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拐個相公來種田 第385章  
   
第385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三百八十五章

"罷了,罷了,左右是筆算不清的糊塗帳,我們做小輩的也不可議論長輩們的是非,瞧著心里有譜兒就行了,你回頭跟其她幾個交待一下,叫她們口風緊些."

春意正好端了碗杏仁奶進來,笑道:"少奶奶,杏仁奶煮好了,剛才聽你說叫奴婢們口風緊些,莫不是府中又要有什麼事了?"

木柔桑冷笑道:"你們且看著,她們往後只怕更猖狂呢!"

兩丫頭見她不再說此事,只得作罷,這才伺候她與楊子軒睡下不提.

第二日,因木柔桑昨兒動太多有些泛了,加之外頭正下起了猛雪,一時窩在家中懶得動彈,又想起自己答應了要送劉桂芝一些銀絲碳,瞧著這光景怕是要冷到年前不定能開天.

遂喚了春意和春景過來,說道:"這幾日天氣越發寒冷,前兒我便想著大姐姐些銀絲碳,只是一直心到今日方才得了空閑,我安排人送你倆去趟莊子上,一是盤點一下今年的收成,對一下帳,再把帳冊取回來給我盤點."

春意問道:"少奶奶,是否把年節禮也一並帶過去?"

木柔桑遂又道:"還有那兩處莊子上最近的收成開銷也該算算,另帶些糖果糕點去,再買上些紅紙找人寫些對聯一並送去,回來時多帶幾車碳,進了城後打發人來送信,我叫人備好年節禮等著,那碳便不要運到府中來."

她也是怕府中人瞧了眼熱,那都是上好的銀絲碳,雖然她自己用的依然是悄悄換出來的,空間加工過的銀絲碳,但送給家人的銀絲碳也是請了師父專門做的,別的不說,銀子她是不缺,如今空間里的珍珠又結了一批出來,不拿出來敗掉莫不是要放在那處長黴生蛆不成?

春意幾人自是明白她的打算,忙應了各自去忙不提,木柔桑閑著無事,想起給兩位老人准備的年節禮里還差一件襖子,便把自己陪嫁的綿羊翻了出來,打算給楊老太君及左老夫人做兩件前短後長的短斗篷.

春染在旁見她畫畫算算,問道:"少奶奶,這畫瞧著像短斗篷,卻又不太像,到是何物?"

木柔桑笑道:"是短斗篷呢!只是在前面開了兩處高叉,即擋風又方便手活動,穿著也不會覺得礙事."

春染笑道:"聽著好似不錯,正巧前兒少奶奶又賞了奴婢幾個一些兔皮子,奴婢陪嫁過來時,郡主已叫人給奴婢們一人做了一身新襖子,便想著那兔皮子另用,如今見了少奶奶這法兒,到是想給奴婢的爹娘也縫上兩件."

"隨你,你回頭問問春意,她可也想做兩件給她爹娘捎去?再過幾日南邊要來人送帳簿子和今年的收成了,若是想做,便要趕夜把這東西做出來,得了,你明日與她便留在房中一並做這東西吧!外頭交給暫時交給春風與春景."

春風與春景的娘老子那一屋子人,都做了木柔桑的陪嫁,如今兩人的爹爹在莊子上混了個小管事當當.

春染喜道:"謝謝少奶奶,謝謝少奶奶!"

木柔桑擺擺手,說道:"你娘家那處現如今日子過得也好了,卻是遲遲沒有開口說要贖了你出去,我也就是個想法罷了,你往後要嫁人,自己也要給自己攢些嫁妝."

她的意思很明顯,春染出來這麼多年,家中能記得她的只怕沒幾個了.

春染含淚說道:"奴婢能一直伺候著少奶奶便是奴婢的福氣,也不拘他們念不念得緊,只是奴婢娘親一直記掛著奴婢,做了針線活捎回去,也好叫兩老放心."

木柔桑歎口氣,說道:"你家中的哥哥弟弟們娶妻的娶妻,生子的生子,他們都有自己的生活要討,便是想記掛你也是無那麼多心思,我也沒有旁的意思,你們幾個都是隨了我從小山村出來的,我也自是希望你們將來過得好."

兩人在屋內又說了一會兒悄悄話,聽得外頭春風喊道:"給大少奶奶請安了."

木柔桑在里頭聽到後忍不住笑道:"春風這丫頭的嗓門幾時這般大了."

春染道:"少奶奶心中明明知道,她不都是看人來的麼?"

"罷了,罷了,我們出去迎迎,無事不登三寶殿,且看她來要做甚?"木柔桑擺擺手,也懶得去猜蘇婉兒的來意.

她帶了春染剛出了外間,蘇婉兒便進了門,只覺眼前一亮隨即又是一陣眼熱,原來,木柔桑今日在家中閑坐,也懶得梳妝,便只挑了一身繡淡素梅大紅閃緞鑲毛袍子,一頭青絲松松垮垮的用一根紫羅蘭如意玉簪輕挽,慵懶而又高貴.

