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拐個相公來種田 第484章  
   
第484章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第四百八十四章

兩人從後街行至忠親王所說的南書房時,已過了快一個時辰,兩人到時,忠親王也不過是比兩人先到一步.

見到楊子軒與木柔桑過來,示意兩人上前,方才說道:"原先為父一直駐守邊疆,卻是不知那歹毒婦人竟是如此無情."

木柔桑悄悄抬起眼,見忠親王一臉悲憤,懊悔,不知這里頭有幾分是真意?又或楊子軒若不是如此爭氣,只怕也不會有今日之事,而忠親王妃,她的嫡婆母只怕還是高高在上.

楊子軒聞言淚滿衣襟,哭道:"父王,這不是您的錯,當日劉家勢大,兒子便是心中再清楚曲折事非,卻也是敵不過嫡母一手遮天,能活到今日卻是僥幸!"

"是啊,父王,你莫要難過了,嫡母如此行事卻也是欺上瞞下,好在夫君是個機靈的,才躲過了萬般險惡,早聞婆母是個敦厚賢良的,卻是可惜了......"

木柔桑雖捉摸不透忠親王的心思,卻也知會哭的孩子有奶吃,于是便在一旁幫起腔來.

忠親王這幾年在家中所見所聞,尤其是楊子智的性子很是令他不喜,也越發覺得忠親王妃是個不會教子的.

如今,木柔桑卻是適時的提起已過逝的劉姨娘,卻是叫他很是想念那個溫婉美貌的女子,又見得楊子軒悲痛萬分,這心下便又軟了三分.

木柔桑悄悄抬起眼,見忠親王一臉悲憤,懊悔,不知這里頭有幾分是真意?又或楊子軒若不是如此爭氣,只怕也不會有今日之事,而忠親王妃,她的嫡婆母只怕還是高高在上.

楊子軒聞言淚滿衣襟,哭道:"父王,這不是您的錯,當日劉家勢大,兒子便是心中再清楚曲折事非,卻也是敵不過嫡母一手遮天,能活到今日卻是僥幸!"

"是啊,父王,你莫要難過了,嫡母如此行事卻也是欺上瞞下,好在夫君是個機靈的,才躲過了萬般險惡,早聞婆母是個敦厚賢良的,卻是可惜了......"

木柔桑雖捉摸不透忠親王的心思,卻也知會哭的孩子有奶吃,于是便在一旁幫起腔來.

忠親王這幾年在家中所見所聞,尤其是楊子智的性子很是令他不喜,也越發覺得忠親王妃是個不會教子的.

如今,木柔桑卻是適時的提起已過逝的劉姨娘,卻是叫他很是想念那個溫婉美貌的女子,又見得楊子軒悲痛萬分,這心下便又軟了三分.

"罷了,今日喚你倆過來,是因聽軒兒說過,納吉,大定禮都是他自己掏的銀子,想來那時他手上銀錢必是不多,到是虧待了媳婦."

說到這兒他又思及當日,便是自己卻是因地位高差而反對,如今看來,楊子軒便是有心想攀高枝怕也是拿不出合適的彩禮金.

木柔桑聽了他的話,笑得十分開心,越發乖巧起來,說道:"今日一直忙著夫君的事,想來父王與夫君必是餓了,媳婦已打發了丫頭去端了些新做的點心來."

忠親王原還不覺得餓,被她提起頓覺腹中空空,便道:"你到是個有心的,咱軒兒挑媳婦的眼光不錯,哈哈,且叫人快些呈上來,咱爺倆也有許久不曾在一起進食了."

木柔桑是媳婦子,這兩個大男人吃東西,她便只能在一旁瞧著,伺候著,不過,今日她心情很好,也不計較這些,忙喚了夏畫,夏荷端了素點進來.

又親自為兩人擺上碗筷于八仙桌上,再沏上一壺上等金駿眉,頓時,屋內蕩起清雅的茶香.

忠親王招了楊子軒一起坐在桌子旁,兩人方才一邊吃茶一邊說話,木柔桑十分小意的在一旁為兩人湛茶倒水,卻是悄悄地豎起兩只精靈耳,偷聽忠親王想說些什麼.

忠親王吃了兩塊點心,又喝了兩口茶湯,這才滿意地點點頭,說道:"軒兒心中可是不滿為夫不處置了那毒婦?"

楊子軒放下筷子,方才認真的答道:"若說無埋怨那便是假話,殺母之仇豈能共天?不過,父王暫不處置莫不是看在四妹妹與大哥的份上?"

"確實是看在你四妹妹的份上,如今新皇登基卻遲遲不冊封皇後,哼!卻是小瞧了我忠親王."

忠親王招了楊子軒一起坐在桌子旁,兩人方才一邊吃茶一邊說話,木柔桑十分小意的在一旁為兩人湛茶倒水,卻是悄悄地豎起兩只精靈耳,偷聽忠親王想說些什麼.

忠親王吃了兩塊點心,又喝了兩口茶湯,這才滿意地點點頭,說道:"軒兒心中可是不滿為夫不處置了那毒婦?"

