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拐個相公來種田 第269章  
   
第269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二百六十九章

幾個也覺得春染的話有理,便急忙隨了木柔桑來到庫房.

春染不用木柔桑示意,便拿了鑰匙上前開了兩間庫房的門.

"不是吧!"

"怎麼會這樣子?"

"姑娘!咱家的臘味怎麼這樣少了?奴婢記得過年前,富康送到左府的年禮其中臘雞百只,兔子百只,除了給左府留的,另外挑了些送禮,但是,不應該還要至少各有百余只留著嗎?"

春染一向管著木柔桑這些人情往來,所以很清楚的把數子報出來的,一只臘雞便是要百文銅板,一只臘兔便是要兩百多文.

木柔桑這回真是鐵青個臉了,怒道:"春染,帶人把這里好生盤點一下,春景,另交待了婆子把那婆娘好生看管,哼!"

春意從另一間庫房查看了來,聽了春染的話接口道:"姑娘,依奴婢看,還是要打發人通知一下少爺,另把張管事也要請回來才行,另個庫房的蓮子也沒了大半."

她又掃了一眼這邊庫房,往年這個時候,庫房可是堆滿了臘味干菜,現在只零星掛了些,越發氣憤了,咬牙道:"這種婆子就該狠狠揍一頓,你們看,她可是算准了咱姑娘回來能住多少天,能吃多少臘味."

眾人聞言一看,可不麼,春染,春意也是從這家中走出去的,往年吃這些東西都有定例,每月大概能食多少只都心中有數.

木柔桑瞧得心煩,到不是銀錢的事,而是覺得人心不足蛇吞象,明明已經對她不錯了,還要手腳不乾淨.

伸手揮了揮,說道:"打發人把我哥哥請回來,另為把張管事也尋來,春染,清點完後好生落鎖,不要動里頭的一點東西."

看這樣子,富康媳婦怕是一年要撈走百來兩銀子,只不曉得這張富康是否知曉,心中又惱招仕怎地這般不管事,這家中事物要拿出去,總是要經過大門處的.

"姑娘還請息怒!"柳姑姑見她一臉慍意,忙開口小聲說道.

木柔桑抬頭看向來人:"姑姑?!"

柳姑姑見她有認真在聽,方才說道:"姑娘,奴婢有聽春染她們提起過,招仕爺爺是個心腸極好的人,只是他如今年歲越發大了,又要管著果園子,又聽聞姑娘一向對他很敬重,何不再請個小厮給他打下手."

"我知道你意了,是我疏忽了,原一直記著招仕爺爺還很健朗,不想這一次回來聽說身子已大不如從前了."

她冷靜一想也覺得柳姑姑說的話有理,招仕即要守門又要看果園子,難免有看顧不到的地方,再加上他年紀確實也大了.

遂又說道:"多謝姑姑提點,回頭我另外安排小守門的,招仕爺爺手頭的活也確實重了些,另外再叫個人跟著他學打理果樹吧!"

又把這事跟春意交待一番,只等有空閑了去莊子上提兩人上來.

她瞧著這一鬧也快午時了,如今廚娘被關在柴房里,現在還是空鍋冷灶,便道:"除了春染之外,你們幾個另叫上管空閑的婆子,都跟我去廚房."

"姑娘可是要下廚?"春景眼兒亮晶晶.

木柔桑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笑罵道:"你個吃貨,瞧在你先前賣力表演的份上,等下賞你個雞屁股!"

春景聽到前面還在流口水,心想這回能吃到新鮮土雞了,哪知隨即木柔桑卻是蹦出這句話來,頓時垮了臉.

一旁的柳姑姑見木柔桑說出這樣的粗鄙話,十分無奈的輕咳一聲,提醒道:"姑娘,淑雅,淑雅."

木柔桑聞言甩給她個烏黑的後腦勺,招呼了春景她們又返身去廚房,邊走心中邊嘀咕:什麼淑雅,難道淑雅就不能說雞屁股麼?那要說什麼?難不成叫雞菊花,想到這里頓時一陣惡寒.

"姑娘?可是感覺冷?要不奴婢去給姑娘取件衣裳來?"扶著她的春景疑惑地問道.

木柔桑連連搖頭:"不必了,等下在廚房會很熱,除了雞,你們還想吃什麼?"

"姑娘,奴婢先前瞧著廚房一角的桶里還養了好幾條肥嫩的大鯽魚呢!"春風立即接話.

木柔桑聞言一喜:"真的?家中還有活魚?"她可是很好這一口啊,想想紅燒鯽魚的美味,先擦擦口水.

"哼,這個老婆子真可恨,昨兒晚上奴婢還問過她呢,說是現下天冷哪有什麼魚,連魚刺都見不著."

