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十八章 不想和他說話?  
   
第十八章 不想和他說話?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這,應該就是新聞里那些放棄豪華與奢靡回歸本質人最真實的感受.

大城市里,紛擾眾多,陰謀詭計環繞,到處都是利益,很多時候都讓人模糊了雙眼,磨平了棱角,讓你按照它的節奏走下去.

痛苦,自然是有的,難過,肯定也是在心間蕩漾的.

但,無奈,這就是所謂的選擇.

上輩子太累,本以為努力後就會得到自己想要的,可事實呢?不過是便宜了他人而已.

這輩子,她堅決不能如此!

深呼吸,她張開雙臂歡快地朝那邊跑過去.

天,本來是晴朗的,可不知道怎麼就變了,烏云密布,轟隆隆的雷聲轉瞬即逝.

另一邊,余子翊認真地處理著工作,絲毫沒注意到外面變化的天氣.

姚雪注意到了,可她沒法.

因為太快,縱然給了她反應的時間,她也無處可逃.

她離別墅有些距離,遠遠地看過去,只剩下一個紅點.

抬眸看了眼天空,她無奈地搖搖頭,後四處看了看,找一顆茂盛的大樹,打算到那里躲雨.

找到後,姚雪快步走過去.

可誰知,在靠近時,她沒有注意到腳下的石頭,被狠狠地絆了一下.

疼,滔天的疼意蔓延而來,特別是腳踝處,更是生疼生疼的.

偏偏天公不作美,雨在這會兒猛烈而來.

雨水,不斷地落下,打在姚雪的頭發上臉上身上,不一會兒就將她的衣服全部弄濕.

姚雪本是想挪過去的,可誰曾想實在是太疼了,疼到她想挪動一步都不可能.

這會兒,只能任由著大雨打落了.

沒想到出來散心還要進醫院,這個倒黴啊.

無奈地搖搖頭,姚雪低下頭承受著.

等余子翊將工作處理得差不多,意識到下雨的時候,已經是下午的三點.

他們是十點到這邊的,姚雪出去時間也太長了一點吧.

回蕩的記憶昭示著她沒拿傘,余子翊臉一下就黑了.

連忙關了電腦出門尋找.

等疼痛稍稍緩解一些,姚雪便往目標大樹挪動.

但,她還沒挪動就又傳來刺骨的疼.疼的姚雪倒抽冷氣.

不行,她已經在原地呆了太長時間了,這個雨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停下來,倘若一直這樣……

哦,不!

醫學不敢想象這後果,有一想法在心中越發的堅定了.

她姚雪最不會做的就是坐以待斃!

深吸一口氣,姚雪調整著姿勢,一下不行又一下,稍稍不疼一點就往前面走.

可是,還是很疼,很疼,腳踝根本就不能動.

抬眸看了眼不遠的大樹,姚雪咬咬牙,不行,縱然再困難,自己都必須要走過去.

深吸一口氣,姚雪伸出手,白嫩的手抓住嫩綠的草,狠狠的用力,同時腰和大腿也用力.

就這樣,她一點,一點地往前走.

明明是一小段路,可她卻走了十多分鍾,劇烈的痛不時伴隨著.

與此同時,余子翊撐著傘踏上尋找的路程.

這邊主要是草坪,一眼就能望到頭,只有最南邊才有樹林,想必她應該在那里.

擔心歸擔心,理智可不能沒有.

余子翊從容又快速地走著.

冷,好冷,好冷.

因淋了太多的雨,渾身衣服都濕透了再加上雨還沒有停,那冷意就越發的明顯了.

姚雪收攏了手臂,不斷地搓著,試圖給自己找回一點熱源.

南邊的叢林有些猛,余子翊是從最左邊進來的.而姚雪處在最右邊.

余子翊走得很快,可是也找得很仔細,幾乎沒有遺落一個角落.但他並沒有發現姚雪的蹤跡.

人,究竟去了哪里?

疑惑,在腦海蕩漾,擔心湧上心頭.

另一邊,姚雪覺得自己頭還是疼了,還是那種帶著昏沉的意思.

搖搖頭,把腦袋中亂七八糟的想法甩開,她努力地讓自己集中精力.

時間,一點一點地走過.

天色,越來越暗了,而雨還在繼續,尋找也還在繼續.

余子翊斷定姚雪就在這里面,不敢放棄地尋找著.

終于,在天黑之前余子翊找到了在樹下躲雨的姚雪.

但,在看到她的那瞬間,余子翊臉色全變.

"喂,你究竟是在搞什麼?下雨了不知道回去?"弄得像個落湯雞.

迷迷糊糊中好像聽到有聲音,姚雪緩緩地睜開眼,但看一切都是模糊的,頭昏昏沉沉地讓她分辨不清是夢境還是現實.

她覺得自己的身子一直都很好啊,怎麼現在就淋了一點雨就出問題了?

"梁雨薇,你是傻了還是腦殘了,聽到我說話了沒有?"見姚雪不回答自己,余子翊又說,臉色越發深沉且僵硬了.

"這是現實還是夢境,我是活著還是死了?"姚雪突然微笑,伸手在空中抓了抓.

如果這是夢,怎麼會這麼真實?

如果這不是夢,怎麼會如此夢幻?

余子翊翻了個白眼,走上前來.

交流不通.

當他碰到她的手臂,將她拉起來時,臉色狠狠地變了.

怎麼會這麼燙?

