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113-114章 low還是low  
   
第113-114章 low還是low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冷總,人無完人,總會有做錯的時候.難道做錯了就不應該付出代價?黎陌傷害雨薇不是一次兩次,你認為這口氣我可以咽下去?再者,她曾害得我差點破產.固然兩家有交情,她的做法也已經讓這份交情完蛋."不等冷天開口,余子翊又說,眉目擰著,唇瓣噙著笑,表情說不出的怪異.

"你說的是對,只是,我不認為黎陌做錯了."冷天起身,"看來余總是不打算好好的商量,這事就此作罷,我們,再也不見."

說完,冷天走向門口.

"喂喂喂,冷天,你這是干什麼呢?"眼看情況不對,洛白忙出聲,去拉走遠的冷天.

"余子翊是我的朋友,你也是我的朋友,那你們兩個也就是朋友了.既然是朋友,出了問題就該好好地商量,干嘛連說都不說,就要走呢?這麼一來,不就是白費了我一番苦心."洛白頭疼地扶了扶額,"一個壞女人而已,又何必為了她費心機?"

冷天掃過洛白,視線落在余子翊身上,輕笑道:"對于別人她是壞女人,可對于我……"

只要他冷天看中,誰又能跑得掉?

"對于你而言是什麼這與我無關."余子翊起身走到他身邊,"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干預我與她之間的事."

冷天斜看他:"如果我非要干預呢?"

余子翊無奈地聳肩,"這樣的話,我就只能不客氣了."

"怎麼個不客氣法?"想給他冷天難看,還是得需要一些本事的.而他不認為余子翊有這個本事.

余子翊神秘一笑:"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不用急于一時的."

"洛白,抱歉,白費了你的一番好心."說完,余子翊快步離開.

洛白沒去追,只是一臉憂傷地看著冷天:"我說你是腦袋打鐵了.黎陌如何,難道你還看不清嗎?你堅決和她在一起,不惜得罪旁人.你傾盡所有,她卻還不在乎,還會反過來說你如何,如何,這樣的人,根本就不值得."

轉念一想,洛白又覺得自己多管閑事了.

這是別人的感情,與他毫無關系.

"不過呢,這是你的事,你的選擇,我管不了."說完,洛白拍了拍他的肩膀,也走了.

冷天看著空蕩蕩卻異常豪華的包間,腦海里閃過很多,很多.

其實,他也在問自己,值得嗎?

沒有答案.

他不知道別人如何,他是在愛情中迷失了方向.

或許,他根本就不該對她產生好奇心吧.

在醫院里待著,感受到痛苦,黎陌的恨越來越多,越來越深.

為什麼要這麼對她,她不甘心!

想著之前,黎陌覺得自己很幸福.然而,幸福的時光總是短暫的,她的幸福被人搶走了,她不甘心,不甘心!

梁雨薇,我會讓你知道厲害的!

環顧四周,黎陌產生了一想法.

只是,門口有人守著,她又骨折了,根本逃不出去啊.

如今,只能等待時機了.

拍戲,拍戲,每天的工作就是拍戲.雖然忙碌,可梁雨薇覺得很充實.

余子翊不是都能來接自己,偶爾收工早的時候,她就沿著江邊走,把沒有整理好的思緒整理一下,順便再想想接下來的路,還有什麼不滿足.

"你不是很忙嗎?怎麼有時間來江邊走?"羅毓迎面走來.

梁雨薇斜了斜下巴,"怎麼?不准嗎?"

"不是不准,只是覺得你挺搞笑的."羅毓眼中滿滿的都是鄙夷.

"哦,是嗎?"梁雨薇挑眉,"我認為自己再怎麼搞笑都沒有你搞笑."

"我搞笑?"羅毓冷哼,"你怕是有病吧."

"有病的人很多啊,你就是其中一個."梁雨薇心情不錯.

"我這個比較大氣,不喜歡和神經病計較."說著羅毓攏了攏衣服,轉身走開.

"神經病又如何?要你和神經病比較,我覺得神經病更要好一些,因為神經病不會出賣自己的肉體."梁雨薇一本正經地反駁.

羅毓猛地瞪大眼,憤怒從心升起,"你說什麼?"

梁雨薇漫不經心地抬起眼看了她一下,她輕笑道:"悲哀啊,悲哀啊,有些人腦袋有問題也就罷了,聽力也不行了."

說完,她低下頭拿了紙筆寫下一串數字,而後遞給她:"這是有名的專家,專門治神經病的,我建議你去看一下."

"梁雨薇你這個賤人!"羅毓氣急敗壞,拳頭握緊.

