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拐個相公來種田 第468章  
   
第468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四百六十八章

"嘶嘶,嘶嘶!"

一股陰冷的寒意從床邊傳來,木柔桑眨了眨眼睛,頓時寒毛倒立,媽蛋,真是坑爹的皇宮啊!

嚇得她連滾帶爬的滾回了空間,伸出小手摸摸自己的小心肝,虧得昨晚她心生不安,爬到空間里睡了,她是真的沒想到皇宮里竟然有蛇,在空間里愣了半天,撓了撓頭發掰掰腳趾頭,實在想不出什麼好辦法啊.

"唉,怎麼辦,小豬仔,你說怎麼辦,我最怕那種冰涼,綿軟,滑不丟手的蛇了,嗚嗚,怎麼辦啊?"

木柔桑對著大樹上那棵長得像豬的大果實抱怨,完全沒注意到那頭小粉豬眨眨眼,十分鄙視的掃了她一眼.

這就是所謂的高手啊,上山打得了獵,下海摸得了魚,結果怕蛇......

"奇怪,沒道理,皇宮里就算會有蛇,怎麼就那麼湊巧的爬到自己的床上,除非......."

好吧,她猜出真相了,可是--

木柔桑透過空間看向床上的那條黑溜溜的蛇,嗯,還是得繼續咬手指頭想辦法啊!

她一個人在空間里像只小蒼鼠一樣轉了半天,終于想起來她輕功還不錯這事.

"嘿嘿!"木柔桑兩眼冒精光,潔白的糯米牙此時給人陰磣磣地感覺,一只小肉爪抓著一把寒光閃閃,細如牛毛的繡花針:"哼,當我是傻子麼?"

還好她昨天晚上爬到空間里去睡了!

事情的結果嘛--

木柔桑解除自身危險後,便溜了出來,左看又右瞧,廊下到是有幾個小宮女在聽差,只是--

"喂,你,過來一下!"

一名小宮女見木柔桑指向她,忙乖巧地過來了,問道:"安人有何吩咐!"

"我家姑姑呢?"木柔桑可是知柳姑姑昨晚說了,要在外門守夜的.

那小宮女忙答道:"姑姑去小廚房給安人端早飯了."

"嗯?!"

木柔桑轉念一想,大概是柳姑姑怕對方弄出點意外來,然後她就可以投入佛祖那里求抱抱了,雖說她是小強命很難弄得死,不過心中還是暖暖的.

"本安人去花園里走走,一會兒姑姑回來了,讓她端了早飯去後花園找本安人,還有,你們幾個留一個去給姑姑打下手,其余的陪我去後花園."木柔桑笑得十分詭異.

"是!"那幾名宮女見她笑得那樣子,心中直發毛!

木柔桑很愉快的領著小宮女們去後花園逛了,傻子都知道,冬天哪里會有蛇,這事肯定是有人暗中做的.

"今兒早上可有人來找過我?"

"回安人話,奴婢們不曾見過,柳姑姑臨走前有交待,說是不要吵著安人."一名小宮女回答.

她心下一沉,看來,這高手也不一定只在民間啊,自己能高來高去,這若大的皇宮又怎會沒有此類人?看來,有人知道柳姑姑不好對付,以為她只是個弱女子,而會拳腳功夫的幾個丫頭又都留在了府中,這樣一思心中便越發提防了.

不久,柳姑姑便帶了宮女提了食盒找到後花園來,在一處小亭內尋到了木柔桑,此時她身披桃紅色鑲毛折梅枝斗篷,正就著小爐取暖,看著輕飄的雪花笑得十分開心.

聽到響聲扭頭向亭子外望來,見是柳姑姑拎著吃食過來,笑得眉眼彎彎,問道:"今兒早上吃什麼?"

"少奶奶,奴婢給你做了金沙白玉粥!"柳姑姑面無表情的回答.

木柔桑早已習慣了她這張板子臉,不過聽了她的回答後直翻白眼,明明就是苞谷糯米粥,叫得如此金光閃閃,嘴上卻回道:"快些盛碗上來,我可是餓壞了."

柳姑姑依言在小石桌上擺上吃食,又吩咐身邊的小宮女再取些碳來,好把爐子里的火生大些,而她自己卻是親手把小碟盛的香酥煎黃金糕,芝麻卷,還有醬小黃瓜擺上,又盛了糯米粥放在小石桌上.

"少奶奶,這粥是現熬的,怕是還有些熱,莫要燙著嘴了!"

木柔桑的小手拿起精致,白淨的小瓷勺,小心的吹了吹,然後一小勺一小口的慢慢吃著,柳姑姑眨了眨眼,自家主子吃飯幾時這般優雅了,而且這速度......

照木柔桑這慢鏡頭般的速度,終于在滅了一碗粥,幾塊點心後,前頭宮殿傳來一聲刺穿蒼穹的尖叫聲!

她放下粥碗,拿帕子小心地沾了沾嘴角,這才緩緩地說道:"前頭出了何事?"

