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一百一十九章 偶遇梁雨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偶遇梁雨薇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究竟是什麼?"梁雨薇還在耐心地問著.

余子翊抬眸看著她認真的模樣,心里一動,忽的將她壓下,急切地找到她的唇吻上.

梁雨薇眨了眨眼,皺眉.

他的動作怎麼這麼急切啊.

余子翊全身心地投入.

梁雨薇知道他的意圖,沒有阻攔,反而還放開自己.

夜,在平靜中繼續,屋內,溫暖異常.

第二天清晨,梁雨薇在余子翊懷中醒來.

剛睜開眼就對上某人帶情誼的俊顏,不由得想起昨晚的一切,臉紅了.

天哪,她怎麼會那麼主動呢?

"今天你的戲是什麼時候?"余子翊擁著她,回眸看了眼櫃台上的表.發現時間不早了,也沒有忙著起床.

"是中午的,不過妝有些複雜,我得早一些過去,怎麼了?"

"可不可以請假?"

梁雨薇輕笑:"為什麼要請假呢?"

她一向對拍戲很認真,從不遲到.

"我想你在家陪著我."這段時間發生了不少的事,他都沒有好好地待在她的身邊.

"我不是每天都回家嗎?"梁雨薇挫敗,這男人啊,在某些時候就像個小孩子.

"可是你陪著我的時間不多."他多想她一直陪著自己,可是……

不可能.

她有她的事情要做,而他,也有公司要打理.

"余子翊,你什麼時候成了小孩子啊."梁雨薇白了他一眼,推開他的懷抱,翻身坐起.

就在坐起來的瞬間,酸疼襲擊了她,她忍不住地皺起眉頭.

這,實在是太痛了.

"哎,其實我之前不是這樣的,不知道怎麼就……"余子翊幽怨地咬著唇瓣,仔細地想著為何會變成如今這樣.

"既然成了如今這樣,那就這樣啊."梁雨薇深吸一口氣,將痛壓下,再次嘗試起來.

然,沒起來.

她想,今天不要想能好好地拍戲了.

"都是你."他瘋狂,她也跟著瘋狂,現在他沒事,自己卻連床都下不了!

余子翊輕笑,"是我不好,以後不這樣了."

"你的話能信,老鼠藥都能吃了."梁雨薇撇撇唇,又倒回來.

余子翊將她攬在懷中,親了她的唇瓣一下.

"既然累,那就好好地休息一天.你看和你差不多身份的人,誰有你忙碌啊."余子翊拍拍她的肩膀.

"自己的人生是自己選擇的,別人安逸,我不安逸,這是我選擇的路,我沒資格去怪別人.且,堅持才重要."梁雨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再次起來.

"是你選擇的人生,可就因為如此,你就不好好地對待自己了嗎?你看你,這段時間多忙,我一公司總裁的忙碌程度都沒有你的大."這段時間她的壓力不小,一部劇連著一部劇的拍,再加上一些亂七八糟的通告,她能在家的時間少之又少.

他不反對她努力地工作,可若是連身體都不注意,這可就有些過分了.

"我選擇的路,即便是再累,再痛,我都會堅持."梁雨薇下了床,捂住重要部位,把扔的很凌亂的衣服撿起來,貓著腰往浴室跑.

余子翊看著梁雨薇離開的背影,心中閃過很多的感受.

你啊你,為何就如此忙碌呢?

拍完戲有些早,梁雨薇去了商場.

快要到冬天了,新一季的衣服又上市了,她得去采購一些,還有什麼時尚雜志也得訂購.

這些很麻煩,她很不願意去做,但這是作為明星必須要走的路,她反感也只能繼續.

"刀戟聲共絲竹沙啞,誰帶你看城外厮殺,七重紗衣,血濺了白紗……"略有些桑倉的歌聲響起.

雖然不算好聽,可是很用心.

梁雨薇不由得想起了之前,自己是如何,如何地努力,只為了獨立創作出一首歌.

最後歌成了,唱歌的事情卻被耽擱了.

向來,還是有些惋惜的.

"到頭來算的那一卦,終是為你負了天下……"

梁雨薇不由得跟著歌聲輕聲吟唱.

"回到那一刹那,歲月無聲也讓人害怕,枯藤長出枝椏……"她一邊唱一邊朝那人走過去.

眼前的景象全部換了.

她沉浸在歌詞中,用心地演唱著.

莫曉曉跟在她的身邊,看著她的舉動有些詫異,她沒有拉著她,而是站在原地,靜靜地聽著.

梁雨薇的聲音不算好,還帶著較濃的鼻音,唱歌,其實不合適.

可是,現在的歌手有那麼多,歌曲也有那麼多,簡單的有火的,複雜的也有火的,這,誰都說不一定的.

主要還是看的聽眾.

但,有一點毋庸置疑,情感.

