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一百六十二章 安心養傷  
   
第一百六十二章 安心養傷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誰能告訴他,這究竟你是怎麼回事兒?這才短短一個星期,他們兩個就……

憤怒,難過,一時間全湧上了心頭.

余子翊感覺呼吸都是痛的,而他控制不了,只能由著疼痛.

雨薇啊,雨薇,你為什麼在我們之間選擇了他.

喝了幾口後,梁雨薇推開他,淺笑著搖頭:"我不喝了,喝不下了."

鄭晟卻堅持:"不行,你的身體還很虛弱,必須要喝的."

"不要,真的喝不下了."梁雨薇堅持,臉頰有淡淡的紅暈,看在余子翊眼中,分外的刺眼.

他啊,不過是一個外人而已.

呵呵呵,外人!

"看來我來的不是時候,你們正'恩愛’著呢."余子翊帶著淺淺的笑意走進來,眼中的光像是要殺人一般.

梁雨薇與鄭晟一同看過去,驚了下後頓住.

隨即推開鄭晟.

不用提醒她也知道現在兩人的姿勢有多曖昧,他會誤解,其實很正常.

"你不要誤會,我們之間沒什麼的."梁雨薇解釋,語氣有些急.

余子翊看著她,像是看一個陌生人般地審視她.

"你覺得你現在說這番話我會信嗎?在你眼中,我就是一個傻子是不是?"余子翊緩緩地走近,手插著褲袋,模樣怡然自得.

鄭晟放下碗,警惕地朝著他走過去,"余子翊,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憑什麼誤會雨薇.

雨薇已經選擇了他,又怎麼會多看別人的男人呢?

這人啊,一定是心里有問題.

"雨薇在你我之間已經做了選擇了,你就應該選擇尊重."鄭晟一字一頓咬得很重.

余子翊卻笑了,"我為什麼要尊重?我尊重她,誰來尊重我?誰考慮過我的感受?"

他不是傻子,有七情六欲,許多東西都看得明白.

如此,鄭晟不知道還能說什麼了.

"余子翊,你誤會了."梁雨薇張口想解釋,可解釋的話還沒說出口,余子翊已經冷冷地打斷了她.

"現在說誤會了,還有意義嗎?"余子翊帶笑看著她,眸中沒有半點的笑意,"雨薇,我很心痛,你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他還曾經設想他們會安穩地在一起一輩子.

只是可惜了,人生匆匆,一輩子太長,有太多變化了.

"我哪里有做出……"

梁雨薇剛想解釋什麼,又被余子翊打斷了,"什麼都不用說了,你安心地養傷."

隨後他轉身離開,背影落寞.

梁雨薇知道他是誤會了,迫切地想要解釋.

此時,她還打著點滴,腿剛剛動了手術,幾乎不能移動.

顧不了這麼多的她一手拔了針,掀開被子要去追.

剛剛落地,被子彈打中的那里就傳來劇烈的痛,她控制不住地摔倒.

鄭晟背對著梁雨薇的,聽到動靜,忙轉身來拉她.

可惜,為時已晚,她已經摔下去了.

鄭晟要去拉她,梁雨薇搖頭拒絕了,掙紮著要爬起來.

梁雨薇摔倒的那刹那,余子翊愣了下.

但,僅僅是刹那,隨後他快速地走開,不管不顧的.

"余子翊,你站住,聽我解釋……"梁雨薇喊著,叫著,掙紮著,卻只能看著余子翊消失在視線中.

"為什麼,為什麼他不聽我解釋呢?"梁雨薇輕聲呢喃著,維持著跌坐在地的姿勢.

鄭晟看著她這樣,心里猛地一緊.

"雨薇,你別……"太傷心幾個字他怎麼都說不出來,心口一陣一陣地痛.

非常,非常地難過.

"鄭晟,你覺得我做錯了嗎?"梁雨薇抬眸看他,輕輕淺淺的眸光中傷心泛濫.

鄭晟搖頭:"不,你沒有做錯.是余子翊不理解你."

理解,是啊,他們之間最大的問題就是理解.

誰都沒有想著理解誰,又怎麼會去理解呢?

她一心地想做好自己的事業,去開創屬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只有這樣,她才能配得上他.

可是他呢?不希望她太過忙碌,最好是能夠在家守著他,安分地做一個家庭主婦.

這,她是怎麼都做不到的.

因為她的心,從來就不安定.

紛紛擾擾的世界,想追求的東西太多,太多了.

可惜,未必能夠找到什麼.

"雨薇,你別太傷心了.余子翊誤會了,這會兒心情肯定很不爽,也不夠冷靜.你也還有傷在身,先養好身子再說."鄭晟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梁雨薇點點頭.

她伸手拉了拉他的衣服,示意他扶自己起來.

