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一百五十七章 你們兩個怎麼搞的  
   
第一百五十七章 你們兩個怎麼搞的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嗯,我知道了,雨薇,你也是."梁雨薇身上有別人太多要羨慕的東西了.

長得漂亮,家室好,又肯努力,還有愛她的父母和丈夫.

但,她白若霜不會羨慕,而是……

忽的,腦袋里生出一個念頭,她微微勾了勾嘴角,笑得甜甜的.

哼,梁雨薇,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失敗的,讓你徹徹底底地嘗一嘗那滋味.

鄭晟處理著遺留下來的工作,同時抓緊辦理工作室.

人呢,他已經選了一些了.

資曆為0,不過好在肯努力,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一番作為.

演藝圈這個紛擾的地方,想要靠著自己的努力闖出一片天,是非常難的.

而且啊,這個地方也不能呆一輩子,遲早,都會離開的.

他想過自己的情況,認為他離開了就什麼都不是了.

所以,他要趁著自己還有幾分影響力的時候退出,打造他的經紀公司.

等事情處理得差不多了,他又響起來梁雨薇的合同還沒有搞定.

于是他打電話跟公司高層協商.

只要梁雨薇想走,他們再想要攔著,也是攔不住的.

這一次,溝通失敗.

當初梁雨薇進娛樂圈是靠著余子翊的關系.

如今這公司不歸余子翊管了,但他肯定還有面子,要讓那些人賣他這個面子,並不是難事.

這條路,他在第一時間就想到了,但他一直沒這麼做,是因為他不想求助余子翊,不想自己在他面前低人一等.

可如今,沒辦法了,只能這麼走了.

余子翊沒有接.

實際他很忙,公司一堆的事情還沒處理完.父母那邊又出問題了,他現在是兩邊跑.

余父問他為什麼一個人過來時,他沉默了.

隨後扭頭看了會兒窗外,才悠悠地回答:"雨薇太忙了.濃"

一聽這個,余父就有些不爽了.

"工作,工作,工作,她腦袋里除了工作還有什麼?有沒有把你放在眼里,把家放在眼里."

余子翊扶額,額頭有些痛,連帶著心也痛了.

"不是的,雨薇是想通過自己的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優秀,讓自己有資格站在我身邊."這個理由很暖心,可她的做法卻讓人傷心.

他們是夫妻,不管配得上配不上都已經是法律認定了的關系,這還需要去在乎別人的眼光嗎?

不過,雨薇堅持,他也不好意思再說什麼.

隨著她去吧.

只要她覺得這是她想要的.

"子翊啊,你得勸勸她,工作再要緊都沒家庭重要."余母也在一旁說.

余子翊點點頭:"你們放心吧,我會說的."

只是,她不會聽.

她梁雨薇決定的事情,誰能改變?

又陪著父母說了好一會兒的話,余子翊才回來.

回來呢,還有一堆的工作沒完成,余子翊隨後把手機放在茶幾上,就進書房工作了.

出來時,已經是十二點了.

沒梁雨薇在的日子,空洞洞的,怎麼都不爽,怎麼都不快樂.

麻木地看著天空,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

鄭晟沒有打通電話,轉過來給梁雨薇打了個.

這是她的問題,她親自去處理,也沒什麼不好的.

梁雨薇接電話倒是迅速,聽了鄭晟的請求後,點頭答應下來,隨後把電話打了過去.

只是,她也沒有打通.

大概,是很她吧.

畢竟,她做了那麼多,都是傷害他的.

緊接著,她給鄭晟打過去,說了下情況.

"哎,我現在是一頭霧水,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她苦笑.

白若霜的目的是什麼她不知道,想要報複回去,沒有證據,又怎麼去報複.

一對對的問題全部在心口縈繞,久久的.

"怎麼了?"鄭晟從她的口氣里聽出了疲憊,"是發生了什麼無法解決的事情嗎?"

梁雨薇頷首:"算是吧."

"你說,如果你對一個人很好,可她卻想盡辦法地傷害你,還在你的面前裝無辜,你覺得這是為什麼?"這一點,她從來沒想通過.

"其實這個問題,你心中已經有了答案是不是?"鄭晟輕笑著反問:"外面的紛紛擾擾,你管那麼多做什麼?她的目的再多,與你何干?找到她傷害你的證據,質問她,不就會知道原因了嗎?"

聞言,梁雨薇豁然開朗.

"謝謝你,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她,是不會讓傷害過她的人都得到好日子的.

誰,都必須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

"現在,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梁雨薇不要鄭晟的拒絕,自顧自地往下說,"明天我會……"

因是清晨的戲,梁雨薇早早地來了片場,把已經背得差不多的劇本又拿出來看.

