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不喝酒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不喝酒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洛白才走出幾步,肩膀被一只手搭住.

洛白扭過頭去看,之間余子翊悠悠地說:"帶我去找妹子."

"噗嗤,咳咳咳……"

洛白被他的話雷到,被口水嗆到.

靠,他沒有聽錯吧.

"余子翊,你是不是腦袋有病啊."

余子翊斜他一點,鄙夷道:"我覺得有病的人是你."

他找妹子錯了嗎?他找了那麼多,就不准自己找一找?

"喂,不是,你是不是被什麼給刺激到了."洛白很不可思議.

余子翊一向潔身自好的.

剛剛的話他也聽得明明白白.

余子翊斜他一眼,沒有說話.

他心很痛,很痛,痛到無以複加,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有些時候,有些感覺,一直壓抑,怎麼都不好過.

"喂,喂,喂."洛白又叫他,"有什麼難過的事情說出來讓我開心一下啊."

"你去不去?"余子翊走到他車身邊,轉過半個身子問他.

那些風流場所,他是去了很多的.

"怎麼不去啊."笑話,能夠看他余子翊找女人可是天下難得一見的奇聞,不去,對得起自己嗎?

很快,車停在落在經常來的月色.

"這里是一家服務很周到的色3情場所,你想要什麼,他們都可以幫你弄到."洛白拍拍他的肩膀.

余子翊忍住作嘔的沖動,往里走進去.

"洛少,你來了啊."大堂經理一見他,堆滿笑容忙走過來.

洛白頷首,從兜里拿了一張卡過去,"老房間,多找幾個水靈的妹子."

說完,他徑直上了樓.

余子翊陰沉著一張臉跟在身後.

"所謂花叢中過,綠葉不沾身.你沒來過這些地方,不懂女人如衣服這話."洛白往上走著,緩緩地說,"沒有哪個女人值得你用心地對待.也沒有誰值得你拼盡全力地去呵護.說難聽一點啊,女人多數犯賤,和你在一起,只是為了你手中的錢而已."

風花雪月的場所來得多了,看的也多了,對于某些交易更是見怪不怪,對于感情,也少了一份期待.

"這,就是你不結婚的原因嗎?"余子翊輕描淡寫.

"啊?"洛白扭過頭來.

余子翊望著他,又重複了一遍:"這就是不結婚的原因是不是?"

因為看得多,看開了,所以也沒了想法.

他呢?在愛上梁雨薇之前,對人生的態度也很隨便,怎樣都可以.

可是現在……

他不想隨便了,他有了奢望.

如果這奢望也是一種錯的話,那麼他想,他會一直錯下去.

"哎,反正呢,現在的女孩子也就那個樣,遇不到特別喜歡的,隨便一點也挺好的."說著,兩人來到包廂.

送酒的人速度最快,洛白剛進包廂,已經把酒送到了,而且還體貼地打開了.

洛白端起兩杯,一杯拿給余子翊,"來,喝酒."

余子翊涼涼地看了一眼,沒有接,反而扭頭到一邊.

"要喝你自己喝."

酒後亂性,酒後車禍.

許多的許多,都離不開喝酒.他對這東西深惡痛絕.

"這是葡萄酒,特別地清純,像飲料一樣,不會醉人的."洛白解釋,"這可是從我好朋友那里弄到的,就這麼一點點.若不是想著你心情不好,我才不願意拿過來和你分享."

即便是他這麼說了,余子翊也不喝,"不管是什麼酒,對身體都是不好的,我不喝."

他堅定信念.

"喂喂喂,余子翊你是不是腦殘啊,來這里不喝酒.某些事情不喝酒不好做,我就不信你,什麼都不喝,會有感覺."洛白覺得余子翊很不識趣.

"你扯這麼多做什麼,我有我做人的原則,你管得了啊."

洛白識趣地閉了嘴.

確實,他有他做人的原則,不管誰說什麼,都不會改變.

如此啊,還真沒說的必要.

"哎,有些時候我是不想說你,堅持著有什麼意義?到了最後還不是一片荒涼?什麼都不是."他的堅持,根本就沒有意義.

"行了,我怎麼做人做事那是我的事情,你現在該做的就是,從我眼前消失."

這人,上一輩子是不是神經病轉世啊.啰嗦得很,女人都不如他.

洛白摸了摸鼻子,識趣地閉嘴.

他知道,自己要再說下去,某人一定會黑臉走人的.

得罪了他,他會有好日子過嗎?

規矩一點啊,這不見得是什麼壞事.

"洛少,你終于來了,好久都不來看我,我以為你把我忘記了呢!"

撒嬌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軟軟的身子撲倒洛白懷中.

