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拐個相公來種田 第477章  
   
第477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四百七十七章

左夫人在一旁歎道:"你說得極有理,能平平安安便是在佛祖跟前燒足了高香."

"三少奶奶,大少奶奶打發奴婢來請了,說是快輪到咱們府哭靈了!"墜兒從外頭尋了進來.

"知道了,我這就過去."木柔桑站起身來整了整衣裳,方才對左老夫人與左夫人道:"外祖母,舅母,還有兩位表嫂,我先去哭靈了,等過了這段時日,便請了大家來府上耍."

左老夫人怕耽擱了她的時間,忙催了她快些去.

木柔桑這才離了左府眾人去了侯府的靈棚,剛到了棚里陪著楊老太君說了幾句話,便聽到有太監來喊,說是輪到忠義候府哭靈了.

其實說是輪到她家,不過是她家該去里面排隊了,而並不是直接就可以去哭靈了.

皇宮不比旁地,楊老太君在出靈棚前再次提醒道:"等會子人多口雜,見到了不該看到了,又或是聽到了不該聽到的,都給我通通爛到肚子里,若是想尋死也成,但不能連累了咱府的其她人."

眾人臉色蕭然,不敢再小聲議論,只是靜靜地跟在楊老太君身後,個個低眉順眼,只是支起了耳朵,用眼角余光去打量四周.

木柔桑扶著楊老太君走在了最前面,蘇婉兒扶著忠義侯夫人走在了第二位,接著便是楊君義,楊君輝兩家的女眷,以及楊家其她旁支的女眷.

一眾人隨了太監穿過用素紙紮的一排又排的花圈,紙馬等,方才來到了一處地兒,而這里已經有了別的幾個侯府的女眷,引路的太監與楊老太君客氣了幾句,無非是不要沖撞了貴人之類.

木柔桑從懷里摸出一張銀票悄悄塞給他,說道:"有勞公公了,這幾日到是辛苦公公了."

那位公公捏了捏銀票的厚度,又悄悄蹭開量了一番,心中估摸著大概有十兩之多,方才態度好了許多,說道:"安人,灑家瞧老太君年事已高不經累,這就喚了小太監來給老太君搬把椅子歇著,前頭才輪到皇室宗親們哭靈,怕是還要有一個多時辰方才能輪到你們府."

"如此有勞公公了!"

木柔桑松了一口氣,頭一日眾人並不知內情,害得楊老太君在這雪地里凍了個多時辰不說,晚上回到家後,腰酸腿疼得一晚沒睡,一直哼哼嘰嘰個不停.

這太監得了銀票,到是個辦實事的,很快便搬來了一張椅子並一個火盆子,請了楊老太君坐著烤火.

因是在宮里,眾人站在那處等著又不敢吱聲,只是聽得嗚嗚聲不斷,到處鴻哀一片,原本烏云蓋頂,此時越發壓得人心慌.

"不好啦,不好啦!"

"啊!"

"救命啊!"

"噗嗤!"

一道新鮮的血染上了潔白的花圈,順著白淨的素紙靜靜地往下流,一滴一滴不斷地掉落在地上,很快沁進了雪里,不,雪白的雪地很快如同紅梅怒綻,大片大片的鮮血灑下來,一個又一個人不斷的倒下.

木柔桑傻傻地瞪著那不斷灑了鮮血的花圈,耳邊充斥著不斷收割的聲音,還有各種臨死前的慘叫......

隨著寒風不斷的擠進她的耳朵里,一個生長在紅旗下的姑娘,一個心中一直覺得人人平等,受法律保護的穿越人士,她突然意識到,在大周朝,在皇權下,她是多麼的渺小......

"孩子!"一只顫抖的老手緊緊抓住她的胳膊.

木柔桑頭一次感覺到生命是如此的不值錢,是如此的脆弱,她哆嗦著小嘴想說什麼,可是她不知道為什麼,她發不出聲音來,眼神呆呆地望著那刺眼的鮮血,想叫想哭可是又出奇的清醒.

"別怕!"楊老太君不知何時已經站起來了!輕輕把她摟在懷里.

"誰都不要動,不要發出聲響!"楊老太君狠狠地瞪向身如篩糠的侯夫人.

一眾女眷都嚇壞了,此時不但是花圈上,還有隔斷用的素布上,就像瀑布突然飛沖面下,在上面留下了一個又一個血印.

木柔桑呆呆地立在雪地里,她只覺得從腳底寒到頭皮頂,腦海里來回飄蕩兩個字:宮變!

沒錯,是宮變了.

一陣鎧鉀的撞擊聲驚醒了她,隨著眾人向後望去,卻是一小隊手持長劍的禁衛軍.

木柔桑不知道是誰的軍隊,她瞧瞧吸了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說道:"春景,保護祖母."

藏在衣袖里的小手上多一把尖細,鋒力的繡花針,她要感謝楊絹兒,上次進宮的事給了她提醒,因此,回去後要夏語又給她准備了許多繡花針.