"我不是,你是."梁雨薇笑眯眯地回她,"總以為別人在針對你,總想著去收拾別人,看不起別人,總想著潛規則往上爬,跟著一個金主,就想和之前的一刀兩斷,模樣決然.被你傷害的只能痛苦.你說你不犯賤,可是我認為,你所做的事情每一件都很犯賤."

"梁雨薇,你不要血口噴人,我沒做過的事不要往我身上推!"羅毓吼她.

"是不是你自己清楚."說著,梁雨薇冷冷地掃了她一眼,繞過她往前走.

就在她要走過去時,羅毓拉住她,另外一只手高高地舉起,不留一點力氣的巴掌眼看著就要打下來.

但,就在她要打下來的瞬間,梁雨薇控制住了她的手,並反手打了上去.

羅毓錯愕,右臉上的痛提醒著她剛才發生了什麼.

"梁雨薇,你憑什麼打我."

梁雨薇不答反問:"那麼你呢?為什麼要打我?我做錯了什麼?就因為我是所有針對你的人中比較有能力的,所以你每次見我都要諷刺我兩句?你自己做錯了不好好反省還怪在別人身上,你什麼心理?我真的要為你感到悲哀,為何演藝圈像你這樣的人就要那麼多呢?搞得烏煙瘴氣的."

"有時間呢,你還是多去看看書,增長一下見識,提升一下休養.不然啊,即便你爬得再高,low還是low,不會有人會看得起你."梁雨薇勾了勾嘴角,在羅毓想反駁之前開口.

"好好反思吧."說完,梁雨薇轉身離開.

羅毓看著梁雨薇離開的背影,怒氣升騰.

梁雨薇,我一定會報複你的.

只是,她怎麼報複呢?

何總對她是越來越冷淡,好幾次她想去找他都被他借口推辭了.最近他和一個小嫩模走的挺進的.

那個小嫩模要身材有身材,要技術有技術,確實比她好.用不了多久,何總就會把她拋棄的.

到時候,她要怎麼辦?該找哪一顆大樹呢?

要不,回去找陳維吧.

陳偉雖然沒什麼本事,可好歹兩人認識了多年,他不會見死不救的.

只是,她當初把話說的那麼絕,縱然她回去找他,他會原諒她嗎?

羅毓無比地懊悔.

為啥當初就要做得那麼絕呢?

現在該怎麼辦?該怎麼辦?

回去後,梁雨薇把在江邊遇到羅毓的事事無巨細地說了,末了補充一句,"哎,人啊,就不應該犯賤,做錯事情的代價那可是相當高的."

"羅毓還是不願意善罷甘休?"余子翊問,額頭一陣一陣地抽著疼,很不舒服.

梁雨薇點頭:"是啊.她啊,自從換了個金主後,比之前好高傲了,就像全世界的人都應該臣服在她腳下.我就納悶兒了,好好往上走不會嗎?偏偏要這麼搞."

"有些人喜歡犯賤,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喜歡,你由著人家就是,何必管那麼多?"余子翊淡淡地說.

放下茶杯,他起身走進書房,出來時,手上拿著幾本文件.

"看淡一些,想開一些吧."

梁雨薇輕笑著點頭:"嗯,你放心,我會想得開的."

她又不是傻瓜,遇到這種事情才不會憋著.

更何況,她主動挑釁的,羅毓為了報複她,自然得用盡全身力氣了.

她很好奇,最後的她會成什麼樣子?

"哎,你工作怎麼不去書房?"眼看著他拿了文件,在自己面前坐下,梁雨薇疑惑地問.

余子翊一邊翻文件,一邊回答:"都一樣.

"哎,對了,你們找冷天談話,怎麼樣了?"梁雨薇很在意最後的結果.

這事情怎麼都是因為自己而起的,而她呢,就一直躲在後面,靜靜地等著他處理,怎麼都有一些不對.

余子翊歎息,想著冷天的態度就覺得滿滿的無奈.

"哎,這事情得慢慢來."冷天那里不松口,這事情就很難處理好.

"我搞不懂男人的心態了.明知道那個女人心里面有別人,也不適合他,為何他就不願意放手呢?"余子翊頭疼地說.

"什麼?冷天是喜歡上了黎陌?"梁雨薇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氣.

她感覺這世界玄幻了.

余子翊閉上眼,無力地點點頭:"是啊,他喜歡上了黎陌."

好在的是冷天是個信守承諾的人.讓洛白和他說了後,他就真的沒有打擊過余氏了.

現在最主要的就是穩定員工的心,將事業發展起來.

收拾黎陌的事雖然迫在眉睫,但也沒法去做,只好放在一邊了.

"可悲啊,可悲."梁雨薇落寞下來.

