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二百零二章 怎樣都可以  
   
第二百零二章 怎樣都可以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其實你說得對,那不是個好地方,但我就喜歡演戲,我就是想演好每一場戲.外面的紛擾和我有什麼關系,我有你,有鄭晟,有那麼多關心我的人,已經足夠了."

其余的,她是真的沒有心思再去折騰了.

"你的想法簡單,但別人未必."余子翊無奈的歎息,"外面的人是怎樣的,想必你清楚.你做不到保護好自己,要讓別人擔心,那麼最好從那個圈子退出來,這樣對你,對我,都好."

"你受傷差點死掉的消息爸爸知道了,爸爸和我的想法是一樣的,即便你不想,也最好是從那個圈子退出來."

為了你好,怎樣都可以.

梁雨薇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悅地看著他,"余子翊,你怎麼可以這樣?之前答應得好好地,現在反悔是什麼意思?"

丫的,他的話再也不能相信了!

"之前是之前,你現在出了這麼多的事情,我又怎麼能放下心?"余子翊斜她,眼睛里是滿滿的關心,"雨薇,我們都是為了你好,趁著這次的事情解決了,好好地休息後,找個安穩的工作吧."

"不……"梁雨薇扭頭到一邊,"這事情絕對沒有商量的余地."

余子翊的額頭抽了抽,"你這麼就這麼倔強呢?"

這家伙……

梁雨薇側眸看他,里面滿滿的認真,"余子翊,我為了夢想是得好好地努力,你不能再阻止我."

余子翊愣愣地看著她,腦海里閃過很多的想法,最後都成了無奈.

哎,罷了,罷了,她覺得怎樣好那麼就怎樣吧.

這事情他無法搞定,只能讓爸爸來了.

這事情不知道能不能改變了.

"好了,不說了,我們先回家吧."他真的是好想,好想她.

說到這里,梁雨薇就滿臉通紅,嘟噥著嘴,不怎麼樂意.

誰不知道他腦袋里裝了什麼啊,她才不會傻乎乎地湊上去呢!

"不,我想去逛街."

"想去逛街啥時候都可以,沒有必要非要今天的."余子翊不准.

"可是我,我……"

梁雨薇板著臉不悅地扭頭到一邊.

算了算了,和這種精/蟲上腦的人說什麼啊.

他想做什麼那就做什麼.

"不過你要答應我,不准再和我說要我退出娛樂圈這事了."梁雨薇看著他的眼很純淨也很堅決.

她和娛樂圈內的人不一樣,她只是單純地想拍戲,想塑造好每個角色.

余子翊低眸,思緒流轉.

這事情只是容後說,可不代表不說啊.若是答應了,以後提了,她一定會生氣的.

可如果不答應,這到了嘴的肉就有可能飛了啊.

這,這可不行!

猶豫了下,余子翊最後答應了她.

他答應,可爸爸不答應啊.到時候他贊同就是了.

"成."余子翊點頭答應,看著她的眼眸中火光很是旺盛,"現在可以了吧."

梁雨薇咬著唇瓣低下頭去,羞澀得耳朵都紅了.

這一天,余子翊折騰了她好久,好久,各種姿勢換著來.

把她搞暈了又給弄醒,無視她的求饒.

梁雨薇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了,渾身的酸疼提醒著她昨晚的瘋狂.

這個破家伙,能不能不要像情竇初開的家伙嗎?翻來覆去地折騰她,也不管她是否受得了.

想到這里,梁雨薇就極為不爽地罵了余子翊一頓.還發誓,他回來了,一定要好好地收拾他.

公司的人都看得出來余子翊的心情很好.

平時他也笑著,且話不少,但今天話非常的多,一端茶的小妹看著他看呆了,導致把茶水倒在他身上,他也沒有發火,只是板著臉提醒她不要再這樣了.

公司的人被余子翊這表現弄得摸不著頭腦,紛紛詫異,且私下八卦著余子翊怎麼突然會有這樣的表現.

楚冉穎知道這是為什麼,心口酸澀著,很疼.

梁雨薇在你的心中真的有那麼重要嗎?重要到只要有她在,你的世界就是彩色的,她離開就是灰白的?那麼她呢?

她待在你身邊這麼長時間了,無怨無悔,不奢求得到什麼,只希望你可以多看她一眼.

可得到的不過是你的冷漠而已.

如此,她的心真的痛了,很痛,很痛.

她拼命地想要把這種感覺收起來,但怎樣都不成.那感覺在心口蔓延,一點一點的將心吞噬,最後撕裂傷口,讓血液流出,疼得她快沒知覺.

梁雨薇,你有什麼好的,憑什麼你就可以陪在余總的身邊,而我,什麼都不是,只能遭受冷漠?

