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一百四十章 出事  
   
第一百四十章 出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余子翊點頭,扭過頭來,對著洛白憨憨地露出一口白牙,"是,她離開我了.為了一部劇."

"我不知道那部劇有什麼好的,值得她不顧一切地從我身邊逃走."余子翊費解.

嘿嘿地笑了兩聲後,又去喝酒了.

洛白皺著眉頭想了半天還是沒有想明白.

這,這,這……

不過,轉念一想他又能想通了--工作.

對于演戲,她很認真,無非是走向高端而已.誰,又會放棄任何一個對自己有用的機會呢?

"哎,這事情不嚴重,你不用一直放在心上.雨薇呢,也是個有分寸的人,不會虧待你的."洛白拍了拍他的肩膀,繼續喝酒.

余子翊不相信,瞪他:"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洛白白他一眼,聳肩:"我為什麼不該是這樣的想法?"

"是你,把很簡單的事複雜話了."

是嗎?是他複雜化了?

余子翊看著遠方,眸色幽深了很多.

他,不知道.

拍戲的第三天,梁雨薇迎來了第一場爆破戲.

以前拍的都過于溫柔了.

爆破戲很危險,各方面都要監控到位.

她拍戲多年,爆破戲拍了很多,算是累積了一些經驗,即便有突發狀況,她也可以很輕松的應付.

只是,不知道白若霜了.

梁雨薇想,她之前沒有拍過.

"若霜,你害怕嗎?你過會兒的爆破戲."想了想,梁雨薇還是決定去打聽下情況.

白若霜正在看劇本,聞言愣了下,隨後搖搖頭:"沒有."

"我才從學校里出來沒多長時間,演戲也是憑借著一腔熱血."白若霜吶吶地解釋,眼睛里盛著無辜的光.

聞言,梁雨薇點點頭,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必須要跟你說的一點是,爆破戲會有危險."

"你啊?"白若霜茫然地瞪大眼.

"不過呢,你也不要太擔心了.爆破危險道具組會降到最低,當然,意外還是有的.在出意外時,你應該要注意這幾點……"

梁雨薇詳細地跟她講爆破戲要注意的問題,白若霜聚精會神地聽著,生怕遺漏了任何一處.

"好了,也就這些了.抓緊時間再背背台詞吧,爭取一次通過."布置景都是要花錢的,一次拍不好就得來第二次.

次數多了,浪費也就多了.

這,萬萬不應該.

白若霜點點頭.

不一會兒,導演來叫人了.

"今天是爆破戲,這里面有新人,我講解的時候仔細一點吧."導演的職責是拍好戲,當然也會注意演員的安全.

講解完了以後,他問:"都清楚了嗎?還有哪里不清楚的?"

眾人都搖搖頭.

導演點點頭,喊:"開始吧."

這是一場女主帶著大家逃亡的戲份,在山里面拍,外面的路不好走,他們穿的全是古裝.

這,又為他們加大了難度.

開始女主與眾人走進這里,發現有異樣後,女主帶著他們撤離.

有些人意見不同,女主與他們理論.

緊接著,爆炸,眾人逃亡.

按照原先的路線,停在懸崖邊上的.

可當梁雨薇沖過來時,被人推了一下.

她控制不住地往前倒去.

前面是懸崖啊.

當身體在空中時,梁雨薇腦袋里沒了任何的想法,唯一出現的是余子翊的面容.

對不起,本來答應你要陪著你一起走到老的,可我……

對不起,我離開你,只是想有更好的發展,為了我們的未來奮斗.

余子翊對不起,我到了這會兒總算知道自己錯了.

可惜,已經沒有了回旋的余地.

眼,緩緩地閉上.

另一邊.

導演在監控器看見了這一幕,馬上喊卡,急匆匆地奔過來.

做錯事兒的白若霜低沉著頭,緊緊咬住唇瓣,肩膀一抽一抽的.

"對,對不起.我那時候沒收住手,以至于……"

導演涼涼地瞪了她好幾眼,沒好氣地說:"這會兒解釋有什麼作用?趕緊去找啊."

說著他轉身,大聲吼:"所有人停下工作,去尋找梁雨薇."

要是梁雨薇有個三長兩短,墨晶不殺死他才怪了.

墨晶與他是忘年之交.

鄭晟是除了片場的人第一個知道的.

為了以防萬一,導演封鎖了消息,在沒有梁雨薇確切消息之前,都要表現得很平靜,至少不能讓狗仔抓到把柄.

他知道,是因為他打梁雨薇的手機,一直沒人接.

無奈之下,他打通了墨晶的.

"我想問一下,雨薇現在在哪里,是不是很忙啊."鄭晟注意著用詞,盡可能地讓他的語調平緩.

"怎麼?"墨晶用聽不出語氣的聲音說.

