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拐個相公來種田 第482章  
   
第482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四百八十二章

"你說的可是真的?"

"奴婢句句屬實,若有虛假願天打雷劈."墜兒心急如焚,偏楊子智一門心思都在女人身上.

楊子智把她放下來正色道:"我父王可有說把王位傳給他?"

墜兒搖搖頭,急道:"不曾,可是少爺,便是此時不傳又能如何,三少爺是個有才的,即得上司器重,聽說新皇對他多有贊喻!"

楊子智沒了忠親王妃的管束,天天過著花天酒地的生活,便是知道他是忠親王唯一的嫡出,這王爺的位子遲早要傳到他的手中.

"你說的沒錯,便是父王今日不傳位于他,難保往後不會生出事端來,我這就隨你去瞧瞧."

楊子智打發了那些美人回屋,自己帶著墜兒先去尋了忠親王,不想忠親王已出了府往祠堂那邊行去了.

墜兒自知自己腳力不快,忙道:"少爺,怕是王爺已打定主意了,你還是快些去祠堂吧,怎麼著今日定要攔下此事才行."

楊子智心中急著這繼承人之事,早就嫌墜兒行走太慢了,見此扭頭便往祠堂那邊奔去,離去前還道:"且叫了你家奶奶去攔住那兩人."

墜兒聞言一跺腳,嘀咕道:"那兩人又豈是我這樣的丫頭能攔得住的,罷了,反正我已盡心,還是先回院子給奶奶報信去."

墜兒自是不會真聽楊子智的話去得罪楊子軒兩夫妻,扭身邊往綴錦院去了.

木柔桑與楊子軒沐浴更衣,換上素淨的衣裳,這才帶了四夏往祠堂那邊行去,在經過花園的一個叉口時,眼尖的夏語瞧到了墜兒隱入花叢中的一處裙角,又回頭看了看眾人欲行去的路.

"少奶奶,奴婢剛才好似瞧見了大少奶奶跟前的墜兒."

楊子軒聞言譏笑道:"怕是有人狗急欲跳牆了,哼!"

木柔桑見他難得痛快,自是不會提楊子智這厮壞了好興致,忙道:"好啦,夫君的能力擺在那兒,便是不要那位子,往後也能自己混個好官做做."

"還是娘子最了解為夫."楊子軒十分臭屁地回應.

"咱們走吧,即然墜兒來了此處,想來大哥怕是追去了祠堂那邊."木柔桑輕輕拉拉他的衣袖,示意他不要煩惱.

楊子軒轉而伸手牽住她的小手,臉色緩和不少,說道:"知娘子不甚在意這些虛的,只不過有便宜不得是王八,走吧,該是咱們的便容不得他人再奪了去."

木柔桑堅定的目光落在他一雙墨眉上,說道:"娘親泉下有知,定會十分開心,走吧,今天是夫君的好日子呢!"

"夫妻本是同命鳥,為夫的好日子自然也是娘子的好日子."楊子軒緊緊握住她的小手,邁步向祠堂的方向行去.

從東側門出了府,又走過高聳的青磚夾道,轉彎向北,來到了忠親王府後街上,都說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因忠親王之故,原本混個八九品芝麻官的宗親們,有能力效出眾的已提拔上了七品,八品.

小兩口剛來到後街上,便有人不斷的與木柔桑打招呼,又見過楊子軒.

"你怎地與後街上的宗親們如此熟?"楊子軒大感稀奇.

木柔桑驕傲的抬頭挺胸,昂起小腦袋,得意的朝他笑笑.

夏語在後邊說道:"回少爺的話,這一年多來,咱少奶奶與宗親們來往較近,但凡有個收媳嫁女之事,又或是添丁進口,少奶奶都少不得備上一份薄禮送上,是以,宗親們大多認識少奶奶."

楊子軒原本在宗親們心中的地位可有可無,後來經過幾次事便與宗親們走得越發近了,再加上木柔桑一向是個大方的,每每把銀錢都用在了刀口上,很是得宗親們的贊喻.

"娘子辛苦了!待府里的瑣事了卻,我便尋了機會提出分家,娘子想必心中十分開心吧!"

"嗯!"木柔桑笑得眉眼彎彎,很是歡快地猛點頭,她早就不耐住在這破府了.

兩人到了祠堂的外堂處,卻並不見楊子智與忠親王的身影,只有楊君義,楊君輝等人在.

"三侄兒,恭喜了!"楊君義皮笑肉不笑地朝他拱拱手.

楊君輝在一旁也是陰陽怪氣地說道:"真是看不出來啊,原來三侄兒也是頭龍."

楊子軒冷冷一笑,說道:"不過是讓害我的娘的事真相大白."

楊君義與楊君輝對視一眼,一時祠堂里硝煙彌漫!

"哪里的話,三侄兒這也是出自孝心,聽說你父王把大家伙兒喊來便是要把你改在嫡出,只是側妃一事,還是要慎重些好."