春意越說越氣,她是知道木柔桑愛吃魚,便想著這小山村到底要方便許多,昨晚就順口與富康媳婦提了一嘴,沒成想,那婆子卻是板起臉說家中沒有,也沒人願意在冷天下水,只道姑娘就是金貴,也不看看時候,想吃啥便只管張嘴,可是把她氣狠了.

"行啦,甭氣了,這事兒不會這麼隨便算了,咱木家雖不是什麼簪纓世族,卻也有自家的規矩,從來不曾短過她什麼東西,卻還如此這般不守本分,只是容不得她了!"

她拍拍手笑道:"今兒中午,吃紅燒鯽魚,白斬雞,臘味合蒸,再弄個湯還有幾個小菜,應該管夠了."

"姑娘,不如請婆子們幫麼把雞捉來殺了."春風在一旁提議,到不是她們怕殺雞,實是不想弄髒了衣服.

木柔桑點頭表示同意了,不多久廚房里便升起了一絲絲炊煙,在屋後忙碌的楊子軒手拄鋤頭望向這邊傻笑.

"少爺?"

"小桐,不知小桑桑是否還會圍著灶台轉呢!"楊子軒很想再吃她親手做的飯菜.

小桐笑道:"少爺,奴才瞧見地上的水壺沒水了,奴才先拎了去廚房打上壺白開水."說罷也不經楊子軒同意,拿了壺子撒丫子去了廚房.

他到了廚房到也沒說旁的,只說來打水,又瞧見木柔桑在廚房里忙碌,越發笑得歡快.

"小桐,你在想甚?水都已經溢出來了,不燙手嗎?"木柔桑奇怪的看向他.

"啊,啊,燙,燙手!"小桐看著燙紅的手指快要哭了,好在這水已燒開多時,到也沒太傷著手.

木柔桑笑彎了眼兒,說道:"春意,快去把燙傷膏取來給小桐."

春意忙放下手中的活計進房開箱籠把帶來的藥膏翻出來,來到廚房時見得小桐正坐在外頭的廊下,用冷水在淋手指.

"你怎地用冷水淋啊,這水可是能凍傷人,快些莫要沾冷水了,我把藥膏取來了."春意忙把手中的藥膏遞過去.

小桐盯著那只細膩白淨的小手,只恨不得天天捧在懷中,現下正笑得合不攏嘴了.

"小桐?放心吧,這藥膏是舅夫人給咱姑娘備用的,聽說是西域進貢來的,當今皇上賞了些給咱舅老爺,舅夫人見姑娘時常來老家,便均了幾盒給咱姑娘備著以防意外."

春意以為小桐是被驚到了,但凡稍有些見識的富貴家小厮,還是見過這種貢品的.

"哦,哦,往常我也在咱侯爺的書房瞧見過,只聽說是皇上賞賜的,後來隨咱少爺去了西域才知是那邊王室才有的特產,一般人很難買到."

小桐一邊伸手接過她手中的膏藥,一邊說道:"姑娘教的這法子還真管用,現在我這手沒那麼疼了,等塗些藥膏後應該沒有大礙了."

他說完又偷偷的瞧向春意,心中越發對這爽朗的姑娘有意,巴巴的盼著楊子軒快些抱得美人歸,他的春天就指望楊子軒能不能把木柔桑求娶到了.

"我看看,果然沒先頭那般紅腫了,要不你再多淋一會子?"

小桐還要說什麼,木柔桑在里頭聽到動靜,已打發春風出來問話了.

"你手可好些了?春意,那藥膏可尋著了?姑娘有交待,若是沒尋著便去請村里的大夫來瞧瞧,也好叫人安心."

小桐忙站起來道:"無大礙了,我先擦點藥去送水,我家少爺還在等著解渴."

春意與春風兩人見他的手無事,便進了廚房回了話又幫木柔桑把飯菜做好,及至日當午時,木槿之兩兄弟才被尋回來,一直到飯後大家坐著吃茶聊天.

木槿之想起下人急色匆匆來找到,便問道:"妹妹,你先前打發人找我有何事?回來後又不見你提起."

她方才把先前發生的事說了一遍,木槿之頓時惱了,立即吩咐拾書:"你把張管事馬上找來."

"少爺,姑娘,奴才早已在門外候著了!"張富康急忙從門外走進來.

木柔桑見他滿臉愧疚,眉宇間有一絲煩色,淡淡地說道:"你即在門外,方才的事不用我多說了!"

張富康來到正堂里朝木柔桑兩兄妹跪下,氣憤地說道:"還請少爺,姑娘幫忙,奴才請求休了那婆娘."

眾人聞言十分不恥,張富康的品性真下作,見得自家婆娘出事,非但不護著還落井下石.

張富康見得眾人看不起他,心中越發焦急又不安的看向木柔桑.

"為何?"她終究是問出口了,若答案不叫她滿意,也只能把一家人趕出去.

張富康害怕木家真把兩人送官,忙道:"奴才與她成親已過八年有余,卻至今無所出."

上篇:第268章     下篇:第27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