洛白笑著,刮了刮她的鼻子,"小妖精,我怎麼會把你給忘記呢?只是這段時間事情有些多,沒空來而已.這不,有空了馬上過來.怎麼?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很寂寞,急需要我的安撫?"

聽著兩人調情的話,余子翊額頭刷下三條黑線.

這兩個人,也太不要臉了一點吧.

"哼,洛少,你就知道說好聽的來哄我開心."女子說著,手伸進洛白的胸膛,非常有技巧的弄了幾下,隨即傳來洛白的一聲狼叫.這狼叫余子翊很熟悉,因為自己在急需要的時候也會如此.

余子翊涼涼地掃了他一眼,毫不客氣地潑冷水,"也只有你這樣的人啊,會不挑剔,什麼人都敢上."

洛白的臉黑了.

靠,有這麼說話的人嗎?

"余子翊,你是不是抽風啊.我好心好意地帶你來這種場所,你不好好享受也就罷了,還來損我,說我品味不好.嗯,是,你的品味確實比我好很多,可是最後的結果呢?還不是落到了這種風花雪月的場所?我和你比較起來,我覺得自己要好一些,因為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要怎麼做才會得到.而你呢?即便再怎麼努力,還是得不到想要的."洛白不客氣的聲音在余子翊耳邊響起.

他有片刻的呆愣.

是啊,比起他,自己有什麼好的?

所謂的潔身自好,是做到了,愛情有了,可最後還是失去了.

一想到選擇了鄭晟的梁雨薇,余子翊的心口就一陣,一陣的疼,怎麼都平複不了.

或許,只有在經曆了種種以後,他才會長大吧.

如今這樣,確實沒有什麼好滿意的.

"洛白,你說得對,我們走了兩條不同的路,可最後的結果是相同的."都是一樣的悲涼.

洛白空出一只手來拍拍余子翊的肩膀,意味深長地說:"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在該瀟灑的時候就應該瀟灑.

余子翊點點頭.

為了不值得人,他已經浪費了太多的青春和精力了.

要是再這麼下去,還會有什麼好的未來可言?

所以……

余子翊果斷地端起洛白剛剛放在桌面上的酒,一口吞掉.

酒很甜,和飲料差不多,可又有酒精味兒.

混合起來,味道真的是很不錯.

只是可惜了,他不喜歡這麼甜的東西.

多吃,不過是一種浪費.

"小歡啊,你去陪陪他,注意,一定要溫柔."洛白朝門口角落里怯懦的身子勾了勾下巴.

小歡來這里工作不是一天兩天了,不過啊,一直還是這個樣子.可憐兮兮的,倒也有一種別樣的美感.

小歡微乎其微地點點頭,緩慢地挪動.

余子翊則放下酒杯,玄身坐上沙發.

"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小歡抬起小鹿般可憐的眼,眨也不眨地望著余子翊.

余子翊與她的眼睛對上.

一下子升起一種厭惡的感覺.

梁雨薇是絕對不會以這樣的口氣和他說話的.

在他們兩個人的意識中,都認為女人不應該依靠男人.應該靠著自己的雙手,擁有自己想要的東西.

"為什麼來這里工作,你不知道這里都是色狼嗎?還要從事情色交易,你很開放是不是?"余子翊深吸一口氣扭頭到一邊,盡量地讓自己語氣平和.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問,下意識地覺得這些人惡心.

為了錢,什麼都做得出來.

"我媽媽得了重病,我需要錢."女孩吶吶地回,說完,淚水也掉落了.

如果可以選擇,誰願意來這種風花雪月的場所?

如果可以選擇,自然是想徹底地從這里消失.

只是,她無可奈何.

知道是肮髒的交易,也只能承受.

這,就是她最悲哀的地方.

余子翊愣了下,隨即苦笑.

果然啊,這世界有那麼多的不公平,他享受安穩幸福生活的同時,有許多人在經受著磨難.

"如果我願意給你媽媽出醫療費,你是不是就會離開這里?"余子翊又問.

旁邊的洛白聽到他如此說,嗤了一聲,"余子翊,你是腦殘還是傻缺啊.來這里做事的姑娘要是能輕而易舉地走掉,又怎麼招徠顧客呢?"

余子翊側眸看他:"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而已."洛白小小,並沒有多說.

余子翊皺眉,加重聲音提醒:"你最好是把話說清楚,不然的話,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客氣那兩個字,他咬得很重.

洛白扶額.

"哎,我怎麼會交到你這樣的朋友."同樣是男人,這種場所他經常都會來,而他呢,幾乎就不來.

上篇:第一百六十二章 安心養傷     下篇:第一百六十四章 你才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