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二百三十章 不痛不癢  
   
第二百三十章 不痛不癢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其實努力的人有很多的,只不過這個圈子的魅力太大,讓不少人都走偏了,像她這樣還堅持著自我的人,不多了."而這一點,就是鄭晟最欣賞她的地方.

"好與壞,都不該多計較的,既然選擇了,再苦再累都必須堅持下去."鄭晟或者回過頭來看了副導演一眼,"你說是不是這樣呢?"

副導演點點頭:"確實,確實是這樣啊."

梁雨薇的努力他之前就聽說過了,可這會兒真真切切地看到了,才知道她究竟是有多麼地努力.

梁雨薇拍完了,從助理的手中結果礦泉水,狠狠地喝了一口,而後走到不遠處的椅子上坐下,喘氣.

現在是夏天,而她的戲服很厚,也很熱.

助理體貼地拿了風扇過來給她吹,梁雨薇笑著接過,說是自己來.

鄭晟回眸看了眼副導演,禮貌地說:"既然她空了,我就過去了,有時間了我們再聊天."

副導演朝她揮揮手.

"我覺得我還沒有你用功,下次在接戲之前,一定要和你好好地學一下,方便我演出更好的作品."鄭晟微笑著說著,眉宇之間閃爍著認真.

"你就不要打趣我了,我才入行多久,而你在這個圈子呆了多少年?要說演技啊,你的一定在我之上."梁雨薇謙和地說.

其實,要說資曆,她一定是老人了.

不過,姚雪已經不在了,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就只有梁雨薇,而她就是梁雨薇.

"沒有,我說的是實話."說到這里,鄭晟皺起了眉頭.

"其實說到了這個問題,我想起了另外一個人,那個人啊,可是演藝圈中的喜歡騎."

梁雨薇心里咯噔一下,面容有些冷,而那笑容差點就維持不住了.

"究竟是什麼人啊,能夠讓你都說傳奇的."梁雨薇裝作無知的問.

"那人是姚雪.其實你在演戲方面和她有些像.層有不少人學習過她演戲的方式,可是沒有誰像她幾分."或許,這就是藝人最獨一無二的地方吧.

即便是同一個劇本,同一個角色,不同人演出來的感覺也是不同的.

"可是你不一樣,你會的技巧她也會,而你不會的,她恰好不會."

梁雨薇嘴角不停地抽,"這個是不是有些玄幻了啊,這怎麼可能?我就是我啊.你啊,一定是最近寫劇本,寫得多了,人有些傻兮兮的."

鄭晟看著疑惑地皺起眉頭:"難道我錯了嗎?"

他的理解應該沒有錯的啊.

梁雨薇重重地點頭:"對,你就是錯了.且不說姚雪有多麼出色,面容多麼靚麗,就單單是演技,我都沒有她的十分之一.況且,處理細節的技巧也就那麼幾個,你怎麼能說我和她一樣呢?"

"難道真的是我錯了?"鄭晟開始懷疑自己,眼珠子轉了個幾個圈,想啊想,可還是覺得他的感覺沒錯.

難道是真的錯了?

不,不會的.

他的感覺從來就沒有出錯的時候.

一定不是,一定不是!

"好啦,在這個問題上糾結有什麼意思?你今天來找我,不會就是說我和姚雪相似這事情吧."

鄭晟搖頭,面色一下子變得沉重起來,"我今天來找你,是有其他事情要說的,不過這里並不方便,我們還是換一個地方吧."

梁雨薇點點頭.

她左右看了下,指著自己獨立的化妝間:"去那里吧,一般沒有人會進去的."

鄭晟點頭.

而後他們兩個人走了過去.

"今天出冉穎過來找你,見你不在,和我說了一些話,從她的花里面我得知了一些東西,現在,我把這些都告訴你,你必須聽著,認認真真地聽著."

梁雨薇皺眉.

