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一百五十八章 該來的總會來  
   
第一百五十八章 該來的總會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好了,不要多想了,該來的,總會來的."梁雨薇喝了口水,拍拍莫曉曉的肩膀,還是原來的那樣子.

"可是雨薇姐,白若霜一直這樣,你遲早會受到傷害的."她,不願意她受傷.

梁雨薇朝白若霜的方向看了眼,淺淺地勾起唇瓣,"既然你知道了某些事情會來臨,你還會坐以待斃嗎?"

反正她不會.

"我不會."莫曉曉篤定地說.

某些事,一旦來臨了,就怎麼都要面對的.

"既然你會面對,那麼有什麼困難又有什麼關系呢?"梁雨薇又說.

不管她白若霜的目的是什麼,這會兒被她發現了,就不會讓她再傷害自己.

誰,都是這樣的.

"可是我擔心……"

梁雨薇淺笑著打斷莫曉曉的話,"好了,我知道的.不會讓自己受傷."

如此,莫曉曉也只好閉嘴.

看著不遠處認真讀劇本的白若霜,梁雨薇又想起了幾天前醫生對自己說的話.

從你的血液里檢查出了安眠藥的成分,你最近睡眠不好嗎?

醫生的話很平靜.

梁雨薇也很平靜地聽著.

什麼原因,她知道得清清楚楚,不過,她不會告訴給別人.

"是有一些睡眠不好,不過沒什麼的.可能是因為這段時間工作太忙了."梁雨薇隨意地扯著借口,唇瓣還是勾著美好的笑.

"工作太忙了也不能這麼浪費生命."醫生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安眠藥是什麼,想必你是清楚的,在睡眠比較好,不是徹夜難眠的情況下都不能吃的.這次,你連著吃了有一段時間了吧."

醫生很盡責,也很啰嗦.

梁雨薇僵著嘴角,不知道要說什麼.

"醫生,如果我的身體沒有其他狀況的話,就先離開了."梁雨薇索性不說.

等回家了把白若霜送給她的牛奶盒子拿過來做個檢查,然後放在一邊.

"年輕人啊,一定要好好地對待自己."醫生歎息,"不要等到年紀大了,一堆的毛病才來後悔."

梁雨薇朝外走的步伐頓住.

隨後無奈地苦笑.

她認真地對待別人,錯了嗎?

為什麼一個兩個的都要傷害她,讓她不好過?

安穩的生活,這真的是一種錯嗎?

她,不知道,也不想去探尋.

更加的,不想去理睬.

"這世界的紛擾,總是很多,總讓人無可奈何."路上,梁雨薇輕聲呢喃著.

視線回到現在,梁雨薇轉了個圈,坐到了莫曉曉身邊.

"曉曉,這世界從來都不簡單."

"嗯?"莫曉曉疑惑梁雨薇為什麼會這麼說.

"從來都是你認真地對別人,別人未必會認真地對你."此時,能做的只有保護好自己.

"我,自認為沒有得罪誰,一直在認為對的路上走著,可最後還是這樣……"梁雨薇笑得很是無奈.

莫曉曉能理解她的無奈與辛苦的.

可是,別人未必會理解.

而這個,是無奈中的無奈.

"好了,不多說了.我今天跟你說的,你全部都要忘記,不准和別人說起一個字."這,必須要謹慎地對待.

莫曉曉鄭重地點頭.

"我去工作了,你去把我穿髒的衣服的送洗,然後打掃屋子."梁雨薇吩咐完了以後,朝馮生走過去.

這會兒白若霜正在他身邊問著什麼.

"導演."梁雨薇淺笑,"請問可以開拍了嗎?"

導演白了她一眼,而後點頭:"可以了."

"我警告你們,不准再出錯,要是再有一次,都給我去喝西北風吧."馮生的話語一直尖銳,非常地難聽.

梁雨薇習以為常,點點頭,走到布置好的場景上.

白若霜就還有一些不習慣,表情冷了好多.

"導演……"

馮生殺過來一計眼刀,"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之前的事故是因為什麼?你與梁雨薇間的問題最好私下解決,不要再牽扯上拍戲.要是再有下一次的話,我一定會對你不客氣的."

馮生的聲音冷到了極致,讓白若霜十分地難過.

多久了,多久沒有被這麼罵過了.

"對不起,導演,我下次不會再這樣了."

馮生涼涼地掃了眼,點點頭,"去吧,繼續拍戲."

梁雨薇覺得某些話還是要說一說的.

畢竟她不是聖人,察覺到了什麼還要當做什麼都沒發生.

"若霜,這次的事故是你的原因,你有沒有什麼想說的."梁雨薇的聲音非常地平靜.

平靜到白若霜從口氣里聽不出任何.

不用仔細想也知道這是為什麼.

