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只是說說而已嗎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只是說說而已嗎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他把所有的過錯怪在我頭上,對我一番斥責,這點,我忍不了.再者,他那個人太怕事情了,但凡出任何一點事兒,他都不可能站在我的角度為我考慮.已經受傷兩次了,我不想再受傷,再難過.余子翊的工作很多,很重,他為了我來回跑,真的很辛苦.以前,我一個人,什麼都不用顧忌,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只是,現在不一樣了,我的身後還有一個他.即便是為了他,我也應該多考慮一些.這些,請你明白.還有,你對我的感情,我是真的沒有辦法回複,如果可以的話,你就收回去吧."說完,梁雨薇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唇瓣,緊緊地咬著.

她做錯了,真的做錯了.

可,錯到如今,除了繼續走下去,還能做什麼?

鄭晟如鯁在喉,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其實他知道,也能懂,他的存在真的是一個多余.

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更控制不住對她的情感.

只要可以關心她,他就一定會去關心.

不管會經曆什麼,不管有怎樣的悲哀.

"對不起,我知道我的話對你太殘忍了,只是我不說,怕你會陷得更甚,我已經幸福了,可是你沒有,我不能自私地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

不知道是多少次和他說這樣沒情面的話了.

可是,每次都得說.

在傷他心時,自己也未必好過.

"雨薇……"鄭晟吶吶地喊,腦袋里什麼想法都沒有了,只有滿腔的悵然若失.

梁雨薇咬住唇瓣又放開,"對不起."

"好了,不說對不起了.我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你不會接受我的情感.我對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的,你不需要有任何的自責."鄭晟深深吸一口氣,對著手機,一字一頓,說得十分地認真,"我知道你不可能接受我的感情,我也不會去強求你,我們就當朋友,做一輩子的好朋友."

忘記她,對于他而言,是很大的困難.

退而求其次吧.

做朋友,一輩子的朋友.

梁雨薇猶豫了下,點頭答應:"好,就做一輩子的朋友."

"好了,現在不說其他的了.我還是那句話,你確定不要演了?你要知道,這是一個很好的劇本,雖然馮生做事真的很差.放棄,可能你就要處在這個位置更長的時間."

梁雨薇低下頭,咬住唇瓣.

這,這會兒她真不知道應該怎麼選擇.

或許,不論她做怎樣的選擇都是錯的吧.

"雨薇,我尊重你.這事情只要你確定了,我就會去應付馮生.我也會幫你和馮生打好關系.合作不成,情誼在.馮生這人,想必你也有一定的了解,還是不錯的,只是某些做法讓人難以苟同."

梁雨薇又猶豫了一下,隨後點點頭,露出甜甜的笑,這笑容要是余子翊看到,肯定會很開心的.

"我確定,不演了."緩緩地起身,來到窗邊,打開窗子,任由涼涼的風吹來,梁雨薇放開一只手,"你是說得對,這時候的我不應該任性,縱然是發生了一些事,能忍的得忍了,因為,誰都不會和錢,和名利過不去.只是,我認為自己沒有忍下去的必要.我把演戲當做很正經的工作,我沒有必要為了向上爬,連所謂的自尊,禮義廉恥都忘得一干二淨."

"那好,我會去處理,那,你好好地休息."

說完,鄭晟收了線.

梁雨薇把手機放在一邊,張開雙臂享受著冷諷.

她不知道別人對冷風是怎樣的感覺,反正她很享受.

讓冷風把頭腦冷靜下來,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都要弄清楚.

如果弄不清楚啊,就很有可能出事的.

而她,不願意出事.

許多的事情一直放在心上,壓抑的時間太久了,就會麻木,到最後,你會連自己想要什麼都忘得一干二淨.

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天氣越來越涼了,你也不不知道多穿一件衣服,還站在窗邊吹冷風,要是感冒了,怎麼辦?"身後貼上來一暖暖的身子,余子翊湊在她耳邊,柔柔的說,話語,十分地關心.

梁雨薇咧開甜甜的笑,心里十分地滿足,"不會的.我只是吹一會兒,把思緒給冷靜了."

"冷靜的方式有很多,你沒有必要選擇其中最虐待自己的一種.怎麼了?你一直都不高興."

發生了一些事,又怎麼會高興起來呢?

梁雨薇無奈地苦笑,"許多事情,都不會在預料之中."

"以前,我一直覺得向上爬才是重要的,只有爬得越高,才能與你相配.只是這段時間發生的事讓我改觀了.我,沒有必要那麼累.現在的我,也不是一個人,我有你,有我們的小家,還有愛我的爸爸媽媽們."梁雨薇靠在他的胸膛,緩緩地說著,唇瓣勾著幸福的微笑.

