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二十章 你就這麼怕我?  
   
第二十章 你就這麼怕我?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姚雪搖頭,"我並沒有這個意思,不知道余總是怎麼聽出來的."

"是嗎?你沒有這個意思?"余子翊冷笑,擺明了不相信.

"不過,你有什麼意思我不想追究."把行李箱放在她面前,余子翊瞪她眼,"別做腦殘的事,我會笑話."

要不是時機不對,姚雪真想回他一句,"我想做什麼這是我的事情,與你沒有半毛錢的關系."

但是,她忍了.

現在的情況並不適合說大話.

掏出響了半天的手機,姚雪接起.

"雨薇姐,不好了,你的行李不在了.我不知道這是誰做的."

姚雪翻個白眼,幽幽道:"還會有誰,不就那個神經病嗎?"

見過有病的,還真沒見過如此有病的,不刺一刺對方,心里還真不好受.

"啊,雨薇姐你說什麼?"莫曉曉很著急,"你趕緊回來看看,說不定是遭賊了."

"不用回來看了,已經有人把行李帶給我了,你過來便是."無奈地扶額,姚雪把思緒給拉回來.

"那,那,你的行李……"

"是余子翊拿過來的."姚雪給她答案.

如此啊.

莫曉曉放心下來,又跟姚雪說了兩句,這才離開.

下午四點,姚雪和羅毓一起進了化妝間.

並非是她們一起來的,而是在門口撞上的.

對于這等好運氣,姚雪撇撇唇.有,還不如沒有得好.

微博上的事情稍稍安定下來,這會兒她是不能再鬧出什麼的.

所以,見著這等心煩的人,真的是說不出來的不爽快.

所以……

"我們真的是很有緣."羅毓微笑著扭過頭來打招呼.

姚雪回以燦爛的笑容,"是啊,很有緣."

有緣個毛線啊,這等緣分,分明就是孽緣,沒有是最好的!

"對了,你平時喜歡用什麼牌子的粉底,我的這個效果不好,想換一個."羅毓溫柔地找話題.

姚雪腹誹,你用的粉底牌子是最好的,還用跟她問,分明就是為了嘚瑟.

"我用的只是一般的牌子,效果很一般的.我想和羅毓姐用的比起來簡直是不值得一提."雖然很不高興,但是該應酬的得應酬好.

姚雪一臉謙虛地說.

羅毓笑著搖頭,"咦,這怎麼可能呢?梁家怎麼說都是個大家,家庭殷實,又怎麼會虧待了身為千金大小姐的你呢?"

"難道大家庭就必須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姚雪反問,"勤儉節約是國家的美德,看來羅毓姐並沒有記住."

羅毓臉色白了白,她怎麼都沒有想到,姚雪居然會用勤儉節約來堵她.

見羅毓變了臉色,姚雪又跑來關心,"羅毓姐你這是怎麼了?哪里不舒服嗎?"

羅毓勉強搖搖頭,"沒有,只是很詫異而已."

"這有什麼好詫異的?"姚雪撇撇唇,並不在乎,"人不同,性子不同而已."

"雨薇啊,你過來一趟."高國棟憨厚有力的聲音響起.

姚雪回過頭去看了眼,隨後微笑著應答下,"好的,我知道了,馬上過來."

"羅毓姐,導演根本就不把你放在眼中,現在該怎麼辦啊."助理站在羅毓身邊,很擔心地看著姚雪離開的方向.

羅毓很淡然地看過去,"這個有什麼?也許,只是找她說一說注意的情況而已."

"可是……"

羅毓不耐煩地打斷她的話,"沒什麼可是,做事!"下午的發布會,姚雪的表現格外好,乖乖的一直沒鬧事,即便在說到微博上的事情時,也微笑著一句話帶過,不讓任何人難堪.

為此,羅毓覺得詫異.

她不應該諷刺自己幾句的嗎?怎麼就這麼讓她過了?這實在是有些……

晚上,在劇組住.

深深沉沉的夜空,許多東西蕩漾著,離開了許多,也存在了許多.

想著之前的種種,姚雪覺得有一口氣堵在了心口,很重,壓得她喘不過氣來,同時也為自己的癡傻感覺到悲哀.

很多事情,明明很早就能看清的,可偏偏拖到了現在,讓恨不斷的滋生蔓延.

羅毓,或許你只是無心之失,或許你只是想得到你要的,但,你對我造成的傷害,一輩子都不會好了.

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疼痛在心,如何能好?

發布會結束後,高國棟特意走到姚雪身邊,提醒了她清早有戲.

姚雪微笑著答應下,六點未到就起床化妝了.

她看過劇本,是羅毓演的女主質問她的片段.

看來他也是怕出問題,才特意選了這中等難度的戲,來試一試她.

她,一定會好好表現的!

深吸一口氣,努力地讓自己帶上笑,姚雪去片場.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在半路上又撞見了羅毓.

羅毓溫柔笑著朝她走過來,"聽說今天有我們的戲,不知道你准備得怎麼樣了?"

姚雪揚了揚手中的劇本,"還成啊,不過我怕在演戲中途情緒控制不住,羅毓姐,你一定要注意一下哦,免得被我誤傷了,還說我是故意的."

羅毓臉色僵了僵,正揚起笑容准備再說時,姚雪已經離開了.