作為演員,最應該的就是控制自己的情緒.

"雨薇,你為什麼這麼說."白若霜裝無辜,眼睛瞪得大大的.

梁雨薇淺淺笑,"我會這麼說自然有我的原因,你只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好."

"你都已經確定是我的錯了,即便我再說多少,也改變不了任何."白若霜苦笑,委屈地咬了咬唇瓣低下頭去.

"雨薇,我知道自己的名氣不如你,在拍戲經驗上,也缺少了很多,我一直……"

"夠了."梁雨薇沉下臉打斷她的話.她最討厭的就是她不停地說這些話.

說來說去有什麼意義?會改變什麼?

是她的錯就是她的錯,縱然你裝無辜!

證據,會讓事情真相大白的.

再怎麼偽裝都沒用.

"若霜,我不想說太嚴厲的話,只是想告訴你,做了就是做了,你不用裝委屈,說自己多麼多麼地可憐."

可憐?誰都可憐.

但,裝可憐不是隨時都能用的武器.

"這件事到此為止,如果這條要是再不過的話,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說完,梁雨薇舉起了劍,眼神凌厲.

白若霜也舉了起來.

女一,一如既往地好.女二,再好也都是壞的.

兩個人要打起來,那是必須的.

這一次,白若霜全身心地投入,沒再敢有其他的想法.

她心里很清楚.

一旦自己有了,那結果是十分悲劇的.

這一條順利通過.

這一嘗試今天的最後一場戲.

拍完了以後梁雨薇回了酒店.

路上,她感覺有人在跟蹤自己.

思忖了下,她走得更慢了.

但一會兒後她突然加快步伐.

因為這里巷道比較多,能夠躲起來看清楚誰在跟蹤她.

果然不出意料,是白若霜.

她氣喘籲籲地跑過來,卻沒有見到人.

心里,不由得慌張了.

她,猜到了,梁雨薇已經知道了她不是好人.

確實,她不是好人.

要不是她,自己又怎麼會落得如此悲涼呢?

現在有機會重來,自然是要將某人給打倒了再說.

反正她也沒有准備瞞一輩子.

發現了就發現了吧.

不過她要加快步伐了.

梁雨薇不死,她心里的恨怎麼都沒有辦法消除.

梁雨薇沒有走出來.

躲了以後從另外的道路回了酒店.

現在,要怎麼做才能讓白若霜露出馬腳呢?

梁雨薇思考著這個問題,有些頭疼,有些郁悶.

她隱隱地感覺到,她的目的是殺了自己.

手里面是有一些證據,不過那些證據不能證明她是誰,她的目的是什麼.

現在,得引蛇出洞.

就在她憂愁不已的時候,鄭晟打來了電話.

說是工作室開張了,要她回去剪裁.

時間是後天.

忽的,梁雨薇靈機一動.

"鄭晟,你幫我一個忙好嗎?"梁雨薇提出要求.

鄭晟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答應下來,"嗯,你要我做什麼."

"我希望你能夠幫我把白若霜的尾巴給揪出來."

鄭晟知道一些,不過他迷糊.

是到了哪一步,她要這麼做.

"雨薇,究竟發生了什麼?"這其中的問題,應該很深啊.

"哎,具體的三兩句話我也說不清,我可以告訴你的是,白若霜絕對不是我們所看到的那麼簡單.以前,是我太大意了."梁雨薇歎息,隨口說了下,具體的原因,她沒有說.

有些東西,說了和沒說是沒什麼區別的.

"這世界上啊,總有那麼多的人是帶有別樣想法的."鄭晟在娛樂圈呆了那麼長的時間,又怎麼會不明白呢?

只是某些無奈,可不是一句兩句話可以說清的.

"既然你明白,那就應該懂我的無奈.具體的我不說,到時候你就會明白了.現在,幫我忙."感慨,永遠解決不了事情.

現在最應該做的是,解決了白若霜.

"到時候我們這樣……"

說了計劃以後,鄭晟提出了其中幾點沒有做好的地方.

兩人商議了半天,最後把方案確定下來.

第二天沒有什麼事.

梁雨薇到拍戲結束時,才和導演說,明天有事情,不能來了.

馮生的臉黑了.

"梁雨薇,你是不是沒有把我這個導演放在眼中,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啊."馮生聲音很冷,眯眸看著她,簡直要殺人.

梁雨薇絲毫不在意,淺淺地笑了笑,"導演,現在已經到了尾聲了,劇組根本就不忙.明天也就只有兩場戲,後天才是殺青.一起拖到後天,沒什麼問題吧."

"梁雨薇."馮生黑著臉看她,眸中泛濫著怒火.

上篇:第一百五十七章 你們兩個怎麼搞的     下篇:第一百五十九章 引蛇出洞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