"哦,是這樣的,我有一個地方有疑問,正好是雨薇擅長的,所以來問問."鄭晟隨便扯了個借口.

"抱歉,這個問題雨薇沒有辦法幫你解答."

"為什麼?這對于她而言,是很簡單的啊."鄭晟不解,眉頭皺起.

"即便是再簡單,雨薇也無法幫你解答.其他的,我不方便多說,就這樣吧."說完墨晶立刻掛了電話.

演藝圈里的可都是人精,你稍稍多說兩句,他就能猜出來.

鄭晟疑惑更大了.

想了下最近的工作,他打電話調整了下,然後又讓朋友調查梁雨薇手機的位置.

查到後,立刻飛奔過去了.

與此同時,辦公室里的余子翊心緒不甯.

是非常,非常的不安甯.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一天都是狂躁的.看文件,半天都沒有看進去一個字.

"余總,這是你今天要簽署的文件.最上面的是今天剩下的行程."秘書邊說便進來,把兩疊不算少的文件放在他桌子上.

隨後走出去.

這是他們的相處模式,不說廢話.

"等等."可不曾想,余子翊叫住了她.

秘書疑惑地看過來,不知道余子翊叫住自己是因為什麼.

"在有事情發生之前,你是不是會心慌意亂?"余子翊巴拉了下腦袋,略有些不好意思地問出口.

秘書微微一愣,隨即笑了:"余總,這個問題我不好回答你."

余子翊眉頭皺得更緊了.

鄭晟匆匆忙忙地來了劇組.

"是鄭晟啊.不是聽說你還忙著在敢通告呢?怎麼會有時間過來?"導演淺笑著走過來.

鄭晟巡視一圈,問導演:"梁雨薇人呢?"

導演笑容微微僵了下,很短暫的,"今天沒有她的戲,她沒來片場."

鄭晟眯眸瞪著他,很明顯不相信他說的這個措辭,"雨薇是什麼樣的人,我很清楚.比敬業程度,這里沒有一個可以和她想聽並論.她,又怎麼會因為今天休息就不來片場呢?"

"鄭晟,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不相信我的話嗎?"導演板起臉.

鄭晟涼涼地掃了她一眼,點頭:"確實."

看著導演的眼帶上了巨大壓力,鄭晟緩緩地靠近,一字一頓話說得很慢,"你最好告訴我雨薇現在在哪里."

他有預感,雨薇一定出事了.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白若霜突然沖上來,對著鄭晟一陣猛鞠躬,"要不是我,雨薇她也不會掉落懸崖,失去蹤影,生死不明."

聞言,鄭晟倒抽了一口冷氣,"你,你說什麼?"

雨薇,雨薇她怎麼會……

白若霜委屈地抽了抽鼻子,慌張不已,"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明明跑到懸崖邊上就該停下來的,可腳下打滑,直直地往前撲過去,一不小心,就,就碰到了雨薇,直接把,把她給退了下去."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白若霜哭了,很委屈的.

鄭晟涼涼地瞪了她一眼,冷冷地揮了衣袖扭過頭去,"不准再有下次!"

隨後,他轉身跑開.

白若霜跟過來.

鄭晟來到梁雨薇摔下去的懸崖邊上,仔細地盯著路面,想找出蛛絲馬跡.

"你不要太擔心了,我們有派人尋找,暫時沒有找到雨薇的尸體.我想,她應該還安全."

話落,她就挨了狠狠地一眼刀.

"人,永遠都是這樣.做錯了事才來後悔,這樣,有意義嗎?"

他的聲音不大,卻像是千金壓鼎,每一個字都落在他的心上.

"對不起,我真的不故意故意的.雨薇當初還救過我,我又怎麼會故意讓她去死呢?那真的……"

鄭晟厲聲呵斥打斷她的話:"夠了,現在說這些還有意義嗎?"

白若霜張了張口,還想說什麼的,可話到喉嚨,又被自己咽了下去.

此時此刻,說什麼,都沒意義.

鄭晟仔細地檢查了地面,可因有人走過,痕跡被破壞得差不多了,他並沒有找到什麼有用的證據.

最後,他來到了懸崖邊,探出頭去.

下面是河流,河水沒有太湍急.

若雨薇掉下去,就剛好落在水里.

死的可能性,並不大.

看了看他轉身往下面走.

白若霜怕他會做出什麼過激的舉動,一直跟著.

梁雨薇做了一個夢,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夢里,她不再頂著別人的名字,不再傻乎乎地愛了一個不值得的人多年.

"看,那邊的天空多藍啊."她靠在余子翊的胸膛,勾著淺淺的微笑,指著右邊的天空說.

余子翊隨著她的視線看過去,點點頭,附和著說:"確實."

上篇:第一百三十九章 為何她要走     下篇:第一百四十一章 鐵定不會讓你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