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不想多說什麼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不想多說什麼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有些事情,梁雨薇雖然不知道,但從大家的眼神中就能猜到些許.

她不過是個二流演員而已,她的出現立刻引起轟動,場面比導演來壯觀,必定是因為羅毓了.

主持人敏銳地出現,安撫大家的情緒,切入正題,說劇本,說拍戲期間的事情,說她今後的打算,就是沒有提到羅毓.

這讓在場的記者不滿.

抓著機會就問梁雨薇.

"聽說羅毓進了監獄,原因是陷害你,你們之間究竟有什麼深仇大恨,她要這麼傷害你,不惜以命作為賭注."

梁雨薇笑容僵了.

主持人看她的臉色,嘻嘻笑著要扯話題.

"其實,具體的原因我知道,但我不想與大家說."就在主持人要轉話題的時候,梁雨薇悠悠地說,表情落寞了很多.

"說真的,大家是同事,其實沒有必要陷害誰到什麼境地,非要把誰逼上絕路才甘心.演員也好,模特也罷,不過是一份普通的工作而已.然,她沒把這個當做普通的工作,認為走捷徑能夠到她想要的高度.對此,我想說的是,縱然你走到了,可也會摔下來.站在巔峰的感覺固然不錯,可有很多人看著,瞪著你摔下來.這,又是何必呢?還不如安穩地走下去."

安穩地走下去,努力地工作,不管到沒到要想的高度,都滿足.

這,真的很重要.

梁雨薇這些話不僅僅是說給羅毓聽的,而是所有想靠著潛規則上位的人.

"對于羅毓,我不想多說什麼,她怎麼怪我我都無所謂,因為,她不是我在乎的人."

說完,梁雨薇放下了話筒.

"看來雨薇真的很大度啊.羅毓這麼傷害你,你還能用平靜的心態去面對.轉念想想我們自己,未必可以如此大度."主持人把話接下去,"人生太長,會發生的事情也有很多,又何必執著于眼前的風景,眼前的人,把心態放好,做自己應該做的事,這,比什麼都重要.哎呀,我到今天才明白這些.謝謝雨薇了."

說著,主持人對她鞠了一躬.

梁雨薇淺淺一笑,算是回應.

"你與羅毓之間的仇恨到底是什麼."記者對梁雨薇的回答不滿,非要打破砂鍋問到底.

這問題,從來沒有人回答過.

好奇的人自然有很多.

梁雨薇笑了,"到底有什麼仇恨?其實我也想問,明明努力地走下去,為何會有人阻止你的步伐?我說了,我不恨她,所謂的恩怨都是她放不開而已."

如果她可以放心,把所有精力都放在演戲上.

她以後的成就,絕對不止這一點點.

她是過來人,看了很多因潛規則上午又摔下去的人.

有些人啊,一旦摔下去,就怎麼都起不來了.

"我希望大家都好好地工作,不要動歪腦筋."梁雨薇微笑著說完,向大家鞠了一躬.

一雙眼盯著屏幕,眼神悠悠,情緒分不清.

在她看來,無關緊要的人都不值得關心.

那麼他,是無關緊要的嗎?

余子翊想著,想著,卻怎麼都得不到答案.

或許,某些事情根本就不會有答案.

"雨薇,我愛你,你為什麼對我如同陌生人呢?在你看來,是我不值得你的愛是不是?"

如果是的話,那麼該多可悲啊.

余子翊知道自己不應該想的,可他就是忍不住.

與此同時,另一邊.

梁雨薇結束了宣傳,坐上保姆車准備回去.

"梁雨薇,你等一等,我有話和你說."後面響起聲音,梁雨薇疑惑地停下動作,隨後往後看,只見陳維快步走過來.

只有他一個,發型凌亂,穿著破洞牛仔褲和黑色襯衫,臉上還帶著口罩和墨鏡.

若不是對他很熟悉,梁雨薇是不可能在第一眼就看出來的.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梁雨薇不認為兩個人還有交集的可能.

陳維頷首,朝她笑一笑,"找你,自然是有事了."

他看了看旁邊的人,拖長聲音,"只是我不覺得這會兒說話好."

梁雨薇皺眉想了想,點頭.

從保姆車上下來,又四處看了看,找了個絕對安靜的地方.

"雨薇姐,我和你一起去吧."莫曉曉拉住她的手.

梁雨薇看過去,只見莫曉曉眼睛里充滿了擔心.

陳維和自己沒有什麼交集,他來找自己,是絕對有事的,而且還不是好事.

威脅她的安危,是有這個可能的.

但是,她不怕.

該面對的,終究要面對.

