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二百一十五章 沒關系  
   
第二百一十五章 沒關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楚冉穎悄悄地看了眼他的表情,雖然有些擔心,動了動嘴,可最後什麼都沒說,轉身出去了.

她已經達到了目的,接下來的發展在不在掌控之中都沒關系.

這次不成功,那麼就下次來吧.

反正有她楚冉穎一天,梁雨薇和余子翊就休想安穩地過下去!

雨薇,難道我對你還不好嗎?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還是你覺得我不夠愛你,才要奔向鄭晟的懷抱?

心中有眾多的想法閃過.

哦,不,這只是個巧合而已.雨薇和鄭晟根本沒什麼的.這個她跟他解釋了無數遍,說只是合作伙伴的關系.雨薇是什麼樣的人,難道你到了現在還不了解嗎?

你,應該要相信她,要相信她.

可是,鄭晟對她的心思這麼明確啊.只要雨薇的心不夠堅定,那麼他們還是可能分開的啊.

腦海中無數的想法閃過.最後都被秦慕晟深深地給壓抑下了.

他應該相信的,他們之間沒什麼,真的沒什麼.

隨後,余子翊開始工作.

楚冉穎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發現他就當做什麼發生,這讓她覺得特別地怪異.

難道發現自己的妻子出軌了,還能當做什麼沒發生?

還是說他們的感情足夠堅定,沒有什麼能夠打垮他們的?

如果是後一種的話,可能就比較可怕了.

而她,又怎麼能眼睜睜地看著這現象出現呢?

必須,杜絕!

看來這一招沒用,她得用另外一招了.

下午下班後,她給鄭晟打了個電話,說得比較委婉,有關系演戲方面的問題要問他.

這問的是鄭晟一頭霧水.

貌似他們沒有見過面吧,貌似他們之間什麼都沒有吧,怎麼她突然要請教自己演戲的事情了.

想了想,他拒絕了:"演戲這一行非常的辛苦,不是常人所能接受的,只有我們這些沒點才藝的人才會去.楚小姐這麼的有才華,一定會在商界大有作為的,何必來搶我的辛苦飯碗.而且這碗飯啊,還非常的不好吃,一不小心就要吐出來."

如果可以給他再一次選擇的話,他絕對不會再當明星.

這其中的辛苦,沒有經曆的人根本就不會知道.

"呵呵呵,鄭晟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呢?好吃與否,我相信每個人的心中都是有定義的.再者,我未必會去搶你的飯碗,只是有些好奇,想要了解一下."

"可以給你指導的人有很多,你又何必一定要我呢?抱歉楚小姐,我還有事,就不多聊了.說著就要掛電話."

楚冉穎忙制止他,"鄭晟,大家都是聰明人,某些人沒必要說得太清楚的."

"某些話不說清楚,怎麼深入?"鄭晟這會兒猜到了她醉翁之意不在酒,但他又覺得很納悶兒,究竟是什麼,要她費盡心機地想要去得到呢?

"我們見面說吧,總之我說的話題會讓你非常感興趣的."楚冉穎對此很有信心.

"哦,是嗎?"鄭晟眯眸.

他現在對她說的話是很感興趣.

不過同時又有些猶豫,她能找到自己,那麼這說的應該不是什麼好話吧.

如果他答應生活會有怎樣的變化,如果不答應呢?

糾結著,他不知道應該怎麼做了.

"是不是到時候就會知道.我們在陌途咖啡館見面吧,晚上六點."話落她掛了電話,隨即攔了一輛車,過去了.

她說的究竟是什麼?

鄭晟想了想還是決定過去.

因為他這會兒非常地好奇,她說的究竟是什麼,她的目的在于什麼地方.

"這里,這里."剛進咖啡館楚冉穎便大聲地喊,且和他招手.

鄭晟四周掃了下,這才走過去坐下.

咖啡上的很快,不一會兒就到了.鄭晟無心地攪著咖啡等待著.

把他叫過來了卻又什麼都不說,這是什麼意思?她又在打什麼啞謎?

"楚小姐,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最後鄭晟忍不住了,開口問道.

楚冉穎淡淡地笑著,挑了下眉,"鄭先生,你的耐心就這麼的不好?"

鄭晟一本正經地看著她,搖了搖頭,"不,並不是我的記性不好,而是我覺得有什麼話直說會比較好一點,藏著掖著說又不說明白這樣很沒有意思."

楚冉穎依舊笑著,"我很喜歡和你這樣的人打交道."

鄭晟不悅地勾了勾唇,張了張口想說什麼,可最後什麼都沒說.

算了,靜靜地等吧.

她想說自然會說出來的.

"我喜歡余子翊."停了下,楚冉穎大大方方地說.

