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二百二十八章 沒有必要  
   
第二百二十八章 沒有必要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梁雨薇淺笑著扭過頭看他,"你覺得到了現在,我們的婚姻還有維持下去的意義嗎?許多東西,你有你的堅持,我有我的想法,我們根本就不願意為對方改變一點點,如此,還有什麼再在一起的必要?"

心痛了,也累了,只是想安穩的生活,至于感情的話,如果能,那麼就一輩子再也不要談論了.

因為一談論,心口就會痛,那是一種巨大的痛,足以將自己蔓延.

她不想,真的不想,一點點都不想.

"雨薇……"

余子翊吶吶的張口,卻發現自己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她說得對.

他們是愛,但是不願意為對方付出,不願意為對方想,這樣的他們,在一起和分開,有什麼區別?

"余子翊,我累了.這段感情走到了先自愛,我認為沒有意義了.請你放過我,也放過你自己."

余子翊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同時胸口處的疼痛越發的明顯了.

"我不是不放過,只是我……"

梁雨薇打斷他的話,在這事情上,她一直堅持著,"你不用再說什麼了,答案我很清楚,只是希望你可以在你的生活中快樂."

"這段時間我想了不少,我們結婚都不到一年,就出了那麼多的事情,如果不是因為我們自己沒有為對方考慮,或者是方法錯了,那麼這一切都有可能不會發生.先自愛,我只是想安穩地走下去,請你給我這個機會吧."

至于其他的,她真的是不想再想了.

想來想去還能改變嗎?

"雨薇,我……"

余子翊發現自己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愛是愛,不舍是不舍,可是,縱然如此又能說什麼?

"余子翊,你是怎樣的心態,我完全可以猜到,也可以理解,不過我認為,在這問題上還是不要糾結得好."話落,梁雨薇站起身來,唇瓣依舊掛著淡淡的笑,表情和之前沒有什麼差別.

"我,我沒有在這問題上糾結."余子翊解釋.

他發現自己的思維有些混亂,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稍稍整理了下,露出甜甜的笑容來,"我只是有些不舍."

梁雨薇笑看他:"不舍做什麼?到了現在,已經是注定了這個結果了.你會放我自由,而我絕對不會成為牽絆你的人."

他們的最開始,就應該是這樣.

沒有再說多少,梁雨薇轉身離開了.

余子翊看著梁雨薇離開的背影,腦海中有眾多的念頭閃過,最嚴重的一個是:你為什麼要這麼放了她?她說的那些都是小問題,都是可以改正的啊."

然而,這會兒無再說的意義.

他很清楚雨薇的性子,一旦決定了離開,就不會再回過頭來.

這就像人生啊,走著走著就只能走失在岔路口.

能夠和誰一起走過一段距離,那是非常幸運的.

離開的梁雨薇終于控制不住眼淚,讓它流了下來.

她不是不在乎,不是不難過,只是不能阻礙到他的路,她甯願自己辛苦一些.

"余子翊,對不起."

回了工作室後,梁雨薇更加努力地工作,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工作是處理問題.

鄭晟看著這樣的她,心疼極了.

想要說,但他知道說什麼都一樣,她決定的事情他是改變不了的.

下午差不多要下班的時候,余子翊抽了一點時間把離婚協議書給打了出來.

上面的幾點,很簡單,卻清楚.

余子翊盯著這張紙看了好久,好久.

若不是怕自己阻礙了雨薇的步伐,這份離婚協議書他是不願意打的,更加的不願意簽.

他比任何人都知道,雨薇是一個獨特的存在,有她在,這個世界就是明亮的,如果沒有了她,那麼自己成什麼樣子,變化多小,多大,都是一樣的.

"余總,你在看什麼啊,怎麼這麼認真?"楚冉穎的聲音響起,把余子翊給拉了回來.

余子翊這才意識到自己想其他的東西已經想了好長的時間了.

他歉意一笑,"抱歉,剛剛在想其他的事情,沒有注意聽."

楚冉穎歎息著搖頭,"你是在為雨薇的事情傷心難過吧."

雖然他什麼都沒說,但她看出來了.

一個人的表情是不可能騙人的.

"我其實搞不懂你們,明明是相愛的,明明想要在一起,為何到了最後還是分手了呢?你們和其他人不一樣,感情基礎要厚一些,按理說這樣更應該能理解彼此啊,怎麼就……"

這點楚冉穎怎麼都想不明白.

哎,這應該就是所謂的世事無常吧.

誰和誰都有可能在一起,也有可能分開.

想要抓住,可是可以抓住什麼?一切的一切不過是消失在了人群中而已.

能夠抓住,就用力地抓住吧,不要等到失去後才知道珍惜.

"余總,這些是你今天需要整理的文件,你先看一下,哪里有不對的地方."楚冉穎搖搖頭,把亂七八糟的情緒都摒除了,認真地做事.

