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不吃虧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不吃虧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梁雨薇一把眼刀斜過去,"那你的意思是,玩貝殼很適合我了?"

"我……"余子翊撓撓頭.

他發現這會兒怎麼說都是錯.

"余子翊,你自己一個人度假吧.我,不伺候了."說完,梁雨薇氣呼呼地就要走.

余子翊連忙拉著她,用她掙脫不開的力氣控制住她,頭放在她肩膀,不停地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梁雨薇掙紮,後發現掙紮不開,憤憤地盯著他:"要你放手就放手."

"雨薇,我知道錯了.我馬上去撿貝殼."說完,余子翊拉著她來到她之前指著的拿出,騰出一只手把貝殼撿起來.

就在他撿起貝殼遞給她的瞬間,耳邊響起卡擦聲.

某人很得意地看著照片,唇瓣勾著魅惑人心的弧度.

"嗯,余氏總裁沙灘玩貝殼,愜意無比.你看這個標題怎麼樣?"梁雨薇眯眸看著他.

她就是不想咽下這口氣,所以拼了全力,也要扳回一局.

余子翊扶額,無可奈何地看著她.

這孩子……

非要爭出個勝負.

倘若今天他不認輸的話,晚上估計得睡沙發了.

"余總,想欺負我,還是需要一些本事的."或許是太堅強了,不論遇到什麼,她都不准許自己落在下風.

余子翊寵溺地揉了揉她的腦袋,"不是說要玩貝殼嗎?走,我們去搜集一些,然後送去加工,打磨成項鏈."

"嗯."梁雨薇點頭.

撿貝殼時,梁雨薇也不老實,趁著余子翊矮下身子時,居然抓了一把沙朝他掃過去.

沒有防備的某人被打了一個正著.

冷冷地看著捂著唇笑得正歡的某人,余子翊斜勾了薄涼唇瓣,威脅之意很濃,"雨薇,我剛剛是讓著你的."

"讓著怎麼了?難道讓了就不能再讓?"梁雨薇瞪他,微微挺胸.

"是,是,是,讓了還可以再讓."余子翊笑著,心暖暖的.

她那傲嬌又帶著點小女子的樣子實在是太迷人了,他忍不住地想要一親芳澤.

想了便去做了.

深邃的眸子鎖住她,緩緩地朝她走過去.

梁雨薇在余子翊走過來時,就知道他要做什麼了.

她想跑的,可不論怎麼,她都挪不開步伐.

直到他唇覆上來,給了她一個溫柔又不失急切的吻.

"雨薇,我們應該可以這麼相處一輩子吧."余子翊的聲音在頭頂響起,帶著對未來的無限憧憬.

梁雨薇點頭:"嗯,可以的."

只要你不會離開我,那麼我鐵定不會離開你.

因為,你已經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此時此刻,梁雨薇也才知道,感情,可以如此的簡單,純粹.

"作為對你剛剛偷襲我的懲罰,我決定晚上陪你一起洗澡."余子翊說完便放開她.

徑直走向稍微遠一點的地方,繼續撿貝殼.

什麼叫做懲罰?梁雨薇有些呆愣.

一起洗澡?

丫的,余子翊腦袋里究竟裝了什麼?難道除了那檔子事以外就不能想一些別的?

某人表示深深的無語.

她好不容易才出來,特別,特別地想享受乾淨純粹的陽光,瀟灑愜意地生活啊.

所以,她一定不能讓他得逞.

余子翊撿了接貝殼,抬眸掃梁雨薇.

發現她嘟著唇站在原地,潤亮的眼睛里閃爍著眸中堅定的光.

不用猜也知道她這會兒在想什麼.

然,他決定的事情有誰可以改變?

兩人又鬧騰了一會兒才回酒店.

此時,梁雨薇很累,但也很精神,一點都不想睡.

"我從沒想到,外面的世界是這個樣子."原來生活可以不用太忙碌,瀟灑愜意得很舒爽.

余子翊輕笑著看她,向服務員要了兩瓶飲料,其中一瓶放在她的面前,"所以啊,以後記得多出來走一走,不要只顧著工作."

工作,不過是為了保障生活而已.

"不,工作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梁雨薇堅決地說,眼睛里堅定的光很純粹,也很漂亮.

余子翊轉念一想發現確實如此.

揉了揉她的腦袋後,就沒做什麼了.

"好了,你不說很累麼?趕緊吃點東西,好好地休息一下,然後晚上我們一起做運動."余子翊說著站起身.

"余子翊,你腦袋里面就不能裝一點別的東西?"梁雨薇咬牙切齒.

做運動,做運動,只知道做運動!

"雨薇,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床笫之間的事情不是再正常不過嗎?"余子翊說的一本正經,梁雨薇卻爆紅了臉,咬牙切齒.

