呵呵,我也是來添妝的,你與柔桑,鳳釵本是親表姐妹,我又與兩人打小一塊兒長大,便央了兩人厚著臉皮子一起來添妝了."

周寶兒哪里不明白她話里的意思,感激的對木柔桑說道:"多謝了!"

自她長嫂管家後,她的待遇一落千丈,手頭的銀子用起來也不似以往那般闊綽,那般子商家女子便慢慢與她疏遠了,到頭來卻只有自家的見位表姐妹願意待見她.

"不用客氣,來,來,來,咱們曬曬添妝."木柔桑不願在這大喜的日子里說那些傷感的話,便開始吆喝上了.

"我先來,我先來,你倆可都不許與我比,一個兩個都成了大地主婆了,就我可憐啊,腿兒都快跑斷了,不過是賺些胭脂水粉銀子."秦桃花一慣性子灑脫慣了,說話也不似旁的姑娘家那旁正規正矩.

周寶兒驚訝的發現,木柔桑毫無一點反應,好似慣來便如此一般,她忙笑道:"你是客人,理應先讓著你的,我到是很好奇呢!"

秦桃花笑呵呵地說道:"那我不客氣了,快看看我的."她卻是添妝了一套粉色的鴛鴦戲水枕頭,一幅繡了並蒂蓮的大紅錦緞被芯.

"東西薄了點,周姐姐莫要嫌棄,願你嫁過去後,與你家夫君似鴛鴦那般恩愛."

周寶兒哪敢嫌棄,她如今的境地有人來添妝已是燒高香了,忙擺手笑道:"多謝桃花了,我還正愁著嫁過去就要動針線呢,你到是省了我不少事."

木鳳釵轉頭看向木柔桑,甜甜一笑道:"堂姐,我先曬,反正我是比不過你的."

桃花也在一旁打趣:"誰叫她最有銀子呢,咱們今天留到最後再看這大戶的,快把你的拿出來看看."

小小的閨閣里姑娘們的笑聲不斷,為這個死氣沉沉的家增添了一份鮮活,叫人感覺到生命里少有的活潑.

她吩咐春雨與春草兩人把禮抬進來,伸手扯開上面罩著的大紅綢子,笑道:"好啦,我先曬了,快看,表姐,這是我為你繡的百子圖屏風,旁的不多說,我娘怎麼說來著?啊,對了,說叫你三年抱兩,早生貴子."木鳳釵終于想起木楊氏交待的話了.

那屏風是用大紅云錦為底,銀絲為主,又用金線在四周繡上了一圈金牡丹,又用上好的雞翅木做了雕花框,端地是富貴大氣.

木柔桑也不多言,直接示意春染把盒子拿了過來,笑道:"她們一個個搶著顯擺自己的手藝,我也就顯那個丑了,准備了一套俗物,還望寶姐姐莫要在意才是."

春染忙捧了一個一尺見方的黃花梨木盒子立于一旁,春意做下手,為她打開那個盒子,里面又用紅云錦做墊,一套極漂亮的金頭面放置在上對.

自有婆子在一旁唱道:"五彩鏤空芙蓉花對釵一對,珍珠金發梳一雙,珍珠蝶戀花金釵一對,珍珠步搖一對,金鑲玉芙蓉玉簪一對,珍珠耳墜兩對,金芙蓉白玉鯉魚纓絡一個,金芙蓉手鐲一對,各式金戒指六對.

看得一旁的眾丫頭婆子直咂舌,這些添妝少不得要一兩百兩銀子,就那圓潤光澤的珍珠就值不少銀子,木柔桑這禮卻是不偏不倚,便是按著當日給劉桂芝添妝的價值來的.

"不知寶姐姐可還喜歡?"

周寶兒一時傻了眼,這般值錢的首飾,木清溪如今也只有能力為她置上一套,還是拿了她的舊首飾去銀樓重新炸花打的,哪比得上這般精致.

"呀,這不是前兒堂姐托人從京城捎來的嗎?我當時就看上了出雙倍價錢,堂姐卻偏不讓與我,原來是准備送給寶姐姐的."

