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三百六十一章 不多想了  
   
第三百六十一章 不多想了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如果是的話,他為什麼自己做,自己究竟是做錯了什麼,讓他做出這樣的選擇?如果不是的話,那麼又是什麼原因呢?

一時之間,梁雨薇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了.

感覺擺在自己面前的路有好多,好多,但是,不論自己怎麼走,都不會走好.

"我,究竟應該怎麼辦呢?呀哦怎麼走才可能走到明天呢?"梁雨薇捂住胸口,緩緩的閉上眼.

她在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她是一個什麼都由著自己來的人,而目前的事情讓她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

"梁雨薇.你現在的路是對的還是錯的?未來,又究竟是什麼樣子的?"梁雨薇不斷地問自己,不斷地想.

只是可惜了,某些事情不論怎麼問都不會有一個結果的.

有些人,有些事,從來都是這樣的.

哎,算了,想不出結果那麼就不要多想了.順其自然地走下去,這沒有什麼錯的.

畢竟,未來很遠,很長,誰知道會發生什麼?有些時候人生太過于計較了也不見得是什麼好事兒的.

到了最後,跌跌撞撞的,反而得不到自己想要的,這個又怎麼會是好事兒呢?

能夠抓住的,一定要盡力的抓住的.而那些抓不住的也就只能讓它順其自然地走下去.

她啊,從來都只是想安穩的.

"我,從來都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人."而目前的事情總是很複雜,搞得她一直想弄出個所以然來卻不可能,只能夠安安穩穩地繼續.

"算了,不要多想了,公司還有很多的事情沒有處理完,先把那些做了再說吧,其余的,都不應該再想的."梁雨薇搖搖頭,把腦袋里亂七八糟的想法都清空,而後付了款以後轉身走掉了.

擺在她面前的事情還有很多,她不能夠把時間浪費在這些方面,想那些沒有用的.

有一些可以抓住,而另外的有一些是怎麼都不可能抓住的.

在面對那些事情的時候,自己就最好什麼都不說.

與此同時,徐曉冉開始了下一步.

余母插手了,事情也就變得複雜了,而這個呢,就是她想要的.事情越是複雜對自己就越是好.

她現在最應該做的就是多出現在余子翊的面前.

而她的工作呢,到此了也就告一段落了.本來她的名氣還不是很大,現在應該不顧一切的去沖的,可她停了下來,她覺得嫁入豪門可能更好一些.

嫁了進去後,可以什麼都不用管,也不用那麼辛辛苦苦的工作了.

而對此,她的經紀人很是不理解,她認為現在徐曉冉就該好好的工作.嫁入豪門的明星是有很多,不過未必所有都得到了幸福.余子翊是不錯,家庭也不算複雜,可是這不代表嫁入豪門就是一個一勞永逸的做法.

畢竟,誰都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也不清楚余子翊對她是不是真的好.一個女人.如果得不到男人的疼愛,想要在豪門里安穩的生活下去這是很困難的.

徐曉冉現在一心就像嫁入豪門,即便經紀人說的是對的,她也是聽不進去別的.凡事總需要努力是不是,如果不努力,事情就還可能是原來的樣子啊.

她可不想許多時間過去了,自己的日子還是老樣子.那樣她該怎麼辦啊.

現在最應該做的就是討好余母和余子翊.

余子翊的心,一時半會兒呢,是不會變化的,這對于自己而言,並不是什麼好事情.而余母呢,見過自己的次數不多,對她不了解,她要多在她的面前出現表現一下.她對自己的看法好了,覺得自己是那個可以當余子翊的妻子的人時,那麼她的機會就多了,然後再努力一點,可以說,想要什麼就有什麼了.

和之前不同的打扮,依舊精致,在鏡子面前看自己,她覺得十分的滿意.

每次見面,都要用自己最好的樣子.

這一次呢,她還是直接到她的家,而理由是,余子翊的情感出現了很大的問題.

余母看見她過來,帶上了淺淺的微笑,"你過來了啊."

徐曉冉很禮貌地點點頭,"嗯,是啊,有人送了長白山的野山參,想著對老年人的效果好,就給您送了過來,伯母,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余母搖搖頭,看著那野山參的眼神很平靜,"有心了."

長白山的野山參是比較難得到,不過她想要得到,子翊都會幫她弄過來的.

只是她現在不清楚她過來是因為什麼.

之前的話呢,對于她而言,是很有用的.

可是,這並不代表著她就要不停的相信她.

