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一百零七章 好狠的心  
   
第一百零七章 好狠的心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這下可是要出問題的了,余子翊擔心地擰起眉頭.

"你知不知道她們去了哪里?"余子翊又問,心中越發地慌亂了.

莫曉曉想了想,搖頭:"沒有."

另一邊,梁雨薇與黎陌來到附近的咖啡館.

"時間匆匆,感覺好多都不是當初的樣子了."黎陌歎息,扭頭看著窗外.

梁雨薇點頭:"是啊."

然,又能怎樣?

"我從小就喜歡子翊哥,做夢都想和他在一起,並且一直朝著這個目標前進著,路途中不管遇到再多的困難我都可以克服,也不會去在乎有多少風雨.本以為,我很快就會走到想要的明天了,但你突然和他發生了關系,要結婚了.你知道我的心在那一刻有多痛嗎?對你的恨,一點,一點地加深."黎陌直言不諱.

梁雨薇早就料到她對自己的恨很深了.

可是那又如何,都變成如今這樣了,難道還能變回去嗎?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又何必耿耿于懷,是自己的別人搶不走,不是自己的得到了也會再失去."端起咖啡淺淺地喝了一口,梁雨薇淡淡地說,臉上並沒有過多的表情.

"我恨你,非常,非常."黎陌咬牙切齒,一字一頓.

梁雨薇輕笑:"即便你恨我又如何?真的能改變事實?黎陌,你不傻,可為何就要讓自己走進死胡同呢?趁著現在還有回頭的機會,迷途知返吧,不然,你不會好過."

"梁雨薇,你少在我面前說大道理,你明白的我都懂,只是我不甘心,很,很不甘心.憑什麼你就可以不努力便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可是我呢?努力了那麼長的時間,仍舊什麼都沒有."黎陌激動地說,眼睛腫全是恨,指甲也深深地陷進肉里,雖然很痛,可是她卻感受不到.

"沒有,那只能說明這不是你的,你應該收了心."梁雨薇看著她的眼,無比認真地說,"你放手吧,趁著現在還來得及."

"梁雨薇!"黎陌突然加大音量吼她,眼中的火很想將她燒成灰燼.

梁雨薇看著她的眼,不再說話.

"我,會讓你死的!"黎陌一字一頓.

梁雨薇無所謂地聳聳肩,"反正我現在不如你,你要怎麼做我都阻止不了,隨便吧."

"你不怕死?"黎陌眯眸,並不相信.

梁雨薇輕笑,"怕死?"

她都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又怎麼會怕死呢?

縱然有再多的痛苦,她還是覺得和平常的生活一樣.

與此同時另一邊,余子翊瘋狂地找著,只要是偏休閑類的場所,他都會發瘋一般地沖進去,上上下下地找一遍.

隨著找過的地方躲起來,心中的擔憂也就更深了.

雨薇,雨薇,你千萬不能出問題啊.

"既然你不怕死的話,就去拿一瓶酒過來喝吧."黎陌冷笑,"我怕親手殺了你會髒了我的手."

梁雨薇不動,狀態悠閑.

她挑了挑眉,反問:"為什麼要我去?不是你要我死的嗎?"

"梁雨薇!"黎陌瞪她,眸底的火更大了.

梁雨薇挑眉反問:"難道我說錯了什麼,又或這是做錯了什麼?明明是你要我去死的,我並非自願,這樣我都要自己動手的話,未免也太搞笑了一點吧."搞笑兩個字她咬得很重.

"好,你沒有說錯,也沒有做錯,真正做錯的那個人是我,成了吧,你滿意了吧."黎陌咬牙切齒.

"其實,對錯只是在一念之間,根本不必計較."梁雨薇輕輕地說,"你那麼在乎,不過是你不甘心而已.只是你想一下,縱然是我死了,你又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嗎?"

有些東西,未必能夠得到啊.

"這是我的事情,與你無關,你不要插手就是."黎陌不想和她扯,她有一堆叫自己放棄的理由.

走到了你如今,放棄,真的容易嗎?

倘若她可以輕而易舉地說放棄,是不是就不會走到現在了.

說她偏執也好,說她陰狠也罷,她都認了.

"梁雨薇,我給你一分鍾的時間,去拿一瓶酒過來,喝下去."黎陌命令道.

梁雨薇不動,懶洋洋地抬眸看她一眼,"黎陌啊,黎陌,我剛剛的話你還沒有聽清楚是不是?"

她啊,是不會去的.

"殺人是犯法的,我才不會做.你自己了斷,這樣一來我就可以排除嫌疑了."

梁雨薇真的覺得很好笑.

這樣真的能排除她的嫌疑?

警方講究的是證據,若沒有她的逼迫,她又怎麼會喝?到最後還是要被抓進監獄的.

"黎陌,你是真的傻啊."