她的小腿在發抖,木柔桑學武以來只跟人打過架,卻從來沒有殺過人,一想到自己即將要動手殺人,她的心慌得不行,此時好想楊子軒在她身邊陪著,哪怕只是陪著給她壯膽也好.

"娘子!"楊子軒不知從哪里鑽了出來,朝她這邊走來.

"夫君!"

木柔桑十分激動,她從來沒有這麼想見到楊子軒過.

"快逃!"

她見那隊禁衛越來越近,很明顯是沖著她們而來.

"傻娘子!"

楊子軒走過來想拉住她的小手,卻被木柔桑用巧力掙脫開,這才發現她兩手上都抓著一把繡花針.

"別怕,有為夫在."

木柔桑心中的害怕被他輕輕彈去,隨即安下心來,楊老太君等人還沒來得及問明情況,便見那隊禁衛已過來.

"見過楊老太君,侯夫人,承德郎,楊安人,楊孺人."

禁衛中一個領頭的走了出來,朝楊老太君行了一禮.

"你們是?老身自認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今日也是誠心來為先帝哭靈,你們這是何故?"

楊老太君到底見多識廣,並不因接連不斷的殺喊聲而嚇壞了.

那個禁衛頭領笑道:"老太君莫慌,屬下是忠義侯派來的,老太君大可放心,老人家可喚我劉校尉!"

"劉校尉,出了何事?怎地在宣武門前便如此行事."楊老太君年老成精.

劉校尉咧嘴笑道:"是咱侯爺帶人圍困住了皇宮,定叫其他三位藩王有來無回,國不可一日無君,太子登基指日可待."

木柔桑心中一"咯噔",她悄悄朝楊子軒望去,而他卻是只輕輕暗中捏捏她的小手,示意她暫時不要問.

只聽劉校尉又說道:"如今外頭正亂著,還請老太君暫時留在此處,待侯爺蕭清反賊平定宮亂後,再由屬下護送老太君等人出宮."

木柔桑轉頭悄悄問楊子軒:"我哥呢?"

楊子軒還沒回答,那位劉校尉卻已笑著接過話頭,答道:"照威將軍是先帝新封的,更何況是懷慶公主的女婿,自是無礙."

楊子軒見她側頭望過來,點頭道:"是的,我過來之前,槿之已和我見過,他先護著懷慶公主,靖安郡主等人避在一旁,左府那處你也不必擔心,你兩位表哥也不是吃素長大的,自是能護得了女眷們."

只是他沒有說,這一次京里的老牌貴族怕是要消失幾個了.

眾人一直站在原地吹著冷風,木柔桑便是身體再好也是被吹得暈暈的,好在楊子軒在此處陪著,眾女眷也心安不少,都只是默默地在那里等著.

"小叔子,你大哥呢?"蘇婉兒很是羨慕木柔桑,半晌後才想起她家的那死鬼來.

"呃!"楊子軒先是怔,後才回道:"大嫂不知?大哥並沒有進宮!"

"啊?"蘇婉兒先是一驚,怎地那死鬼就沒有死在內亂中,後又轉念一想,怕是還在府中鑽女人的肚皮,真是恨得銀牙咬碎.

劉校尉伸出手一揚,示意眾人不要再說話,此時宮內正亂著,各方人馬都有,他怕說話聲會引起其他人馬的注意.

一直到傍晚時分,兵器的撞擊聲,慘叫聲,殺喊聲才漸漸遠去......

劉校尉不知用何手法聯系到了他這方的人馬,這才回頭對楊老太君說:"老太君,侯爺令人傳話,說是要屬下護送眾人回府,如今皇宮里的內亂已平定,只是大街上正是亂的時候,還請老太君莫要為難屬下."

楊老太君沒想到忠義侯竟然是主謀,不過想想楊絹兒進宮的事,便知他是鐵了心思要把楊府再現先輩輝煌.

"唉,有勞劉校尉了."

木柔桑與其她人經此一事,早已倦怠不已,巴不得快些離開這禍亂之地.

一眾人便在劉校尉的護送下離去,木柔桑悄悄回頭看向宣武門廣場,此時,到處橫尸直挺,血流成河,早先整潔,乾淨的挽聯與花圈,此時早已被慌亂中的眾人推倒在地,沾滿了鮮血,被人狠狠地踐踏得不成行......

宣武門廣場上響起了真正的哀嚎,是有官家在這亂中遭了殺身之禍,失去他這把大傘,家中的女眷便只有發賣青樓,或送入綄衣局......

楊子軒並沒有騎馬,而是鑽進了木柔桑的馬車里.

她蒼白著小臉搖搖頭,說道:"我沒事!"

其實那熏人的血腥味早已叫她的胃鬧騰得利害,只覺似翻江倒海般凶猛,她一直強忍著不敢有絲毫松動.

上篇:第476章     下篇:第47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