只有最了解她的柳姑姑,能從她的眼角處看到一絲幸災樂禍.

亭子里的人自然無一人能夠回答這個問題,木柔桑歪著小腦袋看著亭外散落的小雪花,她在糾結是湊上去瞧瞧熱鬧呢,還是坐等結果......

她還沒決定出選哪個,前著已有宮女跌跌撞撞的跑過來回稟了.

"安,安,安人!"那位小宮女可著實嚇得不輕啊,身抖如篩糠,臉色蒼白,嘴唇烏紫.

木柔桑淡定的瞟了她一眼,方才道:"唉,這天兒也著實太冷了,姑姑,給這小丫頭沏杯熱茶暖暖身子."

亭子里的宮女們頭皮一緊,那來稟報的宮女更是嚇得面無人色,強忍著不敢哭出來.

這幾個宮女可都是太子妃--楊絹兒派來伺候木柔桑,明晃晃地說人家待下人不善,這不是打楊絹兒的臉麼.

柳姑姑依吩咐給那小宮女沏了杯茶,遞到她面前說道:"少奶奶一向是個和善的."

只是這話配上她那面無表情的板子臉,怎麼看怎麼都覺得喜感.

"先喝口茶再回話!"

那小宮女動了動嘴唇,可是柳姑姑端的茶已遞到她面前,由不得她多想,只得深吸一口氣,接過茶喝了一口臉色微變,卻不敢吱聲,又瞧柳姑姑正盯著她,只得硬著頭皮把那杯暖茶喝下肚去.

"好喝吧!"木柔桑一臉意色的問她.

"是!安人是自備了茶葉?"那小宮女見木柔桑沒有生氣,又小心地問出心中所想.

"是的,這茶葉是我家春風自制的,沒辦法,我喝慣了她做的茶,旁的茶葉都吃不慣,到是叫太子妃多操心了."

木柔桑在吃到第一口茶時,便知柳姑姑身上帶了這茶葉進宮來,原以為她是被搜過身的,後轉念一想,昨日進宮,她們是隨著忠義侯夫人一起進來的,自是沒有搜得那般子嚴格.

"少奶奶,這茶葉也是過了宮中姑姑們的眼."柳姑姑恭敬地回答.

木柔桑點了點頭,即然宮中是知道的,那楊絹兒派人送來的茶葉為何會有問題?

"少奶奶,宮中不比外頭,太子妃也是一番好意,想是記得少奶奶愛喝茶."柳姑姑的話提醒了她.

木柔桑愛喝茶不假,可她愛喝的都是美容的花茶,卻不是那種幾片葉子飄一飄的清茶,楊絹兒自小嬌慣了,又怎會如此細心呢?歎了一口氣,看來有人打著魚蚌相爭,漁翁得利之事.

"好了,說說看,前頭發生了何事?"

那小宮女喝了茶後,臉色到是好看了些,忙回道:"回安人的話,是劉姑姑被嚇著了."

她回這話時偷偷瞧了瞧木柔桑,見她面上浮現一絲憂色,心下卻是疑惑起來,那事兒難道眼前的主子不知道?

"劉姑姑過來了?她人呢?怎地被嚇著了?"木柔桑面上一本正經,很是擔憂的樣子.

那小宮女又悄悄打量了她一番,方才道:"安人出門時可有遇見什麼?"

"到底何事?本安人做什麼還要事事稟明了你不成?"木柔桑聞言惱了!

"不敢,是姑姑打發奴婢來問的,只因安人房里出現了毒蛇."那小宮女被嚇了一跳.

木柔桑眼中冷光閃爍,哼,能在宮里活著的,當真是沒一盞省油燈,就是不知這眼光的小宮女是那個宮里的人,不過,這與她何干,昨夜未歸,想必她的親親夫君已經在想辦法了.

"毒蛇?大冷天的怎麼可能會出現!"

她臉上紅潤之色快速退去,一臉鐵青又驚又疑地問道,心中默默地為自己頒了個奧斯卡小金人,哦耶!

"是的!"小宮女想起劉姑姑推開門時,那油黑油黑地蛇頭,啪的一下,打在了她的臉上,劉姑姑當場就嚇趴下了,到現在小宮女的腿都在發軟.

"怎麼回事?我昨日才來宮中,又沒見過宮中的其她貴人,怎麼會有人想害我?"

木柔桑一臉的她好怕怕!

"劉姑姑可有受傷?那毒蛇可有捉到?"

她這般一問,那小宮女心中的懷疑卻是去了幾分,暗道:這楊安人身邊只有個姑姑,兩人都是一般弱女子,到底是誰在幫她?不過這些都與她這個小宮女無關,只要辦好上頭交待的事就好.

"劉姑姑不曾受傷,那毒蛇早已死去,只是卻是那蛇,那蛇......"那小宮女說到這兒卻是不敢說下去了,實在是先前那一幕太嚇人了.

上篇:第467章     下篇:第46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