楊子軒放下筷子,方才認真的答道:"若說無埋怨那便是假話,殺母之仇豈能共天?不過,父王暫不處置莫不是看在四妹妹與大哥的份上?"

"確實是看在你四妹妹的份上,如今新皇登基卻遲遲不冊封皇後,哼!卻是小瞧了我忠親王."

忠親王提起此事頓時怒氣沖天,而新皇登基後便有過河拆橋之勢.

"父王一時捏住兵權,皇上怕是一日睡不安穩,不知他為何不立四妹妹呢?"

楊子軒很清楚當今所謂的新皇並沒有立住腳,至少,定王,錦王,襄陽王這幾人怕是要拿此事做文章,至今無人鬧騰不過是因為先帝的七七之數未過,此時鬧起來,便會給敵人把柄,應此,各藩王卻是暫時按兵不動.

"哼,還不是瞧著自己坐上了那位子,不過,為父自有辦法叫他立了你妹妹,而那毒婦的事只能暫且緩緩,更何況剛把你立為嫡子,你妹妹又不曾上位,于她休不能休,下堂不能下堂,若是與她合離,怕是會要貽笑大方."

忠親王說到這兒,卻是奇怪地說道:"這事兒若不處理,你心氣兒怕是難平,若處理了,你大哥與你四妹妹面前我又難交待,所以......"

楊子軒臉子一冷,問道:"父王的意思便是由她去?"

"此事急不得,那毒婦留在家中也是個禍害啊!"忠親王見他不退讓,便知今日須得應承下來,便又道:"且讓我先細細思量一番."

楊子軒聞言不再說話,若對忠親王逼得太緊也是不好.

"為父對于那毒婦一時卻是難辦,也知這些年虧欠你太多."

忠親王現在出門,人人見了他都少不得贊揚一番楊子軒,卻是對于楊子智皆似遺忘了一般,由此可見楊子軒有多出色.

"兒子不會讓父王為難."楊子軒卻是思量著要不要自己親自動手弄死那毒婦.

忠親王見他妥協便道:"這事兒終歸是要有結果的,不急于一時."說到這兒,他從懷里掏出一個紅紙包,卻是遞給了一旁乖巧伺候著的木柔桑.

"原以為你是高攀了,卻不想是委屈了你,這是為父的一點心意,子軒手上雖有兩個酒樓,這些產業在京里卻是不夠看,你且先收下這份禮."

木柔桑朝楊子軒望去,見他點了頭這才接過紅紙包,又向忠親王道了謝.

他又道:"這是我自己名下的一處鋪子,位于城東的一處賭莊,一處是京城近郊的一處百頃田莊,算是給你倆的補償,另你姨娘當年的陪嫁是在那毒婦手上,不過是些首飾及銀錢,那些首飾也不知還剩多少,為父做主,到時折成銀兩算給你,若能尋到幾件便叫人送去給你,也好留著做個念想."

木柔桑沒想到忠親王居然會開賭莊,都說十賭九輸,這賭莊便似個聚寶盆啊.

楊子軒先前哭了那麼久,便是想要多點補償,現下見好便收,又說起了自己娘親遷墳之事.

忠親王摸摸山羊須,思索了半晌方才道:"遷墳一事不急,待我明日上折子請旨,為你娘討個誥命,到時刻在石碑上也好叫後世子孫敬仰."

"即如此,便于今年冬再修葺新墳,到時正好也已挑好了地兒,該打磨的石塊也打磨好了."

顯然楊子軒是打算大操大辦,又道:"到時再請了僧人做上七七四十九日水陸道場,為娘親誦往生經九九八十一日."

楊子軒欲為自已娘風光遷墳,忠親王不好出言反對,便道:"尚可,這事兒由公中拔銀吧,回頭三媳婦去找你大嫂,叫她把這修葺及做道場的銀錢都劃到你們名下."

木柔桑歡歡喜喜的應下此事,她琢磨著這是楊子軒的心結,即然說了打磨石頭都要花將近一年,怕是上頭雕盡繁花異草,龍鳳祥云,便道:"媳婦定會好好操辦此事,夫君這輩子便是想叫婆母能風風光光入祖墳,如今得償所願,做媳婦的必定鞠躬盡瘁."

這事兒便算是說定了,忠親王點頭十分滿意她的進退之間不驕不躁,如今看來,卻是比蘇婉兒那個長媳更有大家閨秀風范.

"你且下去忙吧!"

木柔桑明白接下來的事,不是她這個後宅婦人可以聽去的,便又為兩人新沏了熱茶,這才十分順從的退了出來.

"少奶奶!"

在外頭候著的夏語等人忙迎了上去.

"夏畫,夏荷,你們先在此處候著,若少爺使人便去聽差,夏語,夏蟬,隨我先去綴錦院."

木柔桑吩咐完後,這才帶著夏語,夏蟬慢慢往綴錦院行去.

上篇:第483章     下篇:第48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