"我好痛苦,真的好痛苦.努力了多年,認真愛了多年,卻只是得到……"意識不清的姚雪開始胡言亂語,腦海里回蕩著種種,心口一陣一陣的疼.

"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這樣,不要的."

"梁雨薇,你發什麼瘋?趕緊醒一醒!"高燒有些厲害,余子翊不免擔心起來.

聽到聲音的姚雪抬起頭,看向余子翊的方向.

"這究竟是夢還是現實?為什麼我會覺得那麼痛苦呢?"姚雪抬手,試圖觸碰余子翊的臉頰,手卻在伸到半路的時候縮了回來.

姚雪自顧自的做法讓余子翊徹底黑了臉.

現在最應該做的是治療,余子翊四處看了看決定扶著她回去.

只是,才剛有動作,姚雪便跌坐了回去.

表情十分的痛苦.

"好痛,好痛."

"為什麼就是要如此的不公平呢?我做錯了什麼?做錯了什麼啊."姚雪只知道她很痛苦,非常的痛苦.

余子翊皺眉,順著視線看下去,看到了她紅腫起來的腳.

隨即他想通了.

他是因為受傷了才沒回去的.

哎.

算了,先帶回去.

隨後,余子翊背起她,一步一個腳印地往回走.

郊外的別墅雖然沒有人住,但定期會有人來打擾,倒也不是一片狼藉,有一些可以用的東西.

將姚雪帶回來後,余子翊脫了她的鞋子.

只是,穿著濕衣服,肯定是不行的.

四處看了下,又找了找,最後在浴室里找到了浴巾.

走到姚雪面前,余子翊深深呼吸,而後又搖搖頭,將腦袋中亂七八糟的想法都排開,這才動手去扯她的衣服.

但,手一碰上她的,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她那曼妙的身子,體溫又升高了.

余子翊黑了臉,怎麼會這樣?

他明明對她沒有多余的想法啊,為何?

哎呀,你在這里想這麼多做什麼?

余子翊狠狠地搖頭,再次將腦袋里亂七八糟的想法排開,伸手去解扣子.

腦袋還是亂的,手也是顫抖的,余子翊從未覺得替人脫衣是一件如此困難的事情.

終于,他將她的衣服脫下,裹了浴巾.

緊接著他打電話,把家庭醫生叫了過來.

在等待家庭醫生的空擋,他燒了水,擰了帕子,覆蓋在姚雪的頭頂.

終于,在等待了半個小時後,家庭醫生來了.

余子翊一見家庭醫生過來,疾步走過去跟他說明情況.

徐教授頷首,朝他擺手:"不礙事."

"徐教授,這怎麼會不礙事呢?你看她現在這樣子……"徐教授是他們一家人對家庭醫生的尊稱,他在當他家醫生時,還在醫學院里任教.

"真的不用擔心.聽你這麼說我知道梁小姐的狀態不算太好,但你也用不著擔心,只是一些外傷,注意護理就是."徐教授說完,拍了拍余子翊的肩膀.

余子翊不安穩的心稍稍平和了.

剛剛,他確實是太著急了一點.

替姚雪看過以後,徐教授又幫姚雪紮了針,說了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就回去取藥了.

余子翊留在這里看守.

靜靜地凝望她蒼白的俏臉,余子翊發現她不一樣了,究竟是哪里不一樣他也說不上來.

但,就是不一樣了.

或許,是她的氣質吧.氣質勝過一切,可以讓女人更加的迷人.

有了藥的舒緩,姚雪睡得平穩了.

余子翊盯著她看了一會兒,發現沒有異常後,拿了一份文件拖了個椅子坐到她旁邊,認真地看著.

大約三個小時後,姚雪醒了.

睜開眼時,她感覺還是很昏沉,不過舒緩了很多,沒在大雨里的難過了.

轉過頭來,她看見在她身邊工作的余子翊.

不用想也知道,是這個人幫了自己.

"謝謝你幫了我."她溫柔地道謝.

聽到聲音余子翊扭過頭來,放下文件,起身走到她面前,手放在額頭上試探了一下溫度,感覺比剛剛降了不少,這才放心下來,不過很快他又板起臉,"你這是在搞什麼?要下雨了回不來也不知道給我打個電話,幸虧這里人不多,地方不是特別大,不然找不到你怎麼辦."

姚雪垮了嘴角,委屈地抽了抽鼻子,"我沒想起來."

余子翊驀地瞪大眸子,什麼?沒有想起來?

"梁雨薇,你是不是那一摔還把腦子都摔壞了?這麼簡單的事情你居然沒有想起來?"

威脅與壓抑同時襲來,姚雪哀怨地瞪了他一眼,"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作用?都已經發生了."

"什麼叫發生了就不必說了?你的腦袋里究竟是裝了什麼東西?"沒好氣地瞪過去,余子翊開啟教育模式,"做錯了事,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懂得吸取教訓,下次還要犯同樣的錯誤."

"這明明就是個意外,根本不是犯錯."姚雪糾正他的用詞.

哎呀,還敢跟他講道理了?

余子翊黑著臉壓下身,對上她的眸,"梁雨薇,不要認為這不是錯!沒有對的都是錯,都必須要糾正!"

這到底是什麼理論?姚雪撇撇唇,不想跟他計較.

她偏過頭,看向一邊.

這是不想和他說話的節奏?余子翊眯眸.

上篇:第十七章 別想跟他撇清關系     下篇:第十九章 說話非要帶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