不,我不可能讓你們就這麼下去的.

我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讓你們分開!

打定主意,楚冉穎深吸一口氣,將心口的憤怒與嫉妒給壓抑下去.

現在,是等待機會.不能讓任何人察覺到.

她待在余子翊身邊不少時間了,非常清楚他的性子,不論是誰,只要有二心,都會毫不留情地被開除.

因為余子翊工作沒處理好的原因,梁雨薇想去旅游的計劃只能暫時被擱置.

不過她並不覺得有什麼,淺淺地勾著唇瓣,笑看世界.

一個人待在家中,左看看,右看看,不時八卦下,這滋味還是比較好的.

然而,這只是在她的想象之中.

因為某認得某方面需求很大,幾乎每晚都纏著她,即便是她求饒了,也不放過.

"雨薇,我給你帶了最愛的榴蓮."隨著門被打開,余子翊帶著笑的俊臉進來,手中拎著個袋子,正散發著一股怪異的氣息.

梁雨薇喜歡吃榴蓮,這知道的人不多.余子翊也是在觀察了許久後才知道的.

梁雨薇無神地扭過頭掃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地說了句:"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余子翊臉色變了變,最後來到她的身邊坐下,怔怔地看著她,"我對你好,你不喜歡嗎?"

梁雨薇搖頭,"不,不是不喜歡,只是覺得怪怪的."

他之前可沒有這麼對過她.即便他一直都對她很好.

"雨薇,我很喜歡和你在一起的日子."這日子讓他覺得從心里散發出來的舒爽.

如果可以,他真想就這麼一輩子啊.

只是,未來有太多不確定的了.

想要安穩地走下去,貌似是不可能的.

"我也喜歡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梁雨薇笑看他,可下一秒就轉了態度,陰沉沉地看著他,眸光非常的冷冽,"有些話我必須要和你說清楚."

她很清楚,如果自己不說的話,他一定會做得更加過分的.

這,不是她想看到的.

"你對那方面的需求能不能少一點."梁雨薇說這話的時候,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臉紅了.

這,這,這真的是很不好意思說出口!

"什麼?"余子翊呆呆地看著她,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梁雨薇咬著唇瓣嬌羞地瞪他,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他已經死了無數次了.

都已經這樣了,他還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意思?

如果她這會兒不全身酸疼,沒有一點力氣的話,她一定會跳起來好好地打他一頓!

真的是太過分了!

"余子翊,你要是再敢說一遍你不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的話,我,一定會好好,好好地伺候你!"伺候二字她咬得很重,眼神也更冷冽.

余子翊還是沒有反應過來,悠悠的眼神落在她身上.

她究竟是在說什麼啊,為什麼他聽不懂.

"雨薇,你能不能再說清楚一點."雖然不知道她說了什麼,但是從她嚴肅的眼神中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好好表現一下的話,估計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沒有肉吃的.

梁雨薇幽怨地瞪了他一眼,扭頭到一邊,"既然你不知道什麼意思,那麼算了吧."

他都不知道,自己說再多也沒意思.

"雨薇,你就告訴我成不成?"余子翊看著梁雨薇那越發嚴肅的臉,知道自己肯定惹到了她.

只是究竟是哪里惹到了她呢?他皺眉想.

梁雨薇沒有和他再多說,轉身回了臥室,一分鍾後抱著被子和你枕頭扔給他,"從今天開始,你到沙發上睡,沒有我的允許,不准回來."

余子翊摸了摸鼻子,很是不爽.

為什麼睡沙發的人是他!

"雨薇,你告訴我,究竟是哪里錯了,可以嗎?"

梁雨薇板著臉看他,"一個人自己做錯了卻要別人提醒了才來改正,你覺得這樣的人有用嗎?"

余子翊動了動嘴,沒說話.

她這話沒錯.

"雨薇,我知道錯了,你就不要和我拗了,成不成?"余子翊看她,軟下聲音勸.

梁雨薇卻瞪大眼,不可置信地看著他,"你到了現在,還認為我是錯的?我在發脾氣?"

這日子沒發過了.

梁雨薇沒多說,直接關了門.

"雨薇,你開門啊,我們之間有什麼誤會的話,就應該說清楚."

梁雨薇沒好氣地說:"你都不知道自己錯在哪里,我說再多又有什麼作用!"

之前她一直覺得他很不錯,可到了如今才看清,他根本就是很差,很差.

"雨薇,對不起,我……"

梁雨薇打斷他的話,一副沒有商量的口氣:"就那句話,若你一直不知道自己錯在哪里,那麼我們之間也沒什麼說下去的必要了,就這樣吧!"

上篇:第二百零一章 沉默     下篇:第二百零四章 我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