鄭晟把她扶回床上後,看了下手表.

時間不多了,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必須要抓緊了.

"你餓了記得叫曉曉,我還有一些事沒有完成,就先不陪你了."鄭晟柔柔地摸了摸她的腦袋.

梁雨薇點頭,朝他揮了揮手.

鄭晟轉身離開.

"哎,你等等."梁雨薇忽的叫住他.

"怎麼了?"鄭晟不解.

"你要做的是什麼,我能不能幫忙?"梁雨薇前世是做過工作室的,要忙的有很多.

鄭晟想了想,隨後投來一些不好意思的目光.

"如此,我就不客氣了."工作室忙的事情有太多了,他一個人是有些忙不過來.

梁雨薇的能力是很強的,有她幫助自己,大概會簡單很多吧.

一個小時後,一堆文件出現在梁雨薇病床上.

梁雨薇不可相信地看著眼前的文件,扭過頭看他.

這麼多……

"這些是剛從影視學院畢業的學生,正在尋求公司簽約,你從中挑出比較優秀的."鄭晟指著其中一堆文件說.

緊接著他又指了指另外的一堆,"而這些呢,是參演過一些電視劇電影的卻沒有上個影視學校的.和之前的任務差不多,需要你整理出來."

這,工作是有一些重了.

不過,梁雨薇相信自己可以完成.

"什麼時候要?"

"最遲,明天中午之前."

梁雨薇點點頭,"你幫我把那張桌子拿過來."

即便是熬夜,她也會把工作完成的.

鄭晟把桌子拿過來後,叮囑了一句:"你現在還有傷在身,不要過多的勞累.要是再出點問題,我可擔不起這個責任."

"你放心吧,傷到的是腿又不是腦袋,用一用不會有問題."說著,梁雨薇拿起筆和簡曆,一本,一本地認真翻著.

鄭晟站在她旁邊,看著她認真工作的目光,有些舍不得挪開目光.

真好,她還在自己身邊.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就這麼看著她一輩子.

只是不行,他還有個很重要的會要開.不得不走了.

一個人走在大街上,感受到涼到心的風,余子翊卻覺得很舒服.

已經有很長,很長的時間沒有這麼地放松了.

真的,很好.

腦海里回蕩著與梁雨薇在一起的點點滴滴,他恍然覺得,這是一個夢,一個他不願意醒過來的夢.

以為不會愛上她,最後愛了,傻乎乎地把心交出去了,最後被狠狠地背叛.

傻啊,真的是太,太,太傻了.

洛白開車從余子翊身邊經過,過了好一截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這人是余子翊啊.

于是他又把車給倒回來.

是不是傻缺了,這會兒還在這里.

"喂,你這樣我會覺得你失戀了."洛白搖下車窗,調侃地說.

余子翊悠悠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就閉嘴."

洛白找了個地方把車停下來,隨後走到他面前,手搭上他的肩膀,"來,說說看,究竟怎麼了?你之前可不是這樣的."

"洛白,你不是我,不懂我."余子翊沒有告訴他原因,只是苦笑地說了一句.

洛白點點頭,確實是這樣的,不過,難道就因為這樣,就不該知道他發生了什麼嗎?

"有什麼心事,說出來吧,這樣你不會太痛苦."

余子翊涼涼地掃了他一眼,"閉嘴吧."

有些人,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抬眸看了眼月光皎潔,星星點點的天空,洛白又道:"看,夜晚的景色是這麼的好,可不能浪費了啊.走,喝酒去."

他不願意說,他不會逼迫他.男人解決憂愁的方法很簡單,那就是喝酒.

余子翊搖頭,"不了,我現在不喝酒."

洛白不爽,很不爽,"喂,你是不是腦殘啊.大男人的,不喝酒."

余子翊涼涼地斜了他一眼,"那麼你認為喝酒才是對的?喝酒傷身,你傷了那麼多,還沒點意識嗎?"

喝酒,只是能麻醉人,得到短時間的解脫.

該解決的事情,是怎麼都要解決的.

他現在只是想冷靜一下,其余的,什麼都不想管.

"喂,喂,喂,你變性了是不是?"洛白拍他的肩膀,有一種深深的想法--他變成了女的.

"洛白,這會兒我心情不好,你最好不要來惹我,否則的話,我不知道自己會做什麼."溫潤的聲音帶著威脅.

洛白是知道他的,一旦決定了要做什麼,不管誰來勸說,都會堅決地做下去.

無趣地摸了摸鼻子,洛白轉身離開,"那好吧,你不想說,不想做,我也不好意思說什麼.只希望你會有用到我的時候."

他不去喝酒,那他自己去.

夜那麼漫長,不喝酒浪費還能做什麼?

上篇:第一百六十一章 這才一個星期啊     下篇:第一百六十三章 不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