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二百七十章 過得還好嗎  
   
第二百七十章 過得還好嗎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楚冉穎回了書房看書,等到下面有聲音時才出來.

楚澤天帶著淡淡的笑進門來了.

"怎麼樣,這兩天過得還好嗎?"這語氣很像是長輩對晚輩的.

只是可惜了,這話不是對著楚冉穎說的.

在楚澤天的眼中,她媽媽的分量比她大多了.

"爸爸,你真的是……我才是你的女兒啊,可是你把我當成了什麼?"楚冉穎不滿意地嘟囔著從樓下走下來.

楚澤天白了她一眼,"你這孩子還知道我是你的爸爸啊."

楚冉穎眨眼點頭:"當然知道了,怎麼了?"

"既然我是你的爸爸,她是你的媽媽,這里也就是你的家了,你看看你最近在搞什麼?連家都不要了啊."一想到這里,楚澤天的面色就十分地難看,"你說你有你的工作,我們應該支持.你想要出去闖蕩,這不是錯,可是,你要摘掉,這里是你的家,你再怎麼浪都要回來.我和你媽媽的年紀大了,可經不起什麼折騰了."

楚冉穎調皮地吐了吐舌頭,"爸爸,你這話怎麼這麼說啊.我又不是不回家了,只是之前那段時間很忙碌而已,現在有空了,不是馬上就回來了."

楚澤天白她一眼,冷哼:"你都說了,是之前那段時間.這段時間你在做什麼?"

楚澤天是不問楚冉穎在做什麼,可是這並不代表他什麼都不知道.

相反的,他一切都知道得清楚,只是不說罷了.

有些話,真的是不好說出來.

但是,不說吧,那就是目前的情況.

這,這,這,真的是……

"你這孩子,我都不想說你了.感情的事情有多大?你為什麼要因為感情不順利就不回家了?我們是你的父母,不管你發生了什麼,都會站在你這一邊的."

"爸爸,我,我不是不想回來,只是不知道應該用怎樣的面目去對待而已."有些人,有些事,真的是不好說什麼的.

對于余子翊,她一直很用心,原以為會得到他,即便是用了一些計謀.

但到了現在她才明白,有些人是得不到的,不論你怎麼努力,那都是天邊的月亮,根本就不會在生命中出現.

有些時候,她也會問自己.

這麼忙碌,辛苦是做什麼?明明自己什麼都有了,根本不需要工作的.

可到了後面她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忙碌,那是因為她的的心中裝了一個人.即便不可能,也奢求著.

隨著事情的發展,她看到了希望,于是更加的努力.

不管有什麼都努力地走.

只是可惜了,感情這東西,就沒有什麼情況是在預料之中的.

到了最後弄成了如今,她啊,真的是不想再說什麼了.

"我搞不懂你在做什麼,也不想問你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總之,你給我記住,不論有什麼情況,都記得在第一時間回家來找我們.我們的閱曆肯定是在你之上的,在某些沒有辦法解決的問題面前也可以給你指一條路."最後楚澤天語重心長地說.

到了現在,一些事情沒有了問下去的必要.

只要她覺得選擇是對的,那麼就支持吧.

楚冉穎微笑著點點頭.

這會兒的她覺得十分地幸運.

如果爸爸再繼續吻下去的話,她還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敷衍了.

畢竟余子翊是圈內人,大家都認識的.

他離了婚,再怎麼優秀,也會被爸爸嫌棄的.

爸爸是什麼性子,她比誰都清楚.

"爸爸,你真的很好."

楚澤天白了她一眼,只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好啦,既然回來了,那麼就在家里好好的住上一段時間吧.外面再怎麼好,都不會有家里好的."楚澤天悠悠的歎息.

商場上的人,沒有誰是沒經曆風浪的.

正是因為走過了那段歲月,才會知道幸福安甯只有家才有,不管怎麼樣都應該有一個家.

楚冉穎微笑著點點頭,"嗯,我正好想在家里待一段時間."

"哎,對了,爸爸,公司不是和余氏有一個合作案嗎?正准備啟動,我可不可以做這個策劃案的領導人啊."

按照楚冉穎的能力,想去做這個領導人,是肯定可以的.

不過楚澤天比較納悶兒,為什麼她突然就提出來了呢?以前她對于自己公司可是相當的不屑的.

"冉穎啊,這段時間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不少吧."

楚冉穎咧開淺淺的笑,略有些尷尬,但她什麼都沒說.

事實是,確實是這樣的.

但,她不能說.

