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一百九十三章 事情有進展了?  
   
第一百九十三章 事情有進展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既然發生了,我們能做的就是盡量地去彌補."鄭晟現在也是看得開了.

其實,也不是看得開,只是逼迫自己去看開而已.

"哎,不說那多了."余子翊揮揮手,繼續去處理工作.

鄭晟朝著與他相反的方向走了幾步.

他知道,這會兒他最需要的就是安靜.

中途,他接到了警察局打來的電話,說是人已經找到了.你

聞言,余子翊臉上一喜,馬上放下工作,趕過去.

鄭晟眼尖地看到他臉上的笑,拉住他:"是不是事情有進展了."

余子翊點點頭:"嗯,對,有進展了.人已經抓到了,我現在趕過去,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會有的答案了."

不管是誰,只要得罪了他,都不會有好日子過.

之前的黎陌,就是典型的例子.

"我也去."鄭晟想都不想地說.

余子翊皺眉掃著他.

其實他有些不想的.

想了想,最後他還是點點頭.

還是帶過去吧.

他,沒有惡意.

很快,他們來到了地點--廢棄的工廠.

這讓鄭晟感覺很詫異.

既然人抓到了,那麼就應該在警察局啊,怎麼會在廢棄的工廠呢?

這,這也實在是……

余子翊將他的疑惑看在眼中.

他淡淡地笑了笑,"這是我處理問題的方式."

只要是得罪了他的人,怎麼都不會有好下場!

"果然啊."鄭晟苦笑.

他和他是不一樣的.

如果是他,他會走法律程序,什麼都按照警察說得來.

或許,他在演藝圈的名氣很大.可在別人眼中,不過就是一個戲子而已.

戲子,都是靠臉吃飯的,根本就沒有什麼實力.

這樣的他,怎麼和他比,怎麼去贏得雨薇的心?

鄭晟自卑了.

明明知道這是不該有的想法,可還是忍不住的想地有了.

"余子翊,我現在才發現,我差你,不是一點兩點."

還好,他不是一個不能接受事實的人.

"我們是朋友."

朋友二字,既拉近了關系,又說明了身份.

所謂朋友妻不可欺,他絕對不能搶他的人.

果然啊,他對自己還沒有十分的信任.

不過這樣也沒有什麼,反正他就這麼個人,怎樣都成.

"是啊,我們是朋友."他重複這句話,眼神悠悠.

余子翊涼涼地看了他一眼,沒有再多說什麼,轉身走進去.

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必須得抓緊時間了.

進去時,有幾個警察,他們的手中要麼拿著棍子,要麼拿著槍,反正看起來有些滲人.

"你們問了嗎?究竟是誰指使?"余子翊走上前去問.

那些人搖搖頭,"確實是問了,可沒有人願意說.估計上面的人對他們很好吧."

余子翊眯眸,"以為不說,我就沒有辦法了是吧."

這,怎麼可能呢?

深吸一口氣,余子翊走到他們的身邊,冷眸掃他們,"給你們一分鍾的時間思考,是說還是不說?"

那人鄙夷的掃了他一眼,輕蔑一笑,"你以為你是誰,叫我說,我就必須得說啊."

余子翊眯眸,冷笑:"你們確定是不說吧."

"哼!"那人的回答是扭頭到一邊表示不屑.

"我余子翊從來都不是什麼正經人,固然沒有做黑道的生意,可手段怎麼都還有一些的."扭頭看向一邊的警察,他問,"我要的東西准備好了嗎?"

東西,什麼東西?余子翊的話把鄭晟的好奇心給印出來了.

他現在就特別地想知道,余子翊打算怎麼收拾他們.

"自然是准備好了的."

余子翊點頭,後退,"來,先上最簡單的,眼鏡蛇."

"什麼?"鄭晟傻眼,他,他,沒有聽錯吧,眼鏡蛇!

眼鏡蛇是有毒的,一旦被咬一口,那可是非常難受的.

那些人不懈的表情有些許變化.

余子翊譏諷地勾了勾嘴角,又道:"大家都是眼鏡蛇是有毒的吧,雖然不至于致命,但是沒有及時去醫院打抗毒血清,後果不可預料.然,這只是我眾多手段中的一種,我收拾人的本事,向來是十分的牛逼.你們既然有心思,那麼就一樣一樣地試試看吧,反正我是不介意的."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慌亂過在臉上蕩漾.

"余子翊,你的手段也未免太狠了一點吧."鄭晟深處娛樂圈,肮髒的手段和交易都看了不少,可是沒有哪一個像他這麼,這麼地狠毒.

余子翊看著他,眼神悠悠,"這個世界不簡單,所以我必須讓自己更不簡單.殺人,是最簡單粗暴的,最讓人無法忍受的而是折磨,一直不停地折磨."

