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失蹤了不去找?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失蹤了不去找?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余子翊想了想,"明天吧."

雨薇沒事了,再呆在這里似乎也沒有意義.

這部劇接了,自然沒可能讓她在這時候說結束.

"余子翊,你工作忙就早些回去吧."他能來看自己她很開心.

余子翊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這小妮子,是巴不得把他給推出去吧.

他才不會讓她如願!

"我明天才走,今天你給我好好地休息."命令十足的聲音.

梁雨薇乖巧地點頭,沒有反駁.

去拿了檢查報告,醫生說只是有一些皮外傷而已,其余的沒有什麼大礙.

這下,余子翊才徹底地放心下來.

不過想著她掉下懸崖這事兒,余子翊還心有余悸.

忍不住地叮囑她:"拍危險戲之前給我打個電話,拍完了也給我個電話."

他知道他阻止不了,只好換一種方式與她說.

梁雨薇淺笑著點點頭,"嗯,我知道了."

"還有,和白若霜保持距離."

不管這人是好還是壞,他都不希望她多接觸.

梁雨薇皺了皺眉,本想反駁的,可念在他是如此關心自己的份兒上,也就沒說什麼,點了點頭.

"現在沒事了,去酒店好好地休息吧."

余子翊是第二天一早的飛機,他都還來不及和她打招呼就匆匆地走了.

梁雨薇在休息好了後,去了片場.

她是一名敬業的演員,已無大礙,自然要好好工作的.

來到片場,她微笑的和眾人打了招呼,隨後走到馮生面前,淺笑盈盈地問他,今天有什麼戲份要她拍的.

許多時候,僅僅是個背影,她都會親自參與.

她的敬業讓馮生很有好感.

不過想著自己之前的做法,馮生心虛地摸了摸鼻子.

"對不起啊,雨薇.之前沒有去找你,是因為這對劇組的影響真的……"

梁雨薇打斷馮生還沒有說完的話,"導演,我能明白的."

她演戲多年,這種事情又不是沒有經曆過.

"導演,那些都已經過去了,現在說起其實沒有任何的意義,拍戲,才是最重要的."她看著他,眼神十分真摯.

馮生訝異,沒有想到她真的能不計較.

要知道許多遇上這事兒計較一番是必定的,搞不好還要鬧到上面去.

"如果有我的戲,我就拍,沒我的戲,那麼我就回去休息了."兩業務誒又說,打斷了馮生的思緒.

馮生回神過來,僵硬地笑了笑,"呵呵呵,今天沒你的戲,你再回去休息一天吧."

聞言,梁雨薇點點頭,轉頭離開.

剛走出兩步,她被白若霜叫住.

"雨薇,來這里還沒好好地逛一逛吧.昨天我查經典,發現有幾處很不錯,正好今天你我都沒有戲,一起去吧."白若霜熱情邀約,臉上沒半點負面情緒.

梁雨薇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她這是什麼意思?討好她還是其他的?

"若霜,原來你也有這樣的想法."莫曉曉帶著點驚訝走了過來.

白若霜略有些不解地看過去.

莫曉曉解釋,"我聽說這邊有幾個地方風景十分的不錯,還有很多好吃的,我正愁沒人陪我去,我路癡,怕去了回不來呢,有你,正好."

白若霜了然地笑了,"原來是這樣啊.那麼一起吧,反正大家都是朋友."

莫曉曉激動地點點頭.

梁雨薇淺笑著看著她們,思忖了下開口:"既然你們這麼有興致的話,我也不好意思打擾,我還有一些累,想回酒店休息下."

白若霜剛揚起的燦爛笑容消失了,"雨薇,你是真不想去嗎?之前我聽你說,特別喜歡看風景的."

梁雨薇笑意淺淺:"話是這麼說,不過要有精力啊,我現在精神不好,去了除了打擾你們的情緒外,沒有其他的作用,既然如此,又何必呢?"

"既然如此的話,雨薇就好好地回去休息吧,我和曉曉去逛."白若霜臉上閃過失落,不過她沒有多說什麼.

"余子翊."余子翊剛從機場出來就被人叫住.

扭頭看過去,只見是熟悉的人--黎母.

從上次鬧了後,她就很久都沒有出現了.他以為她忘記了,釋然了,但今天看她來勢洶洶的樣子,想必,是沒有忘記吧.

如果是他,他也不可能忘記的.

畢竟,那是她的女兒.

黎母走近,甩手就給了他一巴掌.

掌風劃過,余子翊本來是可以躲開的,但是他沒有.

任由著巴掌落下,頭偏在一邊.

"對不起."他如此說.

