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拐個相公來種田 第408章  
   
第408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四百零八章

木柔桑一陣無語,能不能不要老拿她家親親夫君說事.

不由冷冷說道:"夫君自幼失了姨娘,又是個愛魏晉風流的人,自是與大哥不同,他卻只知道吟詩作賦,大嫂瞧到的不過是他儒雅的一面."說到這兒又彎了眉眼,嗯,她不介意在旁人面前誇誇自家夫君,雖說有點黃婆婆賣瓜的味道.

蘇婉兒心中又是一堵,合著她說什麼這木柔桑都要誇上兩句,聽她一說,越發覺得楊子智不是個東西.

木柔桑若是知道她所想,一定會吐槽:人家本來就不是東西,是人好麼!

"弟妹有所不知,你那大哥與小叔子是不同的,小叔子念書多明事理,我也不識得幾個大字,你那大哥又是個籮筐大的字不識幾個,哪里會懂得憐惜娘子."

木柔桑低頭對對小手指,她能不能起身告辭離去啊,貌似不能,她才坐下來呢.

"大嫂,你若有事好生與大哥說說."她干巴巴地擠出這麼一句.

蘇婉兒自是不滿意,她也仔細想過了,這府里從頭到尾能與她說上話兒的,也就只有這個小弟妹了,又哭道:"也不知母親是如何想的,我辛辛苦苦幫她打理家事,到頭來卻是連半句好都沒撈到."

木柔桑繼續裝柱子,心中想著再過兩日便是二十四了,自家夫君日日忙于公事,人都清瘦了不少,早上又要早早起來請了安才去衙門,說不心疼那是假的,便盤算著該晚上弄點什麼合他胃口的東西,又思著該燉個羊骨頭湯給他喝.

"弟妹,你說母親到底是怎樣想的,還有眼看著馬上就是年關了,這莊子上每年都要送來年節禮,還有一年收成的帳冊,哪里忙得過來."

木柔桑一邊想著如何伺候好親親夫君,一邊隨意地答道:"不知道,祖母也說母親會累倒,她便打發了我與四妹妹去幫襯."

左右蘇婉兒會打聽到,索性就攤開了說出來.

"什麼?母親叫你幫忙打理?"蘇婉兒大吃一驚,聲音又尖又細,木柔桑無奈地伸手掏掏耳朵,就知道會是這般樣子.

"嗯,不過,母親也說了,四妹妹快要出嫁了,這管家一事還不曾學過,母親打算親自教她,便只撿了不要緊的祭祀一事交由我來辦."

木柔桑也是個人精,拐了幾拐再順便幫楊絹兒和侯夫人拉拉仇恨.

"我就知道那....老....妖....."蘇婉兒低頭咬牙切齒地不知咒罵些什麼.

木柔桑淡定地坐在一旁喝茶,略帶些苦澀的茶水在舌尖慢慢化開,漸漸地生出一股子甘甜來,果然閑時嗑嗑瓜子,呷呷清茶,看看大戲真是爽,哎喲,這日子真是不要太過舒坦哦!

她瞧蘇婉兒怕是沒心思再扯著她說那萬年閨房苦水了,雖然她想聽八卦,但對于夫妻間的那點破事卻不感興趣,站起來輕笑道:"大嫂,我院子里還有一大堆事要處理,弟妹先回了,等過完年出了十五怕才有空閑,到時再過來找大嫂喝茶."

"去吧,去吧,我知准備祭祀的事很累很忙,都是些細事兒,煩得緊,你快些去忙吧,也莫要擔心,不過是照著舊例走就是了."

蘇婉兒心里有了那事兒,便也不留木柔桑了.

她這才起身告辭,帶了自已的丫鬟婆子離去,到了晚飯前一會子,便聽到了杏兒叫一個小丫頭帶來了消息,這個小丫頭是她的小表妹,據她轉述,蘇婉兒下午又與楊子智掐了一架,只是關在院子里鬧,到也沒鬧到長輩們跟前,怕是蘇婉兒失了權心中極不痛快,這才找楊子智出氣.

楊子軒回到家時已是夜燈初上時,進了院子遠遠瞧見一身材嬌好,著金折梅枝牡丹色鑲毛袍子的女子,正小手托香腮坐在燭燈下靜思.

"娘子,可是想為夫了."

木柔桑心中一喜,對于楊子軒這沒臉沒皮的話,她只當是耳邊風了,忙站起來親自幫他解下斗篷,又叫小丫頭把燒好的熱水端來,親自伺候他洗漱了.

楊子軒拉著她坐在飯桌前,心疼地說道:"這幾日衙門太忙了,我會回來得很晚,你不必坐在堂屋里等我,早些吃過飯了窩在屋內烤火取暖."

木柔桑搖搖頭,悶悶地說道:"你不在家,我一個人吃飯不香."

便是一句話便說得楊子軒的心軟得一塌糊塗,不經大腦地出了個餿主意,說道:"我記得翰林院旁邊有一條小食街,皆是翰林院里的一些遠支旁親開的,到是各地的味兒都有,明兒晚上咱們去那里吃可好?"