只要一直折磨下去,誰都不可能一直憋著不說的.

人,都是怕痛的.

"哎,看來啊,我是真的不如你了."以後,他不會再傻乎乎地和他比較了.

余子翊淺淺的笑,"我們是不同的人,所所以處理事情的方式也並不相同.有些黑暗,看了對你並不是好的."

他們說話的時候,已經有人把眼鏡蛇給拿了過來了.

那些蛇,吐著信子,看著就驚悚.

"去,放."余子翊吩咐,語氣里沒有半點的情緒.

"哼,你有種就一刀殺了我啊,弄什麼眼鏡蛇來搞我,算什麼英雄好漢!"為首的人氣呼呼地吼著.

"我為什麼要殺了你?殺了你對我有什麼好處?我又能從你的身上得到什麼?"余子翊悠悠地笑,"生不如死,這滋味是最好的."

"不要愣著了,趕緊放蛇.他們不說,我們就來第二項,毒品."

他的聲音十分十分的冷.

警察聽命,把眼鏡蛇放在他們的旁邊,在他們的旁邊還站著另外一個人.

手中拿著鄭晟形容不出來的東西.

那東西發出聲響,那些眼鏡蛇就有順著爬到那堆人面前,然後張開血盆大口,狠狠地一咬.

"啊!"

呼痛聲不絕如縷.

余子翊從始至終都沒有什麼表情,靜靜地看著.

而鄭晟呢?早就害怕地閉上了眼睛.

"不要害怕,這些人啊,都是罪有應得."鄭晟寬慰,扯出一抹溫和的笑,是真的很好看很好看的笑.

"你們說還是不說?"余子翊問,眼睛釋放凌厲的光.

"余子翊,你有種就一刀殺了我,做什麼小人的勾當."

"我從來都沒有承認自己是什麼正人君子.其次,你不覺得先做小人勾當的人是你們嗎?雨薇做錯了什麼?你們要痛下殺手?"

若是雨薇是罪有應得的話,他絕對不會說些什麼.

可是現在的情況是,她明明是無辜的,而他們這樣對她.

這口氣,他咽不下去.

"我們只是拿錢辦事而已,與我們無關!"強哥之前說過的,只要辦好了事情,就有一筆很多的錢.

而後還給了很多的錢,作為封口費.

"既然是拿錢做事,你們的罪責就不大,若是你們願意說出來,我余子翊不會為難你們,被蛇咬得,也會送進醫院做治療.而後進了警局,我也會保你們出來.但,如果你們不按照我說的做,那麼等待你們的就是生不如死."

之前對黎陌,他有著為難,但是這些人,和他沒有一點點的關系,怎麼對他們都是可以的.

"你,你真的好,好狠心."為首的光頭不可置信地看著他,眼睛瞪得圓圓的,里面是驚恐和害怕.

余子翊頷首,對此並不否認,"是啊,我是殘忍,我是狠心,可是你們不覺得你們做的事情更可惡嗎?雨薇平時對人很好的,即便是手下的人犯了錯,也不願意懲罰."

可就是這樣的她,一次又一次地承受責難,他怎麼能甘心?

"我的耐心不好,給你們一分鍾的時間考慮,是不是答應我."

"若是你們不答應的話."余子翊拖長聲音,鷹隼與凌厲又多幾分,那眼光更是狠戾,"你們就准備在這里了此殘生吧."

鄭晟雖是不忍,卻也沒上前.

因為他知道,余子翊並沒有說錯.

再柔和的人,在被逼了,都會做出一些事情來,更何況他們呢?

"我,我說,是,是強哥."

其中一人忍受不住,說了出來.

聞言,余子翊點點頭,"果然是他.走吧,我們去找人."

說完,他轉身就離開.

鄭晟跟著,他很好奇他接下來要做什麼?

走了幾步,余子翊停下,轉身看警察:"你們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做吧."

那些警察點點頭.

"我們這會兒要去做什麼?會不會有危險?"鄭晟追上去問.

余子翊沒有停下,只是轉過頭看他,譏諷道:"原來你就是這麼的膽小."

鄭晟搖頭,忙解釋道:"我不是膽小,只是擔心你會不會有危險."

今天他算是見識到了.

不要看余子翊這人很溫柔,一旦你傷害到了他,他一定會跳起來,殺你個措手不及外加片甲不留.

"不會有危險.我只是去問問,他收了陳維多少錢."

"陳維?這事情和陳維有什麼關系?"鄭晟的腦袋現在完全就是一團漿糊,幾乎沒有了思考的能力.

上篇:第一百九十二章 能夠安靜的生活很不錯了.     下篇:第一百九十四章 馬上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