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一百三十九章 為何她要走  
   
第一百三十九章 為何她要走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只是兩個月而已?"余子翊聲音又冷了許多,"你知不知道兩個月會發生太多的事情了."

他不願意她離開自己太長時間.

"余子翊,我知道你是關心我.但這事,我堅持."這是個很好的機會,放棄,真的很可惜.

余子翊涼涼地掃了好幾眼低下頭的梁雨薇,深吸了一口氣,扭頭到一邊.

"你在為了我們的小家奮斗,那麼我同樣."

"奮斗工作就是,沒必要離開我啊."余子翊無奈地歎息.

扶了扶額,他打斷梁雨薇即將要說出口的話,"好了,好了,什麼都不要說了.時間太晚了,回家休息吧."

第二天,墨晶抽了個時間去余氏.

余氏的變化他知道,然他不會多說任何.

說難聽一點,這事兒與自己沒有任何的關系.

"臭小子,沒事讓雨薇去那麼遠的地方做什麼?"余子翊一見墨晶進來就氣呼呼地說.

墨晶淺淺笑著,並沒有因為他的話而有半點表情變化,"工作是為了更好的生活."

"難道你覺得我還不夠強大嗎?不能好好地保護雨薇嗎?"余子翊白他.

墨晶搖搖頭,靜靜地解釋:"這是不一樣的.雨薇的性子好強,她拼命地工作,不過是想得到大家的認可,同時也可以與你比肩,盡管是完全不同的領域."

"這部劇是一個很好的跳板,只要她抓住了這個機會,前途無量."

誰都希望自己能更上一層樓.

"你說得再對又如何,總之,我不會同意!"余子翊還是堅持.

墨晶抬眸看他眼,彎唇笑了笑,坐下來要服務員給自己一杯白開水.

"你有你的堅持,而我也會堅持我的."

犀利的眸光落在他身上,余子翊含著壓力的聲音襲來,"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而已,余總不會聽不懂吧."墨晶淺笑著說.

"你!"

余子翊狠狠地瞪他,"你要是敢,我定不會讓你好過."

說完,他起身揚長而去.

墨晶無所謂地聳聳肩.

等梁雨薇拿到了視後,你就不會是這個表現了.

這一天,應該不會太遠.

余子翊吩咐保鏢盯好梁雨薇,一有不尋常的舉動就要通知他.

他以為,自己裝了四只眼睛在梁雨薇的身上,她應該跑不掉了.

可不曾想,她居然甩開了保鏢,過去了!

這讓余子翊很是憤怒.

憤怒地打電話過去,得知的消息是她已關機.

這邊的風景很好,空氣清新,陽光明媚.

拍戲的地方是有名的風景區.

"哇,好漂亮."莫曉曉忍不住地發出感歎.

梁雨薇帶著淡笑,拿出手機拍照.

"雨薇姐,這里的風景很別致,和我們那里完全地不一樣."莫曉曉笑得嘴巴都快合不攏了.

"別致的風景看看就好."風景再美,不是停留的地方也無用.

"但有機會來看看也是很不錯的啊."美好的地方就要去看看,讓自己心胸寬闊.

"這里是很有名的風景區,等你們有時間了,找人帶你們四處走走,買些有紀念意義的東西."這邊是很美,但不見得還有機會再來.

從梁雨薇身後走上來的墨晶說.

梁雨薇點點頭.

"先過去."墨晶口氣一如既往地平靜,"導演已經在等著我們了."

過來後,導演先介紹了主創,而後說了一下拍戲的計劃,隨後就讓眾主創去化妝,待會兒就是開機儀式.

有個人很熟悉,自從導演介紹了主創後,梁雨薇的視線就一直停在她的身上.

實在是太驚訝了,她怎麼會是女二……

隨後,他們進化妝間化妝.

"沒有想到我們是同行啊.那天晚上實在是太感謝你了."白若霜主動走過來拉住她的手,"若不是你有你,我真不知道現在的自己是什麼樣子."

梁雨薇淺笑著拍拍她的手,"這是命中注定."

"嗯."白若霜重重地點頭.

想起這段時間發生的種種,白若霜真覺得世事無常啊.

"雨薇謝謝你,若不是有你,我恐怕成不了現在的樣子."她,真的是被幸運之神眷顧了.

"現在我們是同事,要一起工作不少時間,希望合作愉快."梁雨薇淺笑著伸出手.

白若霜伸出手回握了一下.

而後,她放開,倒退多步,九十度深鞠躬,十分認真地說感謝:"真的是太謝謝你了."

"好啦,不過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而已,你不必特意放在心上的."梁雨薇對這些小事一像不放在心上.

"可是,就這麼小的事卻救了我,我必定要感謝的."