"讓她來吧,我說的不是什麼絕對的秘密."陳維又怎麼看不出莫曉曉謹慎的心里?

反正他說的話大家都能聽,只是,不能被多事的記者知道.

現在又處在鬧事,記者是很多的.

來到角落,陳維摘下口罩.

"我想請你幫我個忙."陳維直入主題,"這段時間關于羅毓的新聞到處是,我被波及,影響十分地大,就連我死去的前女友也不可避免,因此,我公司的生意吹了好多,再這麼下去,遲早要破產的."

在聽到前女友三個字時,梁雨薇自然垂落的手緊握成拳頭.

"我現在只想問你,你覺得你的所作所為都是對的嗎?對于羅毓,對于你死去的前女友."梁雨薇盡量地讓自己的聲音平靜.

陳維歎息一聲,悠悠地看著遠方,"我不知道."

"我,並不是一個好人的,我辜負了她."

"既然辜負了,那就應該做一些彌補的事情.可是,你覺得你在做什麼?繼續之前的生活,讓生活糟糕不已.就連羅毓也離開了你,對此,你是不是應該反思."

"我,只是一個外人,對于你們之間的恩怨,是沒有資格說的.不過,想讓我幫你,就必須拿出理由,一個讓我信服的理由."梁雨薇沒有看他,稍稍仰頭看著天空.

她怕,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控制不住感情.

曾經的自己對你有多好,恨不得把全世界都給你.

可是,你給了我什麼?不過是滿滿的涼薄而已.

對此,我能說什麼?能做什麼?再做是不是有意義?

"哎."陳維悠悠地歎息.

拿出理由,自己哪里可以拿出一個理由啊.

對于姚雪,他是真的錯了,而且是錯到了極致.

只可惜,到了如今,于事無補,只能繼續走下去.

"雖然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是,我不是一個善人.如果你拿不出這個理由的話,我們的談話就到此結束吧."

說來說去,都沒意義.

折騰來,折騰去,只會讓自己更恨,更無法壓抑.

"我不知道還能說什麼,還能做什麼."

也許,平穩地走下去真的是最好的.

"既然不知道說什麼,那麼就不說了吧.我現在沒有心情聽你說這些有的沒的."梁雨薇頓了頓,又說,"我還有事,就先離開了."

她,不能繼續呆在這里.

她怕,怕自己一不注意就控制不了情緒,把那些不應該說出的話都說出來.

現在,只能忍耐.

固然已經忍耐不下去了,也只能忍耐.

當初的恩怨,她不想計較什麼了.

羅毓的遭遇就是最好的證明.

壞事的人是永遠不可能有好結果的.

"你等等."陳維叫住她.

梁雨薇扭過頭來看她,"那個,那個,我現在努力地做好成不成?"

陳維與梁雨薇的相處不多,之前的她又是帶著面具的.

現在的他,根本就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陳維啊,陳維,我為愛上你的女孩感到悲哀."

你連愛都不懂.

"不管是羅毓,還是姚雪,都為你付出過.對于她們,你怎麼都還應該有些感情的.可是你呢?你看看你的做法,真的對嗎?"梁雨薇冷笑著說,眸光很凌厲.

陳維面色沉了.

不高興在他臉上蕩漾.

他怎麼做事,需要她來教他嗎?

"有些事情,對對錯錯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心.可是,我看了半天,沒有看到你的心在哪里."她的口氣,還是一如既往地悠悠.

眼睛瞪得大大的看他.

"陳維,這事情,可能只有你自己處理了吧,我無能為力."說完,梁雨薇叫莫曉曉推著自己離開了.

這紛紛擾擾的世界,總有那麼多的人,那麼多的變化.

有些時候很想抓住什麼,可到了最後才看清,看明白,沒有什麼事可以抓住的.

她,曾經把仇恨放在第一位.

可到了後面才發現,仇恨只會讓自己不舒服,而且還找不到幸福.

所以現在的她學乖了,也看明白了.

最重要的,只有自己的心.

"梁雨薇,你這麼做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一點吧."

陳維黑著臉大步上前將她攔下來,"教訓了我一頓,最後又說不幫忙,你還真把自己當個東西了."

梁雨薇悠悠地注視著他,唇邊還帶著淡淡的笑容,"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覺得你的做法真的不對."

她,真的不覺得很多事情需要在乎.

"那麼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究竟要我怎麼做才甘心?我請你幫忙,是想多一條路走.現在你與鄭晟成立了工作室,我們以後來往的可能性很大的.幫了我,你們絕對不吃虧."

上篇:第一百六十六章 得互相包容     下篇: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定會眾叛親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