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拐個相公來種田 第366章  
   
第366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六十六章

楊子軒笑道:"原是想早點把我手上的帳簿子交給你,為夫又不忍你忙了大半年卻是連口氣都沒喘上,便又要忙了,只得拖到歸甯後再把帳簿子給你,到時,咱家的銀子可就全要歸你管著咯!"

這個好啊!木柔桑笑彎了眼兒......

馬車外寒風夾著雪風呼嘯而過,馬車內滿室春意盎然,暖暖的溫情阻住了外頭寒氣的襲入.

兩人在車內膩歪卻是總覺光陰易過,不過是一眨眼兒的功夫,馬車已來到了桑莊,果真同楊子軒說的一樣,兩個大小莊子連起了也不過是百多畝地兒.

在村頭有個簡單的四合院,白牆,青瓦,老寒樹!

守莊子的管事早早便在門口候差,春染等人先下了馬車,把木柔桑慣用的物什先搬到了屋內,見屋內已生起了碳火,收拾得十分乾淨清爽,這才又來到馬車旁,取來了木屐侍候著兩位主子下了馬車,忙又迎進了正廳里.

木柔桑見這院子不覺有些出神,鼻子一酸眼里升起了霧氣,感動地喊道:"子軒!"

"可還喜歡?"楊子軒牽著她又走向屋外,帶她四處看看.

"嗯,喜歡!"太像她南邊的老家了!屋前屋後都又種上幾株梅樹,再往外便是桃林,蘋果林,西廂房南邊也搭了個葡萄架,只是比她老家的要稍小些.

"我怕你想家."楊子軒深情地摟住她.

木柔桑羞紅了臉,輕輕地靠在他的胸膛上:"嗯,謝謝!"

"你是我娘子."所以他才心甘情願!

"你是我夫君!"她笑靨如花!

"咳,咳咳!"咳嗽聲驚醒了這對交頸鴛鴦.

"小桐,何事?"楊子軒一對冷眸掃過.

小桐頓覺寒氣襲襲,殺氣騰騰!心中卻是直叫苦,早知道他就晚點過來了,哪會想到自家少爺正在討好少奶奶.

"少爺,春染她們正在尋少奶奶,說是請少奶奶示下,今兒可是想吃點什麼."

木柔桑莞爾一笑:"到是餓過頭忘卻時辰了,走吧,夫君,我今日專為你洗素手煮羹湯."

"那為夫可是有福了."楊子軒輕輕摟著她的小腰,施施然往屋里行去,全然忘記了與他相依相伴多年的小桐,還在大雪中瑟瑟發抖,見得他走遠了,小桐這才咕咕嚷嚷:"娶了美嬌娘就忘了我這書僮了,可憐我這些年鞍前馬後,還抵不過少奶奶回眸一笑,得,咱也回頭娶個美嬌娘暖被窩,也能少在主子們眼前瞎晃."

木柔桑還真是親自下廚為楊子軒煮了一頓美食,便是那清蒸水蛋,他也覺得異常美味.

飯後,楊子軒又帶她看了看這片地,此時已種上了大白菜,他牽著她指著水靈靈的大白菜道:"娘子,咱家娃的尿布錢,奶媽子錢,就指望今年的收成了!"

木柔桑的小臉一片粉紅,啐了一口:"你便樂呵吧,哪有那麼快,我這身子骨還沒長開呢!"

"自是要聽娘子的,侯府也不是生子的好地兒,娘子還小,等過幾年再說,只是,咱們也該為娃娃們把這銀子准備妥妥的."

楊子軒靦著臉親巴巴地說道.

木柔桑拿他沒轍,沒好氣地說道:"這些大白菜不急,等到年前再上市吧,現在不過是十一中旬,且再過上二十天左右,便可叫人收了這些菜,待到年前那幾日再賣吧."

說到這兒她摸了摸小下巴:"便是要放到你的酒樓?"

楊子軒點點頭,又接著道:"這莊子原就是買給你玩的,這進項便是給與你用來買花戴,可好?"

"好!"她脆生生地答應.

兩人在白菜地看了看,見長勢不錯便又回了屋里烤火:"唉,咱要是能不回去該多好."

她才在侯府住了兩日,便心生厭煩了,主要是蘇婉兒與忠義侯夫人對她十分不待見,兩看兩相厭.

"你若不喜,咱們便趕在城門關前回去便好,京城不比蜀州,到是要晚上些時候關城門,便是趕在宵禁前回到府中即可."

木柔桑看了他一眼,問道:"咱不去請安了?"

"自是要去的."楊子軒輕輕一笑.

木柔桑轉了轉眼珠兒,也跟著笑了,她昨晚可是一夜好眠,可有的人卻不是呢!

"說得也是,嚴姨娘也是個可憐人兒,好好的一姑娘家便被楊子智這泡牛糞給糟蹋了."

楊子軒搖搖頭,說道:"那到也未必,說不定她心里也是如此希望,但凡貧苦人家,還是希望日子能過得好些,她雖是被搶來了,但侯府卻沒有虧待她娘家,便是如此,她娘家方才沒有鬧事,更何況逢年過節,侯府也是有打發了下人去走禮的."