余子翊點點頭,指了指旁邊放著文件的地方,"你就放在這里就好,其他的,稍後再說吧."

"總裁,作為你的下屬,你感情的事我本來不應該問,也不應該多說,可是,到了這會兒我還是想說一句,對自己好一點,不是自己的就不要強求."往外走了一會兒後,楚冉穎又不放心的扭過頭來說.

余子翊點點頭,努力地扯嘴角微笑,"你放心吧,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會有分寸的."

離婚後,他們就是兩個不相干的人了.

這樣的結果可能會有些痛,但至少這對雨薇好.

只要對她好啊,自己就不應該在乎什麼了.

安穩著繼續生活就好.

余子翊回到家時,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

疲憊地看了眼掛在牆上的鍾,他拿著換洗的衣服去洗漱.

與此同時兩雨薇這邊.

工作,工作,與余子翊決定要分手後,她的世界里面就只是剩下了工作.

即便這會兒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梁雨薇也沒有走,繼續在工作中奮斗.

她接了一部比較急的劇本,是女三號,明天就進劇組拍戲.

而鄭晟的劇本還沒有寫完,即便是要接手工作室的事情也還有一段時間,所以說這段時間就是她最忙碌的時候,比之前任何時候都要忙碌.

梁雨薇覺得這樣忙碌的狀態挺好的,至少可以忘記某些人,至少可以讓自己安慰的前進.

感情這事兒,本來講究不應該太過于計較.

之所以一直會選擇計較,不過是因為自己放不下而已.

然而,縱然再放不下又能怎樣?時間走了,回不去的依舊已經回不去了.

許多東西,某些難過,在經過了一段時間後都會消失.

就像之前與余子翊鬧矛盾的時候一樣,還不是很不爽,很不開心,可最後呢?還是安穩地走了你下去.

人生,會遇到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得學會調整狀態,在什麼時候都要理智.

然而這一點,做到的人沒有幾個的.就連梁雨薇她都不認為自己做到了.

晚上一直工作到凌晨三點,直到身體支撐不住,倒下去.

第二天早上七點就起來了,很快地收拾好,讓墨鏡來接自己.

後面的事情還有許多,一點點時間都不能耽擱.

中午,當工作室里沒什麼人的時候,一份文件寄到了工作室.

上面寫著梁雨薇的名字,發件人是余子翊.

一看鄭晟就知道這里面的東西是什麼了.

不過,真的要給她嗎?

要是雨薇看到了,應該會傷心吧.

可是如果不給她的話,又能瞞得了多久呢?

這是他們的事情,他不過是一個外人而已,不能多管的.

鄭晟知道梁雨薇這段時間的狀態,若是這東西到了她手上的話,大概會痛苦到想哭出來吧.

她能理解,也有心在感受的.

這會兒的鄭晟十分的猶豫,不知道這東西是給還是不給.

給有給的好,不給有不給的好.

究竟如何才是對?

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更加的不想明白.

"你平時不都是在嘜頭寫劇本的嗎?怎麼今天這麼有空,拿著東西在外面發呆."楚冉穎笑著走過來,還是之前的模樣,還是那帶著淡淡笑的樣子.

但是這樣讓鄭晟看起來很是刺眼.

語氣也變得不好了.

"你來這里做什麼?沒事的話,請離開吧,我向這里不會有誰是歡迎你的."話落鄭晟就要走.

超乎冉穎叫住他:"你不要這麼急匆匆地想要走好不好,在你眼中,我就是那豺狼虎豹,對誰都不好."

鄭晟沒有說話,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是不是這樣,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和你是沒有什麼話要說的,趕緊離開吧."

"如果我就是呆在這里不離開呢?"

唇上掛著的是挑釁的笑.

鄭晟扭過頭去看她,微微勾起唇瓣,"如果你去吧額定要這麼做的話,就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楚冉穎無所謂的東東見,她根本就沒有把他的威脅放在心里.

這話是說得好啊,不過是一名小小戲子而已,還會有多大的能耐?

"鄭晟,你和我比起來還差得遠,你可不要嘚瑟了."

"我就是嘚瑟了怎樣?我就是討厭你了,怎樣?難道你還想殺人啊."楚冉穎挑釁地說,"我當初要你合作,你為什麼不願意,非得到如今這個局面?機會,不是沒有給你,只不過你放棄了而已."

"不,我怎麼會放棄機會?"

她可是為了靠近余子翊,可以用的招數都用上了,現在也有了一些效果.

對于未來,她可是非常期待的.

"你會不會放棄這個機會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你這麼做是不對的,如果那個男人沒有愛上你,你是不可能得到幸福的.如果你還有一些理智的話,就趕緊收手,免得到頭來痛苦不堪!"

楚冉穎輕笑:"都到了現在了,你覺得我可以放手嗎?愛不愛,幸福與否那是我的事情,你根本就不需要干涉."

上篇:第二百二十七章 太大壓力     下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明知故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