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一百六十四章 你才有病  
   
第一百六十四章 你才有病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喂,余子翊,你確定你是來找小姐的,而不是說道理的."洛白怒了.

你看看,這都認識的是什麼人啊.

"小歡,你去伺候他,不爽不准他回家!"說完,洛白兀自找樂子去了.

那叫小歡的,走過來,怯懦地看了他一眼,開始上下其手.

在她羞澀著,顫巍巍地手伸進他褲子里摸某處時,余子翊臉黑了.

想也不想地把她手拿出來,甩開在一邊.

他,無法接受梁雨薇以外的女人觸碰.

小歡詫異又可憐地看著他.

余子翊深吸一口氣,將從心里升起的厭惡感給壓下去,指著門口,決絕地說:"你走."

"余子翊,你是不是有病啊."洛白對他這樣的動作表示很不滿.

余子翊斜他一眼,"你才有病,所以你適合這有病的場所."

話落,他站起身來,大步流星地往外走.

"余子翊,你給我站住."洛白拋下懷中的人兒,追上去,"腦殘啊,你是不是!"

余子翊手插褲袋,冷冷地看他:"我不是腦殘,真正腦殘的人是你.精忠上腦,這里的女人多不乾淨你不是不知道,干嘛還花錢,找樂子,能找到什麼樂子?"

洛白扔給他一記白眼,"你真的是有病.這里的人,未必肮髒."

余子翊知道他指的是什麼,他又強調了一句:"身體或許不髒,但是心呢?"

"小歡那樣的人多得是."洛白反駁.

"但我還是接受不了."

深吸一口氣,余子翊轉身離開.

"余子翊,你真的……"洛白找不到可以形容他的詞語了,"是你主動要我帶你來找樂子的,我給你找到了,你不喜歡也就罷了,還說起我來,我怎麼就交了你這麼個朋友啊.悲哀啊,悲哀."

余子翊冷冷地斜他,眼睛里沒有一點光彩,"是我蠢,才會相信你給我找的叫樂子."

這話說了,余子翊算是徹底地離開了.

洛白看著那不斷遠去的背影,感覺到無比的幽怨,還有委屈.

以後啊,他一定不帶他過來了,免得做不到他滿意,還要被罵.

梁雨薇很認真地工作著,雖然有些多,不過她並不在意,盡可能地完成.

中途,鄭晟來了幾次,見她這麼認真的工作,心里面的悸動更深了.

但,僅僅是瞬間,他就把那感覺給壓抑了下去.

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最後,梁雨薇完成了工作,給鄭晟打電話.

鄭晟正好要過來醫院.

所以很快他就到了.

不過他來了以後,並未及時地去看她.而是先來到主治醫生的辦公室,詢問了她的情況.

"恢複挺不錯的,不過傷到的位置有些特殊,需要杵幾天拐杖."醫生平靜地說.

這個結果,在意料之中.

白若霜的事情被抱了出來,梁雨薇被卷入其中,有支持她的,也有罵她的.

這些,她本人並不知道.

因為鄭晟已經封鎖了醫院,怕的就是她聽到這些言論後,情緒變化.

"醫生說你的情況不太好,還要在醫院住兩天."鄭晟面不改色地撒謊.

梁雨薇點點頭,很平靜地接受,"嗯,沒事."

即便是出院了,她也行動不便.只要沒什麼事情,在醫院里待著也無所謂.

"這是你要求我看的,我已經整理好了.左邊的是能面試的,右邊的,你推掉就是."梁雨薇簡單地說,"不過,你不要太相信我的能力了,單單看照片和經曆是不能決定一個人的前途的."

她看過很多,明明有很好的資源自己也很優秀的人掉下來.

"我知道."鄭晟又何嘗不知道.

一個人的品行決定了她能走多遠.

演藝圈,瞬息萬變,要在這個大圈子維持本心,真的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我有些累了,沒事的話,先休息了."說完,梁雨薇不顧在場的兩人,拉上被子,調整了個舒適的姿勢.

鄭晟走過去,拿了她整理好的文件,翻開.

在翻開的第一眼他就被驚訝住了.

她剛剛的話,分明就是謙虛!

其實他有自己的私心,想看看雨薇的能力究竟有多強,她,果真沒有讓自己失望.

演藝圈看重的還是人品,當然,也有一些裝得特別成功的.

一個人的簡曆是看不出人品,可是能看出她的優秀程度.如果面試的全部都是簡曆很優秀的,也不見得有多好.

所以,他最開始的設想是,將其中最差的排除,其余的人,就留下吧.

他沒告訴梁雨薇,梁雨薇卻這麼做了.

這,真的很讓他高興.