你唱一首歌,只有傾注了情感,才能得到共鳴.

梁雨薇唱完一首,身邊響起掌聲.

梁雨薇淺淺地笑著,淡然地接受人家的掌聲.

"挺不錯的啊,我很少聽到誰能把一首歌的情感掌握得如此好."洛白帶著淺淺的笑走過來.

梁雨薇只是淡淡地點了下頭,並沒有多說.

一首歌的情感想要掌握好,並不容易,而她只是臨時起意,效果並不好.

"你是專業歌手嗎?又或者是從事這方面工作的."洛白問.

梁雨薇皺了下眉頭,她不認為有必要告訴他這些.

"臨時起意而已,你又何必放在心上,又因為這樣產生了好奇心呢?人海茫茫,遇到錯過有太多,太多了."說完,梁雨薇微微頷首,轉身離開.

洛白這人就有些這種性子,你越是不讓他知道,他的好奇心就越是重.

"喂,我挺喜歡你的,交個朋友吧."

梁雨薇扭過頭來,淺笑著問:"為什麼你喜歡我就要交朋友呢?"

"難道你不喜歡我嗎?畢竟我是這麼的可愛."洛白向梁雨薇拍了個媚眼.

梁雨薇無奈地翻了個白眼.

果然啊,神經病很多.

"我覺得你的腦袋有問題,建議你到神經病醫院看看."說著她從背包里拿出隨身攜帶的紙和筆,快速地寫下一行字放在他手上,而後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

落白愣愣地看著出現在手上的紙條,嘴角勾起漂亮的弧度.

這個女人,還真的不一般.

他,挺喜歡的.

回來路上,落白打通了余子翊的電話,"你不知道我今天在路上遇見了誰."

某人,興致高漲.

余子翊淡淡地挑了眉,回:"誰啊."

"一個唱歌很好聽的女孩,我上去搭訕,她把我認成了神經病,像我這麼風流倜儻又瀟灑肆意的帥哥,怎麼會是神經病呢?"

余子翊抽了抽嘴角:"我認為她的反應沒錯."

這人,從來就不正經.

一天都嘻嘻哈哈的.

"喂喂喂,你怎麼說話的,在你眼中我就是個神經病是不是?余子翊,你還是不是我朋友啊."落白對余子翊落井下石的反應很不爽,"上次的事情要不是我幫你,你能順利地解決嗎?你這個人啊,就是典型地忘恩負義."

"既然你知道我是個忘恩負義的人,又為什麼還把我當朋友呢?我是有心計,可你是傻缺,任由著我算計."余子翊云淡風輕地說.

落白無語地望著天空,哎,他怎麼就那麼傻呢?

"對了,我把她的樣子形容給你聽,你把她的樣子做出來,然後我去調查一下.我對她實在是太感興趣了."

"你等我一會兒哈,我很快就來你公司."某人還不知道即將要發生什麼,無比地高興.

買了衣服後,梁雨薇回了梁成家.

這里,從來就不是她的家,但她必須要把它當做家.

里面的人,是她的父母,縱然排斥,也是她的親人,是真心實意在關心著她的人.

"爸爸,媽媽,我回來了,你們最近還好嗎?"梁雨薇帶著甜甜的笑容走進去.

梁成正在書房中工作,聽到聲音,他走了出來.見是梁雨薇回來了,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是雨薇回來了啊."他慈祥地笑著.

梁雨薇放下手中的東西,朝梁成走過去,然後抱住他.

"對不起,爸爸.最近我有一些忙,要處理的事情有些多,所以可能冷漠了你們."作為兒女,對父母,一定得孝敬.

"這沒什麼,只要你開心快樂,我們也就滿足了."梁成心里暖暖的,因為她的話.

梁雨薇知道,許多話不用說,但大家都是清楚的.

雖然梁成要她以工作為重,可是還是希望她可以回來的.

"爸爸,對不起.我知道因為選擇的事業原因,幾乎沒有辦法陪在你們身邊.你們是可以體諒,理解,但我不.只是,都已經選擇了,也就只能如此走下去了."

未來的事情,誰都說不准,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只是希望能夠平靜安穩地走下去而已.

"你們放心,我不會在這個圈子待上很長的時間,只要完成了任務,我就會離開."娛樂圈,上一世待了,這一世是不想再待下去的.

畢竟差不多的生活會讓自己厭倦.

她,需要嶄新的生活.

"你啊你,根本就不用想這麼多的."梁成歎息,"年輕人,忙忙碌碌的都是在拼事業,哪里有多少時間照看老人啊.我們呢,也不是孩子,不是處處都需要人操心的,你有什麼想做的都去做,等覺得人生圓滿了,再來顧及我們也是沒有關心的."梁成寬慰.

上篇:第一百一十八章 他想要     下篇:第一百二十章 對她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