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二百四十四章 變得困難  
   
第二百四十四章 變得困難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雨薇,難道給錯的人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都不能有嗎?"楚冉穎這會兒是一肚子的怒氣,不過她忍了,現在可不是和她鬧別扭的時候.

梁雨薇搖搖頭:"不是沒有,而是我覺得和你這樣的人,沒什麼說的."說完,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指著門口.

其實,不要怪她鐵石心腸.只是她不覺得楚冉穎是真的悔改了.她是善良,可是,這不是理由,讓大家無止境欺負她的理由.

"好了,你別再說下去了."鄭晟提前楚冉穎一點說話,"雨薇的話很清楚,很明白,我相信你是一個知道進退的人,到了現在,許多話沒有了意義."

如此,楚冉穎確實沒有什麼呆在這里的必要了.

離開,是必須.

只是,真的要這麼離開嗎?楚冉穎不甘心.

"雨薇,對不起.我不是……"

梁雨薇打斷她的話,面上帶上淡淡的微笑:"不重要了,那一切的一切都沒計較的意義了.可能,你會覺得我的心太硬了吧,你都說了這麼多的好話了,而臥還是和之前一樣,一點點讓你反悔的機會都沒有.但是,你是知道的,人只有一顆心,一旦被傷害了,想要走回去就會變得困難."

她已經不是第一次痛過了,難道這樣的事情還必須要經曆多次嗎?

"雨薇,我,我……"楚冉穎知道,這會兒自己說什麼都不會改變事情.

"好啦,你也不要多說什麼,再去計較某些了,沒有意義的.現在最最重要的是,我們得安穩地走下去."在各自的世界中,安穩地走下去.

楚冉穎看著梁雨薇的面容,心中的痛與難過還有嫉妒恨都越來越多了.

梁雨薇,我不是故意要傷害你的,只是你的做法讓我無法接受.

你是余子翊的愛人又如何?即便你和他之間有一切又怎樣?因為我,你們還是分開了.

而我,不會給你們再在一起的機會.

"那,那好吧,這樣的話,我就先走了."隨後,她轉身離開.

梁雨薇抬眸看著前方,眸色悠悠,卻沒人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鄭晟一等楚冉穎離開就苦笑著看梁雨薇:"你現在看清楚了吧,有些人,根本就不值得.你對人好,那是你的事情,但對于不值得的,你就不應該奉獻出自己的感情.因為那樣,你只會受到更嚴重的傷害."

若不是她的朋友,若不是希望她可以好好的走下去,鄭晟是絕對不會說這一番話的.

梁雨薇點點頭,"嗯,我知道了."

"你很聰明,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該怎麼走下去.以後,在面對這些事的時候,你應該調整一下,不能讓自己再處于被動的局面了."鄭晟關心地說.

梁雨薇微笑著應下:"嗯,不會了."

這樣的情況,又怎麼再會有下一次呢?

她受過傷,也難過過,痛苦過,曾有的悲傷與幸福,到了現在,都應該消失了.

楚冉穎出來後,狠狠地罵了梁雨薇好多,這才覺得解氣了,回了家.

梁雨薇的生活很穩定,每天要做的事情也不多,可是,就是這樣重複的工作讓她覺得疲倦了,累了,她也開始想,這是不是自己想要的了.

眸色,一點點的深沉,想要抓住的東西是怎麼都抓不住,唯有努力地朝著前方走.

只是,真的會在短時間內走到嗎?

以前梁雨薇很確定,現在卻不確定了.感覺什麼事情都在眼前纏繞,深深的繞著,她怎麼走都走不出來.

"哎,這個樣子的自己要怎麼去生活啊."梁雨薇喃喃自語,看著前面的眼變得悵然.

"雨薇,你怎麼躲在這里來了,所有人都在找你."鄭晟氣喘籲籲地走過來.

梁雨薇扭過頭去看他,努力地調整情緒,讓自己看起來自然平和一些:"怎麼了?"

鄭晟還是和之前一樣,表情沒有太大的變化,"難道你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你要做什麼事了嗎?"

梁雨薇想了想,而後皺眉搖頭,"我,我想不起來."

之前還什麼都不知道,這會兒經過他的提醒了,自己是有一些事情要做,但是具體是什麼,她想不起來了.

"你說了要給新人講課的啊."上課是必須的,雖然其中有不少的家伙都有過學表演的經曆,其中不少還是科班畢業,但這個是遠遠不夠的.

拍戲和其他不一樣,如果只是老師交給你的那些東西足以應付的話,就沒有那麼多人起來了.

而且,還是那種沒有上過課的.

