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拐個相公來種田 第300章  
   
第300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章

木柔桑羞得拿羅扇擋住自己發燒的臉,轉過身往羅漢床里一翻,說道:"我困了!"

幾個丫頭看她撒嬌,互相對視一眼抿嘴笑笑,春風拿起蒲扇坐到羅漢床邊,伸手輕輕推了推木柔桑,說道:"姑娘,奴婢給你打扇,只怕少爺他們還要在外頭鬧一陣."

"嗯!"木柔桑玉似的小耳朵染上層層桃花粉.

木柔桑在羅漢床上躺了一會兒,一直胡思亂想,心中似是喝了一大罐香甜蜂蜜,她到不是看重那些價值及高的首飾,物什,只是覺得楊子軒很是用心待她.

想著想著迷糊間聽到外頭有動間,她輕聲問道:"可是哥哥們散席了?"

春染放下針線活走到窗戶邊,挑起簾席就著院里的燈火望去,見得籬巴邊只有幾個小厮在忙碌,遂回道:"姑娘,少爺們都已回房了."

木柔桑這才迷迷糊糊的坐起來說道:"你親自帶了小丫頭送些醒酒湯過去,就不必再回房了,自行下去休息吧,春風,扶我回房睡去!"

幾人忙應了各自忙去,木柔桑回了房後打發春風她們去了外間睡下,自己才又爬到了空間里,要說,她也是個懶貨,空間那牧場區,以前還喂了幾只豬一群兔子,現在豬是不可能再見到了,基本全拿來長野草了,唯有兔子還有一窩,不過是她養著玩兒的.

"唉,干活吧,看看咱今兒又能收上多少顆珍珠."

她伸了把懶腰,活動了下身子,這才來到倉庫里操縱顯示器,伸手在顯示器上點了下小河的位置,里面的顯示有百來個紅點,木柔桑對于河蚌也是一直控制著,不敢養太多.

不過是片刻功夫,顯示器上提示有一百顆大小不一的珍珠進入倉庫,木柔桑點了一看,驚呼道:"咦?這是不是異變了?不可能有漏網之魚啊?"

她忙點擊"取出"二字,那些珍珠便出現在她身後的空地上,木柔桑走過去蹲下來扒拉了一下,從中找出一顆豌豆大的放到眼前仔細端詳,說道:"還真是有顆這麼大的啊!看來是異變了,這個先留著,剩下的都加工成珍珠粉吧!"

要是被外人知道她這般糟蹋珍珠,定是氣得跺腳大罵:敗家的娘們.

奈何木柔桑現在空間除了種些棉花,小葉紫檀,也唯有這珍珠夠她隨便揮霍了,她把這些珍珠加工成粉末,又練了一趟功夫泡了個溫泉澡,這才閃出空間爬回床上一夜好夢.

第二天,日上三竿時,楊子軒才姍姍遲起.

"小桐!"

"少爺,奴才在,可是想起來?頭可疼?少奶奶昨兒晚上打發人送了些醒酒湯過來,奴才給少爺喝了樽,還余下點,可要熱了再喝些?"小桐繞過屏風來到楊子軒的床前,嘴里噼里啪啦地跟放鞭炮似的.

楊子軒說道:"我有記得,剩下的現在拿來給我喝了,也不用加熱,正好口渴著,對了,槿之他們可起來了?"

小桐忙幫他把衣物取來,回道:"已經起來了,木少爺有交待,說是等少爺醒來了去後花園尋他."

楊子軒由著小桐服侍他穿衣,問道:"可有說何事?"

小桐一邊忙活一邊說道:"說是商量去襄陽的事,算算日子,劉先生家的二姑娘該出嫁了."

"看來錯不了,先生一輩子只收了我們三個做學生,槿之是最小的學生又是他的干兒子,自是要好好斟酌一番,准備好賀禮."

楊子軒又想到即是自己的先生,又是木柔桑的干爹,便道:"小桐,你下去也准備一下,禮比之前的再重三分,我記得除了留給小桑桑的極品雪蓮,冬蟲夏草外,帳上還有些,你打發人去取來,再跟商隊領隊記下帳備明一下,以便往後好查帳."

"知道了!"小桐幫他收拾妥當,自下去忙.

楊子軒自己尋到了後花園,見左人賢很是悠哉地坐在涼躺椅上,一手搖紙扇一手品茶,看著木槿之在耍劍:"嘖嘖,怪不得當初小表妹在街上走丟了,你到不似旁人那般子著急."

"噌!"木槿之劍走游龍,一劍削去了他紙扇的上端,只余個光光的扇把在左人賢的手中,看得他瞠目結舌.

"槿之,聽小桐說你找我?"

"楊大哥,你來了!"木槿之不去理還處于呆滯中的左人賢,伸手從小厮手上接過布巾擦了把汗.

"來坐下喝杯清茶,是我妹妹親手制的野菊花茶."