她懂,喜歡上一個不該喜歡的人結果有多悲哀.你愛對方,對方不愛你,就注定付出很多,且沒有沒有收獲誰都不清楚.

第一百一十四章拍戲風波

就像陳維,上一世幾乎為他付出了所有,可最後得到了什麼?

不過是涼薄,落寞,痛苦和恨而已.

"淡然一些吧."余子翊翻閱了文件,認為沒錯後,在末尾處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羅毓你得注意一下,這個人的心思不簡單,也特別會做傷害你的事情."余子翊提醒,接著去拿文件來看.

梁雨薇點頭.

她知道的.

對羅毓,她才不會少一個心眼呢!

"你放心吧,羅毓那人也就那麼些手段,注意一點就不會有問題."

余子翊點頭,不再多說,繼續看.

"你工作那麼多,就不該為了我的事傷神了,雖然,某些時候是很難辦,可我相信,只要努力就可以做成功."余子翊這段時間的辛苦她看在眼中,很多時候都想說什麼,可是話到喉嚨就什麼都說不出口了.

還有,什麼要說的意義嗎?

"不,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余子翊快速地掃完,抬起手看了下表,發現時間不早了,他提醒她:"時間不早了,你這段時間很忙碌,有時間就早些睡覺吧,免得累到."

梁雨薇點點頭.

這段時間幾乎就只剩下睡覺時間了,難得的空閑時間也被自己愁掉了.

"你也是,別只顧著工作."去浴室之前,梁雨薇關心著說.

余子翊淺淺笑著,心中滿足不已.

梁雨薇左思右想,還是認為自己應該找黎陌談談話.

要是再這樣下去可不成.黎陌心思不單純,萬一她說動了冷天,再次對余子翊出手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冷天那邊不松口她沒有辦法,但找黎陌談談話,了解一下她的想法,讓余子翊有個准備,她還是能做到的.

跟導演請了半天的假,她一番喬裝打扮,這才偷偷摸摸地來醫院.

她並不像這樣,但,無法啊.她是公眾人物,因電視劇的播出,人氣漲了不少.

對工作,這是好處,可對于生活,這就是壓力了.

但,選擇了這一行,就要承受.

好在她之前已經習慣了,倒不會有什麼.

黎陌的病房門口有兩個人守著,他們會對來看黎陌的人做一個詳細的記錄.

梁雨薇乖巧地按照他們的吩咐,登記了信息,在他們確定無誤且不會對黎陌造成傷害後,他們才放她進去.

黎陌一見梁雨薇就沒有好臉色,冷冷地扭頭到一邊,她沒好氣地問:"你來這里做什麼?是看我成什麼鬼樣子了是不是?現在你看到了,可以滾了吧."

"黎陌,其實你不壞,只是在愛情這條路上迷失了方向,如果你願意,還是可以走回來的."

"我為什麼要走回來?我認為現在的生活不錯,是我想要的."黎陌看著她的眼,眼中滿滿的仇恨,"倒是你,為什麼一次又一次地出現在我的世界里?你難道不知道我討厭你到了極致嗎?"

"你討厭我又如何?我還不是一樣活得好好的?但背負著仇恨的你日子卻不快樂.你明明有辦法改變,卻不願意改變,成了如今這情況,相信你應該也挺後悔的."梁雨薇淺淺笑著說.

"你,早就應該給自己一個機會,給未來一個機會了."微微環胸,梁雨薇走上前,在她身邊坐下.

給自己機會?這話說的是輕巧,倘若能夠輕而易舉地給自己機會的話,她又何必成現在這樣.

"梁雨薇,你是來炫耀自己命大的是不是?"黎陌盯著她,眸中血絲越發的多了.

梁雨薇搖頭:"不,我是來勸你放下執念的."

"你不是我,怎麼知道這是執念?"黎陌冷笑,指著門口,冷冷地下逐客令,"這里不歡迎你,趕緊離開."

梁雨薇歎息,"我還是那句話,若你還是這樣,那麼你必定放不下仇恨,最後只能被仇恨淹沒.到時候後悔,可就沒機會了."

就像她上一世,傻乎乎地直到最後一刻才反應過來,自己是多傻,可惜沒機會了,什麼機會都沒了.

"黎陌,你還是聽我的,放下愛,也放下恨,放自己一條生路.說真的,你現在這樣,沒有人會同情你,你又何必弄到所有人都厭惡你的境地呢?"梁雨薇還是勸.

若是在以前,她必定不會如此.

但如今,有個冷天,她必須要顧忌.

"梁雨薇,你這個賤人.勝利了就來我的面前炫耀."黎陌怒氣騰騰,"是不是覺得我很悲慘?我告訴你,我不慘,只要我還有命,我就還能去拆散你們!"