木柔桑在一旁卻是瞧出點意思來了,楊君義與楊君輝怕是早就商量好了,不過楊君義是庶子,將來能分到多少家產還難說,楊君輝卻是楊老太君的麼兒子,又是個得寵的,這心思就不難捉摸了.

"三叔,侄媳婦的婆母是良妾出身,雖說為妾卻也是出自清白人家,更生下夫君這樣的好兒子,不但得了先帝的青眼更是得新皇的心思,不知三叔從哪一點瞧出侄媳婦的婆母不能為側妃呢?還請三叔告知!"

她輕輕柔柔地把這髒水給擋了回去,楊君輝無非是怕楊子軒得了世子之位罷了.

"你......"楊君輝平日里便聽自家婆娘說過,這三侄媳婦是個利害的,今日卻是被她堵得一口氣上不去下不來.

旁邊的宗親對木柔桑極熟,又有不少人得過她的好處,更有家人的兒子在楊子軒的酒樓,玉器閣,皮貨行工作.

"是啊,員外郎,三少奶奶說得可沒有錯."

"就是,我說員外郎,你該不會是瞧上了世子位吧!"

"哈哈,人家王爺要傳也是要傳給自己的兩兒子,哪會傳給兄弟."

"員外郎,人家承德郎自有大好前途,又有王爺提攜,將來的成就不可估量."

楊君輝又不是呆兒,聽到這些人言語不敬,便道:"哼,你們是日子過得太松快了?"

"員外郎,我們這叫識時務,一朝天子一朝臣,便是往日我們也不怕你."

"就是,即便是王妃管家時,咱們也不用求你吧!"

楊君輝氣得臉兒通紅,這才明白平日里大家供著他,不過是瞧著忠親王的面子罷了.

楊金氏卻是在一旁婉言道:"好啦,我家夫君不過是先前吃多了幾杯黃湯,三侄子,三侄媳婦,還請莫要怪你三叔."

楊子軒笑得像只狐狸,嘴上說道:"三嬸說的哪里話,三叔也是為了侄兒好,凡事只有講個明白,大家才會心服."卻是叫人看不出他心里的打算.

"員外郎,我們這叫識時務,一朝天子一朝臣,便是往日我們也不怕你."

"就是,即便是王妃管家時,咱們也不用求你吧!"

楊君輝氣得臉兒通紅,這才明白平日里大家供著他,不過是瞧著忠親王的面子罷了.

楊金氏卻是在一旁婉言道:"好啦,我家夫君不過是先前吃多了幾杯黃湯,三侄子,三侄媳婦,還請莫要怪你三叔."

楊子軒笑得像只狐狸,嘴上說道:"三嬸說的哪里話,三叔也是為了侄兒好,凡事只有講個明白,大家才會心服."卻是叫人看不出他心里的打算.

楊金氏說道:"你三叔也是怕人家背後瞎說,再說,二嫂所做的事,呵,你也知不大合適拿到台面上來說,對外還需另外有說詞方好."

經此一說,眾人也不免沉思一番,忠親王妃再怎麼說也是楊絹兒這個正經太子妃的親娘,若是無原無故把劉姨娘扶為平妻記在族譜上,這有些說不過去.

"有何不可為?何需遮遮掩掩?"

卻是楊老太君帶著四香來到了祠堂的外堂,聽得眾人亂糟糟的鬧成一團,把黃梨花木拐杖在地上狠狠一敲.

只見她沉聲音道:"軒兒身為探花郎,只等明年出了翰林院便可在六部曆練,又或是外放為官,庶出這個身份會阻礙他的前途,便是為此點也該記為嫡出."

楊氏宗族最高輩位,最高地位的人一錐定音,直接敲定了楊子軒嫡出的身份,無一人敢忤逆.

"君義,君輝擺香案,王爺呢?"

"母親!"忠親王正好帶著楊子智進來了.

楊老太君撩起眼皮子掃了楊子智一眼,眼里閃過一絲惋惜,又閃過一絲不喜,說道:"王爺來了正好,開祠堂吧!"

木柔桑回頭看了楊子智一眼,發現這厮垂頭喪氣,她輕輕拉了拉楊子軒的衣袖,小聲問道:"夫君,你要當世子嗎?"

"娘子想做世子妃?"楊子軒狐狸眼兒微彎,溫柔地反問她.

木柔桑啃著小指頭想了想,側頭望向他答道:"當上世子妃豈不是要背上那些破事?"

"娘子不想,咱便不要."楊子軒好似早就知道木柔桑心中所想,又道:"娘子的誥命當是為夫來掙,才不要撿那些個誨氣的."

木柔桑無語望屋頂,蒼天啊,大地啊,人家搶破頭爭的位子,到了他嘴里成了誨氣的,她無良的想:虧得兩人是在咬耳朵,忠親王沒有聽到這話,若聽到,不知道會不會因老血大噴而掛了呢?

上篇:第481章     下篇:第48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