木鳳釵忍不住說出來,那話里濃濃的醋意,酸笑了屋子里的眾人.

木柔桑寵溺地捏捏她嬰兒肥的小臉蛋:"小丫頭,思春了麼?"

桃花笑道:"思春了!快說說,看上哪家的小子了."

木鳳釵翻了個白眼:"桃花,你不要以為與富貴哥訂了親,就可以臉皮子厚了."

呃!桃花第一次被人打擊到了.

周寶兒因是待嫁新娘,心境也與幾個未出閣的姑娘家不一樣,說道:"如今我們一個個都長大,桃花明年也該及笄了吧,二表妹再過兩,三年便要相看人家,只怕你外祖母已幫你留意著,不過是幾年的光景,原本在一處吵鬧的眾姐妹便要各奔東西了."

珊瑚忙給她端了盞茶,勸道:"姑娘,莫要難過了."

一時屋子里靜了下來,周寶兒出嫁不過是個開始,接下來便是桃花,劉桂香,還有木柔桑兩姐妹.

"寶姐姐,我們還在縣城啊,再遠也不過是堂姐在州府,你即便出嫁了又如何,還是可以同我們一起玩的."

木鳳釵年紀最小,對于早年的事感觸也不如另幾人來得深.

周寶兒眼圈紅紅,笑說道:"原本在這樣大喜的日子不該如此,只是念著往日姐妹的情份,我也明白自己當時很不懂事,還望你們莫要往心里去."

這便是長大的代價嗎?木柔桑心中再次感歎,周寶兒是被木清溪寵著長大的,說她是被養在蜜罐里也不為過.

"寶姐姐,咱們終歸是親表姐妹,往後出了門子,木家也是你的娘家."

一個娘家便揮散了姐妹間往日的恩怨,以後大家都出了門子,對方便成了娘家親人,只有相扶相倚的份兒.

"你往後若是想念的緊了,又或是想出來散散心,只管打發人給我們送信,我們下了帖子也可接你出來走動一番."

木柔桑在左府待過,也比旁人更清楚新媳難為,好在嚴家人口簡單,到是極適合周寶兒這種沒太多心計的姑娘立足.

"是呢,我告訴你,現在我哥與堂哥可利害了,那個嚴表姐夫若是欺負你,定要像上次一樣,揍得那位表姐夫胖得跟個豬頭似的."

木鳳釵見木柔桑如此說,便擼起衣袖很是為她撐腰的樣子.

周寶兒原本的一點傷感,也被她這個活寶樣給弄沒了.

木鳳釵之所以這樣講,是因為魏安平的一件事,當時木槿之還在帳房府念書,一日沐休正好木意楊也過來看望他,兩人因為一個學業上的問題而爭論不休,最後便買了些禮物想去魏家,一是看看劉桂芝這位干姐姐,另一個是請教一下魏平安.

不想去了魏家時,劉桂芝正坐在堂屋里抱著魏家大姑娘抹眼淚,這還了得,在木槿之的心中,劉桂芝是真是像親姐姐一樣,事無巨細樣樣關心,每每做了好吃的便打發人給他送上一份.

"大姐姐,你為何如此傷心?"他急切的問道,若是叫木柔桑知道了,還不知會鬧成什麼樣.

劉桂芝拿帕子擦干了眼淚,苦笑道:"原來是我家兄弟來了,快屋里坐."又吩咐了自已的丫頭給兩人倒茶,閉口不提自己難過的事.

木槿之見了心下犯疑,劉桂芝不想說他也不好開口強問,一時坐在那里挺為難的.

"舅,舅,抱!"

小丫頭伸出白白嫩嫩的小手,淌著哈利子笑眯眯地望著木槿之.

"來,舅舅抱咱家的大侄女."

木槿之伸手把她抱過來,笑道:"大侄女,真乖,記住咯,往後有誰敢欺負你,定要來告訴舅舅好給你出氣,知道嗎?"

上篇:第209章     下篇:第21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