"余子翊,我們是出來度假的.你要是再說,再做的話,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梁雨薇咬牙切齒.

把水遞給他,梁雨薇氣呼呼地轉身離開.

余子翊在後面無趣地摸了摸鼻子,難道男人想這個不正常麼?

為了防止余子翊不顧她的意願,梁雨薇進了房間後,就把門給反鎖了.

余子翊好笑地摸著鼻子,去前台招來房卡,把門打開.

梁雨薇一聽到動靜,警惕地往門口看去,"喂,你怎麼進來了."

見是余子翊,心頭各種感覺都有了.

"雨薇,你認為你可以攔住我嗎?"余子翊輕笑著走上前.

那模樣猶如獵豹優雅地在盯著自己的獵物.

梁雨薇不斷地往後退.

余子翊緩緩地走來,最後將她逼到牆角.

"余子翊,你這是要做什麼?再這樣我就要生氣了."梁雨薇氣惱地瞪著他.

"雨薇,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難道你不應該滿足我嗎?"余子翊的聲音低沉喑啞得厲害,聽起來有種別樣的味道.

"我,我,我為什麼要滿足你?"主要是這個男人做起來實在是太猛了,她根本受不住.

"還有啊,你自己反思一下,明明就是你做多了."想著昨晚,她臉不爭氣地紅了.

這人,精力實在是太旺盛了.

"我哪有?"余子翊反駁,握住她的手,帶領她去神秘地方.

梁雨薇臉紅的可怕,拼命地想縮手,可是卻被人抓得緊緊地.

"余子翊,你要是再這樣,我可就生氣啦."梁雨薇板起臉.

余子翊看著她,眸間帶笑,"雨薇,你要為了我好啊."

梁雨薇掙脫不開,手中被塞了個知道是什麼東西她又特別不願意承認的東西.

"余子翊,你今天對我所做的一切我都會告訴爸爸,到時候看他怎麼收拾你!"

梁雨薇威脅.

余子翊絲毫不把她的威脅放在眼中,他只知道這會兒該做什麼.

"余子翊!"梁雨薇憤憤地瞪著他.

"我都說了多少遍我不願意了,你為什麼還要強迫我?難道你強迫我,會特別地有感覺嗎?還是,在你眼中,我就是一個玩偶,活該沒有生氣."

"不,不是的."余子翊想都沒想,搖頭否認.

"既然如此,你又為什麼不願意顧及我的感受?男女的體力是有差別的,你要是這樣,那麼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的說的."說著,梁雨薇扭過頭.

余子翊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雨薇."余子翊吶吶地喊.

"余子翊,我們的婚姻還長,會在一起生活一輩子的我們遲早要學會體諒對方.現在就這麼點點事都要爭吵,冷戰的話,我覺得婚姻根本就沒有必要開始.你很優秀,我也不差,即便離婚了,再找,也不困難."梁雨薇冷靜地說,面容清冷,表情沒有半點的變化.

"雨薇,你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不想知道你是什麼意思,我也清楚,你有要求並不過分.但,麻煩你,拜托你,考慮下我的感受."梁雨薇趁著余子翊松動,掙脫了懷抱,她冷冷地看著他,"大家都有性子,莫要觸碰到底線."

"雨薇……"

"我想現在的我們都不夠冷靜,分房間吧."說著梁雨薇走到放行李箱的架子旁邊,拿了銀行卡和身份證,"我自己去開一間."

說完,她轉身走出去.

余子翊卻一把抱住她,語氣帶上了慌亂,"不,我不讓你走."

梁雨薇斜眼看他:"那麼你要怎樣?這個問題就像放在這里,不解決了?"

"雨薇,對不起.我……"余子翊知道自己錯了,可是卻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不,你沒有對不起我的地方,我們兩個只是所處的角度不同而已,就這樣吧."說完,梁雨薇繼續掙紮.

然,余子翊的桎梏實在是太緊,她根本就掙紮不開.

梁雨薇涼涼地看著一方,冷笑:"余子翊,你這又是何必呢?"

"對不起,我知道錯了,下次再也不這樣了.雨薇,希望你別離開我."

"我不會離開你,但,現在的你我都不夠冷靜,需要冷靜."話落,梁雨薇繼續掙紮,然而,還是掙脫不開.

"余子翊,我給你一分鍾的時間,立刻給我放手,否則的話,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梁雨薇冷冷道.

余子翊還是不想放,可目前的狀況,如果自己不放的話,很可能死得很慘的.

她的聲音已經很冷了,要再折騰下去,一定會發火的.

本來是度假,又何必搞出事情呢?

上篇:第一百三十一章 度假     下篇:第一百三十三章 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