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拐個相公來種田 第447章  
   
第447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四百四十七章

說到這兒,張富康瞧了一眼臉色難看的木槿之,只得硬著頭皮又道:"聽說如今那女子算起來是十八個了,只是這些女子著實可憐,若只是搶去做小妾,給那些平民一些銀兩過活也使得,偏那小妾的兄弟是個沒本事的,只靠著那些飯館每月分得些銀兩,那人便要這些搶來的女子不是去飯館里幫忙,就是關在這里做繡活換銀錢,也好供那小妾的兄弟湖吃海喝.""什麼?竟是如此下三流的人?那小妾要來何用,,記得我妹妹曾說過,那個什麼小妾的賣身契是在我大伯娘的手上,等堂少爺回來,立即請他來見我."

木槿之動了真怒,便是木云若知事,借他的名頭發點財,他到不會生氣,肥水不流外人田,可是那種惡心小妾竟想借他的名頭,沒得髒了他的身份.

木槿之今非昔比,脾性也不如當初那般綿軟,原本滿腹牢騷在見到曬黑不少的木意楊後,再也說不出口.

"你還好吧!"

木意楊與木槿之眉目間有三四分相似,如今的少年早已脫去當年娘炮的樣子,一身天空色的袍子令他多了一份從容與淡定,他強忍激動的答道:"槿之,你可回來了!"

"嗯,這一次回來打算接了你們去京城!"木槿之後一想,與其把木云拴在身邊添堵,到不如把他留在帳房府,又道:"你父親的事我已知曉,只是卻是不經我同意就去做那些,實在令我很不快."

木意楊慚愧地低下頭,他訥訥地說道:"我已經和他吵過很多次了,如今,如今,他已與我分家......"

"那菊花有什麼?令得你父親如此寵妾滅妻!"木槿之對于木云這個大伯十分不屑.

又道:"回頭,我會叫人去青樓買幾個清倌送給他."

他並未征求木意楊的意見,而是直接定奪了.

木意楊想了想方才道:"槿之,這事我不反對,只是我打算這一次帶了娘同妹妹隨你去京城,我與妹妹這些年也有不少積蓄了,去京城買個小兩進的院子還是使得的."

木槿之略點頭,並沒有問他的原由,多半是與木云有關,便又問道:"那小山村的田地,鋪子怎辦?請人看管?"

木意楊把自己的打算說出來了:"我不是個做生意的料子,想著到時租出去,田地便讓家中的管事看顧著,到時還要請槿之的張管事幫忙照看些,至于鳳釵,縣城的鋪子就交給朱富貴媳婦來打點."

朱富貴媳婦便是秦桃花了!

木槿之點點頭不再言他,只是叫木意楊快些回去收拾東西,他不日便要乘官船回京城了,抬頭望向炊煙嫋嫋的小山村,他想:妹妹定是很想再回到這里,無憂無慮地種花養草,還與小時候一樣,她帶著桃花與鳳釵,坐在桂花樹下一邊繡花一邊邊嘰嘰喳喳地鬧玩.

木柔桑這幾天心情不大好,她常常夢到歸故里去了,時常倚在軟枕上與春染她們說起小山村的事.

"哎,你們說,我是不是老了?老是惦記著回到了小山村."

春染笑道:"少奶奶,你定是太過擔心少爺,所以才會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春意在一旁給她剝山核桃殼,聽了抿嘴一笑,說道:"少奶奶,不知這一次少爺能帶多少吃食回來,奴婢也好懷念小山村後山上長的蘑菇,如今,正值梅雨季節,想必那後山的野蘑菇是生了一茬又一茬,對了,說來,夏語她們還沒有像咱們當年那樣扔山里訓練過呢!"

原本懨懨的木柔桑來精神了,伸手往小幾上一拍,說道:"沒錯,春意,這差事便交給你,給我尋個好地兒好生打磨打磨這幾個家伙,可不能弱了你們這一代."

于是乎,原本過著舒坦日子的夏語,夏蟬,夏畫,夏荷是四人,在第三日,便被春意扔到了一個不知名的小山溝,美其名曰:打磨打磨,天知道,丫鬟們也是會吃主子偏心的醋的,她絕不承認,在出嫁前想多陪在木柔桑身邊,至于礙眼的,分走她寵愛的這四個家伙,只好先發配的遠遠的......

如此又過了幾日,木槿之來信了,他已攜了靖安郡主的啟程,同行的除了魏安平夫婦之外,還有木意楊,木鳳釵及木楊氏和小石頭.

"春染,快去叫人把貓兒胡同的那個小二進院子收拾收拾,想必就這兩日要到京城了,等他們到了京城也好先歇歇,另外,再去吩咐繡莊,給我大伯娘她們幾個置上幾身好衣裳,鳳釵的要粉紅色,對了,明年她也該及笄了."