她覺得奇怪,該說的都已經說了,冉穎再過來找她究竟是想做什麼呢?

"她和你說了什麼?"

鄭晟把她和自己的對話總結了一下,說給梁雨薇聽,末了總結一句,"有些人並不值得你的相處.楚冉穎接近你是有目的的.你不要傻乎乎地再上當了."

她對誰都好,而且一旦相信了就不會再懷疑.

這個性子,真的不好,特別容易被那些有企圖心的利用了.

如此,梁雨薇七七八八的明白了.

不過她低下頭去咬著唇瓣,"即便你和我說了,又能改變什麼了?事情已經發生了.更何況,她後面跟我解釋了很多次,不管她懷著什麼樣的心思,勸的話是沒錯的.是我不聽她的,倔強著要這麼走."

這個,和別人沒有任何一點點的關系.

"你啊你,就就知道為別人著想."想到這里,鄭晟無語地翻了個白眼,"既然愛,那麼就應該一直走下去,才不要你們之間會出現什麼,又會變成什麼樣子.如果你連勇敢愛都做不到的話,又怎麼會得到幸福的生活呢?"

她的想法很簡單,也特別容易滿足,可她的做法並不會讓她得到.

善良是沒有錯的,但在某些時候,過度善良,那就就是一種錯.

"我現在什麼都不知道,也不想管."

只是想一直安穩地走下去.

而與余子翊的婚姻,是該到了結束的時候了.

這點,誰來說她都不會變.

"你啊你,就是這個性子,在面對某些事情的時候,什麼都不想管."鄭晟無奈地搖頭,"可是你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嗎?余子翊人有多好,多有能力,你是看在眼中的,就這麼白白地放過了,你舍得嗎?"

梁雨薇看著他苦笑:"愛和不愛是差不多的,某些結果已經注定了,想要回頭,根本就不容易."

"你們是什麼情況,你很清楚,都到了現在了,你居然還說這樣的話,什麼意思?只要走得回去,那就應該回去.人生,不能被什麼給牽絆了,該追求的時候必須要追求啊."鄭晟覺得這些話已經和她說了無數遍了,可是她就是不聽,不論怎樣都不聽,說得他十分地無奈.

"你不是我,不會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想要得到的是什麼,也不懂明明有些東西已經失去了,還是要追逐."梁雨薇笑著看他,"有些東西,看不明白也必須要明白,你知道那種感覺嗎?明明不舍得還是得割舍.我和余子翊之間的問題和別人沒有任何的關系,是我們的原因才造成了如今的."

梁雨薇從來都不會去埋怨別人.

是她的錯就是她的錯,這一點,任何人都改變不了.

"鄭晟,我們繼續在這問題上糾纏,沒有任何的意義.在彼此的世界中離開,那是必要的."說著梁雨薇扭過頭看著一邊,"未來,誰都說不准,或許我們又在一起了,或許我們在這個岔路口徹徹底底地走失了."

"哎,你啊你,我真不知道你腦袋里面在想些什麼.有些問題真的很簡單,根本就不用你去糾纏的."

為什麼這個家伙就是想不開呢?為什麼就是要把某些事情給弄複雜呢?

這一點,他怎麼都想不明白.

既然相愛,那麼就應該在一起.沒有什麼困難,是兩個人所克服不了的.

"哎,我也不想糾纏啊,可是你覺得我的糾纏有意義嗎?余子翊的心不在我的身上,即便我說再多,做再多都是沒用的.更何況,身為他的妻子,我卻幫補了他,只能在他的世界外面看著他不停的奮斗,辛苦到極致."

那種感覺,只有嘗試過的人才明白是什麼滋味.

梁雨薇的眼前不由得回蕩起之前的點點滴滴.

那些快樂的,明媚的,憂傷的記憶.

深吸一口氣,搖搖頭,她把腦袋中亂七八糟的想法都排除,重新帶上笑看鄭晟:"好啦,什麼都不用想了,安心地走下去就是最好的.我呢,會一直懷抱著一顆感恩的心去面對一切."