之前,她還不想做得太絕,即便是在最後一刻,也猶豫著.

可她錯了.自己已經犯錯了,那麼就再大一點吧,反正都沒有人會在乎.

"黎陌,和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在一起不會快樂,你受到的傷害會更多的."梁雨薇苦心婆婆,"新聞上有很多,雖不全面,可到底也反應了情況.若你不信的話,你完全可以去看的."

"梁雨薇你給我滾!"黎陌咬牙切齒,看著她的眸憤怒與恨堆疊.

如此,她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反正她說再多她都聽不進去.

"現在,我只有一句要說的,那就是你會害了自己,你會在最後一刻悔不當初."話落,她轉身離開.

"今天我們劇組來了個新人."把今天的戲拍完,梁雨薇正想去卸妝,就聽導演如此說.

她不由得有些好奇.

除了一些不重要的配角外,其余人都是定了的.這會兒都已經拍了一半多了,怎麼來了新人?

隨著高耀安的聲音落下,一穿著白色長裙的人出現在大家面前.

梁雨薇只看了一眼,便無奈地翻了個白眼,扭頭到一邊.真的是陰魂不散啊,又是羅毓!

不過她有些好奇,她是通過什麼關系進來的?

要知道現在拍攝過半,除了不重要的角色外,她撈不到什麼.

那些角色,羅毓很鄙夷,根本就不會去演.

羅毓淺笑著和大家打招呼:"你麼好,我是羅毓,在接下來的拍攝中會和大家一起度過,希望大家能給予幫助,互惠共贏,謝謝."

梁雨薇撇撇唇,沒說話.

"好了,該拍戲的拍戲,該回家的回家."導演並未多說,招了招手,讓大家散了.

羅毓很乖巧地沒鬧事,正詢問著導演自己要做什麼.

今晚有個聚會,是商討婚期定在什麼時候的.

以前不在乎,現在卻發現,自己很在乎,甚至還帶著一絲期待.

她想,這應該是她的感情變化緣故.

"梁雨薇,你沒想到吧."羅毓叫住她.

梁雨薇轉身看她,只見羅毓環胸而來,唇瓣噙著得意的笑.

"是沒想到,但,冷靜下來後就只覺得鄙夷了.你為了打敗我,不惜一切代價,值得嗎?"梁雨薇看著她的眼,無比認真地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做怎樣的選擇與他人無關.你明知道演藝圈的路艱難,想要往上爬得付出比別人更多的努力.而你,為了資源,為了金錢,不惜出賣自己的肉體,只為了換來大紅大紫的機會.我實在是為你感到不值."

"哼,我的事與你無關,請你不要指責.我來就是想告訴你,我演的是你的對手,戲中你被我打的有很多場,注意了哦."

之前她老用這個來報複自己,她現在就用這一招報複回去.

"你的級別不到家,想要這招那對付我,沒門兒."梁雨薇鄙夷地掃了眼,解釋道,"用這一招必須對劇本很熟悉,對拍攝的角度有把握,不然,導演不會讓你過的."

要不是拍了多年的戲,看過眾多劇本,她根本就不敢這麼做.

羅毓挑眉,擺明了不信,"哦,是嗎?"

"是不是你明天試一試就知道了,又何必來問我呢?"梁雨薇撇撇唇,朝旁邊走了步,准備離開.

"梁雨薇,你站住."

梁雨薇不耐煩地扭頭瞪她:"該說的我都已經說明白了,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啊.羅毓,你這個人真的很煩啊."

"梁雨薇,我不會輸給你."羅毓勾唇得意地笑著.

後者翻了個白眼,徑直離開.

第二天拍戲時,羅毓果然下狠手.

然,她並沒有得逞.

梁雨薇掌握了眾多技巧,對于這類事件也有自己的應對辦法,在她要打下來之前就偏過頭.

等高耀安喊咔時可憐兮兮地看著他,說錯了,重來一遍.

這樣四五次,任由誰都看得出來梁雨薇是故意的.

高耀安坐不住了.

"梁雨薇,你怎麼回事?抽風了還是得神經病了,這麼簡單的戲都NG多邊."

梁雨薇可憐兮兮又委屈地看著高耀安,很委婉地點出,有人故意打她.

"導演,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一看到羅毓的巴掌揚起,我就下意識地害怕,控制不了地想躲.難道導演沒有發現嗎?羅毓打下來的時間要麼早,要麼晚,我們對戲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

這麼一說.高耀安是覺得有什麼不對.

他低下頭去將剛剛的畫面再看了一遍,而後確定羅毓是故意的.

羅毓沒想到這麼早就被看穿了,不免有些尷尬.

上篇:第一百一十二章 談話     下篇:第一百一十五章 不像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