"對不起,之前是我的想法錯了."最後,她道歉.

聽了她的這番話後,余子翊心里暖暖的.

"哎,不說了,那些沒有多大的意義,只要啊,你一直在我身邊,我就滿足了."余子翊將她轉過來,對上她的眼,"你在我身邊,我就很滿足了."

"我也很滿足,也很幸福."梁雨薇回他,眸潤亮.

余子翊看著,看著,突然壓下頭.

就在他要吻住她的唇瓣時,他想起了一件事情,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說,你和鄭晟是什關系?"

梁雨薇愣住,不解地看著他,"我們就朋友關系啊,怎麼看?"

"既然是朋友,又為何說了半天的話."余子翊又問,不滿地嘟起了唇瓣.

梁雨薇無奈地翻了個白眼,不用說,某人又吃醋了,"怎麼?你是覺得我做錯了?"

余子翊冷冷地扭頭到一邊,放開她的手,並後退了無數不,"我可不敢有這個意思."

梁雨薇扶額,這人的心胸怎麼就那麼狹窄呢?

"余子翊,很多話我是和你說過的,該解釋的我也解釋了,你還要我怎麼做?我究竟如何做,你才會原諒我?還有啊,不管你相不相信,這就是事實."梁雨薇篤定地說,口氣里滿滿的無奈.

就這個無奈,讓某個人更加的不爽了.

"梁雨薇,你一直說愛我,愛我,可是我從來都沒從你的行動中感受到愛,你的愛,一直都是嘴上說說而已?"他看著她的眼,試圖從她的眼中找出一些不同的情緒來.

梁雨薇沒有說話,只是咬住唇瓣低下頭去.

她,不知道怎麼回答.

肯定,這情感不是說出來的,可具體是什麼,她不知道,也搞不明白.

唯一可以確定的一點是,她是愛他的.

在余子翊看來,這舉動是默認了.

哎,他一心一意為了她,而她的感情,不過是說說而已.

想來,還真的挺悲哀的.

怎麼,就淪落到了這種境地呢?

"余子翊……"

余子翊揮手打斷她的話,"你什麼都不用說了,我知道你的選擇了."

看向一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後,他悠悠地說,"時間不早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說完,不等梁雨薇回答,就轉身離開.

梁雨薇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皺起了眉頭.

她不知道他又在鬧什麼.

難道她說錯話了嗎?

梁雨薇仔細地想了下,她這會兒說的話.

沒有啊,她明明什麼都沒說錯啊.

哎,算了,再看看吧.

余子翊除了在忙公司的事情外,也在處理梁雨薇的事情.

對白若霜的調查.

何秘書用了三天的時間,想盡了一切辦法,才把資料給拿到手.

余子翊認真地看完了後,皺起了眉頭,"怎麼只有這些?"

這些看起來太平淡,太普通,根本什麼都看不出來.

何秘書點頭,"嗯,能調到的,不能調到的,我都想辦法弄過來了,就只有這些."

余子翊扭頭看著一邊,長長地歎了一口氣,"既然只有這些,那麼就只有這些吧."

白若霜,真的就這麼普通嗎?

知覺告訴他,不可能.

看來,他還得找她談談話了.

因為梁雨薇的原因,這幾天劇組休假.

主要是所缺的部分只有梁雨薇的了,沒有她,怎麼能拍的成?

白若霜窩在劇組安排的小屋內,靜靜地看著書,都是關于表演方面的.

梁雨薇說的沒錯,只有看書,才是對自己好的.

若是連書都看不進去,縱然最後有什麼成就,自身的修養還是跟不上來.

如此,還是要遭到唾棄的.

扣,扣,扣.門被敲響.

白若霜有些惱怒來人打擾了她看書,皺了皺眉頭,又慢慢的看了一頁,這才起身去開門.

當她打開門時,她愣住了,怎麼,怎麼會是他--余子翊.

余子翊勾著淺淺的笑,"是不是覺得看見我很意外?"

白若霜愣了下,隨即回過神來,盡量地恢複笑,"是有一些意外了,不過仔細地想一想,又覺得很正常,畢竟你是那麼地愛雨薇."

余子翊看著白若霜,一步一步地逼近,眼神十分地凌厲,白若霜感覺自己要是有什麼秘密,一定不會逃過他的眼睛.

上篇:第一百四十七章 汙蔑     下篇:第一百四十九章 想要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