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拐個相公來種田 第224章  
   
第224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二十四章

"給你做羊肉餡的吧!"

她在楊子軒面前總是很容易心軟,也許是因為兩人的經曆相似,說話更親近隨意些.

木柔桑應下了他,便吩咐了春染叫廚房准備了面粉,還好她昨晚又翻牆換吃食了.

不時,春染便來回稟說是准備齊當了,自是不用她去和面,旺財媳婦早就把面和好了.

見到木柔桑與楊子軒過來,笑道:"奴婢一早估摸著今日怕是要吃餃子,早早的便把面和了,姑娘這是要親自下廚?"

她見木柔桑換了一舊素衣過來,覺得應該是如此.

"嗯,你先幫我把羊肉剁成臊子."

"旺財嬸,勞煩你了,我喜歡吃肉多白菜少的."

木柔桑白了他一眼:"你怎地不說,要她不放白菜."

"我也想啊,可是光吃羊肉又覺得膩得慌."楊子軒十分光棍的聳聳肩.

廚房里的婆子們早就拉開了架式,拿起面杖就開工了,木柔桑不過是給楊子軒包了兩碗.

當她揭開鍋開,迷朦的霧氣擋住她的姣顏時,楊子軒突然覺得心里很平和,很溫馨,從來沒有人願意為他親手煮羹湯,他心中生出扯不開的留念,不舍離去......

楊子軒最終還是硬起心腸離開了,那日天空下起了小雪,木柔桑俏立于門前目送他離去,也許在她的印象中再次見面不知是何時了......

"姑娘,該進屋了."柳姑姑撐著紙傘站在她身後.

"嗯,回吧!"她留念的看了一眼拐過街角只剩一個尾端的馬車,這才隨柳姑姑進了院子.

"姑娘,奴婢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楊子軒離開了,壓得她喘不過氣來的上位者威勢終于消散一空.

"姑姑可是要說楊子軒的事?"

"姑娘聰慧!"

"我知道你是蘇瑞睿派來的,但是......"木柔桑轉身盯著她一動不動.

一直盯到柳姑姑不自覺的退縮,才想起她還為木柔桑撐著傘,她往後退了兩步又僵硬著身子站立不動.

"楊子軒同樣是與我相識于微末."

柳姑姑張了張嘴,最終歎口氣說道:"姑娘還是不信奴婢,奴婢即然已經隨了姑娘,萬萬沒有再回王府的道理,這輩子無論姑娘去哪里,奴婢都會跟著."

她把心里的話最終咽下去了,默默地陪著木柔桑往內院行去.

雪越下越大,路漸漸難走起來,到了第二日家中便來了左府的下人,原來左老夫人頭幾日見天越來越冷,越來越陰沉怕到時大雪封路,連忙打發了人來接她回蜀州城.

得到這個消息時,木柔桑正在案前翻看帳本,也不知是木柔桑運氣好還是怎地,她家的良田自打買回來後,這些年一直風調雨順,帳本上的數字也越寫越大,及至今年已有三萬兩的進項.

"春染,這次回了蜀州城,記得提醒我看看有沒有合適的鋪子."

"姑娘可是又要開什麼樣兒的鋪子了?"春意到是先興沖沖的跑到她跟前.

"春意,你怎可如此沒規矩,等晚上到自己房里走上兩百遍."柳姑姑在一旁繃著臉說道.

春意聞言立即苦著臉道:"姑娘,你快看,姑姑不但要管你,連帶奴婢們都要包圓了."

柳姑姑不為所動,自打那次在院子里說過話,表明心意後,她越發的對丫頭們管得嚴了.

"你若是想丟姑娘的臉,只管不學,便宜了事."

"好啦,姑姑說得對,你們的規矩也要立起來,往後家中客來迎往也要得儀,不能落了旁人口舌."

"姑娘,老夫人打發人來問,姑娘幾時回蜀州."春風挑開簾子走進來,就著門邊的火盆子驅寒.

"知道了,來人可是安頓好了?"

"旺財叔已經安置在南倒座的客房了,另又備了些驅寒的吃食,也叫小丫頭已經燒起了碳火,小心伺候著."

春風一口氣把所有的事都說了,完了還打了個冷顫,笑道:"走時,可要多帶點銀絲碳,外頭太冷了."說完吸吸發涼的鼻子,又用烤熱的手狠狠搓著小臉.

春染回頭看她那樣子,知道是凍壞了,給她倒了一杯熱姜茶端過去,笑道:"可是凍壞了,秦姑娘怎地沒有同你一起過來?"

春風今日是被木柔桑打發去秦椿樹在縣城的家里去接秦桃花,這年底了也該把幾人的紅利分上一分.

"昨兒秦姑娘的小丫頭怕懂著她,便在她屋子里多放了兩盆子碳火,沒想到秦姑娘圖一時痛快著了涼,今兒起來鼻子塞住了,又是咳嗽的,奴婢去那會子,她屋子里正忙得人仰馬翻的,奴婢便把事兒說了就先回來了,正准備同姑娘說呢."

木柔桑心中擔心,忙問道:"她可還好,可有請大夫去瞧瞧,,你再跑一趟前院,叫人拿了我哥的名帖去把縣里最好的大夫請去."

"姑娘,你啊,還是甭操這個心了,奴婢回來的時候,正好碰到朱大少爺把人拖了過去."

她聞得此事莞爾一笑:"是了,前幾日學里放假了,意楊都已回家了,富貴定也一同回了."

見只有春風一人進來,便問道:"對了,鳳釵怎麼沒過來?"