關于余子翊的話題,她一個字都不可以說.

"有些話呢,我和你媽媽是不願意說得太明白了,但至于是什麼意思,想必你是很清楚的.有些話,我覺得你還是得和我們分享一下."

楚澤天的這話很清楚.

楚冉穎咬了咬唇瓣,只是這麼說,"爸爸,我是什麼樣的人,你應該清楚吧,你怎麼能不相信我呢?"

楚澤天一本正經,"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一些話該說明白的得說明白,免得你啊,又犯錯."

不是說一個優秀的人不會犯錯,只是在她犯錯的時候,她往往不知道而已.

"犯錯也好,不犯錯也罷,其實不重要,人生,不管是怎樣的走法,都是要走下去的,不是嗎?"楚冉穎笑著說,"人生,只有在經曆了痛苦和磨難以後才會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才會明白,那些苦痛的意義."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人生意義了吧.

如果不去走,不去經曆,那麼就什麼都不懂.

"話是這麼說,可是作為過來人,爸媽可以幫助你解決很多問題的,這樣你走下去也就不會太疼了."楚澤天語重心長地說,"你這個孩子從來都有自己的想法,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本來我不應該擔心的,但是,我還是要說,某些人,某些事並不在預料之中."

如此,真不知道還能再說什麼了.

"爸爸,你的心我明白,但我還是覺得不管是什麼,都要好好的經曆."若是不經曆,又怎麼會懂得,會明白呢?

"好啦,好啦,你們就不要在這問題上糾結下去了,你們兩個都是有想法的人,知道怎麼做對自己才好."楚冉穎的媽媽說.

他們是過來人,看了許多,也明白了許多,懂得了許多.雖然不希望孩子和他們走一樣的道路,但孩子有孩子的堅持,如此,還是任由著她來吧.

楚澤天想了想,點點頭.

楚冉穎看著楚澤天的臉色緩和了不少,便走上去拉住他的胳膊,"爸爸,我知道你最好了.你可不可以讓我去洽談和余氏的那個項目?"

楚澤天眉頭皺起,"冉穎,你應該知道那個項目對爸爸的重要性,若砸了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這麼重要的合約交給她去洽談,他有些不放心.

楚冉穎嘟唇,拖長聲音,"爸爸."

"我的能力難道你還不清楚嗎?這樣的事情怎麼可能會發生?"楚冉穎又說,"我希望你可以給我這個機會,讓我去證明自己."

楚澤天冷笑,"你還需要證明自己啊,你的能力多強難道我不知道?"

只是這個項目實在是關系重大,冉穎能力雖然很不錯,可不是公司的人,對公司的運作不清楚,這個險是萬萬不能去冒的.

"我的能力你是知道的,比你公司不少人都強了,這些年我在余子翊的手下工作,什麼風風雨雨沒見過,你覺得我會搞不好?"楚冉穎不放棄,努力地爭取,"我又不是傻子,怎麼會不知道公司的情況?所以,你大可以放心,我是不可能把這個合約給搞砸的."

楚澤天皺眉看著她,並沒有說話,似乎是i在思考她這話的真實程度.

"冉穎啊,你該不會有其他的小心思吧."

她怎麼會突然變得那麼好,回公司幫他了?

在她的眼中,不是余氏更重要嗎?

畢竟你是自己的女兒,要說不知道她的性子,這還真的是不可能.

楚冉穎嘟唇,吐了吐舌頭,"肯定是有小心思的,不過我並不打算說出來.反正你支持我就是了,我不會亂搞出事情來的."

她很有分寸的,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比誰都知道得清楚.

只是可惜了,那麼優秀的她就是得不到一段自己想要的感情.

想來,是十分的悲哀啊.

"哦,是嗎?"楚澤天對楚冉穎並不是很相信,"你是我的女兒,什麼性子我怎麼會不清楚?這次你想做這個洽談,是想和余子翊近距離地接觸吧."

被拆穿的楚冉穎面色露出尷尬,"爸爸,你,你不要這麼神通廣大行不行?"

她就這麼一個小小的想法,還居然你被猜到了,還真的是悲傷啊悲傷.

"哼,我又不是傻子,怎麼會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不過啊,我勸你還是收斂了那份心思吧,余子翊不是你可以覬覦的人,即便你各方面的條件都不錯,但你們還是不適合."楚澤天一針見血,"你想和他在一起,我是不會同意的."

上篇:第二百六十九章 舍不得也得舍得     下篇:第二百七十一章 什麼叫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