蘇婉兒伸手輕輕扯了扯自己身上的大紅色云錦,只覺這衣裳穿在自個兒身上總不自在了.

"嫂嫂今兒怎地過來了,便是有事打發個丫頭婆子來一趟好了,何苦自個兒頂著大雪親自跑一趟."

她好似沒瞧見蘇婉兒的小動作,伸手輕輕拉住她的說引了上座說話,又叫了丫頭生了兩盆旺旺的碳火過來,蘇婉兒一瞧那盆子里的銀絲碳,心下一樂,她正愁沒法子開口呢.

"弟妹,你這兒可真是一等一的享受兒啊."不說那叫人眼熱得快發狂的百年小葉紫檀家具,便是家中的擺設哪一樣不是前朝之物,那一樣不是極精貴之物.

木柔桑拿不准她的來意,只是見她一雙眼兒到處滴溜轉,心下便有了些防備,面上淡淡地說道:"說甚享受不享受的,是我哥哥,嫂嫂,舅舅,舅母及外祖母疼寵著,舍不得我吃那些苦頭罷了,說是我打小就吃夠了苦,得寵養著好叫我能長命百歲."

蘇婉兒還沒開口呢,人家就拿話堵住了,意思是這些東西都是家中兄長嫂子及長輩們湊來的,個個心中有本子帳呢!

"弟妹快莫這般子謙讓,誰不知弟妹手中不止有兩個生意紅旺的繡莊."

打她繡莊的主意,木柔桑心底冷笑,說道:"嫂嫂說得是,這事說起來可遠著了,還是我養在外祖母跟前的事兒,是我舅母瞧著我憊懶,生怕把我性子養左了,便在蜀州城弄了個鋪子交給我學著打理,我想嫂嫂家也不缺這玩意兒吧,不過是弄著給我玩的罷了,當不得真."

蘇婉兒一口氣堵在心口出也不是進也不是,合著那死老太婆是哄她送上門來打臉的,瞧人家說得多清楚,不過是弄著打發時日的,堂堂忠義侯夫人卻是瞧上眼了,這是說侯府缺銀子花?

"我不過是聽下人們說了一句嘴,也就隨口問句罷了,可不是想招弟妹的怨呢!"

"哦,是嗎?"

木柔桑不再說此事,而是端起茶盞說道:"嫂嫂何不嘗嘗這冷梅茶,是極有名千葉香梅,也就是懷慶公主她老人家樂意寵著咱嫂嫂,這才找當今聖上討要了兩株,不想我嫂嫂聽哥哥講起,說是我極愛飲冷梅茶,便日日叫人天未亮就采了花蕊最中間的那點雪,又折了新鮮的香梅花,送過來給我,時辰掐得剛剛好,便是我請安回來後,剛好送到,且坐在家中煮上一壺浮度閑日."

蘇婉兒口中的話越發難開口,一時坐在那處飲茶出神,木柔桑坐于另一側老神在在的品茶,這麼好的東西,她可不想因為蘇婉兒的到來而棄之不飲.

"弟妹真是命好,上有長輩們疼寵,下有娘家哥嫂的看顧,當真這小日子過得直叫做嫂子的眼熱得緊."

木柔桑聞言心中默默吐槽:眼熱?快些眼熱吧,你們眼熱了,我就睡得極安穩了.

嘴上卻是說道:"哪里的話,前兒還聽子軒說你爹爹怕是要高升了,我這做弟妹的還沒來得極恭喜你呢!"

蘇婉兒見她提起此時,一時十分得意,便是嘴角的笑意收都收不住,說道:"唉,也只能怪我爹爹太有才能了,得了上司的賞識,這才足足升了一級,提為正四品的大理寺少卿."

難道她來就是這事?木柔桑掐掐手指,一個是一品,一個是太子東宮少詹事,自己的靠山只有靖安郡主和三品大員左侍郎,她的親舅舅,不過這樣一對比,好像兩人也只是半京八兩,哦,還忘了,她還是個七品孺人.

不著痕跡的朝春染遞了個眼色,春染笑道:"少奶奶,你光顧著和大少奶奶說話,可要上些點心?"

木柔桑假意才發現,說道:"哎喲,瞧我這記性,你且快些去廚房看看,記得今兒早上有叫她們做些的."

"少奶奶你真是貴人多忘事,昨兒下午,不是有幾位八品孺人給你送了些點心來嗎?聽說你也要去白玉寺打蘸,她們便打聽了一下日子,正好是撞一塊兒了,便下了帖子邀你去白玉寺後頭賞花."

蘇婉兒的臉瞬間白了又青,青了又紅,紅了再白,那叫一個精彩啊!

木柔桑好似沒瞧見般,說道:"你個小蹄子,還愣在那里做甚?快些端了上來給嫂嫂嘗個鮮."

蘇婉兒心中那個膈應啊,她娘家當初怎麼就瞎了眼看上了那個草包呢?當初若是相中了楊子軒這個庶子該多好,以她嫡女的身份配楊子軒綽綽有余,此時,哪里還會有不知那個角落里冒出來的村姑,在她面前如此得瑟.

上篇:第384章     下篇:第38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