余子翊一家,一家地找著,找到最後幾乎絕望了.

雨薇,你在哪里?在哪里啊.

人來人往的街頭,人影匆匆而過,卻沒有一個她是她.

突地,他不經意看見附近有家咖啡廳,靠窗邊的黎陌很是顯眼.

余子翊走過去.

"梁雨薇,你不要給臉不要臉."黎陌激動地說著,抄起桌子上的咖啡對著梁雨薇的臉就是一潑.

這一幕,剛好被余子翊看在眼中.

他想都沒想地推了黎陌一把,將梁雨薇虎在懷中.

"你這跟人怎麼這樣,雨薇有什麼錯,你你為什麼就是要找她的麻煩?"余子翊質問,"如果是因為愛情,你不覺得找我更有作用一點嗎?"

"子翊哥,你的心很堅硬,我找你,又怎麼會有作用呢?"黎陌自嘲一笑.

忽而眸里閃過狠戾,她近乎咬碎一口銀牙,"都是你,梁雨薇,全部都是你的錯."

梁雨薇眨了眨無辜的眸,去抽了兩張紙隨意地擦了臉,這才無奈地勾起唇瓣說:"是我的錯又怎樣?你能來咬我啊.黎陌,許多道理你明白,卻不願意放手,造成的結果只能自己承擔.而我可以負責的告訴你,這個後果,你承擔不起."

"梁雨薇,我做事不用你來教!"黎陌吼.

"黎陌,這樣有意思嗎?你為了一份不屬于你的感情去傷害無辜的人,從來不顧及他們的感受.到最後,即便你如願以償地和我結婚了,你也不會幸福.未來,是自己的,可千萬別荒廢了."余子翊知道自己的話沒作用,可還是忍不住地想說.

奢望著,還能去改變什麼.

"我就是奢望了,怎樣,怎樣?"黎陌好笑地勾起嘴角,聳聳肩.

和這種人,永遠都是說不清的,又何必再費心思說呢?

余子翊翻了個白眼,帶著梁雨薇轉身離開.

"感情這東西啊,總是會讓人迷失了方向.之前她還不錯的,可沒想到最後會變成了如今這樣."梁雨薇口氣里止不住地惋惜.

"世事無常,誰又能猜到最後?安心一點,平和一點走下去吧."余子翊安慰.

以前,還不去確定自己的心,現在,他無比的確定了.

沒有誰能取代梁雨薇,沒有誰能代替她和自己走完這一生.

即便明天會有很多的變化,他都會堅定不移地守著她,和她走下去.

"有些時候,我真覺得自己錯了,想努力地去改變什麼,然而,到最後我才發現,這一切都是徒勞."黎陌,她的心一如既往地堅定,她的話根本沒作用.

梁雨薇,你這是何必呢?

她是大人,有理智,做了什麼都必須要付出代價.

帶著梁雨薇回了家,余子翊不放心地叮囑她:"以後不准一個人出門,不管發生了什麼,或者做什麼決定,都要在第一時間通知我."

梁雨薇點頭應下,"嗯,我知道了."

余子翊點點頭,起身離開.

他還有很多的工作沒有完成,不能在這里耽擱下去了.

到公司才打開文件,電話就進來了.

他皺眉看了眼,接起.

"最近生活怎樣?有沒有很開心,有沒有很想我."電話里傳來一很溫潤的男聲,話語帶著調侃.

"你是抽了吧."余子翊沒好氣的損他,"處過一段時間連開場白都變了,果然啊,環境多能影響人."

"我能給你打電話已經很不錯了.要知道我這種溫潤如玉又帥氣的男人是有很多人約的,哪里像你,喜歡板著臉,可不會有女孩子願意親近.我呢,是你生命中唯一一點愛了,你再不對我好一點,我絕對變身吸血鬼回來咬你."

余子翊嘴皮抽了抽,"你打電話來究竟是干嘛的."

他可不會蠢到相信他打電話只是為了關心他.

"你傷害了我,卻一笑而過."洛白居然唱起歌來.

余子翊的眉頭更皺了.

"趕緊的,沒有其余的事就掛電話吧,我很忙."說著,余子翊就要掛下去.

"哎哎哎,你等著啊,干嘛那麼著急,我們都有好長的時間沒好好地說說話了.我很想你,你卻不想我,妄自我把你當成兄弟."說著,洛白歎了一口氣.

"洛白,你故意的是不是?"他們的相處模式是有事說事,沒事各做各的,平時幾乎不會聚在一起.

"我要回來,你來機場接我."

余子翊想都沒想,直接拒絕:"抱歉,我沒時間,你找別人吧."

"喂,你就真的這麼狠心啊."洛白不甘心被拒絕.

上篇:第一百零六章 下不去手     下篇:第一百零八章 轉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