"哦,抱歉啊,這段時間腦袋亂呼呼的,有些事情一直想,一直想,還是沒有相出任何."梁雨薇拍了拍腦袋,而後轉身走下去.

鄭晟看著她離開的背影,無奈地扯了扯嘴角.

他不是傻瓜,知道她這麼做是為什麼.

而且,她在想什麼,自己也是可以猜到的,但是他不說,也不表現關心,為的是她可以早一些從負面情緒中掙脫出來.

上課的時候有幾個孩子不認真,梁雨薇停下來教訓了他們一頓.若這個放在平時,她絕對不是多說一句的.

因為,現在的她已經想開了.有些事情,不是自己想要做就會有結果的.

而她,只需要把她該做的給做了就好了,其余的根本就用不著她多擔心.

因為,路是自己選擇的,究竟能夠走到哪里,成為什麼樣子,只有自己可以負責.

但是,都已經選擇了,承諾了要努力了,上課還不認真,這究竟是要做什麼?還是他們覺得自己就是那麼的好欺負是不是?

"在這里,大家是同事,也是對手,如果你不努力,別人憑什麼把機會給你.沒有人會和利益過不去,也沒有人會什麼都不奢求就捧你的."梁雨薇悠悠地看著他們,臉繃得緊緊的,面上沒有過多的表情.

"這些,你們都很清楚.但是,為什麼就是要在這時候發呆呢?你知道你的發呆意味著什麼嗎?"梁雨薇看著其中一位用發呆作為借口的男生,"意味著你不想努力,不想進步了."

"你們其中有一些學過表演課,和我講的差別有多大,你們心里面清楚.這些東西對于你們以後很有幫助的,可是,都還是不學習,是不想再這一行混下去了直接說,我一定會同意的."善良,不是讓人隨便欺負的借口.

"雨薇姐,對不起,我錯了."

"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會了."

"抱歉,我保證這樣的事情是最後一次."

聽到他們這麼說了,梁雨薇的面色才慢慢的緩解,而後點點頭:"嗯,知道了就好了,以後不能這樣了."

她累,心累,也覺得可笑.

為什麼就要這麼幫他們呢?付出了許多,沒有賺多少錢,還讓自己在乎的人離開了.

想倆,梁雨薇覺得自己的人生很是失敗.

"那好,既然知道了,那麼就不在這問題上多說了.不過你們以後都給我好好的注意了,這種事情要是再有下一次的話,可就不要怪我不給你們面子了."話落,掃過眾人,稍稍停頓了一會兒後,這才繼續講課.

楚冉穎又來了工作室,不過她沒有進去,只是在外面等著.

不管是要報複,還是要做其他,都必須得安靜地等待,至少,不能夠讓她發現你的目的,要讓她感覺到你的心意.

楚冉穎突然覺得這樣的自己有些可笑.明明面前有那麼多的路可以走,卻偏偏選擇了這一條.

這是最難走的一條路.

而且啊,能不能走下去還得打個問號.

但是,她什麼都不怕,只要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就該勇敢地走下去.

梁雨薇大多數都不在工作室,經常要跑通告,天南海北的去,要不呢,就是拍戲,回來工作室都是抽時間.相比較她的忙碌,鄭晟則要休閑很多.

面前有一堆的劇本,各種各樣的,他不緊不慢地翻看著,找尋自己喜歡的角色,想要駕馭的角色.

這個就是差別.

新人,只有導演挑你的份兒.而作為在演藝圈混了不少時間,而且還有眾多名譽的鄭晟而言,只要自己想拍戲,不論什麼時候,一定會有人在第一時間把劇本給送上來的.

"鄭總,前些天來找梁總的那位小姐又過來了,現在在會客室里等著,是不是要叫她進來坐一坐?"前台禮貌地走過來跟鄭晟詢問.

鄭晟的眉頭狠狠皺起,"你說她又過來了?"

楚冉穎啊,楚冉穎,你覺得有我在,你想要挽回雨薇是有可能的嗎?即便是有,我也會把這個可能變成不可能.

鄭晟把楚冉穎這個人看得太清楚了,若不是有利益,她是絕對不會找上門來的.只不過這里就是她所詫異的地方了.

她一次次的來,究竟是為了什麼?到底有什麼,是她一定要得到的?

"哎,是啊.其實楚小姐我相處下來,還是覺得人很不錯的.和我們也很能說,也不會因為什麼,就看輕我們.反而還會鼓勵我們,要我們好好努力地坐下去."

上篇:第二百四十三章 繼續而已     下篇:第二百四十五章 很關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