鄭晟愣了下,隨即反應過來,淺淺地笑了,余子翊很優秀,喜歡他的人應該很多才是.

"你喜歡他就喜歡他,和我說了能怎樣?我又不是他,不能替他做決定."

楚冉穎搖頭:"我請你來不是要你幫我想辦法又或者是其他的.我是有一筆交易要和你做."

"什麼交易?"鄭晟看著她的眼,她的想法透過眼睛,傳達給他.你

雖然不是特別准,很完善,但他知道這個和余子翊有關系,而且看她現在的樣子,是想要拆散他們了.

"難道你不覺得你的做法過分嗎?人家已經是一對了,且結婚了,你破壞他們的婚姻是可恥的."鄭晟惱怒地說.

楚冉穎何嘗不清楚自己是第三者,決定這麼做時就是個小三了.

可是那又怎樣?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做什麼都可以.

"那麼你呢?一直以朋友的身份待在梁雨薇的身邊是為了什麼?"這個反問成功地讓鄭晟說不出話來.

他承認他居心不良,一直守著雨薇是希望有一天可以替代余子翊在他身邊.

可是這個和破壞她的婚姻不是一回事.

"為了自己愛的人,怎麼努力都是應該的,對對錯錯,其實沒有那麼多要計較的必要."楚冉穎悠悠地說著,唇瓣帶上了微笑,"如果你覺得我們可以合作的話,那麼就答應我,我們一起去破話他們的婚姻.兩個人的力量總是比一個人的力量要強大許多."

"只要他們分開了,我們就有機會了,各取所需,這個對誰都好."末了楚冉穎又補充一句.

鄭晟依舊是拒絕,看著她的眼很鎮定,很堅定,"不論如何,我都不會答應你的,你死了這條心.還有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做出破壞雨薇婚姻的事情來,你我一定會用盡我所有的辦法讓你難過!"

"鄭晟,你這個人真的很搞笑,明明喜歡梁雨薇,想要和她在一起,卻不願意用手段.你大概還不知道,你是這世界上最傻的人.不要相信真心付出就會有彙報,你要是不用手段,不會有什麼東西是你的,永遠都不會!"

鄭晟冷哼,那眼睛寫滿了不懈,"是又怎樣?可至少我活的坦坦蕩蕩,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我在努力地走下去.我和你是不一樣的,我不會為了要得到就不擇手段.還有,感情和物品是不同的,不是你用了手段就會來身邊的東西."

話落,鄭晟站起身來,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他不認為和這樣的人還有說的,也不認為,在經曆了眾多的事情以後,她會得逞.

確實,黑暗是很多的,但是在黑暗過後永遠都是晴天,而不是晦暗不明的陰天.

"鄭晟,你給我記住了!"楚冉穎氣息不平.

她沒有想到,自己都說了這麼多了,他還是不同意.

這樣的人啊,就是活該得不到好下場!

鄭晟不同意,合作的願望破滅,她只能一個人單打獨斗了.

照片在余總那里壓著,她該怎麼辦呢?

焦急地想著,想了好一會兒還是什麼都沒想到.

楚冉穎挫敗地咬了咬唇,坐下去.

就在坐下去的時候,她看到了放在一邊的報紙,頓時來了想法.

原來她可以這麼做啊.

哼.鄭晟,梁雨薇,這可就怪不得我了.

這段時間梁雨薇沒有參加活動,給旗下藝人安排的通告也大不如前,其中某些已經開始埋怨起來了.

梁雨薇就他們的態度,展開了一場批評大會.

"大家辛辛苦苦地做練習生,拍很多的廣告,走很多的過場,不過就是為了出人頭地,可是你們以為出人頭地很簡單嗎?"梁雨薇悠悠地看著他們,唇瓣勾著諷刺的弧度.

"為了一個角色,你得練習兩年的舞蹈,把之前所有的都丟掉,甚至是連通告都沒有,最後這角色還失敗了,這種經曆你們沒有吧.不論是多大的通告,還是多小的,只要讓你們去上,就說明你們值得.如此,還有什麼應該埋怨的?你們都是我選出來的,我不想再做明星,想靠著自己賺錢,若我不努力,你們不努力,誰能賺錢?誰又能有多大的名氣."犀利的眸光掃過眾人,最後落在第二排最邊緣一個濃妝豔抹穿得非常暴露的女人身上.

"你們給我記住了,是我的藝人,就必須按照我說得來,不要想著去搞一些媚俗,嘩眾取寵的手段來博得好感,博的頭條.不管是黑還是白,對你們的演藝之路都不好."

上篇:第二百一十四章 不公平     下篇:第二百一十六章 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