助理氣憤地跺跺腳,走上前,盯著姚雪背的眼要噴出火來,"不就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破演員嗎?屌什麼啊.羅毓姐在圈中的名氣比她大了很多啊,憑什麼啊!"

羅毓攔住她,縱然是恨,她也忍住了.

現在在劇組,不是她的地盤,不開心什麼的都要隱忍一下,梁雨薇本來就看她不順眼,她更不能做錯.

"行了,你別說了,這里是劇組,不是我們的地方,你說話的時候注意一點,被別人抓到了把柄,就等著被炒魷魚吧."說完,羅毓快步向前.

見姚雪到了,高國棟朝她招招手,讓她過來.

姚雪過來,高國棟指了指旁邊的凳子,讓她坐下,隨後拿出劇本,跟她講解.

"待會兒你要演的是……"

羅毓走進來時所看到的就是高國棟給姚雪講戲的部分.

怒氣,一下子就冒了起來,直直地沖向大腦.

怎麼可以,怎麼可以!

作為導演,只需要跟演員說清楚走位就可以了,可是她呢?居然能讓他親自講戲,這個憑什麼?

怒氣,在心中蕩漾,一點一點地升騰,到最後埋沒一顆心.

羅毓很清楚,這會兒她不能發火,也不能上前,但她終究沒能忍住,走到了兩人的身邊,還揚起了十分燦爛的笑容.

"導演,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開始?"

高國棟沒忙著搭理她,把要跟姚雪說的都說完了,這才轉過來看她.

只看了短短的一眼,他眉頭狠狠地皺了起來,"你們兩個去化妝,隨後開始."

羅毓頷首,先行離開.

姚雪則站起身,柔柔地跟高國棟說了後才離開.

"雨薇姐,你剛剛是沒有看到,羅毓的臉都快成了豬肝色了."路上,莫曉曉湊近,小聲的說著八卦.

姚雪微微挑眉,並未多說.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羅毓,你不是很喜歡搶別人的東西嗎?現在給了你這個機會,搶一個夠可以嗎?

別以為你是什麼?其實你什麼都不是!

扭過頭柔柔地看了莫曉曉眼,姚雪拍拍她的肩膀,"好啦,認真工作,別說那些有的沒的."

"什麼是有的沒的?"莫曉曉眨眼,裝無辜.

姚雪無奈地搖搖頭,並未多說.

接下來的一天,安穩平和.

傍晚時,姚雪接了個電話,離開了,晚上沒有在這邊住.

夜深人靜,羅毓卻沒有睡意,站在窗邊,想著最近發生的種種,憂愁不已.

哎,怎麼就……

可能是她做的不好吧.

本來她得到這個女主角,很多人就有意見,她的表現又不算好,導演又怎麼會對她有好臉色呢?

她,應該盡心盡力才是.

可是才一天,她卻發現了個大問題,姚雪所演的女二在氣勢上完全的碾壓她.

意思是,即便她得到了女主角,也很有可能是給別人做嫁衣,到最後真正紅起來的人不是她.

這問題,實在是有些嚴重.

她,要怎麼辦才能擺脫這個困局?

哎,早知道會發生這麼多的事,她怎麼都不要這個女一號.

而另一邊,姚雪氣沖沖地從余子翊住的地方出來,嘴巴里罵罵咧咧.

"這什麼人啊,神經病是不是!真以為自己有些本事就可以胡作非為,完全不顧別人的意願?像你這樣的精神病患者就應該到神經病醫院里好好的待著,出來亂禍害是干什麼?"

視線回到三個小時之前.

剛下戲,很累的姚雪才坐到化妝間的椅子上,電話就響了.

她拿出來一看,是余子翊的,當即垮了臉,幽怨地嘟唇.

他會打電話過來,不用腦袋想也知道是什麼事情.

雖然不情願,姚雪還是接起了.

"請問徐總有何事?"她很嚴肅地說.

余子翊被她嚴肅的口氣弄得有些不爽,冷了臉,"好好說話."

"我這是在好好說話啊,余總還要我如何說話?難道你是想教我說話?"

"梁雨薇!"余子翊沉下聲音威脅.

姚雪撇撇唇,不耐煩地催促,"請問具體有什麼事情,如果沒事的話,我就掛電話了,我才下戲,人很累,想要早些回去休息."

"過來."

過去?姚雪皺眉,有種無奈的感覺.

"過去做什麼啊,又沒有事情."姚雪是拒絕的.

"叫你過來就過來,不准多話."余子翊沉吟了下,又說,"如果你確定不過來的話,我就讓高國棟換人."

"余子翊你這是什麼意思?不高興就換人,你當自己大爺……喂喂喂……"被某人激起的滿腔的怒氣還沒有機會發泄,電話就被掛掉.

什麼仇什麼怨啊.

姚雪幽怨地瞪了眼手機,"余子翊肯定是神經病."

誰叫她有求于他呢?

即便是很不想,還是要過去的.

過來時,已經是晚上七點了,結束了一天工作的余子翊正在看電視.

姚雪瞅了他一眼,果斷地收回了視線.

見她過來,余子翊朝她招招手.

姚雪微笑著搖頭,堅決不要過去,"不了."

余子翊沉下臉,"你就這麼怕我嗎?"

上篇:第十九章 說話非要帶刺嗎?     下篇:第二十一章 巴掌狠狠打在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