木柔桑快言快語的吩咐春染,只是說到及笄她又一頓,白駒過隙,流年似水,當年她小小年紀頭一回見識及笄禮,是在木鳳娥十五生辰時.

"春染,你家少奶奶再一次感覺自己老了."

春染古怪地看了她一眼,方才說道:"少奶奶,我看你是閑得太無聊了,要不早點給咱姑爺生個胖娃娃吧!"

木柔桑橫了她一眼,笑罵道:"你個小蹄子是思嫁了吧,放心,今兒晚上你的婚事便有消息了."

春染臉刷地一下塗上一層紅霞,把頭發絲兒一甩,扭頭裝作沒聽到,低頭仔細地為木柔桑泡花茶.

她是害羞不願答了,可是偏有人不會放過她,春意拿了個雞毛撣子進來,樂呵道:"真的,少奶奶,春染可是比奴婢還大些呢,原本就該在奴婢前頭出嫁,春染你若是不嫁,難不成你就忍心我與小桐,隔銀河而相望."

春染連脖子都紅透了,低頭沉默半晌,方才擠出一句:"什麼隔河相望,我看你是急不可待的想嫁了."

木柔桑歪在一旁看得正高興,這樣子的小丫頭們多有朝氣,笑道:"是呢,春染,你放心,你們四個的嫁妝可是一樣多,當然,你們的私房是不是一樣多,我可管不著."

結果,戰火卻燒到她身上來了,春染原就是個臉皮子薄的,被這兩人一擠兌,硬著頭皮又道:"少奶奶,奴婢看你就是太閑了,所以才,所以才急巴巴地想把奴婢們都嫁了,好讓你好生熱鬧幾場."

"咦,我藏得這麼深的心思都被你瞧出來了,不得了了,不得了了,春染以後肯定比柳姑姑還利害,嘖嘖,我可以想像那個管事將來的日子,嘿嘿......."

木柔桑為春染挑的男人,是楊子軒酒樓總管的兒子,春染嫁過去也算是小富家的夫人了,不過,因她要留在木柔桑院子里管事,因此,那小管事只得辛苦點兩頭來回奔波.

性格比較靦腆地春風在一邊說道:"好在,新姐夫人可靠,當時少奶奶提出這條件時,他可是想都沒想就答應了,要奴婢說,少奶奶可是給春染挑了一門好親事."

木柔桑歪著腦袋看了看剩下的春風和春景,最後拂拂手,說道:"唔,你們都要是今年嫁了,我會難過的,不如,留下春風和春景明年再嫁."

她自是有了一番別的想法,春風與春景兩人的手腳功夫可是勝過了春染和春意,到時自另有一番安排.

到了晚上,楊子軒回來後,她便急急地問了此事,楊子軒拉著她到了窗前,從身後摟著她,把下巴輕輕擱在她的頸窩處,低聲說:"今兒的月亮真亮啊,槿之打發人來信,說是明日上午官船便能到京城碼頭."

木柔桑點頭道:"我知道了,已經打發人去貓兒胡同收拾了個小院子,左右是放在那里空著,到是讓我堂哥他們住進去還好些,有了人氣這屋子也不容易壞掉."

楊子軒笑道:"無礙,為夫這兩年賺了不少銀子,到時我們在城東的金桂園邊上買套大宅子,最好是大門南邊便是荷花塢,東邊出城門不遠就有一片桃花林,你看如何?"

"隨你,終歸是要搬出去的,對了,你不是說咱時不急著買嗎?"木柔桑的小腦袋靠在他厚實的胸膛,聽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心中滿滿地堆著幸福.

楊子軒低頭在她的青絲上親了一下,方才說道:"誰知道以後呢?凡事還沒成定局,只是覺得我倆的運氣不會太差."他用力的摟了摟她,他的小嬌妻理應由自己來護著.

木柔桑窩在他懷里笑得很甜很安逸,誰說不是,不管要經曆什麼苦難,終歸會有塵埃落定那日.

第二日上午,京城碼頭熱鬧非凡,三六九教混跡其中,楊子軒特意去衙門告了個假,攜了木柔桑去京城碼頭,幾頂靛藍小轎,幾匹強壯有力的馬,用蹄子狠狠地敲在青石板磚上,無形中彰顯這家人的富貴.

木柔桑一身緋色散花錦褙子,下罩粉紅素梅花水煙裙,青絲用蘭花白玉簪輕挽,再飾已珠花兩三朵朵,清清淡淡,卻又不容人輕易忽視.

她坐在轎里,透過窗紗看向外頭,忍不住輕笑,原來她瞧見真還有前生在電視里才出現的--江湖大俠,一身麻布衣裳頭戴竹斗笠,背上背著一把大刀,刀柄上系著一塊略舊的紅綢巾.

上篇:第446章     下篇:第44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