但是離婚,必須要進行.

她不能再自私地把余子翊留在身邊,他有他的天空,她不能成為他的絆腳石.

而她,也有自己的世界.

姚雪那輩子讓她明白了太多,也看清楚了太多.

不是相愛就可以在一起的.

這樣的情況,還有非常非常多的.

"你啊你,不論我怎麼說都不聽,是准備繼續這麼倔強下去了是不是?"鄭晟真的拿她沒有一點點的辦法.

可是,任由著她這樣,她的婚姻就會被自己親手毀掉的.

到時候啊,就會有無數個楚冉穎那樣的人出現在余子翊面前.

而她的身邊呢,也會圍繞著很多人.

就這樣啊,一點一點地走丟了.

"鄭晟,你什麼都不要說了,我知道自己在鎖什麼,又怎樣的後果.反正我都好心到了現在了,受的傷害也不少了,那就這樣繼續好心下去吧."說完梁雨薇站起身走了出去.

這個話題,說來說去還是一樣的,漸漸的也就沒了再說的必要了.

而且啊,之前也不是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一次可以說是意外,那麼兩次呢?三次呢?開始的時候還能忍受,可是到了後面,誰又能忍受得住?

鄭晟看著梁雨薇離開的方向,知道自己再說什麼都是徒勞.

哎,算了吧,還是不要在這問題上糾纏了吧,免得啊,搞到最後沒有讓她改變主意,還讓她的想法也變了.

這,不值得.

余子翊盡可能地讓自己忙碌,不讓自己去想和梁雨薇離婚的事情.

可是,以往很容易就可以集中精力的他卻怎麼都不能集中,愣愣地看著一邊,腦海中閃過了其他的想法.

"總裁,這個是你要簽署的文件."楚冉穎抱著一堆文件走進來,表情和平時沒什麼兩樣,但是如果注意看的話,她的衣服更亮麗了,而人呢,也散發著與之前不同的氣息.

如果之前只是自信的話,那麼這次肯定是多了得意.

是啊,她沒有想到自己的計劃居然會這麼成功,幾個小小的謊言和一些曖昧不明的舉動就讓兩個人吵鬧,產生了那麼大的嫌隙,最後還要分手.

"下午有個會議,是……"楚冉穎的話還沒說完,就注意到了余子翊的表情不對.

貌似她說了這麼多,他的注意力還是在遠方.

遠方有什麼要看的?

她愣愣地看過去,除了一片靜置的景物以外,並沒有什麼啊.

難道余總是在發呆?

最近余子翊最大的事情就是和梁雨薇的感情問題.

楚冉穎是多麼的聰明,幾乎沒有太用心,就可以把結果給才出來.

可是,她不認為這事情到了現在還有什麼說的必要,還有什麼他要糾纏的必要.

最近余子翊最大的事情就是和梁雨薇的感情問題.

楚冉穎是多麼的聰明,幾乎沒有太用心,就可以把結果給才出來.

可是,她不認為這事情到了現在還有什麼說的必要,還有什麼他要糾纏的必要.

"你們是什麼情況,你很清楚,都到了現在了,你居然還說這樣的話,什麼意思?只要走得回去,那就應該回去.人生,不能被什麼給牽絆了,該追求的時候必須要追求啊."鄭晟覺得這些話已經和她說了無數遍了,可是她就是不聽,不論怎樣都不聽,說得他十分地無奈.

"你不是我,不會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想要得到的是什麼,也不懂明明有些東西已經失去了,還是要追逐."梁雨薇笑著看他,"有些東西,看不明白也必須要明白,你知道那種感覺嗎?明明不舍得還是得割舍.我和余子翊之間的問題和別人沒有任何的關系,是我們的原因才造成了如今的."

梁雨薇從來都不會去埋怨別人.

