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二百二十九章 明知故問  
   
第二百二十九章 明知故問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你以為我想干涉?"鄭晟反問,"若不是你破壞的是我在乎的人,你以為我會和你多說一句話?別說是一句話了,即便是半句話都不可能."

他鄭晟,從來都不是個熱心腸的人.

"哦,是嗎?我倒是想來看看,你陰狠起來的樣子是怎樣的?"楚冉穎完全沒有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鄭晟覺得和這樣的人根本就沒有什麼說話的必要,直接就轉身離開了.

他覺得楚冉穎是一定不會安分離開的,最好是讓保安把她給趕出去.

回了辦公室,他沒有猶豫,直接摁下了保安的電話,打過去交代了一聲後,繼續工作.

他必須要抓緊快些把劇本寫出來了,不然憂傷的事情可是還在後面啊.

某些結果,是他怎麼都不願意看到的.

楚冉穎跟了過來.

他不是覺得自己沒有做錯嗎?

他倒是要讓他看看,他究竟做錯了沒有.

有些對錯沒有計較的必要,但是這會兒的她就只有一個想要計較的念頭,而且是就這麼一直計較下去!

"鄭晟,我很搞不懂你,明明未來可以不用這樣的,可你還是走到了現在,在你看來,這樣的結果你很滿意是不是?還是覺得,這個才是你想要的人生.我從來都不覺得你是一個傻瓜.但是到了這會兒啊,我不得不承認,你是一個的傻瓜,而且是不折不扣的傻瓜."

鄭晟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明明想要說什麼的,但想了想還是忍住了.

沒有說的必要,楚冉穎這樣的人和他是不一樣的,不管你說多少,都不會理解到你的好,還會認為就是你的牽絆才讓她沒有成功,又或者是其他的.

這樣的人,他看得太多,太多了.

"鄭晟,其實你很聰明的,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會失去什麼."楚冉穎噙著自信又驕傲的笑朝著他走過來,"其實你完全可以不用這樣的."

"我和你沒有什麼要說的必要,你說的這些對于我而言根本就沒有用."是不一樣的人,所以在處理事情的時候態度也會不一樣,處理的結果也會不一樣.

他承認對雨薇的愛,即便是到了現在,還沒有完全的放下.

但是,那又如何?就因為自己放不下,就該去破壞別人的感情嗎?就因為自己沒有得到,所以要讓別人也不好過嗎?

他沒有那麼大的心思,去算計這個,去算計那個的.

只是想安穩的過著自己的日子,看到自己喜歡的人得到幸福.

可能他心中還是會有一些別樣的感覺,但是,他不後悔,也不難過.

許多東西,必須要看清的.

"鄭晟,你其實有手段的,但是為什麼就不用呢?還是在你看來,即便是用了手段也一樣?"楚冉穎對于這一點很疑惑.

她和梁雨薇相處了一段時間,還是比較了解她的性子的.

一旦相信了誰,就會沒有了戒心.

"我再說一遍,你我是不同的人,在看待問題和處理問題上都會不同,請你不要用你的那一套來和我說."鄭晟怒了.

這些保安怎麼還不過來,這才多長的路程?都這麼一會兒了還走不過來?

要是在以往,鄭晟是絕對不會計較這些問題的,但是這會兒的他很憤怒,異常的憤怒,就沒有再忍下去的心思了.

"什麼叫做我的那一套?難道你不是和我一個世界的?愛上一個人,就應該努力,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時代,誰都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如果你不努力的話,事情就只是會停在這里,到時候你什麼都得不到.如果你想要的結果就是這個的話,那麼我沒有什麼要說的了.不過呢,我請你仔細的思考一下,人就應該是自私的,愛就該得到.不要為了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把想要得到的東西都給弄丟了.如果是那樣的話,可就得不償失了."

說完,楚冉穎看了眼手上的表,她發現時間不早了.

其實她來這里是想找梁雨薇的,再試探一下他們變成了什麼樣子.

但是她沒有在的話,那麼她就回去吧.

反正啊,她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某些人,就是不能在一起,不管多用力,多努力.

她守護了這麼長的時間,總算是有一個發揮的地方了.

只要余子翊恢複了單身,她就會用盡她所有的辦法,讓他喜歡上自己,最後和自己在一起.

只有像她這樣優秀,又是和他一個領域的人才可以和他站在一起.

梁雨薇是優秀,可是那又怎樣?到了最後,他們還是無法走到一起.

說悲哀也悲哀,說難過也難過.

"楚冉穎,我認認真真地告訴你,這是第一遍也是最後一遍,感情和其他東西是不一樣的,不是你用計謀就可以得到的.你最好還是收斂一些,可不要做出什麼讓自己後悔的事情來,不然到了那個時候,誰都不可能救你的."

話落時,保安過來了.

鄭晟沉著臉指著楚冉穎,吩咐道:"你們把她給我趕出去,在最短的時間內而,而且,永遠都不要讓她再我面前晃蕩!"