她看人還是有幾分的,眼前這個人雖然表現不錯,可她可以斷定,她這麼做是有目的的.

"伯母,只要你身體好就是了.這東西呢,給我吃就是在暴殄天物,實在是不值得."徐曉冉笑笑,謙和的.

余母搖搖頭:"不,你不應該這麼說的,不管是什麼好釘子,都有它的用途,不管是誰吃,只要是對身體有好處,那麼也就發揮了它的作用啊."

徐曉冉點點頭:"嗯,伯母說的是,受教了."

余母擺手,對她做了個請的姿勢,"好了,不要站在門口了,進來坐吧,有什麼話都這麼里面說吧,站在門口這多不好啊."

徐曉冉點點頭:"嗯,伯母說得是."

在沙發上坐下,余母端來了茶讓她喝.

徐曉冉結果,微笑著說謝謝:"伯母,你人真是不錯.如果不知道你是子翊的母親,我還真的沒有辦法想象,豪門人可以如你一樣親近平和,感覺就和平常人一樣,很好相處."

她不斷地給余母戴高帽.

她看過心理書,不管是誰都下意識的喜歡聽一些好聽的話,而這樣的話呢,不能夠多說,但是也不能少說.

對此,余母也只是搖搖頭:"哎,不一樣,不一樣.我啊,根本就不是豪門,能夠說的就是一個普通人而已.人生在世,總要遇到這樣,那樣的事情,有些時候想想,還真的是有一些難過啊."

那種難過死死的壓抑在心口,是怎麼都沒有辦法舒心的.

有些時候很想結束現在的生活,可是結束了又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做什麼,反正啊,就是非常糾結的.

"其實,怎樣的生活都應該帶著享受的心理.好和壞,快樂和難過,其實都是自己的感覺而已.如果把人生經曆的種種都當做是一種磨難的話,我想自己應該會很快樂的,因為在經曆了所有之後,自己就變得百毒不侵了,而且整個人的狀態也會比之前好很多,我認為這個很重要."

這些話是徐曉冉故意說的.因為她知道,余母很喜歡聽.

余母點點頭,"是啊,這個想法是最正確的."

"哎,對了,你過來不可能就是為了給我送一些野山參吧."這個不過是個借口而已,她怎麼會不清楚呢?

她倒是想要看看,她究竟是想要做什麼.

對于一些有意圖的人她忽略,認為那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但是這個女人很明顯就是帶著目的來的,而且她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她的兒子.

有一些事情她容許沒事兒,可是另外的事情,她是怎麼都不可能允許的,特別是那些會傷害她兒子的事情.

"哦,是這樣的.我想子翊可能不會和你多說關于他感情的問題,而這個呢,我恰好知道一些內幕,所以特意來和伯母分享一下."徐曉冉盡量用好一些的語氣,她知道自己說這個事情的時候,余母是會很不高興的,畢竟自己說的是她的兒子,一般人都不可能高興得起來的.

"和我分享?"余母盯著徐曉冉的眼睛有一些變化,"話說回來了,到了現在我都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你想要告訴我的這些消息,我可以聽,也可以不聽.有一些事情我的想法和你的不一樣.不見得任何事情都要知道得清清楚楚.我的年紀大了,外面的事情知道得多或者少,對于我自己而言,其實沒有太大的意義,現在的我啊,最應該做就是平穩的生活."

她不是不想知道,只是那些知道自己知道了也未必好.

子翊是她的兒子,他想做什麼,說什麼那必定是有他的原因,即便這個原因她不論怎麼問都不會和她說.

徐曉冉呆呆的看著余母,她怎麼都想到事情居然會朝著這個方向發展,實在是有一些匪夷所思了.

按道理說,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她不應該去找余子翊質問一下嗎?質問了自然也就會得到一些結果,這時候思想變化那是應該的啊.

怎麼,怎麼如今成了這樣呢?

"我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又為什麼要來干涉我家的事情,我能夠告訴你的是,感情的事情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的,也不是一廂情願就能夠得到好結果的.子翊和雨薇是真的合適,即便他們走了很多的彎路,甚至是再繼續下去也不可能在一起,我都還是會支持他們,並撮合他們.至于你,有怎樣的想法,會做什麼那都是還和我沒有任何關系的,我也沒有必要花心思去想,現在,請你離開吧."話落,余母對她做了個請的姿勢.

上篇:第三百六十章 早來一些     下篇:第三百六十二章 沒那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