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重生影後有毒 第四百二十九章 哀腸  
   
第四百二十九章 哀腸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梁雨薇什麼都想起來也明白了.這段時間自己渾渾沌沌的,發生的這些事情.對于余子翊,她想她應該是喜歡的,可是這份喜歡並不能把自己的尊嚴都交代出去.

種種跡象表明,余子翊對于楚傾城還是舊情未了,情根深重,一次次的不顧她的阻攔,和楚傾城深有交集,又一次次的為了那個女人.拋棄她.與她爭吵.曾經的她舍不得這份感情.于是努力的想要挽回,可是到頭來她得到的又是什麼呢?

今天是她和余子毅的婚禮,這個男人在婚姻當天接到了所謂的前女友快要死的電話匆匆的離開,不管怎麼懇求.怎麼挽留還是義無反顧絕塵而去.

梁雨薇已經把心看得很明白了.抬起頭面對于父于母.有氣無力.搖搖頭但卻語氣堅定..

"叔叔阿姨.你們別說了,我已經決定好了.這個婚我不想結了.你們余家的媳婦我也當不了了."

"雨薇不能這麼說呀.我從來都是把你當做親生女兒對待的,你怎麼能這麼說呢?這不是傷我們的心嗎?我們知道自已做的實在過分,可是咱們現在不著急,等他回來之後咱們好好的聽聽他到底是怎麼說的,到時候要打要罵都隨便你好不好,這說婚不結就不結的話,怎麼能輕易的說出口呢?"

余母趕緊的安撫著梁雨薇的情緒,她也知道自己兒子做的不對,但是現如今連人都聯系不上,只能先讓梁雨薇冷靜下來兩家對這婚事都是不能因為這點事情而毀了這樁姻親.梁雨薇猛的搖搖頭,她的頭現在很痛,一點兒也聽不進去余母的話.在床上彎曲下腿抱著自己的頭痛苦的說道.

"媽,你別說了,別再說了,今天這一幕你們還看不出來嗎?他余子翊的心中根本沒有我梁雨薇的位置.我為什麼不能輕易說出這些事他都可以拋棄我."

"這,這……"

面對梁雨薇痛苦的質問,余母臉色很難看,當然這因為想到自己兒子做的過分事情,實在是覺得沒臉繼續的勸說.

"但是.雨薇,這婚是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的,等著子翊回來,我們再好好的商量商量."

開口的竟然是梁成.

梁成一直坐在床沿邊上看著自己女兒現在的模樣,他也是十分心疼,心中對余子翊的責怪自然是不少不過梁成通情答禮慣了,看著余家父母為難的樣子,也不忍心拍著女兒的.肩膀安撫說道.

"你現在好好休息休息,自己也冷靜一下,想想清楚到底是不是真的要放棄你和子毅之間的感情,這婚事.倆家定下來也是為了你們二人好.你也應該知道我們的苦心,更何況.真在一起,風風雨雨都是要經曆的萬萬的,不能因為一些小事情而讓感情破裂."

"是呀,是呀."余父也勸說:"或許這其中有什麼誤會,咱們等子翊回來好好的問問他,讓他給你一個滿意的解釋,如果他不說出個所以然來的話,我……"

余父越說越生氣,對自己的兒子從來沒有這麼失望過,咬咬牙狠狠心說.

"他要是不給你個合理的說法.我就不認他這個兒子."

"哎呀,老頭子,這說的什麼話呢?"余母還是心疼兒子,見余父放下這麼大的話,沒好氣的沖他來了一句.

余父略微尷尬的扯扯嘴角.嘟嚷著道:"我.我這不是給雨薇下個定心丸嗎?反正啊,那個臭小子要不給個好好的理由一定饒不了他."

梁雨微靜靜地聽著,並沒有反駁這些家長們的話.她也知道現在她一個人說這些也沒用,更何況她也的確很累了.聽完話之後輕輕點了點頭,手背遮住了眼睛靠在床頭,不想見這些人,現如今她只想好好的.一個人.自己靜靜.

"好吧,你們都出去吧,我會好好考慮的."

"哎,對對雨薇啊,你好好考慮考慮,多想想你和子翊走到今天這地步也不容易."

臨走的時候與母還在勸說.

"唉,你多休息,休息吧."梁成幽幽一歎,關上房門.

吧嗒,一聲,房間的門關上了,整個房間里面就剩下梁雨薇一個人躺在大床上,四周都靜悄悄的.只能聽聞她淺淺的呼吸聲.

梁雨薇保持著一開始的姿勢.這樣持續了很久很久,似乎是十分鍾或者是半個小時,更或者是更長時間.清冷的房間內,縱然裝飾豪華,但她卻只感到了寂寞和冰冷.受傷不可怕,就怕這傷的是欣賞.並不是輕易能緩和的.

"結束了,全部都該結束."

寂靜的房間中,直到很長很長時間.之後才傳來了女子.低啞的聲音,聲音似乎帶著一絲嘶啞,就像是從喉嚨里面發出來的一樣.有著一股令人心痛的悲傷.

再說余子翊這邊他因為梁雨薇的阻攔棄車而走.

直接在路邊上攔了一輛車,向著.那個電話里面的醫生給這的地址急匆匆的讓前面的司機順著地址開過去.地址上是一家私人醫院.到了後下車付了錢,之後,余子翊便急匆匆的.趕往病房.

期間,他的腦海里面閃過無數畫面,剛才在路上,他一會兒想著楚傾城在病房病危快死了的模樣,一會兒又想著被她推開的梁雨薇那一聲.尖叫,還有.想要留下她的哭訴心中,因為這兩種畫面十分的煩躁,只是這一切.到底還是在腦海里面劃過.