這一場是她和白若霜對打的情節.

她沒有要替身.

白若霜學她,也沒有用替身.

"雨薇,怎麼辦,我好緊張啊."白若霜突然來到她面前,撅著紅潤的唇,上面滿是擔憂.

梁雨薇收斂了因被她打擾而升起的不悅,將劇本放在一邊,前笑著說:"你怎麼了?"

這種對打的戲不困難,主要是情緒和動作到位就好.

動作,導演已經教了好幾遍了.

她們兩個也演練了多遍,要是還不行的話,就只能說,人有問題了.

"擔心,是解決不了事情的.不管是困難,還是風暴,你都只能勇往直前."

這,就是人生.

你害怕,後退,可有很多的人在勇往直前.

你沒有比別人有優勢,你就只能跟著他們一起沖.

"和我拍了那麼就的戲,卻連我的套路都弄不清,一場小小的對打就要擔心,未免也有些過了吧."梁雨薇的聲音和以往一樣,輕輕淺淺.

白若霜搖搖頭:"不是的,我是怕在過程中又傷害了你.你是知道……"

梁雨薇打斷她的話:"不用太擔心,再出意外也只能說明是我的命不好,你不該心虛的."

她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緊張,"平常心來面對這一切就好."

白若霜看著她淺笑,莫名地有了力量.

她重重地點頭:"謝謝你,雨薇.我一定努力做好."

梁雨薇沒有說話,轉身把劇本交到莫曉曉的手上.而後朝拍攝場地走過去.

馮生正在和其他工作人員商量.

梁雨薇走近後,就站在他旁邊,帶著笑安靜地聽著,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

不一會兒,白若霜也走了過去.

"你們兩個都來了啊,這下就不用去叫人了."馮生說著,拉過梁雨薇,指著布置出來的景,解釋著說,"你從……"

梁雨薇認真地聽著,沒有錯過馮生口中的任何話.

而後,他又跟白若霜解釋.

白若霜也認真地聽著.

最後,開始上場演了.

和上次一樣,開始的時候,哪里都正常,就最後一點不正常.

那就是本來是梁雨薇出劍刺她,後面轉變成她出劍刺她.

這都是真的劍,若是刺到胸口,後果,不堪設想.

幸虧梁雨薇早有准備,在白若霜刺過來時,朝旁邊閃了一下,而後向她刺了一劍.

這一劍直接刺到了她胸口.

白若霜白色的戲服很快就紅了.

梁雨薇愣愣地看著她,睜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白若霜.

"你們兩個怎麼搞的?"馮生生氣的聲音傳來.

梁雨薇馬上回過神來,"抱歉,導演,我知道錯了."

馮生涼涼地掃了她一眼,"一句知道錯了能抹平你犯下的錯?一句錯了能挽回這精心布置的場景?"

"導演,不是雨薇的錯,是我的錯,我一下子記不住出劍的順序了."白若霜咬著下嘴唇,可憐兮兮地說.

馮生涼涼地掃了她一眼,冷哼:"一句知道錯了有用嗎?"

"既然沒用,那麼就想辦法重來吧."梁雨薇回頭望了一眼因自己而破壞的景,淡淡地說,"這景,我花錢搭建吧."

雖然就這一幕,可是卻能吃掉她不少的片酬.

"需要你花錢?"馮生啐她一口,"你們兩個,繼續對劇本,要是再有錯,兩個都不要演了."

扔下這句話,馮生扭頭走開.

白若霜揚著可憐兮兮地小臉走到梁雨薇身邊,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對不起,我,我……"

"若霜,誰都不是傻子,類似的動作做多了,非常非常的假."說完,梁雨薇不再看她,走到一邊休息.

莫曉曉遞上來一瓶水,"雨薇姐,你沒事吧."

梁雨薇搖搖頭.

心中,哭笑連連.

究竟有多少的仇恨,讓她如此對待她.

"我剛剛看出來了,白若霜分明是故意的,你們之間怎麼了,她怎麼就……"剩下的話,莫曉曉說不出來了.

梁雨薇看著白若霜纖弱的身子,長長地歎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還讓余子翊調查過她的過去,結果,根本就沒一點異樣."

如此,更能證明她是帶著目的來的.

她這樣,其實有些像一個人.

梁雨薇恍然了,眯眸看著她,腦海里卻浮現羅毓帶恨的眼眸.

羅毓曾說,是她把她害到那樣的地步的.

其實,是她自己,她的作用不過是推波助瀾而已.

上篇:第一百五十六章 容不得     下篇:第一百五十八章 該來的總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