黎母冷哼,"你以為一句對不起就可以抹平我心中的傷痕了嗎?你以為一句對不起就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了嗎?"

自然是不可能的.

只是現在,說什麼都只是徒勞.

"余子翊,我知道你有辦法探聽到黎陌在哪里."黎母還是原來的話題,"我也知道她做了很多的錯事,根本沒有資格求你們的原諒.但是,我請你告訴我黎陌的下落.我是她的母親,擔心她的行蹤很正常."

這個要求,不算過分吧.

余子翊沉默.

黎母抽了抽額角,又說,"就算是我求你了,可以嗎?"

"伯母,黎陌做錯了那麼多,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可以告訴你她的下落,不過你什麼都不能做,即便知道這會兒的她很難受,很痛苦."

余子翊知道,他要是再拒絕,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黎母點點頭.

她是已經被逼平靜了,要是在以前啊,絕對不會就這麼放過他的.

"哎,子翊啊,我以為我們兩家怎麼都會是朋友,可不曾想,落到了如今的下場."簡直是滿目瘡痍.

余子翊低眸看了下手表,抽了抽眼角,時間實在是不多了,不能再在這里耽擱下去了.

"伯母,我的工作沒有做完,就不陪你了.你要的消息我會想辦法,有消息了就會在第一時間通知你."余子翊說著拎著行禮慢慢地走.

黎母點點頭.

路上,余子翊給洛白打了個電話.

與冷天交涉這樣的大事他是處理不好的,交給某人再合適不過了.

不過,洛白聽到這消息,很不爽.

"余子翊,你究竟把我當成了什麼?需要我的時間就打電話,不需要我了,直接一腳踹開,你還有沒有人性啊."洛白咬牙切齒,腸子都要悔青了,他怎麼就交了他這麼個朋友.

余子翊挑眉,絲毫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什麼不妥,"怎麼?你有意見?"

"不僅僅是有意見,而且是有很大的意見!余子翊,你究竟把我當成了什麼?呼之即來揮之即去?"洛白深呼吸,卻怎麼都壓不下心口的怒火.

"洛白,男人之間的友情不就是這樣的嗎?"余子翊面無表情地說,"我不是你,天生有著很濃重的八卦心.現在我還有很多事沒有做,不多說了."說完他掛了電話.

洛白瞪著傳來嘟嘟忙音的電話,氣的氣息不平,咬牙切齒.

話,是那麼多,不過該幫忙的還是要幫忙.

某人認命地去找冷天.

其實洛白很納悶兒,冷天就看上了黎陌呢?

比起梁雨薇,黎陌差了不只一點點.

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洛白提著東西上門來.

冷天悠悠地看了他一眼,別開臉,"怎麼過來還帶了東西?"

"這不是為了表示尊重嗎?"洛白咧開一口白牙,笑得牲畜無害.

冷天邪邪的看了他一眼,冷笑,"我以為你從來不知道尊重是什麼東西,"

很簡單的一句話,卻打擊得洛白潰不成軍.

他挫敗地看著他,"難道我真的有這麼差麼?"

冷天打量著他,皺眉想了想,點點頭.

"哎,為什麼我的運氣就這麼的不好,朋友是交了不少,可是全部都是損友,罪過啊,罪過."洛白哀怨道.

冷天抽了抽嘴角,沒有說話.

他的耐心不多,"你說吧,來找我究竟是為了什麼?"

他是絕對不會相信他來找他只是為了敘舊的.

而兩人之間,根本就沒有說什麼的必要.

"我來確實是有事情需要你幫忙,對你而言,那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兒."洛白直接說.

他與冷天相處過一段時間,知道他的性子.

"我想問一下黎陌在哪里?"

怎麼又是那個女人?冷天不悅地皺起眉頭,周身氣壓也快速下降著.

敏銳的洛白感受到了,忙後退兩步,"那啥,我是幫我朋友問的,你願意回答就說,不願意就說不知道,我回去與他說一下就是."

黎陌這人他知道一些,她的所作所為並不值得人原諒.

要不是有冷天保護著她,現在在哪里是什麼樣子,誰都不好說.不過他敢肯定的是,下場一定十分的悲慘.

"黎陌失蹤了."冷天回答,隨即站起身來,涼涼地看著洛白,"現在沒有疑問了吧."

洛白還因冷天那句黎陌失蹤了,回不過神來.

好好的人,怎麼就不在了?

冷天的本事不是很強大的嗎?現在一個人失蹤了,居然找不回來?

他是什麼意思?

"冷天,黎陌失蹤了你就不去找她,什麼意思?"洛白帶著點質問的語氣,"你知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上篇: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庭廣眾下的鬧     下篇:第一百四十五章 關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