沒了梁雨薇的世界,很孤單,很難過.

余子翊悶悶地看著已經處理得差不多的工作,煩悶地扭頭到一邊.

嗡嗡嗡.手機響了起來.

余子翊掃了眼,勾起不壞好意思的笑.

正愁煩悶不知道怎麼打發時間,你就送上門來了.

"洛白啊,我們去常去的那家酒吧吧.我請客."接通電話余子翊就說,抬手看了下表,"晚上八點."

洛白皺眉,不對啊,他會輕易地請客?

"余子翊,你是不是哪根神經不對啊."從來都只有他被敲詐的份兒.

"怎麼?我難得慷慨一次,你還不捧場?那算了,我一個人喝悶酒吧."說著,余子翊就要掛電話.

洛白心里一緊,連忙叫住他,"哎,哎,哎,不要啊."

余子翊挑了挑眉,"怎麼?"

"怎麼了?聽你的口氣好像很幽怨啊,是被人拋棄了嗎?"

是,他是被拋棄了.

一想到拋棄他的人他就咬牙切齒,從來還沒人敢這麼對他的.

"是,我被拋棄了."

聞言,洛白眼多了晶亮,"快,快,快說來聽聽,你是怎麼被拋棄的."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新聞啊.

他余子翊可不是隨便誰能戲弄的.

"你說我是怎麼被拋棄的?"余子翊涼涼地掃了眼地面,不給他繼續八卦的機會,"我現在就問你一句話,是去還是不去."

"去,去,去,當然是去啊."

誰不去誰是傻瓜!

"那好."說完,余子翊掛了電話.

酒吧,是最亂的地方,也是最好釋放情緒的地方.

坐在吧台上,喝著高純度的威士忌,余子翊眉頭都不皺一下.

一想到某人的做法,就恨的是咬牙切齒.

真的是,太過分了.

"喂,你怎麼了?"洛白皺眉,略有些擔心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余子翊是個很有分寸的人,一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他這樣,必定是有事情發生了吧.

余子翊看她一下,勾唇聳肩:"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了."

郁悶,那是肯定的.

畢竟,從來沒有誰能夠抵擋他的魅力,他看重的人更不會從他的身邊離開.

然而,他錯了,大錯特錯了.

梁雨薇喜歡他可還是從他的身邊離開了.

"洛白啊,你覺得為我這個人怎麼樣?"喝了不少後,余子翊扭頭問洛白.

洛白皺眉看著他,疑惑不已.

他這麼問是什麼意思?

"我覺得你這個人還是挺好的."洛白給了個很中肯的答案.

余子翊給他一枚大大的白眼,"你是一如既往的腦殘啊."

洛白不樂意了.

明明是在說他的問題,怎麼一下子就扯到了自己身上,他還諷刺了自己.

"余子翊,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得罪了你嗎?諷刺我干啥啊."洛白郁悶不已.

說是他請客,他一直喝酒,自己什麼都不吃!

"你這個啊,沒心."余子翊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繼續指責.

洛白叉腰瞪著他.

有病,腦殘!

"不過,我挺羨慕你的."

沒心,就不會在乎太多,也不會讓自己很難受.

"哎,有時候啊,覺得很憂傷."

"余子翊,我覺得你就是一腦殘,還有神經病.你有什麼不開心的直接說出來啊,這麼說到一半不說干什麼啊."如果他不是他的好朋友,會聽他這里亂七八糟的說一堆嗎?

搞了半天,他什麼都沒理解到.

"你不是我,又怎麼會知道我的感受?我的難過呢?"余子翊輕笑著指著胸口,"我的胸口很痛,很痛,真的很痛."

"有病."賞了他一枚大大的白眼後,洛白叫酒保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

"我說你啊,真的是腦殘了."喝了幾口後,洛白有補了一句.

他很好奇是什麼困擾了余子翊,可是他不敢問.

他知道余子翊的性子.

只要是自己不願意說的,不管是誰來管,他都不會多說一個字.

所以,要想從他嘴里探聽到消息,只能是他自己說出來.

"我覺得自己對雨薇還是不許哦的,可是她為什麼就要從我身邊離開呢?難道是因為我給不了她想要的一切?"

這,不可能啊.

余子翊認為自己的能力雖然不是很大,可一般的事情還是能處理好的.也有足夠的能力給雨薇幸福.

可是,她還是從自己身邊離開了,以一種十分漠然的姿態.

"你說梁雨薇離開你了?"落敗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這,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之前兩人還在秀恩愛啊,這才過了多久!

這,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之前兩人還在秀恩愛啊,這才過了多久!

上篇:第一百三十八章 為你奮斗     下篇:第一百四十章 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