是她的錯就是她的錯,這一點,任何人都改變不了.

"鄭晟,我們繼續在這問題上糾纏,沒有任何的意義.在彼此的世界中離開,那是必要的."說著梁雨薇扭過頭看著一邊,"未來,誰都說不准,或許我們又在一起了,或許我們在這個岔路口徹徹底底地走失了."

"哎,你啊你,我真不知道你腦袋里面在想些什麼.有些問題真的很簡單,根本就不用你去糾纏的."

為什麼這個家伙就是想不開呢?為什麼就是要把某些事情給弄複雜呢?

這一點,他怎麼都想不明白.

既然相愛,那麼就應該在一起.沒有什麼困難,是兩個人所克服不了的.

"哎,我也不想糾纏啊,可是你覺得我的糾纏有意義嗎?余子翊的心不在我的身上,即便我說再多,做再多都是沒用的.更何況,身為他的妻子,我卻幫補了他,只能在他的世界外面看著他不停的奮斗,辛苦到極致."

那種感覺,只有嘗試過的人才明白是什麼滋味.

梁雨薇的眼前不由得回蕩起之前的點點滴滴.

那些快樂的,明媚的,憂傷的記憶.

深吸一口氣,搖搖頭,她把腦袋中亂七八糟的想法都排除,重新帶上笑看鄭晟:"好啦,什麼都不用想了,安心地走下去就是最好的.我呢,會一直懷抱著一顆感恩的心去面對一切."

但是離婚,必須要進行.

她不能再自私地把余子翊留在身邊,他有他的天空,她不能成為他的絆腳石.

而她,也有自己的世界.

姚雪那輩子讓她明白了太多,也看清楚了太多.

不是相愛就可以在一起的.

這樣的情況,還有非常非常多的.

"你啊你,不論我怎麼說都不聽,是准備繼續這麼倔強下去了是不是?"鄭晟真的拿她沒有一點點的辦法.

可是,任由著她這樣,她的婚姻就會被自己親手毀掉的.

到時候啊,就會有無數個楚冉穎那樣的人出現在余子翊面前.

而她的身邊呢,也會圍繞著很多人.

就這樣啊,一點一點地走丟了.

"鄭晟,你什麼都不要說了,我知道自己在鎖什麼,又怎樣的後果.反正我都好心到了現在了,受的傷害也不少了,那就這樣繼續好心下去吧."說完梁雨薇站起身走了出去.

這個話題,說來說去還是一樣的,漸漸的也就沒了再說的必要了.

而且啊,之前也不是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一次可以說是意外,那麼兩次呢?三次呢?開始的時候還能忍受,可是到了後面,誰又能忍受得住?

鄭晟看著梁雨薇離開的方向,知道自己再說什麼都是徒勞.

哎,算了吧,還是不要在這問題上糾纏了吧,免得啊,搞到最後沒有讓她改變主意,還讓她的想法也變了.

這,不值得.

余子翊盡可能地讓自己忙碌,不讓自己去想和梁雨薇離婚的事情.

可是,以往很容易就可以集中精力的他卻怎麼都不能集中,愣愣地看著一邊,腦海中閃過了其他的想法.

"總裁,這個是你要簽署的文件."楚冉穎抱著一堆文件走進來,表情和平時沒什麼兩樣,但是如果注意看的話,她的衣服更亮麗了,而人呢,也散發著與之前不同的氣息.

如果之前只是自信的話,那麼這次肯定是多了得意.

是啊,她沒有想到自己的計劃居然會這麼成功,幾個小小的謊言和一些曖昧不明的舉動就讓兩個人吵鬧,產生了那麼大的嫌隙,最後還要分手.

"下午有個會議,是……"楚冉穎的話還沒說完,就注意到了余子翊的表情不對.

貌似她說了這麼多,他的注意力還是在遠方.

上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明知故問     下篇:第二百三十一章 那麼困難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