翻看了一本後,鄭晟盡量放輕動作,同時整理好心情,用平靜地語氣壓低聲音對旁邊的莫曉曉說:"我還有些事就先離開了,這里幫我照料好.還有,有一些話我與你單獨說."

莫曉曉點點頭.

來到走廊的盡頭,鄭晟悠悠的目光看向遠方,"白若霜的事情,鬧大了."

本來這事就需要低調處理.

可是不知道是誰,居然把這事兒捅到了媒體上.

這下,可不得了了.

"啊,怎麼會?"莫曉曉是個不怎麼喜歡看娛樂新聞的人.

照顧莫曉曉的時候,她都是弄一些十字繡什麼的.

這樣,能讓自己的心境平和.

"因為這事情,網絡上已經炸了,雨薇處在輿論的中心,褒貶不一,某些話特別,特別地難聽.我怕影響她的情緒,所以你得幫我瞞著她."鄭晟說清楚原因.

莫曉曉點點頭.

"這件事情,只能讓它淡下去."白若霜已經在監獄里了,過不了多久就會執行死刑.

莫曉曉點頭:"你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的."

在梁雨薇身邊呆了不少時間,處理事情的手段,又怎麼可能會沒有?

如此,就好了.

鄭晟放下心來.

梁雨薇足足在醫院住了一個星期才出院.

此時,白若霜事件的熱度已經散了下去.

期間,馮生導演找過她幾次.

她避而不見.

她知道他想要說什麼.

只是這些對于她而言,沒有意義,說來說去,都只是讓自己難過而已.

那部劇,因為白若霜,得重來.

不然,投進去的錢就完蛋了.

在這一點上,馮生對梁雨薇是憎恨的.

為什麼她不等拍完了戲才這麼做.

現在倒是好了,問題一堆,誰來處理?

于是,馮生一直堵梁雨薇.

總算讓他堵到了.

梁雨薇悠悠地看著面露不善的人,知道這次的事情應該解決了.

"走吧,我們找個安靜的地方談一談."梁雨薇朝身後推輪椅的莫曉曉點點頭.

莫曉曉在醫院照顧了梁雨薇一星期,對這里算得上熟悉.

很快就找到了僻靜的地方.

"梁雨薇,你與白若霜的恩怨我不會參與,只是請你考慮一下我的感受,劇組的投資.現在你把白若霜搞成了殺人犯,我這部電視劇即便是上映了,也不會有人看!"再者,還有那麼多人要阻止.

殺人犯演的電視劇,誰會看?

梁雨薇朝他深深地鞠躬:"對不起,這件事情還是傷害到了你."

這,是無可奈何地.

如果可以,誰又願意去傷害?

"導演,你只是從劇組的方向考慮,何曾考慮過我的安危.她白若霜就是羅毓,羅毓心里多變態啊.之前以意外為借口,傷害了我多次,若不是我命大,你覺得我能在這里嗎?"

現在事情完了,也還是自己的責任.

還真的是,呵呵噠.

"那麼你說,要怎麼辦?"

"現在,不是我說怎麼辦,而是你……"梁雨薇怎麼會不知道他的想法,想讓她擔這個責任.

但是抱歉,這個責任不是她的,她不會擔.

"導演,我很痛心,因為某些失誤,導致了你的損失.可是你仔細地想一想,這全部的錯是我的嗎?其實,我也是受害人啊."

這意思是,責任必須她自己擔了?

馮生覺得這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梁雨薇,若不是因為你,怎麼會有那麼多的事情啊.現在出了事情,你就一句你是受害人,把劇組的損失扔在一邊,這什麼意思啊."馮生氣呼呼地瞪著她.

梁雨薇扭頭看著一邊,並不說話.

"馮生導演,雨薇姐並不是故意要造成你的損失.錯的人,是白若霜."莫曉曉接話.

馮生冷嗤一聲,"那麼你的意思是,讓白若霜來擔這個責任?"

梁雨薇斜眸看他,口氣悠悠,"你認為,現在能擔這個責任的人除了她以外,還有誰?"

她是始作俑者,就應該承擔.

"但她現在都在監獄里面了,怎麼承擔?"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我來擔了?"梁雨薇又問.

馮生面色僵了僵,而後叉腰昂首挺胸道:"對,我就是這個意思,你有什麼意見?"

梁雨薇搖頭:"意見沒有,只是覺得你很無理取鬧而已."

對對錯錯,有計較的必要嗎?

"既然如此,那麼你就去做該做的事情吧."

馮生吵鬧,不過是想重拍這電視劇而已.

"導演,這恐怕不行."梁雨薇還是那副平靜的樣子,"白若霜犯下的錯不應該我來彌補."

上篇:第一百六十三章 不喝酒     下篇:第一百六十五章 搬出去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