她先是一怔,隨即明白了,在這大周這種朝代女子便如那菟絲草一般,如無主心骨的依附在男人這棵大樹上,她萬分慶幸穿來後能當家做主,也能找到楊子軒這樣見多識廣的男人.

"到是沒想到嚴姨娘心里也是願意的,子軒,你說的也沒有錯,如果都饑不裹腹了,哪還有那麼清貴的想法."到是她矯情了!

"嚴姨娘雖沒什麼錯,但我卻瞧不起那種軟綿綿地性子,偏生就只愛極了你般辣性子!"這話一出,屋里屋外的丫頭們個個望天翻白眼.

小桐在外頭聽得抖落一地的雞皮疙瘩,只得扯起嗓子大聲說:"哎呀,好多小雀兒."

木柔桑含嬌帶嗔地白了他一眼,拍手道:"咱們去罩小雀兒玩吧!我不想那般早回京里."

楊子軒就是只小忠犬,木柔桑想玩?嗯,好!立即招來莊上的管事,又叫人拿來竹篩子端來谷,在院子中間罩小雀兒玩.

又對春染等丫頭說:"去把碳盆子端來,多燒兩個碳盆子,把斗篷也取來,仔細莫叫碳盆子靠太近."

春染等人笑著一團這才一哄而散過自去忙,只留下木柔桑站在廊下嬌俏地向他瞪眼兒,紅紅地臉兒被白雪一襯,越發顯得嬌嫩.

楊子軒心中舒了一口氣,他哪里會感覺不到木柔桑在侯府的不自在,今兒特地帶她到莊子上玩玩,見她嘴角掛起真心的笑意,這才安下心來.

在莊子上玩了一天,兩人提早吃過晚飯,這才踩著點兒晃悠晃悠往侯府行去.

哪知到了侯夫人的主院,卻是一片燈火通明,木柔桑嘴角噙笑,回頭對楊子軒道:"夫君,你不是說要去見父親嗎?我已到母親院門口,你且安心去罷."

楊子軒會意地笑笑,替她攏了攏斗篷:"你也仔細著莫叫人傷著自個兒,等從母親那處回來,你自行先回房去,莫要等我!"

"那你也莫要商談太晚,眼看再有個多月便是過年了,瞧著家中也不是很太平,你若得了空便多呆在書房里頭."

楊子軒笑著點頭應了,又親眼見得有婆子開門迎了幾人進去,這才帶著小桐去了前院不提.

木柔桑見得這大冷天的,這些婆子丫頭們都一溜兒的站在廊下聽差,不覺皺了皺眉頭隨即又笑了笑,便回頭對春染小聲嘀咕了幾句,帶著幾個丫頭進了正房,留了春景與春風在外間,唯帶了春意進了內間.

侯夫人此時臉陰沉得能擰出水來,而蘇婉兒正坐在下頭哭哭滴滴,呃,左半邊臉還腫了?

木柔桑站在門口略遲疑一下,這才緩緩行至侯夫人跟前道:"見過母親."

侯夫人撩起眼皮子看了她一眼,卻是不吱聲.

木柔桑蹲在那處見侯夫人不啃氣兒,便知她想給自己穿小鞋,她此時若是起來,便是不敬,若是不起來便是要繼續保持這半蹲地姿.

蘇婉兒手拿帕子捂臉,見得木柔桑難堪的樣兒,心下便又舒坦了三分,她便是自個兒不好也瞧不得她人得了好.

春意在後頭咬牙切齒,還在琢磨著怎麼搗亂一下,哪知木柔桑已快而狠地出擊了,只見她深吸一口氣,氣沉丹田猛地一吼:"見過母親!"

氣勢滔滔,勢不可擋,直沖侯夫人襲去,唬得她一張冷臉都快繃不住了:"你這孩子不愧是小時候在鄉下把性子養野了,便是家中的小厮們也沒這般子足的底氣,到是個好生養的."

她不過是一通話,卻是刺了堂下兩人.

木柔桑也不惱,依然面帶微笑溫溫柔柔地應道:"母親這般子打趣媳婦子,可是要臊了媳婦子,先前媳婦也有喚過母親,許是媳婦子聲音太小,母親卻是沒有聽到,便只好大聲了點,若是嚇到了母親,卻是媳婦子的不是,媳婦子先在這里給母親陪不是了."

她話中有話,暗指侯夫人依老賣老,裝聾作啞,明明瞧見她行禮了卻故意刁難她.

侯夫人的臉皮子不自覺地又抖三抖,這才皮笑肉不笑地說:"乖孩子,先快起來,唉,你同軒兒可是祭掃好了?"

"回母親話,已祭掃完了,到是因為大雪天路不好走,叫母親擔憂了."

侯夫人哪會聽不出她的譏笑,卻是很會為自己做面子,慈愛地伸手把她拉到跟前,握住她的小手道:"唉,母親的心可真是要為你們操碎了,你大嫂子現下正委屈著,我一時走了神到沒有聽到你先前就請安了."

上篇:第365章     下篇:第36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