"哦,三姑娘不知聽誰說用梅蕊上的雪來煮茶最是好不過了,她便打發了奴婢先回來,說是要采了那梅花尖尖上的三分雪,再來姑娘這邊煮茶品茗."

"她到是個會享受的,春染,去把上次楊子軒送來的那套琉璃茶具拿出來,春意,你走路最省事,去園子里摘些梅花過來.

木柔桑說著此事時,卻不知家中又來了一位貴客,到了她家大門口,正好碰上准備出門采辦的旺財,一見來人頓時嚇得六佛升天,七佛出竅.

"見過,見過....."

"不必多禮,先進去再說."

旺財到底不是一般下人,這些年隨著木家兩兄妹也見過不少達官貴人,很快便穩住了.

"王爺,這邊請."

他壓低了聲音對蘇瑞睿說道.

蘇瑞睿身著棗紅云紋墨錦袍,外披深灰厚貂斗篷,大搖大擺地走進靜居,陳烈則是一副老管家的模樣,不仔細瞧去,還只當又是一個楊子軒來木家了.

"王爺,還請隨奴才的先去花廳,再容奴才去稟了姑娘."

蘇瑞睿擺擺手:"我自會去,你忙你的,叫使人通知了木姑娘便行."

蘇瑞睿打發走旺財,自己熟門熟路的行往花廳,他當日在京城見天氣一天涼過一天,心中便急于歸襄陽,忙完手中的事,又過了他娘恭貴妃的壽辰,這才緊趕慢趕回了襄州.

剛進地界兒便收到了樊公公的飛鴿傳書,告知他木柔桑已回了蜀州.

他拿著紙條喃喃自語:"終究還是回來晚了......"紙條在他手中碾成灰末,隨著寒風飄散入枯草叢.

剛硬的臉比寒風還冰冷:"快馬輕騎回襄陽!"說完打馬揚鞭快速奔往襄陽城.

經過五六日,襄陽城在一個難得的晨曦中,一隊輕襲叩開了厚重的城門,誰也不知經過歲月洗禮的城門承載了多少故事,而襄陽王爺的也在其中......

"王爺!"

一進城門,陳烈一身銅甲掛身的迎上來.

"嗯,去劉府!"

蘇瑞睿淡淡的回應.

陳烈自知不好多言,隨即翻身上馬追隨他而去.

劉府門前與往日一般只開了側門,年邁的老下人正拿著竹掃帚清掃台階,蘇瑞睿快馬奔至此處不遠,卻又躊躇不前,只是坐在馬背上悄悄注視這邊而不語.

院內枯樹枝上掛著的零星樹葉,被寒風輕卷扔到了他的身上,蘇瑞睿伸手接住樹葉沉默不語.

英花落盡,人去樓空.

"回!"他毫不留念的打馬轉身,下屬們或多或少知道他心情不佳,連帶騎馬的動作也輕緩了不少.

蘇瑞睿滿腦子亂哄哄的回了王府,襄陽王妃早已得知他進了城,守在大門口遲遲不見其歸來.

"你說什麼?去了劉府?"

她滿臉憤怒,那個叫木柔桑的人雖走了,卻也帶走了他的心,襄陽王妃心生不甘.

"是的,王妃!"

凝香見她如此,又思及自身的婢微,越發想念還在癡癡等她回家鄉的表哥.

"哼,凝香,晚些時候給我磨墨,眼看冬至將近,我甚是想念父親,是該給他老人家去封信了."

襄陽王妃十分突兀的提及此事.

凝香心中一驚,腦海中晃過木柔桑爽快的笑容,那樣的姑娘不適合被摘走揉碎濺踏在泥里.

"王妃,不妥."她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襄陽王妃狐疑的打量她,面色一沉,問道:"有何不妥?"

凝香急中生智,忙道:"回王妃的話,此舉反倒會令王爺與你離了心."

襄陽王妃臉色一松,溫婉地笑道:"還是你最得我心,再過上月余便是冬至了,從咱們襄陽到京里一個車隊要走上個把月,正好在冬至時把節禮送給我父親,這事就交給你去辦了."

凝香忙應了退下,寒風瑟瑟,這才發現後背一片冰涼,原來她早已驚出一身冷汗.

襄陽王妃又等了半個時辰,才見到蘇瑞睿回來.

"王爺回來了!"她笑意盈盈的迎了上去.

"嗯,最近可還好?"他依然木著臉.

"好著呢."

襄陽王妃還想說什麼,蘇瑞睿已抬步率先走進大門,後又停頓了一下方道:"我去書房了."

意思是叫襄陽王妃該干嘛便干嘛去,行了兩步又道:"你父親給你捎了東西,後行的車隊過兩日便會東西送來."

說完便不再理會她,徑直帶了陳烈,又招了一直守在門邊的樊公公隨行.

襄陽王妃氣得暗惱,凝香忙道:"王妃,王爺怕是還沒有吃早飯."

"餓死算了!"她惱火的嘀咕,卻也不敢明目張膽的怒吼蘇瑞睿.

已經行去十多步遠的蘇瑞睿,耳朵根子微微扯了扯,目光瞬即冷如寒冰,一言不發的去了南書房.

幾人剛入得南書房,蘇瑞睿已冷聲打發多余的人下去,便開口說道:"說!"

陳烈與樊公公對視一眼,這才將蘇瑞睿離開襄州的所有事都稟明了,後來又說起襄陽王妃的事,陳烈因是外男,對此不甚了解,到是樊公公回來後,把前因後果都摸了個遍兒.

"主子,都怪奴才,當日便應該想法子留住木姑娘的."樊公公見蘇瑞睿真上心了,暗惱自己沒有揣摸清主子的心意.

上篇:第223章     下篇:第22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