楚冉穎微笑著揮手:"不用了,我自己有腳,會出去的.你的話呢,我會記住的,不過我認為這個對我而言沒什麼作用,我啊,還是乖乖的做我應該做的事情吧."

那個,才是值得的.

鄭晟陰測測的看她,情緒一點一點的壞下去:"最好是這樣,其實我非常的不想看見你."

或許在雨薇離婚這事情上他應該說一說了,可不能讓楚冉穎得逞.

想著自己之前的做法,秦慕晟不由得苦笑出聲:"鄭晟啊鄭晟,你為什麼就是有那樣的壞心思呢?難道你不知道魚尾的幸福是最重要的嗎?難道你覺得沒了余子翊,你就可以給她幸福了嗎?"

鄭晟這段時間看了很多的新聞,特別是關于感情這部分的.

之前拍戲的時候,多數接觸的也都是感情戲,各種各樣的.

可是他認為感情戲畢竟不是真的,在某些程度上比現實生活要好一些.所以他特地去看了.

現在的他明白了很多,也把很多都看得明明白白了.

"她的快樂就是幸福,如果沒有在余子翊身邊,你覺得她能夠很快樂嗎?鄭晟啊鄭晟,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自私了?只要是雨薇想要的,你都應該給她啊,為什麼就……"

鄭晟突然之間非常地恨自己,明明知道雨薇是怎樣的人,還不願意把話說清楚,現在好了吧,事情可能會真的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了.

"余子翊,你給我記清楚了,這樣的事情,不能再發生,一定,一定不能再發生了."

說完,鄭晟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而後去拿要鑰匙離開.

現在該處理的不是劇本,而是雨薇的感情問題.

他比誰都清楚這段感情對于雨薇意味著什麼,她是這麼的堅持,可是有誰明白她的難過和無奈?有些知道現在的她非常不想這樣呢?

許多話她不會說出來,也不希望他多管她的感情,但是到了現在,是不得不管了.

因為,要是再這樣下去,就只能是分道揚鑣,再也找不回來了.

過來的時候,梁雨薇正在拍戲.

她拍戲的樣子很認真,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是那個人,而不是她自己.

而這點,是鄭晟最喜歡,也是最欣賞的地方.

沒有誰可以像她這樣,演戲演得恰到好處,也沒有誰在演藝圈內沒有多少負+面新聞,即便是受了傷,什麼都看清楚明白了,還是願意去相信,願意給別人一個機會.

而這個是他遠遠做不到的.

余子翊就在一旁等著她,這里的人大多數都是認識他的.

怎麼說都是影帝,當年的傳奇,即便現在很少在電視上出現了,可是影響還是在的.

"最近有什麼打算?有拍戲的打算嗎?"副導演走過來,殷勤地問著.

鄭晟禮貌地回答:"是有一些這方面的打算,不過,我還是覺得寫劇本自己投資要好一些.以前啊,都是在演別人的故事,現在我想寫一些自己的故事,把自己的觀點都融入進去,你我想,這個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情."

副導演點點頭:"人生啊,有太多的走法了,關鍵是看你要怎麼走而已,不過我認為,怎麼走都是可以的.就像演戲的這些家伙,有些只會是驚鴻一瞥,而後從這個圈子徹底的離開,在另外一個圈子發光.而另外有些人呢,通過自己的努力最後走到了人生的巔峰.還有一些人,費盡心思地往上爬,最後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但是又很快地掉了下來.這個,根本就不值得."

"值得與否還是看自己."鄭晟眼光落在拍戲的家伙身上,唇瓣勾著淺淺的笑,"有些人固然失敗了,但是從來沒有後悔過.有些人,即便成功了,可是去了太多,總的來說,還是失敗了."

所以啊,不得不說,人生,有太多的起起落落了.

沒有誰能夠說什麼的.

他呢,在演藝圈看了太多了,就只是想安靜地走下去,什麼都不要管,什麼都不要想.

難過得多了,你就會記不清楚究竟怎樣的滋味是難過了.

"是啊,不過不得不說梁雨薇這家伙很努力,也很認真.而且也不讓人操心,演什麼就是什麼.其他人啊,說再多還是糾正不了."副導演苦笑.

作為導演,他們也有自己的無奈.

這一點,鄭晟也是知道和理解的.

沒有誰能夠說什麼的.

他呢,在演藝圈看了太多了,就只是想安靜地走下去,什麼都不要管,什麼都不要想.

難過得多了,你就會記不清楚究竟怎樣的滋味是難過了.

"是啊,不過不得不說梁雨薇這家伙很努力,也很認真.而且也不讓人操心,演什麼就是什麼.其他人啊,說再多還是糾正不了."副導演苦笑.

作為導演,他們也有自己的無奈.

這一點,鄭晟也是知道和理解的.

上篇:第二百二十八章 沒有必要     下篇:第二百三十章 不痛不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