他的身體誠實的向著另一個女人奔過去猛的推開房門.病房里面靜悄悄的,只能看到那病床上躺著的安靜的像是.睡著了的女子妮子穿著一身病服躺在床上緊閉著眼睛,臉色蒼白,嘴唇毫無血色,一看就像是病弱膏肓的模樣.

手腳都放輕了,動作輕輕的余子翊進來,眼神便緊緊地粘在了病床上的女子身上.那靜靜躺著的人可不就是楚傾城.一步一步的邁動腳步,走向前.

緩緩的直到余子翊緩緩的靠近了病床.盯著病床上的人.痛苦的叫出聲.

"傾城."對于病床上的人根本沒有任何動靜,還是那樣沉睡著.

余子翊擔心自己所想的事情發生了,顫抖著手探向女子的鼻息.他想要看看這人是不是沒有了呼吸,如果是的話,他簡直不敢想象.

"嗯?"然而就在快要碰到的時候,船上的人突然有動靜了,輕輕的一聲呻吟,床上那緊閉著的眼簾開始眨動,那人似乎是要清醒過來,一般如此嚇了余子翊一跳.但瞬間他便驚喜.起來連忙的搖晃著楚

傾城搭在外面的手臂.

"傾城傾城你醒了,你醒醒看看我.我是子翊我過來了."

昏迷中的楚傾城稍稍清醒,似乎是因為聽到余子翊過來了,竟然打起了精神,努力的睜開了眼睛.蒼白的小臉仰頭望去,身邊的人發現真的是自己日夜思念的男人.

眼睛猛然一亮就像是看到了希望.顫抖的手撫上了余子翊湊近的臉龐,抖著嘴唇,眼中含淚.

"子翊,真的是你沒想到我能在這種時候還能見到你,真的是沒有想到我就算現在死去也死而無憾了."

余子翊聽不得他說自己這些話.

"別說了."

拽下楚輕城撫在他臉上的手,擰著眉頭.把心中的疑問.

"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你會生這麼重的病,剛才那醫生說你快要死了,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有太多太多的東西,想要問了.

一口氣的就把他們全部問了出來.楚傾城苦笑著勾起了嘴角.搖頭歎息.我都已經說過不要聯系你了,沒想到他們竟然.似乎根本不知道醫生聯系了余子翊,如今一臉的哀歎.

"哎呀你就是,楚小姐的男朋友,是吧?你真的實在是太難聯系了.打了多少電話都沒有聯系上."

就在.楚傾城和余子翊互訴哀腸.的時候,病房的門又被推開了,進來的是一位身穿白大褂一看就是醫生的男人一聽聲音余子翊就知道是誰了,應該就是.那個在電話里面聯系她說楚傾城出事了的一聲.余子翊,猛的就站了起來,著急的問道.

"傾城到底是生了什麼病,為什麼會這麼嚴重?"

"這這個."

醫生眼神閃爍,不願意面對.余子翊又看了看病床上的楚傾城,指著她說:"對于這事情我覺得你還是.親自的問楚小姐好了."

說完這一聲似乎有些心虛一般,直接把病房門一關就走了,轉身的十分干脆利落.余子翊心中有些懷疑.便低頭看向了楚傾城.

楚傾城表情不變,面上還是一副虛弱的模樣,努力的歪著身子想要坐起來,見狀余子翊立刻便不忍心過去動手扶著她,在她的身後.墊了一個墊子,小心的將她安置妥當後才在床沿邊上坐了下來.等待著楚傾城的敘說.

"子翊我能再見到你,已經很滿足了,楚傾城虛弱的.笑了一笑."

"你不要這麼說.只要你沒事就好.余子翊."手中握著楚傾城的手,指腹摩擦著她的指尖.

突然間,他的眼前浮現了梁雨薇的音容樣貌,猛然覺得現在自己這樣十分不妥,動手就要放開楚傾城只是剛松手,楚傾城反而抓緊了.

楚傾城目光癡癡的望著他,聲音輕柔低緩,又帶著一絲哀鳴.

"子翊,你知道這些年我在國外是怎麼過來的嗎?我何時何地都在想你就想著快點回來找你,然而沒想到等我真的回來了,你身邊已經沒有我的位置了."

越是說到最後,楚傾城卻是哭泣出聲,眼淚刷的一下掉了下來.

"現在說這些做什麼?如果是以前的話,現在我原諒你了,別說這些傻話."

余子翊一直說要把楚傾城當做陌生人來看,然而如今面對這樣的她,他做出了妥協和讓步.但是這些卻不是楚楚傾城想要的,她要的更多.

拉著他的手放在了胸口.就算余子翊想要掙脫還是緊緊的抱著.

她快速的開口.

"當年.當年的事情我可以解釋."

"當年?"

余子翊俊美的臉上,閃過一絲疑惑,沒錯,他一直對當年的事情耿耿于懷,那麼現在楚傾城突然提起當年之事,為何呢?

雖然他已經不介意當初,但如今楚傾城提起來,卻是讓余子翊還是想要聽聽她到底怎麼說.

其實說到底他心中還是介懷的吧,一直想要一個答案.

"子翊我從來沒有想過對不起你.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不會再這麼的傻下去."

淚眼朦朧的望著余子翊,楚傾城滿目悲傷,似乎都要將旁人感染了.

上篇:第四百二十八章 回複記憶     下篇:第四百三十章 選擇