左人賢之才驚醒過來,把手中的扇子一扔,說道:"槿之哥,那扇子是前朝之物."

木槿之朝他招招手,示意他過去喝茶,說道:"兩把小葉紫檀扇!"

"一言為定!"左人賢嘻笑走過去.

木槿之沏了三杯清茶,端了一杯給他,說道:"就那破扇,我早就看不順眼了,又不是什麼知名大儒的提詩,削了便削了,回頭給我妹妹打家具時,用邊角料給你多做些,足夠你拿出門顯擺了."

"謝了,槿之哥,你是飽漢不知餓漢饑,可憐你家表弟是個窮光蛋啊,到現在不說是富家翁,卻成了個負家翁,欠了一屁股子債."

其余兩人聽了他顯擺的抱怨無語望天,有這樣的人嗎?明明大家都有借錢幫他了,等那地皮子火起來,他手上的地皮子可是能蓋不少房子,這一進一出還不用他還利錢,一倒手白賺個幾萬兩雪花銀啊,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楊子軒輕咳一聲,懶得理這貨,轉頭問木槿之:"今日可是商量去襄陽之事?"

木槿之有些為難地說:"嗯,楊大哥,咱明人不說暗話,我妹妹當時的心病是誰惹出來,我想你心中定有數,如今二姐姐要出嫁的日子近了,我妹妹定是要去的,只是到時楊大哥你......"

楊子軒呷了一口茶,說道:"唉,師娘也真是,把桂香留得如此晚才出嫁,不說那些了,我回小山村前,就命人帶了西域美人送去,他那好王妃已咬牙收下.小桑桑如今已與我定親,他不是那種小家子氣的人,欲成大事者心懷天下,我楊子軒沒那麼大的心,只想混個好位置能為小桑桑撐起一片天,和風細雨的把日子過,便已心滿意足了."

木槿之歎道:"到是虧得楊大哥是個心大的,我妹妹那性子,唉,許是與小時候吃過苦的經曆有關,有些太過要強了."

但凡富家子弟,哪個能逃得過長輩塞來的通房丫頭,有了子嗣自然得抬作姨娘.

楊子軒略沉吟後,笑道:"槿之,不怕你們笑話,我娘去得早,便是因這後宅陰私手段送了命,你們兩個往後若納了妾,也要注意平衡一下後宅,莫叫嫡妻寒了心,也莫叫小妾受了委屈,自己心中要有杆子秤."

左人賢是在那富貴鄉出生,對于男人能左擁右抱很是心生向往,乍一聽到楊子軒這般子說,瞬間就澆滅了他心頭火熱熱的夢想.

"不說那些了,後宅不都是交由嫡妻掌管麼,你看我娘不就管得挺好的,庶妹們也請了教養姑姑教導,聽說結親的兩個都是窮秀才,又是蜀州人,我娘來信說是秋後便把兩人嫁了."

楊子軒聽了也不多言,他只要守好自己這畝三分地就行了.

木槿之家中沒有長輩,又是簡單之門戶,更是沒什麼感觸,幾個三兩句又繞到添妝一事上了.

楊子軒也說了自己的打算,木槿之聽後說道:"上次大姐姐結親,我家那時沒有現在興旺,後來表姐結親,也只是與她看齊,原是怕各家心里不舒服,現下,怕是不能按那時的做法了."

他家如今手頭存銀有幾十萬,再只拿個兩百多白銀,有些拿不出手了.

"這有何難,你問問小桑桑便是,她應該有與魏家二少奶奶商量過."楊子軒記得出京前,還去見了那魏平安,到也是一表人才,談吐不俗.

木槿之伸手一拍腦門,說道:"是了,你去西域前,我還同她說過此事呢,到是一忙又給忘腦後了."

他忙叫了拾書過來吩咐一番,打發他去前著問問木柔桑.

木柔桑正在廚房里忙著搓圓丸子,咳,這還是楊子軒送聘書時一並送的,後來說是第二日早上吃,結果又搞忘了.

拾書在廚房里尋到她,把來意說了一遍.

"添妝?哦,我已經備好了,你且這樣回我哥哥,百年好合金頭面一套,雙喜金頭面一套,珍珠頭面兩套,紅珊瑚頭面一套,花開富貴金手鐲一對,野貓皮八張,牦牛皮兩張,百年野山參一根,羊皮八張,兔皮八十張,前朝字畫一幅."

她說到這兒歪著腦袋想了想道:"添妝之物便是這些,還有,剩下再封多少銀錠子,得問問我哥哥的意思."

這些添妝沒有千兩也有八百了,拾書忙記下又去找木槿之說了一遍,聽得左人賢在一旁直咂舌,拉著木槿之的胳膊撒嬌:"槿之哥,你看看小表妹多大方,將來我成親時,是不是也要多添些?"

上篇:第299章     下篇:第30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