好吧,楊子軒也想跟自家親親娘子一塊兒吃飯吶!

"這可是你說的,我也不稟了母親和祖母,只帶了丫頭們從西側門偷偷溜出去."說到這兒忍不住一陣竊笑,扯著他地衣袖撒嬌道:"夫君,我明兒晚飯要去幽會俊秀郎君呢!"

楊子軒伸手輕輕摸了摸她的小臉蛋,十分臭屁地說道:"俊秀郎君?准了!"

春染在外頭聽得雞皮掉一地,回頭對正在廊下排排站的另三個說:"咱少奶奶與姑爺一天不膩歪就沒法活了麼?"

楊子軒在里頭聽見了大笑出聲,木柔桑橫了他一眼,探頭朝外喊道:"春染,等你成了親,你就會天天想跟你夫君膩歪了."

"少奶奶,我去端菜!"春染被她羞紅了臉,跺跺腳跑了,還一邊嘀咕:"少奶奶自打嫁給姑爺後,越發臉皮厚了."

木柔桑順風聽了下耳,伸出小手肘捅了伸手摟住她的楊子軒一下,說道:"你瞧瞧,原來是因為你臉皮厚,所以我才臉皮變厚了."

"娘子,不然老話說得好呢,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娘子嫁了我自然是要隨了我臉皮子厚."

"咳~!"廊下三人實在聽不下去了,這都快甜是她仨都快化了......

晚飯過後,木柔桑終于想起一事來,拉了楊子軒就問:"你先別回書房辦事,我且先問你,那日你在桃林里是怎地遇上四妹妹了?"

"怎地了?她又來鬧騰你了?實在不行,你就避出去吧,去找你娘家嫂嫂玩也好,或是找你大姐姐玩也好."

楊子軒對楊絹兒並無好印象,想起那天若不是他在,只怕木槿之真是要難做了.

"那到不是,你且先告訴我吧,我總覺得她這些日子古里古怪,每次看我的眼光,都叫我心底發毛."接著又把楊絹兒說的話,經的事都說了.

楊子軒大概心里有了底,他原以為那日敲打過後,楊絹兒便會歇了這心思,哪知她到盤算到木柔桑的頭上來了,這事兒非常棘手,便把那日之事也告訴了木柔桑,沉聲道:"這事兒還是不要張揚的好,到底楊氏宗族待嫁女並非她一個,壞了她一個的名聲,其她姊妹都別想說個好婆家了."

木柔桑也不免一陣頭疼,這事兒又不好跟侯夫人提,必竟楊絹兒也沒有親口承認不是麼?

"要不過年這段時日你天天帶我到外頭玩吧!"木柔桑不想惹一身騷,可憐兮兮的看向楊子軒.

楊子軒伸手捏捏她的小瓊鼻,笑道:"莫要煩,你就好生在家閑幾日,等過了年,我便要帶你四處走動,莫忘了,你可是七品孺人,我去同僚家走動,自是要帶上你一塊兒."

"太好了!"她終于不用面對楊絹兒了,看她對自個兒笑,就怪覺得寒磣.

"這事兒咱就不管了,太醫院首已判下,太子妃活不到春日里了也就是這段時日的事,你這段時日多避著她點,她真要當了太子妃,怕是......"

木柔桑實在想不通,忍不住問道:"怎地就選了她當繼太子妃,可是定下了?"

楊子軒嗯了一聲,瞧了瞧門口,見丫頭婆子們都大廊下候差,方才壓低了嗓門說道:"父親曾駐守過邊疆,再加上太子妃生下皇太孫,自是怕旁人欺了他去."

木柔桑眼珠兒一轉,笑道:"我說怎會挑上她呢,原來還有這麼一處."感情人家就是給皇太孫挑個保姆,即占了這位份,又不叫她得了太多好,還能放心地用.

她又思及今日侯夫人安排之事,便與楊子軒說了自個兒的打算,遂又問道:"你說這樣可好?"

楊子軒心里就似喝了三斤蜜糖,那叫一個甜啊,笑道:"甚好,娘子接下這等差事,怕也是那位不敢明面上指了咱祖母的意,祭祀之事不同旁的,雖沒什麼油水可卻是在宗親面前露臉的大事,你只管放手去做,若是有那起子小人鑽空子卡了你要的物什,你便先從咱家拿銀子貼進去."

"她還敢在這上面做手腳?就不怕我弄不好嗎?"木柔桑不高興了,憑啥要她家貼銀子,這又不是她一家之事,可是整個楊氏家族的事.

楊子軒忍不住笑道:"就知道你會不高興,你且先聽我說,舍得了這些銀錢,將來才好分家,不是麼?再說了,咱家也不能白掏這銀子,你只管把咱家添上的物什都拿帳冊記了,到時鬧起來才好有話說."

上篇:第407章     下篇:第40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